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4、一言为定!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百里轻鸿几乎与拓跋明珠同时赶到容关,眼睁睁地看着拓跋明珠带着兵马进入容关与驻扎在那里的北晋兵马汇合。百里轻鸿却并没有跟着进去,甚至拓跋明珠根本不知道自己背后还跟着人。

    “公子。”百里轻鸿身后,黑衣人身形一闪已经到了跟前。拱手对百里轻鸿一拜,恭听百里轻鸿的吩咐。百里轻鸿问道:“容关的情况如何?”黑衣男子道:“回公子,五天前拓跋兴业和神佑公主一战之后,拓跋兴业回到容关便闭门不出,军中的貊族将领也没有见过他。至于神佑公主那边…君无欢重伤,云家那两位还有云行月和肖嫣儿已经暗地里护送君无欢离开向西而去了。”

    “确定?”百里轻鸿微微眯眼,有些怀疑。狼来了喊多了自然也就没有人相信了。君无欢要死了的消息传的久了,哪怕君无欢真的死了他的敌人不亲眼看到尸体在自己扎上两刀也是不会相信的。

    黑衣男子点头道:“千真万确,以君无欢如今的状况就不算不离开也是病体难支,再支走云家那几位,岂不是本末倒置?”君无欢现在就算还在军中也肯定动不了手,这时候再调走云家那位高手以及三位名医,对神佑公主来说没有任何好处。黑衣男子迟疑了一下,继续道:“另外,萧艨也跟着一起去了。现在留在神佑公主军中的只有冯铮。”祝摇红镇守青州,更何况祝摇红的实力虽然不弱,但是也只能勉强算得上一流而已。

    “她倒是当真重视君无欢。”百里轻鸿淡淡道。这个时候神佑公主将身边的高手都送走了,主流下一个萧艨自己却几乎处在拓跋兴业和燕州援军的夹击之中,是一件相当危险的事情。如果百里轻鸿这时候翻脸姑娘跟貊族人一起攻击天启兵马。神佑公主只怕是也无力应付。

    沉吟了片刻,百里轻鸿道:“我要见神佑公主。”黑衣男子点点头道:“是,公子。”说罢便转身离开,很快就消失在了茫茫山林中。

    “百里轻鸿要见我?”天启军中,楚凌靠着椅子微微蹙眉,神色淡然。她下首两边的椅子里分别坐着冯铮和云煦,“两位怎么看?”冯铮犹豫了一下,道:“百里轻鸿…只怕还是想要说服公主……”不得不说,冯铮都有些佩服百里轻鸿的野心。他不知道当年那个霁月风光的百里家嫡长孙是怎么变成现在这样的。但是毫无疑问即便是冯铮这样毫无政治眼光和心机的人也能看得出来百里轻鸿的意图。如果神佑公主愿意在这时候抛弃沧云城主而与百里轻鸿结盟,那么拥有整个天启禁军的天启摄政公主和拥有大半南军的百里轻鸿,毫无疑问会成为这天下最强大的势力。最妙的是…百里轻鸿选的这个时间,沧云城连番血战,实力大伤。白醒远在西北,韩天宁年纪尚轻。就算是沧云城的人心中不服,只怕也没有多少反击的余力了。

    云煦微微蹙眉,道:“公主不打算见他?”楚凌叹气道:“现在,只怕轮不到我们说见不见。拓跋兴业重伤,君无欢垂危,现在…不就是百里轻鸿占上方么?百里驸马只怕是打算将本宫当成软柿子捏了。”云煦道:“敢将公子当成软柿子的人,不是眼瞎就是心瞎了。”

    “云公子怎么看?”楚凌托着下巴有些漫不经心地问道。心中却在盘算着君无欢的情况,三日前云师叔带着云行月三人和萧艨一起已经护送君无欢往西北而去了。君无欢再一次陷入了昏迷,虽然云师叔说暂时不会有事但楚凌却怎么都放不下心来。云师叔他们会在宁州边境等着她,如果她这边无法按时处理妥当,他们就会先一步带着君无欢前往西域。

    云煦道:“我跟冯将军的意见差不多,不过…在下建议公主可以见他一面。”楚凌点了点头,道:“也可,就按云公子说的吧。云公子要不要也一起见一见?”云煦断然拒绝,“不必了,我与他已经没有话要说了。”冯铮道:“末将陪公主一去去。”

    楚凌含笑点头,“有劳冯将军了。”

    夜色下幽暗的山林边上,百里轻鸿独自一人站在林边抬头望月。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方才回头果然看到楚凌漫步而来,身后还跟着一身戎装的冯铮。

    “神佑公主。”

    “百里驸马。”两人互相颔首,百里轻鸿看了一眼冯铮,“公主是不放心在下?”楚凌淡笑不语,百里轻鸿也不追究,只是打量了楚凌片刻,道:“看来拓跋大将军还是手下留情了。”百里轻鸿自然看得出来,楚凌身上虽然有内伤,但是并不算重。还有一些外伤,也已经好了五六分了。

    楚凌淡淡道:“大家明明说好合作,百里驸马却让本宫冲在前面,这又是什么意思?如果不是听说师父重伤,百里公子根本不会来吧?”百里轻鸿莞尔一笑,“你还叫他师父?”楚凌垂眸不语,百里轻鸿道:“大将军对公主也算是一片拳拳之心了。他想要杀了长离公子,想必也是因为不想对公主动手吧?不过大将军还是想差了…若是大将军当真杀了公主,杀夫之仇焉能不报?公主说是不是?”

