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8、灵犀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宁州境内一座小城中,荒废的小院里拓跋明珠正靠在满是灰尘的柱子边上闭目养神。她本事金枝玉叶的皇室公主,从前无不是锦衣玉食仆从如云。然后现在她却穿着一身最寻常的天启女子穿的布衣,衣服上还满是尘埃和污垢。她的脸上也满是灰尘,一眼望过去几乎看不出当初那个骄傲跋扈的北晋郡主的模样了。仿佛就是一个饱经沧桑的的中年妇人,在她自己不注意的时候,几缕白发已经染上了她的鬓角。

    “她在哪里?”另一边突然传来一个冷漠的声音。拓跋明珠睁开眼睛看着站在自己跟前不远处的百里轻鸿。即便是被人追杀了这么多天,这个男人看上去除了染上了几缕风霜,竟然依然还是那么的丰神俊朗。拓跋明珠望着他,心中地恨意突然就翻腾了起来。

    “什么她?”拓跋明珠微微挑眉笑道。

    百里轻鸿冷声道:“你知道我在说什么。”拓跋明珠笑道:“我自然知道,但是…我猜你也不是因为突然良心发现怀念起故人来了才想要问这个的吧?你想用她来要挟神佑公主?”百里轻鸿不语,只是平静地望着她道:“与你无关。”拓跋明珠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靠着身后的柱子脸上满是讥诮地看着百里轻鸿,“百里轻鸿,你以为…神佑公主真的会在乎一个已经死了许多年的人么?为了她受你威胁?”

    百里轻鸿眼眸微沉,冷声道:“与你无关。”

    拓跋明珠冷笑一声,“你们这些南人,真是虚伪!之前神佑公主肯放你走不过是因为当时有外人在场罢了。她当然不能让人觉得她一点儿也不在乎楚拂衣,否则她这个公主还怎么当得下去?可笑,你竟然想要用这个威胁楚卿衣?你想让她做什么?我知道了,你想让她放弃君无欢跟你在一起?这样你就能成为天启摄政公主的驸马了?这样…倒确实比我这个落魄了的昭国公主强一些。只可惜…楚卿衣宁愿守着君无欢那样一个半死人,也不肯看你一眼啊。”说到此处,拓跋明珠的眼角竟落下了一滴眼泪来,“真是可笑…她们姐妹俩看男人的眼光,倒是比我好得多……”

    “我在这里不是为了听你说这些废话的。”百里轻鸿冷声道。

    拓跋明珠微微勾唇一笑,只是她这样满脸灰尘苍老的模样着实没有任何的美感。但拓跋明珠并不介意,而是扶着柱子慢慢地站起身来笑道:“你想要知道楚拂衣在哪里?好啊,我带你去。”

    百里轻鸿蹙眉打量着她,显然是对她的话并不信任,“你想要什么?”

    拓跋明珠轻哼一声,“我不想要什么,现在我的性命还捏在你手里不是么?不带你去,难道让你杀了我?”如果一开始百里轻鸿抓走她是为了用作人质逃命,那么在逃离之后既没有杀她也没有扔了他,而是一路带着来到了宁州,拓跋明珠就知道百里轻鸿有所图了。如今的拓跋明珠身上,唯一还能让百里轻鸿图谋的也就只有楚拂衣的下落了。

    “你最好不要耍花样。”百里轻鸿冷声道。

    拓跋明珠漫不经心地道:“你若是不信,又何必问我?”

    拓跋胤当初将楚拂衣秘密带到了宁州,拓跋胤已经死了所以没有人知道他当时到底是怎么想的。是他早在离开上京的时候就预料到了自己的死期?还是他当时其实只是单纯的想要将楚拂衣还给她的亲人?在拓跋胤死后,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他当时到底是怎么想的了。

    楚拂衣的冰棺被拓跋胤藏在了宁州城不远的一座小城里。虽然拓跋罗之后派人带走了却也不会离得太远。毕竟,那样的一副冰棺不仅沉重而且需要极多的人力物力保护,一个不小心就会被毁掉。拓跋罗之前不愿意惹怒弟弟,在拓跋胤去世之后他更不会去毁掉弟弟生前最在意的人。从做哥哥的角度来说,拓跋罗绝对算得上是一个合格的好哥哥。

    两人一路上隐蔽行踪,避开了人多眼杂的大城,百里轻鸿终于被拓跋明珠带到了一座小城外面不远的一个隐秘山谷中。

    站在一处溶洞的入口,百里轻鸿怀疑地看着拓跋明珠。拓跋明珠笑道:“你不相信在这里?虽然装着灵犀公主的冰棺是沈王从关外极寒之地弄来的玄冰所造。但也经不起这样的天气长年累月的暴露在外面。这些日子,为了保护这冰棺一日所花费的财力就足够让寻常人家用一年了。宁州夏季酷热,不常在这样阴冷的溶洞之中,你想放在那儿?”

