当前位置:

619、天下长安(正文完)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百里轻鸿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如此狼狈过了,并不是说他的外表狼狈而是他现在的处境和心情。他竟然…被拓跋明珠给算计了!这种感觉的糟糕程度甚至高于他之前被楚凌和拓跋罗算计了。因为楚凌和拓跋罗是对手,而拓跋明珠只是一个他弃如敝履的蠢货而已。但是现在…他被这个蠢货给算计了!

    拓跋明珠被她点了穴道并不能动弹,但是脸上的表情却是难得一见的丰富。骄傲,得意,快意,仇恨,让那张满是尘埃有些苍老的面容仿佛一张狰狞的鬼脸。

    百里轻鸿很想扑过去杀了这个女人,但是却有心无力。他不知道拓跋明珠用了什么药,他浸在水里的双腿沉重地仿佛灌了铅水一般,抬都抬不起来。他只能靠着身后巨大沉重的冰棺勉强自己站定在水中怒瞪着拓跋明珠。拓跋明珠笑道:“知道你是怎么中毒的么?想要算计你这样的高手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忘了告诉你,这毒…原本是拓跋罗给神佑公主准备的。”

    “拓跋罗为什么会放弃杀神佑公主?!”百里轻鸿咬牙道,拓跋明珠道:“因为…有人告诉他这样的布置未必杀得了神佑公主啊。因为神佑公主身边有天下间最厉害的高手和名医。君无欢病了这么多年来还能折腾,拓跋罗怎么干奢望能靠毒杀死神佑公主?如果神佑公主因此而报复,没有了拓跋兴业的摄政王可未必挡得住云氏一门的报复啊。”

    百里轻鸿冷声道:“你以你的脑子,想不出来这么多理由跟拓跋罗做交易。”拓跋明珠竟然也不生气,笑道:“是呀,你想不想猜一猜是谁说服拓跋罗的?”

    百里轻鸿不想猜,因为他心里已经有了人选。但是拓跋明珠却很想说,“素和明光。是不是很意外?素和狼主可是很怜香惜玉的,他怎么舍得让神佑公主死在这样阴冷幽暗的地方。更何况…天启还送了素和明光一份大礼。也足以确保素和氏那对兄妹无论在什么时候都会站在神佑公主的那边了。”

    百里轻鸿道:“你出卖勒叶部的圣物给天启人,天启人却拿来跟素和明光交换利益。你觉得,你很聪明?”

    拓跋明珠笑道:“你不用再三提醒我蠢,我若是不蠢怎么会被你骗怎么多年?我不在乎楚卿衣和素和明光要对勒叶部做什么,反正父皇死后他们立刻就投靠了你,这样的母族,有什么用呢?我只要能看着你死,就高兴了。”百里轻鸿道:“所以,这又是段云给你出的主意。”

    “不错。”拓跋明珠淡淡道:“你不用激我,我知道他是在利用我。但是有什么办法呢,我就是这么蠢,没有他们帮忙我永远也杀不了你。说不定哪一日等你真的掌权了,我会比楚拂衣的下场还惨。我怎么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

    “你连你的儿女都不在乎了么?”百里轻鸿沉声道。

    拓跋明珠摇了摇头,眼神悲哀地看着他,“你说再多的话都没有用了,我没有解药。我告诉过你,这地方是拓跋罗布置的,用的也是貊族的秘药。即便是云家的人在这里,他们也救不了你了。”再厉害的神医,研究解药也是需要时间的。如果那么轻易就能被破解,也就不会成为貊族的秘药了。

    “拓、跋、明、珠。”百里轻鸿低声道,每一个字都仿佛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带着血腥一般。拓跋明珠越发的高兴起来,“百里轻鸿,这辈子你注定要栽在我手里。你认命吧!”

