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1、强者为王!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大帐中一片寂静,君无欢并没有站起身来。拓跋兴业也没有抢先动手,这两人仿佛是在比试谁的定力更好一般。只是气氛渐渐地凝重起来,那种凝重犹如化为了实质一般,若是此时大帐中还有第三个人说不定会被直接压得趴倒在地上。不知过了多久,不远处桌上的一个茶壶应声炸裂,碎片朝着四周绽开。拓跋兴业神色微变,“都说长离公子身患重病,实力十不存一。如今看来,也不尽然。”

    君无欢淡笑道:“大将军过奖了。比起大将军,还差一些。”

    话音落,两人同时动手。君无欢原本是坐着的,竟然也不比站着的拓跋兴业慢多少。一瞬间原本一坐一站的两个人就已经交起手来,大帐中的陈设也被交手的时候强大的气劲打得四分五裂。

    大帐中这么大的动静自然瞒不过军中的人,不过片刻功夫军中将士就已经将整个打仗团团围住了。正要开口询问,却见大帐顶端两个人冲了出来,在空中激斗起来。

    “啊呀,云师兄,怎么办?!”肖嫣儿着急地扯了扯一边的云行月,君无欢重病并不是掩人耳目的计量,他是真的不能动手啊。

    云行月脸色也有些难看,沉声道:“去叫大伯!”未免君无欢出什么问题,这一次云老头,云师叔还有云行月师兄妹都一起跟着君无欢来了。甚至就连楚凌身边都一个人没有留下,就是为了防备君无欢跟人动手。没想到拓跋兴业竟然悄然潜入军中,提前对君无欢下手了。

    没等肖嫣儿转身去找人,只见一个人影飞掠而出朝着半空中的两个人而去。

    “大师伯!”肖嫣儿大喜,云行月也跟着松了口气,侧首看到漫步走过来的云师叔,“爹,大师伯行不行啊?”云师叔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道:“我怎么知道行不行?总比你我要行。”他这个大哥什么都不行,也就武功还能拿得出手。但是到底打不打得过拓跋兴业,不好说。

    肖嫣儿道:“师父,我……”

    “你闭嘴!”云师叔没好气地道,他怎会不知道肖嫣儿想说什么?但是面对拓跋兴业这种高手,就说现在这样的阵仗肖嫣儿的毒撒过去到底是毒倒拓跋兴业还是直接被扫回来自食其果还真不好说。

    肖嫣儿恹恹地闭了嘴,此时云老头已经插入交手的两人之中,顺便将君无欢给甩了出来。君无欢落到地上,肖嫣儿和云行月连忙上前扶着他。君无欢脚下一算,低头吐了口血。云师叔过来,飞快的点了他几处穴道将一颗药丸塞进他口中,又把了一下脉搏冷声道:“胡闹!”君无欢无奈,拓跋兴业人都到跟前了,他还能跪地求饶不成?

    “老头子不是拓跋兴业的对手。”君无欢站起身来,望着那缠斗中的两人皱眉道。云师叔眉头微皱,“你确定?”君无欢点了点头道:“确定。”

    “那就麻烦了。”云师叔皱眉道。

    君无欢有些无奈地苦笑,“何止是麻烦。”拓跋兴业简直就是一个大麻烦。如果他身体安好,说不定还能有一拼之力,现在却……

    肖嫣儿有些烦躁了,“冯将军不在,萧艨也不在,就连…桓毓公子和祝姐姐都不在……”现在谁还能阻止拓跋兴业?君无欢双眸定定地望着那两个已经落到了地上的人,云老头的实力也是绝顶的,至少比君无欢百里轻鸿这些人还要强上不少。但是跟拓跋兴业比又还要略逊一些。如果再加上一个君无欢这样级别的高手或许能够对付拓跋兴业,可惜现在…在场的高手只有君无欢,还是个病患。

    他们甚至都不敢放箭,这两个人打斗时身形变化太快了。即便是最高明的弓箭手也不敢保证能够正确的射中拓跋兴业而不是误伤云老头。除非万箭齐发把两个人都射成刺猬,这自然是不可能的。

    眼看着云老头渐渐地开始落了下方,却见不远处一朵红云在灯火通明的夜色中飘来。人影刚落地,一道银光就朝着拓跋兴业挥了过去。拓跋兴业微微一怔,侧首让过的同时也让云老头松了口气。

    “阿凌姐姐?!”肖嫣儿惊喜地叫道。

    楚凌手提流月刀站在破了两个洞的大帐顶上,回头朝他们看了一眼。对上她担心的眼神君无欢微微点了下头,楚凌唇边微勾了一下这才转身看向拓跋兴业。云老头落到楚凌身边,喘着粗气道:“小丫头,你可总算来了。再不来老夫可就要糟了。”楚凌笑道,“辛苦前辈了。”

    拓跋兴业望着楚凌,微微皱眉,“你竟然抛下了汝城。”

    楚凌微笑道:“我若不抛下汝城,说不定今晚这大营之中的将领都要被师父屠戮殆尽了。”

    拓跋兴业冷声道:“你可知道…汝城若是再破,城里的天启人会遭遇什么?你既是一军主帅,就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守不住的地方,就不要去碰。反复争夺,受害的只会是天启人。”拓跋兴业显然也知道貊族兵马的脾性,拓跋兴业早年虽然约束自己麾下的将士不可大肆屠戮,但是他也不能管束别人。

    楚凌微笑道:“多谢师父教诲,弟子受教了。”

    拓跋兴业微微眯眼,显然是听出了楚凌的言外之意,“你先前既然选择了守城,现在为何有会出现在这里?”

