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09、赌!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拓跋兴业并不是寻常的将领,面对楚凌和君无欢驻守的汝城他也并没有急于进攻,而是直接绕路切到了汝城的北方。这一番操作倒是让不少人有些不解了,但是君无欢却看得分明。

    “拓跋兴业这是想要从北边进攻汝城。”君无欢听着探子传回来的消息,淡定地道。楚凌思索了片刻,瞬间明白了其中缘故,“他是不放心百里轻鸿?”君无欢含笑点头道:“不错,如果他与咱们交手的时候百里轻鸿从后方偷袭,可就大事不妙了。”楚凌撑着下巴叹气道:“如果师父从北边进攻的话,对我们来说可是麻烦不小。”拓跋兴业背后就是北晋这些年经营地最用心的地方,既没有后顾之忧还能有兵马源源不断地补上去,可不就是大麻烦么?

    君无欢点头道:“所以阿凌,咱们得切断拓跋大将军往北的路。”

    楚凌站起身来道:“我去。”君无欢也不阻拦,温声道:“辛苦阿凌了。”楚凌微笑道:“本来就是我该做的事,何谈辛苦。”君无欢轻叹了口气道:“一切小心。”楚凌点头,“我知道。”

    深夜,楚凌率领一支兵马悄无声息地出了汝城直奔拓跋兴业的北上的必经之路而去。跟在楚凌身边的是上官允儒和黄靖轩,三人一路快马加鞭总算在预计的时间在拓跋兴业大军经过之前赶到了预定地点。只是给他们做准备的时间却并不多,很快北晋兵马就出现在了前方道路的尽头。两军相交,立刻就混战成一团。只是看着前方混战楚凌突然察觉到有几分不对劲,“不对!”楚凌沉声道。

    身边的上官允儒闻言侧首,不解地道:“公主,什么不对?”

    楚凌道:“北晋兵马不对,说是十万兵马…你看对面有多少?”上官允儒举目望去,此时天色尚未亮自然看不太清楚。不过也能估算出来,肯定是没有十万之数的,“应该…有两三万吧?”

    楚凌沉声道:“拓跋兴业也没有出现。”上官允儒闻言不由变色,“公主是说,拓跋兴业根本没有经过这里?背上只是一个幌子?”

    楚凌秀眉微皱,“没道理啊,难道他当真那么信任百里轻鸿?”上官允儒道:“公主,如果拓跋兴业率兵攻打汝城……”楚凌道:“不用着急,就算是他亲自攻打汝城,有君无欢在也没那么容易就攻下来。更何况,论兵马也还是我们占上方。”这也是让楚凌觉得奇怪的地方,原本兵马就不够,拓跋兴业为什么还要分兵而行?十万兵马如果一分为二,无论是敢什么都是不够的。

    楚凌想不明白的事情上官允儒自然也想不明白,他忍不住摇了摇头道:“这个…拓跋兴业总不会跑去攻打青州了吧?”毕竟青州和燕州就是一线之隔。如果拓跋兴业假装背上,暗地里却分兵转向攻打青州的话也是说得过去的。上官允儒只是随口一说,楚凌却愣住了。水眸低喃道:“青州…青州、青州距离燕州最近的是那座城?”

    上官允儒道:“好像是尚泽吧?那只是个小城,驻军不过一千人。不过距离尚泽城不远的容关是青州北上的门户,驸马在那里驻扎了两万兵马。现在镇守的是先前信州靖北军的窦央和狄钧两位将军。”楚凌脸色微变,沉声道:“不好!拓跋兴业要攻打的不是汝城而是容关。”上官允儒愣了愣,“拓跋兴业…攻打一个容关做什么?”楚凌道:“若是拓跋兴业十万大军占据了容关,我们要如何回青州?我们如果不回青州,燕州还有上京各地的援兵赶来,被两面夹击的就是我们了。”

    上官允儒这才恍然大悟,“这…公主,我们该怎么办?”

    楚凌深吸了一口气道:“君无欢这会儿只怕也已经想到了,先解决了这里,我们就立刻回去!”