    楚凌神色冷厉,漠然道:“那日我跟师父说过,战场之上,强者为王,生死自负。我要对付他,只是因为他是天启的敌人而已,并非为了私仇。”

    百里轻鸿不置可否,“公主有何打算?”

    楚凌道:“本宫手中加上汝城,一共有二十万兵马,至少十天之内燕州援军无法越雷池一步。”百里轻鸿笑道:“这么说…公主能能用的也不过十万兵马而已,最重要的是,公主将萧艨和云老先生遣走了,也就是说天启只有公主一人能拓跋兴业动手。公主觉得…这个合作,公平么?”

    楚凌挑眉道:“有什么不公平的?驸马难道还有别的强助?”你一个人,我也是一个人,有什么不公平的?

    “另外,我们是两个人。我和冯铮。该觉得不公平的是我。”

    百里轻鸿扬眉,“汝城谁守?黄靖轩和上官允儒?”

    “韩天宁和余泛舟,够么?”楚凌道,沧云城四大主将之二,韩天宁虽然年轻但是能被提拔上那个位置,能力自然也不会弱。

    百里轻鸿叹了口气,“也罢,长离公子却是给公主留下了一副好牌。佩服。”别的不说,只是沧云城这几个将领,就比十万大军还要珍贵了。余泛舟早几年离开了沧云军,韩天宁年纪尚轻存在感不强,竟然连他都险些将这两个人给忘了。

    “只是我实在不明白,公主为什么非要现在送走君无欢。若是留下那位云老先生和萧艨将军,哪怕没有在下,公主也未必就全然没有胜算吧?君无欢当真有那么重要么?”楚凌不答反问,“百里驸马,如果我和冯将军现在出手杀了你,有人为你收尸哭丧么?”

    百里轻鸿的脸色骤然一沉,显然楚凌的话戳中了他的痛处。神色冰冷地盯着楚凌看了好一会儿,方才冷声道:“公主还是这么毫不留情。”

    楚凌微微勾唇一笑并不多花。

    百里轻鸿道:“好,南军三十万人一日后便会达到。”

    百里轻鸿朝着楚凌伸出手,“那么,后天这个时候,汝城外十里。围杀貊族人和拓跋兴业。事成之后,天启兵马退出青州。一年之内不得插手北晋事宜。我猜,公主急于结束这一切,也是需要时间去替长离公子治病吧?”

    楚凌抬手与他在空中击掌,“一言为定。”如果你能活下来的话。

    百里轻鸿点点头,转身要走。迟疑了片刻回头看向楚凌,“公主,如果君无欢死了……”

    楚凌道:“那与百里驸马有什么关系?不管君无欢怎么样,楚卿衣依然是天启摄政公主沧云城城主夫人。”

    “明白了。”百里轻鸿点点头转身走了。

    一日之后,夜色刚刚沉下来。原本退居山谷中的天启兵马突然冲破貊族兵马封锁直奔汝城而去。而同时,另一路庞大的兵马也绕开了容关从另一个方向直奔汝城而去。一旦双方汇合,汝城附近聚集的兵马就将会达到五十万之众。对于只有十万兵马驻守的燕州将会构成巨大的威胁。、

    几乎同时,驻守在容关的貊族兵马也飞快的出关朝着汝城的方向扑去。势必要让天启兵马和南军无法在汝城汇合,给燕州驻军争取一些喘息和反应的时间。

    南军叛变!貊族将领几乎立刻就推测出来了结果,当下立刻去禀告闭门不出的拓跋兴业。拓跋兴业听了麾下将领的禀告,神色却是平静无波,只是淡淡道:“来了。”站起身来,一步一步地朝着外面走去,对那将领丢下了一句话,“汝城外十里,围杀南军。”

    将领一愣,不是应该拦截天启兵马吗?

    南军近三十万人,他们不到十万兵马如何拦得住?

    但是,军令就是军令。貊族将领或许会质疑别人的命令却绝不会质疑拓跋兴业的命令。只是略一迟疑,就恭敬地低头,“是,大将军!”

    拓跋兴业走出大门,抬头望向天边稀落的星辰,“但愿…摄政王的选择,是对的。”

    拓跋兴业始终认为,北晋最大的威胁是君无欢。

    而拓跋罗认为,眼前最大的隐患是百里轻鸿!

    那么…但愿拓跋罗的选择没有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