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6、无处容身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百里轻鸿早知道南宫御月是个蛇精病,跟这种蛇精病自然也就没有什么理可讲的。就算他有一千个借口说他没有杀焉陀邑,南宫御月也只会在杀了他之后再去验证那一千各借口到底是真是假。所以百里轻鸿也不多说废话,只是冷笑一声道:“那就动手吧。”南宫御月冷笑一声,身形一闪已经到了攻到了百里轻鸿跟前。南宫御月的突然出现让楚凌有些意外,不过看起来倒也不是来帮倒忙的。倒是让楚凌微微松了口,如果这个时候南宫御月再来捣乱,只怕就麻烦了。虽然今天势必要消除百里轻鸿手里的绝大部分势力,但是如果让百里轻鸿就这么跑了结果也是不怎么美妙的。

    多了一个南宫御月,百里轻鸿很快就开始节节败退。不远处的黑衣人见状连忙想要上前来救援。但是有拓跋兴业在又怎么会给他们这样的机会。七八个黑衣人扑过去,拓跋兴业只是凌空一刀斩下就将所有人都挡了回去。百里轻鸿身终于闪避不及被迎面而来的楚凌和南宫御月一人一刀劈在了身上。两道血痕立刻从破碎的衣服里绽了出来,几乎染红了百里轻鸿大半个胸膛。

    百里轻鸿眼神冰冷地盯着对面的两个人,南宫御月上前一步挡在了楚凌跟前。楚凌微微挑眉,明白了南宫御月这是要自己杀百里轻鸿。楚凌对百里轻鸿并没有什么非要亲手杀他不可的执念。对于楚凌来说,百里轻鸿死在谁的手里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得死了。

    南宫御月对着百里轻鸿露出一个满是恶意的笑容,那笑容在别人看来更像是一个狰狞的挑衅。

    南宫御月提起手中地刀就朝着百里轻鸿扑了过去,百里轻鸿仗剑迎了上去,两人再一次纠缠在了一起。南宫御月和百里轻鸿的实力在伯仲之间,刚刚百里轻鸿受了伤,但是之前南宫御月受过的伤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好了。一交手之下倒是依然旗鼓相当。但是眼前的局势却显然对百里轻鸿十分不利,百里轻鸿自己也明白这个道理。

    冥狱的黑衣人在拓跋兴业和傅冷冯铮手下渐渐地也难以为继,有些血腥地还在勉力支撑等待他们的结局却也已经是注定的了。还有一些却早就见势不妙纷纷四散逃走了。冯铮早就得到了楚凌提前告知,当下便带着人追了上去。傅冷看看自家公子在看看四周也带着白塔的人跟了上去。冥狱的存在无论对哪一方来说都是极其麻烦的,从拓跋梁手里再转到百里轻鸿手里,这个在寻常人眼中几乎不存在地组织暗地里不知道替他们做了多少见不得人的血腥龌龊事。虽然这几年也被消耗的不轻,但是只要存在一天他们就有可能还会投靠下一个主子,这自然不是楚凌乐意看得的,也不是拓跋罗乐意看到的。

    百里轻鸿带着一身的累累伤痕一剑逼开了南宫御月,当下就转身朝着距离自己最近的拓跋明珠扑了过去。在冥狱溃败地那一刻,百里轻鸿与南宫御月的缠斗胜利的天平也开始渐渐倾斜。观战的楚凌自然清楚,倒不是因为南宫御月突然变得更加神勇或者百里轻鸿突然不济,而是拓跋兴业的存在给百里轻鸿带来的压迫力太强了。他即便是什么都不做只是站在那里观战,也依然让百里轻鸿无法专心应敌。

    百里轻鸿这一扑十分巧妙,拓跋兴业和楚凌站在一起,与拓跋明珠正好在对立的两边。百里轻鸿扑出去之前还朝着拓跋兴业射出去了一支暗器。而唯一有机会阻止百里轻鸿的南宫御月却并没有动作,而是停下了攻击饶有兴致地看着这这一幕,似乎丝毫不在意百里轻鸿手里多了一个人质。当然,南宫御月确实不必在乎,他本来就想要杀拓跋氏的人,拓跋明珠的死活跟他又有什么关系。