    百里轻鸿脸色顿变,想要举步朝拓跋明珠走过去,但是仿佛已经完全麻木了的双腿却让他险些扑进了水里。最后只能有些狼狈地依靠上身的力量扶着冰棺稳住了身形,神色冷厉地盯着岸边的女人。幽暗的溶洞中只有淡淡地光线让拓跋明珠几乎只能看到幽暗中那一双仿佛在喷火的眼眸。

    “你不想活了么?”百里轻鸿冷声道。

    拓跋明珠笑了笑却不再说话,只是仿佛自言自语一般:“当初…我为什么要遇到你……”

    如果当年她遇到的是南宫御月那样的人,她或许会早早的死在南宫御月手里。如果她遇到的拓跋胤那样的人,或许他会干脆地战死殉国。如果她遇到的君无欢那样的人,他或许会卧薪尝胆,但是他不会娶他,他有无数种办法和父王做交易而不是拿自己的婚姻作为取得信任的工具。但无论是哪一种,或者她先死,或者他先死,她都永远不会知道自己当年疯狂迷恋的会是这样的一个人。

    但是…也许很久以后人们说起他们的事情,都会说如果不是被她逼迫,百里轻鸿说不定依然还是当年那个霁月风光的少年英雄,是她毁了他。

    或许,这就是报应吧。

    既然她已经毁了他,那么就干脆毁得跟彻底一些,带着他一起…彻底毁灭吧。

    拓跋明珠不再说话,她仿佛完全不在意自己被百里轻鸿点了穴道无法动弹的事情。百里轻鸿动不了,又没有人知道他们来了这里。如果百里轻鸿不为她解穴的话,以她实力想要冲开穴道是异想天开。说不定他们两个,都会死在这里。

    但是拓跋明珠就是不肯再开口,仿佛她想要跟百里轻鸿说的话都已经说完了一般。她干脆闭上了眼睛站在湖边,这大约是她这二十年来最安静的时候了。

    空旷的溶洞里只有两个活人,百里轻鸿开始还能平静一些,在发现拓跋明珠真的已经不在乎死活只想拉着他同归于尽之后终于淡定不下去了。他开始说各种话想要激怒拓跋明珠,或者是跟她分析厉害关系,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在发现这些都没有丝毫用处无法打动拓跋明珠之后,他开始失控的破口大骂。用各种难听的词汇辱骂拓跋明珠甚至是拓跋梁,毫无仪态可言。或许云家的人看到这样的百里轻鸿,真的会怀疑这个人真的是百年世家的百里氏教育出来的后人么?

    不知道过了多久,溶洞里的声音渐渐地低了下去。如石雕一般站在岸边的拓跋明珠始终没有再睁开眼睛,幽暗的光线下,一滴泪珠静悄悄地从她眼角滑落。

    楚凌一行按照拓跋罗提供的位置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诡异的场景。

    满是寒烟的小湖中央,一口巨大的冰棺静静地躺着。冰棺的旁边的水中跪着一个人。因为距离冰棺太近,他的身上也已经结成了一层寒霜。在距离他不远的湖边,直挺挺的站着一个人。微闭着眼眸仿佛是一座石雕。

    跟在楚凌身边的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望着眼前的这一幕。

    祝摇红走过去,查看了一下那伫立的身影,对楚凌等人无声地摇了摇头。

    楚凌轻叹了口气,她知道拓跋明珠的结局不会好,或许她真的能够杀了百里轻鸿,也或许她会被百里轻鸿杀死,却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结局。祝摇红脸色微变,压低了声音道:“冻死的。”拓跋明珠全身多处穴道被止住,这溶洞之中的温度本来就不高,拓跋明珠和百里轻鸿进来的时候穿的却都是夏装。更不用说湖心那座巨大的玄冰棺的影响,留在这里的时间越久,就约会感觉到寒冷。以拓跋明珠那点功力,只怕连连天都支撑不到就被冻死了。

