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3、好走!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拓跋兴业跟君无欢和楚卿衣打了一场,两败俱伤?”百里轻鸿面无表情地看着站在自己跟前的黑衣男子挑眉问道。黑衣男子点头道:“回公子,正是。”百里轻鸿微微凝眉,“拓跋兴业主动去找麻烦?他可不像是这么沉不住气的人。更何况…当初神佑公主身份暴露,拓跋兴业都没有找她麻烦,现在终于最好了跟神佑公主决裂的准备了么?”

    黑衣男子道:“属下亲眼所见,而且…拓跋兴业的目标似乎并不是神佑公主,而是君无欢。拓跋兴业要杀君无欢,是神佑公主还有一个老头子拼命才保下来地。神佑公主刺了拓跋兴业一刀,君无欢…似乎也伤得很重。”虽然围观了这一场大战,但是他们却并不敢靠的太近,自然没能听到过程中的对话。但是拓跋兴业针对君无欢想要他的命这一点还是看的清清楚楚的。

    百里轻鸿蹙眉,似乎有些不解,“针对君无欢…难道拓跋兴业果真是对自己的徒弟心软下不了手?”思索了好一会儿也没有想明白原因,只得挥挥手让人退下。

    黑衣男子躬身告退,大帐里只剩下百里轻鸿一人。沉思了许久,拓跋兴业方才抬起头来开口道:“来人!”片刻后,另一个身着黑衣的男子应声而入,恭敬地道:“公子。”百里轻鸿问道:“拓跋明珠这两天做什么?”黑衣男子道:“回公子,昭国公主这两日经常出去,似乎与军中的几个将领有所交往。另外,盯着昭国公主的人说,她在收拾东西,似乎打算离开。”

    “离开?”百里轻鸿知道拓跋明珠来者不善,但是对方来了军中这些日子除了是不是在人前表现出他们有多恩爱恶心他以外,并没有做出什么过分的行为。以至于百里轻鸿到现在也没有弄明白拓跋明珠这一趟到底是来做什么的。拓跋罗让拓跋明珠专程跑到军中来,总不会只是为了恶心他吧?现在拓跋明珠要走了,百里轻鸿反倒是越发的不放心了。

    不等他说什么,拓跋明珠已经从外面走了进来。扫了一眼站在一边的黑衣男子,毫不客气地道:“我有事找你。”百里轻鸿点了下头,“什么事?”拓跋明珠道:“我要走了,来跟你说一声。”百里轻鸿神色默然,仿佛毫不在乎,“要走就走。”拓跋明珠冷笑一声道:“我要带走三万兵马。”百里轻鸿神色微变,冷声道:“军中留下的貊族骑兵也不过三万,你要全部带走?总不会是要带走南军吧?”拓跋明珠不屑地冷哼一声,“南军?那群废物能做什么。”

    “不行。”百里轻鸿冷声道,“青州的天启兵马虎视眈眈,拓跋大将军已经带走了十万,你再带走三万人,难道要将抵御天启禁军的事情全部交给南军?”拓跋明珠冷笑一声道:“不管行不行,人我都要带走!”百里轻鸿道:“我才是军中主帅。”拓跋明珠却不在意,抬手亮出了一块令牌,“看清楚了,调动貊族骑兵的虎符。”百里轻鸿神色微变,“摄政王给大将军的虎符,怎么在你手里?”拓跋明珠笑道:“你以为…大将军调兵需要虎符么?只要他愿意,一声令下随时有无数貊族骑兵愿意追随他身后。摄政王的虎符自然不是给他的。现在,我可以带走这些兵马了么?”

    百里轻鸿定定地盯着拓跋明珠,“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拓跋明珠道:“与你无关。”说完转身就要走,身后百里轻鸿冷声道:“如果我不同意了呢?”

    话音未落,那黑衣男子身形一闪已经挡在了拓跋明珠跟前。拓跋明珠转过身来瞪着百里轻鸿满脸怒容,“百里轻鸿,你以为只有你有人么?”她话音未落,大帐外已经传来了一个声音,“公主,您还安好?”百里轻鸿眼眸微沉,是如今被留下的貊族兵马中的最高将领。

    那人见拓跋明珠没有回应,立刻提高了声音,“属下求见百里驸马!”

    拓跋明珠对着百里轻鸿露出一个挑衅地笑容,抬手退开了黑衣男子往外走去。黑衣男子看向百里轻鸿,这一次百里轻鸿却并没有在多说什么只是沉默地看着拓跋明珠走了出去。

    等拓跋明珠出去,黑衣男子方才问道:“公子,现在怎么办?”

    百里轻鸿冷声道:“看来,拓跋兴业果然出事了。”

    黑衣男子一愣,“公子的意思是……”百里轻鸿轻哼一声道:“拓跋明珠带这些兵马,是想要去支援拓跋兴业的。”黑衣男子皱眉,有些不信,“拓跋兴业连神佑公主和君无欢都对付不了?”