    “你先进去。”百里轻鸿道。

    拓跋明珠也不在意,一弯腰便钻进了洞口。百里轻鸿打量了片刻,也跟着钻了进去。他并不担心拓跋明珠逃跑,以他的实力无论如何也足以在拓跋明珠逃掉之前要了她的命。这地方洞口不大,但是越往里走却显得越发的宽敞起来。溶洞中有溪流潺潺,越往里走,溪流的面积就越大,走到溶洞腹地的时候就看到那几乎是一片氤氲着轻烟的小湖了。那小湖的面积并不大,上面缭绕着寒烟几乎遮蔽了整个水面。湖面中间放着一口半透明的棺椁。棺椁有一般沉入了水中,却依然能够透过冰棺看到里面躺着一个人。

    百里轻鸿眼神微闪,一抬手点了拓跋明珠的穴道。

    “百里轻鸿?!”拓跋明珠怒吼,百里轻鸿却并不理会她,而是转身涉水朝着那冰棺走了过去。

    冰棺里躺着一个美丽的女子。

    她穿着白衣,透过冰棺也能清楚地看到白衣裳用金线绣成的凤舞九天绣纹。两缕秀发轻柔的垂在身前,身侧却放在一枝娇艳绽放的红梅。她微闭着眼眸面容平静,仿佛并不是已经死去多时而只是在沉睡罢了。面容和唇色都显得太过苍白,跟衬得那一枝红梅娇艳欲滴。百里轻鸿注意到,女子放在身前的双手中虚握着一件东西。忍不住抬手抹去冰棺上的雾气,才隐约看清楚那是一条十分粗拙的项链。皮制的细绳上系着一颗狼牙和两颗仿佛完全没有打磨过的不知道是什么品类的宝石。这样的东西,一看就不是天启人会喜欢和使用的,必然是貊族人的东西。

    百里轻鸿眼眸微沉,垂在身侧的手不由得攥紧,强忍住了想要打开冰棺将那东西扯出来丢掉的冲动。他并不爱楚拂衣,至少不是君无欢和楚卿衣的那种感情。即便是当年没有发生貊族入关的事情,他想他也无法理解那种感情。无论是君无欢和楚卿衣,还是拓跋胤对楚拂衣的。彼时少年得志,正是意气飞扬的时候。皇帝赐婚公主,对他来说更多的是一种荣耀,而无关于这位公主。至于灵犀公主身份尊贵,才情出众,性情温婉这些,也只会让他觉得灵犀公主确实能与自己匹配。正如身边的人说得一般,郎才女貌,珠联璧合天作之和。

    只可惜,最后的结局却并不会如那些落魄文人所写的话本那般圆满。貊族南侵,他守城投降,娶了拓跋明珠,而灵犀公主却早早地归了拓跋胤。

    百里轻鸿是恨的,拓跋胤和灵犀公主的存在就仿佛是在提醒着他自己的耻辱。但是…他连自己的未来都决定不了,又何况是别人的?

    但是现在再看到灵犀公主,百里轻鸿突然觉得他依然还是恨的。恨天启,恨永嘉帝,恨拓跋梁,拓跋明珠,恨拓跋胤和楚拂衣,也很…他自己……

    百里轻鸿伸出手,隔着冰棺轻抚着棺中女子的面容。

    “灵犀公主…你妹妹可真厉害……”百里轻鸿轻声道,“拓跋胤死了,楚卿衣杀的。我知道…她还想杀我。你若是看到这些,会不会觉得很高兴?明明是你们楚家无能,弄得天下大乱,百姓流离,为什么你们的运气竟然会这么好,竟然能生出楚卿衣这样的女儿…坏我好事!”百里轻鸿说话间一拳击在了冰棺上,那冰棺不愧是拓跋胤专程寻来的玄冰所造,不仅不易溶化而且坚不可摧。百里轻鸿的手在冰棺上留下了一丝血色,那冰棺却依然纹丝不动犹如棺中沉静的女子一般。

    “我不想动你,所以…你最好祈祷楚卿衣真的在乎你这个姐姐。”百里轻鸿的神色变得阴鸷起来,对着棺中的女声冷声说道。

    他转过身朝站在岸边的拓跋明珠看去,正要说话却突然身体一个趔趄有些栽倒进水里。百里轻鸿连忙扶住了冰棺,眼神狠厉地看向拓跋明珠,厉声问道:“你做了什么?!”

    “哈哈……”拓跋明珠一动不动,却放声大笑起来。仿佛有什么天大的喜事让她再也无法压抑一般,“百里轻鸿,你可真蠢!”拓跋明珠笑道,“你竟然真的相信,我会帮你?你可知道,我为什么会带你来这里?你可知道…拓跋罗为什么会同意让神佑公主和拓跋兴业放过你?”

    “为什么?”百里轻鸿不动声色地问道。

    拓跋明珠笑道:“因为…我们之间的恩怨…还是应该由我们自己来解决不是么?正好,楚拂衣也在这里,正好了结我们三个人的恩怨。为了这一天,我把父皇留下来的所有东西都给了拓跋罗。还把勒叶部的圣物,送给了神佑公主。所以…他们才肯放你走的。你真的以为…我能用楚拂衣要挟楚卿衣么?她只是知道,你早晚会死的。她只是懒得杀你而已!”

    “拓、跋、明、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