    楚凌从袖中取出一个精致的药瓶足下一点边掠过了湖面落到了冰棺旁边。冰棺中的女子依然还是如当初她在上京的时候见到的那般美丽沉静,冰棺中那一束红梅也依然还是鲜艳夺目。冰棺旁边,百里轻鸿跪倒在水中,整个人被一层寒霜覆盖,显得苍白而僵硬。但是他的表情却似乎出奇的平静,谁也无法知道他临时前心里到底都在想写什么。

    楚凌思索了片刻,却慢慢地将那药瓶收回了袖中。没有再伸手去触碰那冰棺只是平静地看了一眼百里轻鸿转身走回了岸边。

    “公主?”祝摇红有些意外,楚凌摇了摇头道:“这是个好地方,暂时不要打扰她。”拓跋罗却是选了一个好地方,楚拂衣待在这里远比送回江南要好。将来对于她来说是一个陌生的地方,而终究有一日…他们是要回到上京的。

    “那…百里轻鸿和拓跋明珠?”祝摇红问道。

    楚凌道:“让人来将他们带走吧,拓跋明珠送回被貊族人,百里轻鸿…云翼。”

    云翼一直都站在黑暗中没有上前。知道楚凌唤他,他才慢慢的走了出来。当年的少年如今已经长长了一个身形挺拔的青年,比起云煦的温文尔雅,互云翼的轮廓要更加的深邃一些,看上去倒是更像百里轻鸿一些。

    云翼神色冰冷地望着湖心的人,楚凌道:“云煦让你跟我一起来,你知道是为了什么?”

    云翼点头,“公主放心,我会处理好的。”

    楚凌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不要想太多了。”

    云翼一怔,眼睛顿时有些泛红。但是他很快就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认真地点头,“我知道。”侧首看了一眼百里轻鸿,云翼淡淡道:“他死了,也好。”

    祝摇红跟着楚凌漫步往溶洞外面走去,祝摇红忍不住感慨道:“没想到,当年百里家的麒麟儿,竟然就落得这么一个下场。”到最后,也只有人说了一句,他死了,也好。当年百里轻鸿的光芒有多么耀眼,如今这样的落幕就有多么的黯淡。

    楚凌道:“我也没想到,拓跋明珠竟然会这么做。”

    祝摇红轻笑了一声,“这位昭国公主,这辈子总算做了一件像样的事情了。”

    当年那样骄傲跋扈的貊族郡主,倒死她也是站着死的。

    溶洞里幽暗森冷,两人一前一后漫步走出去,终于贱贱的看到了光亮。祝摇红忍不住搓了搓自己的胳膊,“好冷。”

    “外面很暖和,已经看到光了。”楚凌轻声道。

    两人踏出洞口,秋日正午的阳光洒在身上,在洞中染上的满身寒意片刻间就被消弭殆尽了。楚凌抬头,不远处站着几个人。

    肖嫣儿和萧艨正牵着手在一边说着什么,云师叔正在训斥自己不着调的兄长,云行月在一边陪着听训。雅朵和晚风正拉着泡泡坐在山坡下编着花环玩儿。一切都显得祥和而愉悦。在这些人跟前不远处的小溪边,一个人影长身玉立,身形清瘦挺拔。虽然才刚刚入秋不久,他却已经披上了一件博披风,回过头来正好望见了走出来的楚凌和祝摇红。苍白的面容上不由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楚凌看着心中那仅剩的几分寒意仿佛也瞬间被暖阳化去了一般。

    “阿凌姐姐!”

    “公主!”

    “笙笙!”

    在一边玩耍的姑娘们先一步扑了上来将楚凌团团围住,“阿凌姐姐,你的事情办完了吗?”

    “楚凌含笑揉了揉泡泡的秀发,对雅朵和晚风笑道:“你们怎么在这里?”

