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7、师徒缘尽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百里轻鸿逃走了并没有让众人有太多的惊慌和担心。天下争霸不是江湖中人的厮杀,哪怕百里轻鸿的实力比拓跋兴业还高,没有足够的势力也够不成什么太大的威胁的。如今无论是天启还是北晋都绝不会给百里轻鸿东山再起的机会,以后等待百里轻鸿的只有无休止的通缉和追杀。以百里轻鸿如今的名声,无论走到哪儿都只能是过街的老鼠无处容身。

    所以楚凌等人还是先将注意力放在了眼前的战事上,有天启和貊族兵马联手,刚刚才开始兴起的南军无可避免的再一次大溃败。他们原本是怀着勃勃雄心跟随百里轻鸿想要博一个好前程的,却没想到原本以为的盟友早就跟自己的敌人联手了。南军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有拓跋兴业坐镇三十多万南军甚至还没能支撑超过一天就已经兵败如山倒了。

    战事过后,驻守在汝城的韩天宁和余泛舟带着兵马撤回了青州。跟他们一起撤退的还有原本汝城里的天启百姓,虽然楚凌和拓跋罗的协议中天启兵马需要暂时退出燕州,但楚凌并没有放弃那些刚刚被解救回来的天启百姓。他们将会暂时如今青州生活或者前往南下前往润州甚至江南,而天启禁军和貊族骑兵将会以青州燕州为界暂时休战。经过了这两年高强度的大战,无论是哪一方都需要时间休养生息,也正是因此拓跋罗才会那么轻易同意了楚凌的停战提议。

    楚凌和拓跋兴业并肩站在山坡上,看着两支兵马朝着两个截然不同的方向行去。不同的是,天启兵马的队伍中还夹带着不少扶老携幼的寻常百姓,虽然被迫离开了家乡但是这些人地脸上却没有了往日的木然,甚至多了几分称之为生气的东西。

    “我现在依然不知道,这个选择到底是对是错。”拓跋兴业望着远处,沉声道。

    楚凌淡淡一笑,侧过头去看他,“但是,师父还是同意了不是么?”如果拓跋兴业坚持要杀君无欢,结局绝对不会向现在这样顺遂。”

    拓跋兴业低头看着站在自己跟前的红衣女子,道:“沧云城主的计策很有效,这些年貊族内耗太多,以北晋如今的实力,天启和百里轻鸿只能二选一。拓跋罗选了百里轻鸿,我明白他的选择。”拓跋罗是执政者,他未必看不到君无欢和神佑公主的威胁,但是在他们造成更大地威胁之前拓跋罗必须牢牢握紧自己手中的权势。而百里轻鸿才是最直接的威胁。

    “但是,师父想选君无欢?”楚凌浅浅一笑,“师父为什么会放弃?”

    拓跋兴业轻叹了口气,“大约是因为我老了,我尽力一搏,既然失败了…或许是应该如此。”

    楚凌眨了眨眼睛,“师父不像是相信命运的人。”

    拓跋兴业不再回答她的问题,转而问道:“如果君无欢活不下来,以后整个天启的担子就要押在你的身上了。你确定,你能但得起来么?”楚凌摇头道:“师父,就算君无欢真的……以后天启也不会只有我一个人。你看……”楚凌指了指下方的道路尽头,韩天宁坐在马背上年轻的脸上带着蓬勃的生气。他正扭头眺望着身后汝城的方向,一双大眼睛里满是坚定和豪气,仿佛是在说:我们还会回来的。

    更远一些的地方,还有冯铮,余泛舟,云煦,黄靖轩,上官允儒等人,他们并没有回头,笔挺的背影在阳光下仿佛被镀上了一层光圈。甚至包括哪些普通士兵和百姓,他们脸上也没有什么失落和悲伤的神色,而是对回家的渴望和未来的欢喜。

    拓跋兴业良久不语,那一瞬间他仿佛变得跟苍老了几分。仔细回想,拓跋兴业甚至记不起来这些年貊族人还有那些出类拔萃的年轻将领。貊族军中的将领仿佛还是二十年前那些,但是他们之中很大一部分渐渐的老了,死了。而天启人却已经不再是二十年前的天启人了,他们更年轻,也更有生机更有野心。

    微微闭眼,拓跋兴业只觉得心中一片冰凉。

    楚凌自然察觉到了拓跋兴业身上一刹那间迸发的杀气,但她并没有任何动作,依然平静地站在拓跋兴业身边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片刻后,拓跋兴业身上的杀气渐渐地收了回去,那一刻…楚凌甚至觉得她都察觉不到拓跋兴业是个身怀武功的绝顶高手。他仿佛只是一个最寻常不过的老者,除了高大挺拔的身形看不出来丝毫的独特,往日里那种迫人的气势也消失无踪了。

    楚凌道:“恭喜师父。”