    拓跋明珠被百里轻鸿掐着脖子挣扎不得,只能奋力地想要扭头去瞪百里轻鸿,可惜百里轻鸿连这个机会都没有给她,紧紧地捏着她的喉咙让她动弹不得。

    楚凌看着这一幕不由低声一笑,“百里驸马,你这又是什么意思?”

    百里轻鸿冷声道:“你说呢?”楚凌仿佛看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摇摇头道:“你该不会是打算用她来要挟我吧?百里驸马,就算你再怎么健忘也不该忘记了,拓跋明珠曾经对我姐姐做了什么。”百里轻鸿道:“你不在乎,大将军也不在乎么?”目光落到了拓跋兴业的身上,拓跋兴业神色坦然,“老夫只答应摄政王,替他杀了百里公子。”

    也就是说,拓跋明珠的死活跟他没有关系。

    楚凌微微垂眸,神色淡然,“其实…到了现在这样的地步…活着和死了,又有什么区别呢?冥狱完了,过了今天…南军也完了,这天下之大,还有何处是百里驸马的容身之地?”百里轻鸿眼神一缩,目光定定地盯着对面的楚凌。

    楚凌也不在意,继续道:“百里轻鸿之名,早已经被万人唾骂,没有北晋驸马的身份和你手里的冥狱南军,这天下没有人会再追随你。百里轻鸿,你没有再来一次的机会了。”百里轻鸿这样的名声,貊族人对他恨之入骨,天启人也唾弃他这些年的所作所为。拥有权势的时候还好说,一旦落魄了是绝没有机会在东山再起的。况且,天启和北晋也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百里轻鸿看着楚凌冷笑道:“看到我现在这样,公主很高兴吧?”楚凌想了想,坦然地点头道:“是还不错。”百里轻鸿轻哼一声道:“为了杀我,公主竟然宁愿选择和北晋人合作。不知道公主可想好了回去如何跟天启那些老酸儒解释?”

    楚凌挑眉道:“解释什么?天启和北晋暂时休战而已。百里公子,天启人确实恨貊族人,但是…成王败寇,天经地义。技不如人,天启人也并非不敢认。相较起来…他们更恨踩着同胞的血肉往上爬的人。”百里轻鸿怒道:“难道当初,不是他们先踩着我们的血肉逃生的么?你知道什么!你知道被自己人抛弃是什么滋味么?你知道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麾下几千人一边要对抗貊族人,一边快要饿死了是什么感觉么?你什么都不懂!”

    楚凌平静地注视着他,神色中带着几分淡淡地倦意,“是的,我不知道。”

    就在百里轻鸿露出一丝笑意的时候,楚凌继续道:“就如同,你也不知道那些被你抛弃,利用,践踏的同胞是什么感觉一样。百里轻鸿,曾经…我当你是个人物。事已至此,追究谁对谁错,没有意义。你这样…让我有些失望了。”

    百里轻鸿冷笑一声,“你现在站上方,你当然可以这么说。”

    楚凌偏着头,打量了他一会儿问道:“你可知道,拓跋胤临死之前说什么?”

    百里轻鸿捏着拓跋明珠的手指一紧,拓跋明珠被他捏得快要翻白眼了,立刻疯狂地挣扎起来。百里轻鸿冷声道:“什么?”

    楚凌道:“他说…多谢你……”

    百里轻鸿一愣,很快就反应过来了。这话不是对他说的,而是对楚凌说的。拓跋胤在感谢亲手杀了他的神佑公主,相比之下拿自己的妻子性命要挟众人想要逃生的百里轻鸿显得多么贪生怕死。就像是当年…百里轻鸿突然记不太清楚了,当年自己到底是为了麾下那些将士和城中百姓才投降北晋的,还是单纯只是因为自己也不想死才投降的?

