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5、你杀了他,就得死!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拓跋兴业带着人快马加鞭地赶往汝城的,却在距离汝城不远地地方被人拦截住了。看到突然出现在百里轻鸿拓跋兴业脸上并没有什么惊讶的神色,表情堪称淡定,“百里驸马。”

    百里轻鸿看了一眼跟在百拓跋兴业身边的拓跋明珠,拓跋明珠脸色有些难看,“百里轻鸿,你怎么会在这里?”百里轻鸿并没有理会她,而是定定地望着拓跋兴业,“拓跋大将军,你可知道我为何会在此?”拓跋兴业摇摇头道:“你实在是不该来。”百里轻鸿个但笑不语,丝毫没有将拓跋兴业的告诫放在心上。百里轻鸿道:“大将军,数十万大军已经将周围团团围住了,你认为你们可以撑到拓跋罗派救兵来么?”拓跋兴业道:“不能。”百里轻鸿道:“大将军果然是个聪明人。”拓跋兴业看着他道:“我说不能,前提是,你真的能将我们困住。”

    百里轻鸿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大将军认为你们还能冲出去?你不妨看看你身后。”拓跋兴业并没有回头,但是拓跋明珠却忍不住回头看去。他们身后不远处,楚凌和冯铮一前一后走了过来。

    拓跋明珠微微变色,“百里轻鸿,你想做什么?”

    百里轻鸿依然没有理会拓跋明珠,而是含笑看向后面过来的楚凌,“公主,你晚到了。”

    楚凌淡然道:“不晚,这不是还没有动手么?”百里轻鸿轻哼一声,道:“希望公主待会儿动起手来,不要手下留情才好。”楚凌垂眸道:“你放心,本宫…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

    话都说到这里了,拓跋明珠哪里还能不明白眼前的情况?

    “百里轻鸿,你敢背叛北晋!你别忘了……”拓跋明珠脸色惨白,眼中却隐藏着深重地恨意。显然即便是到了如今这个地步,百里轻鸿背叛北晋依然给了她不小的打击。毕竟现在的北晋皇帝是他们的儿子,百里轻鸿这么做是不是表示,他根本就完全不在乎那个孩子?

    百里轻鸿微微一眯眼,长剑出鞘在他手中挽出一朵剑花,下一刻便朝着拓跋明珠挥了过去。旁边的拓跋兴业见状,伸手一把拎住拓跋明珠的将后领将她提到了另一边这才避开了这一剑。但饶是如此,拓跋明珠头上的璎珞发饰依然被连带着头发削去了大半。拓跋明珠惊魂未定,睁大了眼睛瞪着百里轻鸿。百里轻鸿却对楚凌笑道:“公主,时间不早了。动手吧!”

    楚凌微微点头,“好!”好字还在口中,在场的五个人除了拓跋明珠以外四个人都动了起来。百里轻鸿飞身扑向拓跋兴业,楚凌和冯铮也同时一跃而去向前方扑来。同时,拓跋兴业也迎上了百里轻鸿一掌拍出。下一刻,百里轻鸿却飞快地向后疾退与拓跋兴业拉开了距离。目光充满了惊愕和愤怒地看向楚凌,“神佑公主,你疯了么?!”方才楚凌和冯铮并没有如百里轻鸿预料的那般打向拓跋兴业,而是朝着自己身上招呼了过来。即便是百里轻鸿警惕性再高也没有防备到这一点。虽然反应极快但是在有拓跋兴业牵制的情况下,还是挨了冯铮一剑。

    拓跋兴业、冯铮、楚凌,三个人呈三角形将百里轻鸿围在了中间。

    不用楚凌回答,百里轻鸿也在一瞬间看明白了眼前的局势。咬牙应测测地道:“神佑公主!”楚凌对他微微点头一笑,百里轻鸿冷声道:“你算计我!”楚凌摇头道:“也算不上是算计,我有伤在身,所以我还是觉得跟同样有伤在身的人合作比较稳妥。不然…我帮你杀了师父,你敢保证你不会突然发难对我下手么?”

    百里轻鸿道:“你不相信我?”

    楚凌有些好笑,“我为什么要相信你?”百里轻鸿沉默,楚凌确实没有必须要相信他的理由。扪心自问,如果百里轻鸿死了,而神佑公主又重伤的话,他真的不会趁机出手吗?但是,再多的理由也不能改变百里轻鸿被人算计了的愤怒。他看着楚凌冷笑了一声,“你以为,只有你有准备么?”

    一声尖锐地笑声想起,远处一群人朝着这边涌来。这些人都身穿黑衣,不必等他们走进楚凌也知道来者的身份了…冥狱。其实冥狱这几年的实力早就已经大大折扣了,但即便是如此,冥狱中依然还有不少高手。

    “若不是知道你有冥狱在手,你觉得拓跋罗会跟我合作吗?”楚凌笑道。即便是有拓跋兴业在,拓跋罗也不愿轻易对百里轻鸿动手,就是因为有冥狱的存在。有冥狱在拓跋兴业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杀掉百里轻鸿。

    百里轻鸿看向拓跋兴业,“没想到,大将军竟然会跟天启人合作。大将军这辈子杀过多少天启人,难道你还指望有朝一日两位能够把手共叙师徒情谊么?”