    楚凌道:“因为我刚刚收到了一些消息,我猜…师父可能不太会赞同。”

    拓跋兴业道:“你说的不错。”

    楚凌道:“既然如此,徒儿请师父一战。”

    “何意?”拓跋兴业问道。

    楚凌笑道:“今晚若师父能赢,自然是按你的意思办。否则…师父觉得你还有多少机会?”

    拓跋兴业道:“你若输了,我要杀了君无欢。”

    楚凌垂眸,“我若输了,自然没有能力再阻拦师父。两军交锋,强者为王,天经地义。”

    “好!”拓跋兴业沉声道,话音刚落他已经一跃而起一刀朝着楚凌劈了过去。云老头微微色变,连忙想要迎上去,“丫头,闪开!”楚凌却并没有闪开,不仅没有闪开她反而直接迎了上去。红色的身影犹如一朵明艳的火焰在夜色中飘摇。只是这朵火焰在拓跋兴业强势的刀气之下却又犹如风中残烛摇曳不定。

    上一次跟拓跋兴业交手还没有多久,但是楚凌却并没有被上一次的失败所震慑。

    遇强越强,楚凌显然就是这种人。因为有了上一次的经验,加上君无欢的提醒和指导,她甚至能比之前更好的应对拓跋兴业了。再加上还有云老头助阵,楚凌的处境倒也没有旁人想象中的那么困难。

    云老头和楚凌之间虽然没有什么默契,但他到底还是一个实力强于楚凌的绝顶高手。两个人就算做不到一加一大于或等于二,但至少总会大于一的。片刻后两人就自动调整了策略,云老头开始正面强攻拓跋兴业,楚凌四处游走寻找机会。这样的策略也并不固定,一旦云老头落下下方,立刻就会转变阵型,由楚凌阻拦拓跋兴业给云老头喘息之机。这样打法说起来有些不要脸面,但是对付拓跋兴业这样的高手却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君师兄,怎么样?”肖嫣儿目不转睛地盯着打斗中的三人,只是她在武功上实在没有什么天赋,看了没一会儿就头晕眼花不敢再看了。君无欢微微蹙眉,道:“只怕还是要差一些,若是两败俱伤……”

    肖嫣儿皱眉道:“两败俱伤不是让百里轻鸿那个不要脸的捡了便宜?”

    君无欢摇摇头没有说话,目光一瞬也不转动地盯着楚凌三人。

    这一战从半夜一直打到了黎明,战场也渐渐的从中军帐前一路打到了大营外面,甚至渐渐地来远离了天启大营。君无欢只让军中将领守住大营,自己带着云行月等人追了出去。云行月其实很想说,拓跋兴业根本不想杀凌姑娘却一定要杀你,你还不如先找个地方躲起来。

    只是看君无欢的神色就知道自己说这个多半是废话,干脆闭口不言跟着君无欢一起追了出去。

    天色渐渐亮了起来,天边亮起了第一抹亮光。

    晨曦下,鏖战了大半夜的三个人脸上都渐渐露出了几分疲惫之色,身上也多了几处伤痕。

    拓跋兴业看了一眼追上来的君无欢等人,对楚凌沉声道:“你让我杀了君无欢,我即刻返回塞外,今生不再入关。”

    楚凌沉默地摇了下头,握了握手中的流月刀,“不行。”

    拓跋兴业冷哼一声,道:“由不得你!”说罢,根本不给楚凌反应的时间,直接弃了楚凌直扑君无欢而去。肖嫣儿和云行月脸色顿变,云行月一咬牙上前一步挡在了君无欢的面前。只是以他的实力,尚且不是拓跋兴业的一合之力。拓跋兴业的内力排山倒海而来,运行也脸色一白咬牙硬撑。身后君无欢一掌拍在他的背心上,一股微寒的气劲从他身上冲过直扑拓跋兴业而去。拓跋兴业咦了一声,撤回掌力,下一刻又是一掌朝他拍了过去。

    这一次云行月却被人挥开,君无欢挺身接下了这一掌。

    “君无欢!”楚凌的流月刀也到了跟前,一道避开了拓跋兴业,伸手扶住君无欢。

    君无欢后退了几步,靠在楚凌跟前摇了摇头微笑道:“不用担心,没事。”话音未落,一缕血丝顺着他的唇角溢出,滴落到了跟前的衣襟上。

    楚凌眼眸微张,“君无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