    拓跋兴业回头看着他,目光显得越发深邃悠远,“明日我便会出关,想必今天是我们今生最后一次见面了。”

    楚凌轻咬了一下唇角,“多谢师父教导,曲笙不孝,让师父为难了。”

    拓跋兴业摇摇头,笑道:“能收神佑公主为徒,也堪慰平生了。去吧,你我师徒缘尽,以后不必再见。”说罢,拓跋兴业转身往北边的小路走去。这一次他并没有用轻功,而是一步一步慢条斯理地往前走去。就仿佛一个最寻常的旅者。

    “徒儿拜别师父。”楚凌垂首,单膝跪下低声道。

    拓跋兴业没有回头,只是随意的摆了一下手渐行渐远。

    “金戈铁马众生残,冰河踏裂血成渊。霸业雄图转瞬空,一梦醒来二十年……笙儿,好自为之。”拓跋兴业的声音隐隐传入了楚凌的耳中,前方的人影却越走越远,最后终于消失不见。

    楚凌站起身来,望着拓跋兴业消失的方向轻轻吐出了一口。

    “他很厉害。”身后,不知何时到来的南宫御月突然开口道。

    楚凌转身看着他,南宫御月一袭白衣神色冷峻,仿佛这几年的变迁没有在他脸上留下丝毫的痕迹。他依然是当年上京皇城中那个让人一见惊艳的南宫国师。楚凌看着他微微挑眉,南宫御月皱眉道:“他方才如果要杀你,你绝对躲不掉。”

    楚凌点头,笑道:“我知道。”她当然知道如果拓跋兴业真的想要杀她的话,她绝对躲不掉。在那一个瞬间,拓跋兴业仿佛变成了一个不会武功的寻常的人,但正是这样的丝毫不露痕迹才显得越发的可怕。也就是说,拓跋兴业的实力已经达到了一个新的境界,一个她们这些在红尘中打滚的人或许一辈子都不会达到的境界。

    正是因为知道躲不掉,所以不必再躲,因为那毫无意义。

    “南宫公子,以后有什么打算?”楚凌问道。天启和北晋暂时停战,很快处理完了这些事情她也要离开这里了。如今云老头和君无欢都不在,南宫御月还刚刚帮了她,于情于理她都应该过问一句。

    南宫御月沉默了良久,方才道:“我该走了。”

    说罢,转身飘然而去,似乎完全忘记了这些年他对楚凌的纠缠。

    不远处的傅冷朝着楚凌恭敬地拱了拱手,带着人也跟了上去。如今白塔已经没有剩下多少人了,但是这些人却依然还是跟着南宫御月并没有离开的意思。无论南宫御月对他们是什么态度,楚凌觉得能够让这些人忠心不改的一路追随,南宫御月也不算完全失败吧?

    在那几个人影中,楚凌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杨宛如。

    杨宛如比起从前显得消瘦了不少,甚至眉宇间也多了几分肃杀之色。但回头望向楚凌的眼神却显得平静了许多,她回头看了看楚凌走在了最后,但是却还是选择了跟上去。有些人一旦选择了一条路,就不会再回头了,无论这条路是对是错。

    望着南宫御月一行人消失在道路的尽头,楚凌淡淡地勾唇一下。看看身边,又有些无奈。到了最后,她竟然才变成了独身一人么?

    “公主。”前方一匹马疾驰而来,马上的骑士翻身下马恭敬地道:“启禀公主,百里轻鸿挟持拓跋明珠往西北而去。”

    楚凌微微挑眉,“西北?”

    “是。”

    楚凌点了点头道:“也罢,青州的事情处理妥当之后,我们也该出发了。不知不觉的…已经入秋了。”

    男子起身,“是,公主。”

    楚凌转身往前往走去,一边问道:“上京可有什么消息?”

    男子道:“拓跋罗发布了绝杀令,整个北方都在通缉百里轻鸿。只要发现他的踪迹上报,便会给予重赏。所以,百里轻鸿现在一路都不敢暴露行踪,十分小心谨慎。”楚凌点点头,“把百里轻鸿的行走透露给北晋人。”

    “是。”

    “段云和黎澹他们也该不回来了吧?”

    “段公子等人数日前已经启程,想必这两天也该到青州了。”

    楚凌点了点头,“很好,等他们回来了我也能放心了。”想起先一步离开的君无欢等人,楚凌眼底多了几分淡淡地担忧。也不知道君无欢醒了没有,如今总算有了片刻的喘息时间,希望一切都能顺利。

    “传令下去,我离开期间余泛舟驻守青州。韩天宁窦央狄钧驻守宁州、沈淮驻守惠州,江济时镇守沧云城。其余人等各自驻守所在地方,北方一应事务由桓毓和云煦共同处理!”

    “是,公主!”

    ------题外话------

    所以我为什么要花那么多时间写我自己都觉得尬的东西?大家无视吧,泪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