    “如果是战场上,自然不一定。”百里轻鸿道:“可惜百里轻鸿舍不得与自己的亲传弟子兵戎相见,想要先对君无欢下手。若是成了…楚卿衣独木难支自然难成气候,天启自然会退兵。但是现在看来…只怕是没成。”君无欢,楚卿衣还有云家那头子也是个深不可测的高手。如果真要拼命,拓跋兴业未必能占上方。黑衣男子道:“若是如此…拓跋兴业伤得只怕比我们想象中的厉害。”

    “启禀公子,神佑公主派人送来密信。”门外,有人低声道。

    “进来。”

    一个黑衣人进来,双手呈上了一份加密的信函又飞快地退下了。百里轻鸿打开信封一目十行地扫过了信上的内容,神色有些变幻不定。

    黑衣男子见状有些不解,“公子,神佑公主说什么?”

    百里轻鸿垂眸道:“拓跋兴业重伤,天启军即将放弃汝城撤回青州。”黑衣男子不解,眼中闪过几分疑惑,百里轻鸿继续道:“萧艨和冯铮即将赶往汝城接应。”黑衣男子眼睛一亮,“公子,那我们正好趁机……”

    百里轻鸿摇头,“萧艨虽然走了,但是江济时和沈淮也不是省油的灯。更何况…既然拓跋兴业重伤,只是撤退的话为何还需要冯铮和萧艨这样的高手同时前往接应?”

    “公子的意思是…神佑公主骗了我们?”

    百里轻鸿扫了他一眼,“不仅拓跋兴业重伤,君无欢只怕也不行了。而且…君无欢一定伤得比拓跋兴业更重。神佑公主想要带着君无欢安全撤离,或者说…想要,杀了拓跋兴业。否则,他为什么要告诉我们这个消息。”虽然百里轻鸿几次想要与楚卿衣合作,但是对方的态度却一直模糊不定。偶尔交换一些消息,但是真的确定说要如何合作,其实都不太信得过对方的。现在神佑公主主动传信给她,显然是表明了神佑公主如今的态度和立场。

    毕竟,拓跋兴业再是楚卿衣的师父,也还是个貊族人。貊族人的立场和天启人,永远都不会是一致地。

    黑衣男子问道:“公子,那咱们怎么办?”

    百里轻鸿垂眸道:“和楚卿衣合作,除掉拓跋兴业!”

    果然,不久之后天启军中就传来萧艨单枪匹马离开了军中的事情。而同时,楚凌也大方的给与了百里轻鸿一个新的消息,之前让人误以为是楚凌接掌兵权而实际上目前为天启军出谋划策的人是西秦摄政王秦殊。

    百里轻鸿亲自去见了一次秦殊,秦殊虽然已经贵为西秦摄政王但外表看来依然温文尔雅,更像是一个世家公子。

    “百里公子,久见了。”秦殊亲手到了一杯茶,含笑看着百里轻鸿笑道。

    百里轻鸿扫了一眼桌上的茶杯,淡淡道:“西秦摄政王好钻营,竟然还能替天启兵马做一回军师幕僚,未免太委屈了。”秦殊悠然笑道:“委屈倒是不至于,毕竟…对西秦来说,天启赢了总也算是一件好事。”

    百里轻鸿问道:“那么西秦摄政王认为,天启赢了对在下算是好事还是坏事?”

    秦殊笑道:“对现在的百里公子来说,只怕无论是天启赢了还是貊族赢了都不算什么坏事。唯独……”秦殊笑了笑,却没有接着说下去。百里轻鸿突然道:“在下刚刚收到消息,君无欢重伤不治。”秦殊一震,却没有回答而是低头喝了一口茶。百里轻鸿也不在意,继续道:“但是,在下却着实有些无法相信。毕竟…长离公子的命、着实是有些太硬了。”

    “百里公子跟在下说这个有什么用处呢?难道百里公子以为,秦某会站在你这边?”秦殊挑眉问道。

    百里轻鸿道:“我只想知道…君无欢到底怎么样了。”

    秦殊含笑摇头道:“不知道。”

    “楚卿衣没有告诉你?”

    秦殊笑道:“百里公子怎么会认为神佑公主会告诉我这种事情?”百里轻鸿道:“我还以为秦公子跟神佑公主交情不错,否则她又怎么会让你接受天启兵马调度?”秦殊轻叹了一声道:“百里公子莫不忘了,如今这军中真正掌权的是沈将军和江将军,他们都是长离公子的属下。就算不说他们…令弟,也还在军中呢。”

    百里轻鸿神色微变,秦殊饶有兴致地打量了他一会儿方才笑道:“开个玩笑,令弟跟萧将军一起离开了。”

    百里轻鸿沉默了看了秦殊好一会儿,一言不发地起身走了。

    秦殊目送他出去,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淡了下去。片刻后,方才端起对面百里轻鸿没有碰过的那杯茶慢悠悠的撒在了地上,“百里公子,好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