    晚风笑道:“听说公主要前往西域,我们来为公主送行啊。”

    雅朵点头道:“对呀,笙笙。我有事情要忙,不能陪你们去西域啦,不过我把西域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写下来了,你要是有空记得和长离公子一起去玩儿啊。”说着,雅朵将一本小册子塞进了楚凌手里。晚风也很是遗憾,“现在中原事情很多,我们都去不成呢。公主尽管放心,中原有我们,不会有事的。”

    楚凌欣慰地点头,“那就辛苦你们了。”这几年,无论是雅朵还是晚风都成长了很多,早就已经不是当初那个需要她扶持的弱质女子了。她们都已经是可以独自撑起一方天地的人了。肖嫣儿笑眯眯地道:“阿凌姐姐的安全就交给我吧,我们会保护阿凌姐姐的。”

    泡泡乖巧地在楚凌掌心蹭了蹭,“阿凌姐姐,你要早些回来呀。我跟雅朵姐姐和晚风姐姐一起等你。”

    楚凌摸摸她的小脸,“好的,我回来会给泡泡带礼物地。”

    “嗯嗯。”

    “阿凌。”

    楚凌安抚晚了几个姑娘,才终于朝着站在溪边的君无欢走去。

    君无欢身上握住她还有些微凉的手,将她揽入了怀中,“阿凌,辛苦了。”要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与貊族人暂时达成停战协议,还要安排好他们离开之后的事情,这段时间阿凌必定不会轻松。原本被悄然送走,君无欢是该生气的。但是他知道,这一切都只是因为她担心他而已。如果这样他还要对她生气,未免也太混账了一些。

    楚凌笑道:“总算能够安稳一些日子了,也还是值得的。是不是?”

    君无欢低头,额头轻触着她的。

    “是,连年征战,能安稳一些日子也好。”

    楚凌抬头笑道:“我们先去西域,说好了…你会永远陪着我的。”

    “自然。”君无欢道,“我从未想过,要把阿凌拱手让给别人啊。”所以,无论如何,也都要活下去的,“我怎么舍得,只留下你一个人。”

    楚凌靠着他的肩头微微闭眼,“君无欢,说话要算话,我不想一个人。这个世间…一个人,太冷、太累了。”

    “不会的,我会永远陪着阿凌。无论…你从哪儿来,要到哪儿去。”

    楚凌微微一怔,却见君无欢的眼神平静温和,仿佛带着无边的暖意和笑容,让她整个人都仿佛变得温暖了起来。

    “千山万水,不离不弃?”

    “一约既定,永世无悔。”

    “我说,两位!”不远处,云行月牵着马儿抱着胳膊斜昵着两人,“时间差不多了,该出发了吧。有什么甜言蜜语,能不能等没人了的时候再说?”

    楚凌站起身来,笑吟吟地望了一眼云行月,“云公子若是羡慕,何不自己赶紧找一个?”

    云行月轻哼一声,翻身上马不再理会这两个忘恩负义的家伙。

    护卫牵着两匹马过来,交给了两人。

    不远处肖嫣儿等人也已经上马往前方而去,祝摇红飞身上马跟在两人身边,身后雅朵和晚风带着泡泡挥手道别。

    “公主,保重!”

    “阿凌姐姐保重!”

    “笙笙,早点回来啊。”

    楚凌含笑对三人点头,“我们很快就会回来的。”侧首对身边的君无欢笑道,“我们走吧。”

    君无欢微微点头,一提缰绳两人两马并肩朝着前方奔去……

    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晚风轻声道:“长离公子一定会好起来的吧?”

    “当然会!”雅朵笑道:“等笙笙和长离公子,一切都会变得更好的。”

    “雅朵姐姐说得对!”泡泡脆声道。

    望着渐渐消失在天变尽头的人影,雅朵和晚风相视一笑。

    是的,一切都会变得更好的。

    愿,你们早日归来。

    愿,早日四海升平,天下长安。



    ------题外话------

    啦啦啦,正文到这里就完结啦。字数严重超纲。还有很多亲好奇的后续以及《神佑公主本纪》里面的一些事情,都会在番外里啦。感谢亲爱的们一路支持,我们下本再见。爱你们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