    “我说过,你不该来。既然来了,就不必多说。”拓跋兴业淡然道。

    “好一个不必多说!”百里轻鸿后退了一步冷笑道:“那就动手吧,看看今天到底鹿死谁手!”

    不用再多问百里轻鸿也知道,现在不是天启军和南军联手打貊族人,而是貊族人和天启人联手打南军。这着实是有些好笑,天启人和貊族人原本应该是势不两立的仇敌,如今却为了对付一个纯粹算得上是第三份的百里轻鸿站在了一起。百里轻鸿也知道,那些南军只怕是指望不上多少了。虽然人数并不占劣势,但百里轻鸿心里明白跟天启军和貊族人比起来,如今的南军虽然比从前略好一些但也很有限,是属于只能打顺风仗的那种。一旦局势陡变,那些南军在天启和貊族人的攻势下,很快就会溃败。

    他输了。

    还没动手,百里轻鸿就已经看到了结果。

    也正是因此,他看向楚凌的目光更像是淬了毒一样的怨恨。如果不是因为她…说来好笑,他百里轻鸿十几年冷心冷清,连自己的妻子儿女父母兄弟都不相信,在此之前他却是真的对这位神佑公主抱着几分期望的。

    但是,楚卿衣却利用了他转而去跟拓跋罗合作!

    百里轻鸿手中长剑一抖,朝着楚凌的方向扑了过去。楚凌也不客气,流月刀仿佛流光飞舞朝着百里轻鸿迎了上去。另一边拓跋兴业和冯铮也跟着加入了战团,只是很快他们就被冲上来的冥狱黑衣人拦了下来。这一次,百里轻鸿是真的出尽了全力,冥狱绝大多数的高手都被他带来了,原本是为了防备拓跋兴业逃生,现在倒是刚好用得上了。

    百里轻鸿一剑一剑疯狂地朝着楚凌倾泻,仿佛是想要将楚凌削成肉泥一般的怨毒。

    楚凌的流月刀同样不甘示弱,一时间倒是谁也占不到便宜。

    拓跋明珠站在一边,早就被眼前的发展惊呆了。原本她以为是百里轻鸿和神佑公主联手算计他们,结果确实拓跋兴业和神佑公主联手算计了百里轻鸿么?拓跋明珠突然想起了离开上京的时候拓跋罗的吩咐,拓跋罗是早就知道了事情会变成这样么?

    百里轻鸿地剑法变得越发凌厉起来,“神佑公主,我最后给你一个机会,现在改变主意还来得及!”楚凌淡淡道:“百里驸马还是不肯认清现实么?貊族人容不下你了,同样的,天启人也容不下你!”

    百里轻鸿怒吼,“我做错了什么?!”

    楚凌回身一刀然后向后疾退,“我不知道你做错了什么,但是道不同不想为谋!”

    “你以为,有了一个拓跋兴业你就能赢么?为了骗我上钩,拓跋兴业也是真的伤的不轻吧?”要不是确定拓跋兴业确实重伤在身,百里轻鸿又怎么会那么容易上钩。楚凌不语,那晚上那一战并不是为了引百里轻鸿上钩,如果当时拓跋兴业真的能够顺利杀掉君无欢,自然也就不会有现在与北晋的合作了。

    见楚凌不语,百里轻鸿声音冰冷地道:“我一直对你手下留情,你既然如此固执…那就去死吧。”

    “谁生谁死,现在说还太早了。”楚凌道。

    百里轻鸿冷笑道:“就算你没有受伤,也未必是我的对手。现在说这话,大言不惭!”

    “她不是你的对手,我呢。”一个有些冷漠地声音传来,却在一片混战中清晰的传入了百里轻鸿的耳朵里。百里轻鸿脸色微变,猛地侧身避开,同时一把剑从他胸前划过险险地在他胸口划出了一条口子。

    “南、宫、御、月!”百里轻鸿咬牙道。

    站在他身后不远处地正是穿着一袭白衣神色淡漠地南宫御月以及跟在他身边的傅冷。傅冷很快也加入了与冥狱众人的厮杀中,南宫御月却慢条斯理地收回了刚刚落空的长剑,看着百里轻鸿的眼眸带着几分冷淡倨傲和轻蔑。

    楚凌怔了一下,仿佛又看到了几年前在上京初次见面的那个南宫御月。

    “南宫御月,你多管什么闲事!?”百里轻鸿咬牙道。

    南宫御月瞥了他一眼,淡淡道:“焉陀邑。”

    百里轻鸿冷笑,“焉陀邑?你什么时候在乎过他了?”

    南宫御月道:“焉陀邑只有本座能杀,你杀了他,就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