    百里轻鸿突然放声大笑起来,看向楚凌的神色冷厉癫狂。他拖着拓跋明珠飞快地后退,一边道:“不错,天下人都说我百里轻鸿贪生怕死!我为什么要死?!该死的人是你们!”

    南宫御月负手站在一边,一边轻抚着手中地弯刀,一边漫不经心地问道:“这就是天启的世家公子?”声音里充满了嘲讽的意味。楚凌当然不会回答这个问题,南宫御月漫步朝着百里轻鸿走了过去。百里轻鸿一手扣着拓跋明珠,警告道:“别过来!”

    南宫御月轻哼了一声不以为意,依然不紧不慢地走了过去。

    拓跋明珠挣扎着,有些艰难地开口,“南、南宫国师,我…我知道焉陀夫人…的、的遗物,在哪里!”

    南宫御月地脚步一顿,目光阴沉沉地盯着拓跋明珠。

    拓跋明珠挣扎着艰难地点头,“真、的…当、当年…焉陀氏…为了平息、平息风波,献出的宝物…里面有焉陀夫人留给你的、东、东西。一直在我父皇手里……”百里轻鸿松了松手,让拓跋明珠终于能够顺畅的说话了。

    拓跋明珠说完,又看向了楚凌。

    楚凌挑眉,“公主不会是要说,你手里也有我姐姐的遗物吧?”

    拓跋明珠露出一个极为勉强地笑容,“公主以为…灵犀公主、真的在拓跋胤告诉你的地方么?”

    楚凌眼眸一沉,“你说拓跋胤骗我?”

    拓跋明珠摇头,笑容却是喜是悲,“沈王深情…舍不得将灵犀公主火化。那么大一件东西…公主觉得能瞒得住摄政王么?”不知道是悲哀自己选了这样一个男人还是在羡慕灵犀公主即便早就死了还有拓跋胤那样的男人对她深情如许。

    “沈王派去守护灵犀公主的人里,有一个…是摄政王的人。”

    见楚凌神色微变,拓跋明珠又道:“公主放心,摄政王没有那么卑劣,就算是再恨公主也不会对一具尸体动手的。灵犀公主…安然无恙。”楚凌微微眯眼,“拓跋罗告诉你这个消息,不是让你在这里用的吧?”

    拓跋明珠苦笑,“现在,难道不是我自己的性命跟重要么?”

    楚凌垂眸思索了良久,方才道:“好,你们走吧。”

    百里轻鸿的目光落从南宫御月和拓跋兴业身上扫过。拓跋兴业淡然道:“南军覆灭,老夫的许诺便算是完成了。”拓跋罗并非忌惮百里轻鸿这个人,而是他掌握的实力。孤身一人的百里轻鸿即便是武功再高,拓跋罗也不必忌惮。否则,拓跋罗该担心的人就多了去了。

    南宫御月轻哼一声,偏过头去显然也是一副不打算出手的模样。

    百里轻鸿目光最后落在楚凌身上,“神佑公主,我们后会有期。”楚凌微微勾唇,“很快就会再见的。”

    百里轻鸿露出一个嘲讽的眼神,便拽着拓跋明珠飞身离开了。甚至都不曾回头看一眼东北方向此时已然在混战中的战场。

    “你要知道灵犀公主的下落,直接问拓跋罗不就完了?”南宫御月回头看向楚凌问道。既然带走灵犀公主的是拓跋罗的人,拓跋罗不可能不知道。拓跋明珠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和能力从拓跋罗拓跋胤的人手里抢人。

    楚凌微微挑眉,道:“你真的以为拓跋明珠是怕死才帮百里轻鸿逃走的?”

    南宫御月不解,“难道不是?”

    楚凌看着他,“南宫,千万别惹女人。否则,有时候女人的报复是任何一个男人都吃不消的。”

    “……”总觉得她在嘲弄本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