    北晋兵马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解决,即便是没有拓跋兴业的北晋兵马。两万北晋兵马楚凌也一直到当天傍晚方才脱身,等到那么北晋残兵败退之后楚凌也并不追击残兵,而是立刻整顿兵马往汝城的方向赶了回去。

    刚刚回到汝城,楚凌就接到了两个不太好的消息。君无欢亲自率兵赶往容关,被拓跋兴业困在了青州和燕州边境的一处山谷里。另一方面,燕州的貊族援兵也已经到了,距离汝城不过数十里。如今燕州的驻军虽然不算多,却也都是貊族最精锐的兵马。这些兵马即便是在这两年貊族连战连败数损兵折将的时候都没有动过,就是为了护卫上京附近这几个州的土地。天启人攻下汝城,即便是汝城之后燕州边界上一个城池,他们也不可无动于衷。

    如今楚凌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放弃汝城前去营救君无欢,要么死守汝城期望君无欢能从拓跋兴业手中脱身。

    “公主?”上官允儒和黄靖轩齐齐望向楚凌,想要知道她打算怎么办。这个时候,也只有公主殿下自己能够拿主意了。

    楚凌微微闭眼思索了片刻,便豁然睁开眼睛沉声道:“回城!”

    “公主?!”黄靖轩和上官允儒都是一惊,公主这么做就等于是放弃了救援驸马。虽然说他们刚刚夺回汝城就弃城而去不太好,对那些刚刚被救出来的天启百姓更不好。但是那些天启百姓人其实并不多,他们完全可以将人带走或者将人放出城外安置,不一定飞的死守着汝城。

    楚凌道:“君无欢不会有事的,现在还不到放弃汝城的时候。回城,守城!”

    见她决然的模样,黄靖轩和上官允儒对视了一眼,也只得拱手应道:“是,公主!”

    此时的上京,来到上京已经很多日子的段云和黎澹终于第一次见到了拓跋罗。段云和黎澹打量着拓跋罗的同时拓跋罗也在打量着这两人。大厅里一时间有些过于肃穆宁静。良久,拓跋罗方才淡淡道:“没想到沧云城主竟然会派两位前来,当真是青年才俊,难得。”

    段云笑道:“摄政王过奖了,前几日公主殿下命人快马送来一件东西,命我转交给摄政王。”拓跋罗挑眉,“哦?什么东西?”段云道:“自然是摄政王心心念念的东西。”话音未落,拓跋罗神色微变,心中也是一跳,目光定定地盯着段云。段云脸上却没有半点惧意,对身后的侍从做了个手势,侍从便小心翼翼地上前,将手中捧着的一个黑子送到了拓跋罗跟前的桌案上。

    拓跋罗盯着眼前的盒子,目光突然变得狰狞起来。抬手轻抚着那盒子,冷声道:“神佑公主好大的胆子,当真不怕本王杀了两位么?!听说段公子还是神佑公主的表兄?”

    段云笑道:“公主自然知道摄政王是知道大局为重的人,才会让人将此物送还。公主说…沈王殿下是英雄,纵然立场相悖但是公主依然敬重英雄。绝没有丝毫折辱沈王殿下之处。”作为一个曾经上过战场,杀过天启人的北晋将领兼拓跋氏王族,拓跋胤得到的待遇当真是已经不错了。若是换一个拓跋氏的人死在天启人手中,不被挫骨扬灰都是轻的。

    “四弟……”拓跋罗神色黯然。

    一直没有开口的黎澹淡淡道:“摄政王费心派人前去迎接沈王虽然没能顺利完成,但是我们奉公主之命亲自将沈王送回来了。这份诚意…摄政王应当觉得够了吧?”

    拓跋罗冷笑一声道:“诚意?杀死本王四弟的诚意么?”

    “两军交锋,生死自负。”黎澹微微蹙眉道。

    拓跋罗道:“你们公主现在肯与本王和谈,说到底不过是为了驸马的身体不是么?”看着眼前的两人,拓跋罗微微眯眼道:“君无欢的身体撑不下去,所以…神佑公主只能暂时停战。一旦君无欢好了,难道神佑公主还肯继续相安无事么?”

    黎澹道:“这种事,摄政王不是心知肚明么?若不是北晋如今后继乏力,内忧外患,摄政王现在也不会见我们吧?”

    拓跋罗道:“后继乏力?黎公子只怕是想多了。不如咱们试试看,谁能拖到最后。”

    黎澹冷笑一声,毫不客气,“百里轻鸿。”

    拓跋罗脸色一变,半晌没有说话。

    旁边段云轻咳了一声道:“年轻人难免心直口快,摄政王勿怪。不过…黎公子说得也不错,若是你我双方两败俱伤,只怕是…最后让渔翁得利啊。摄政王当真不考虑么?”拓跋罗不大,段云一合手中的折扇笑道:“摄政王,不如咱们赌上一把?”

    拓跋罗问道:“赌什么?”

    段云笑道:“摄政王现在应当是将赌注压在了拓跋大将军的身上吧?咱们就赌…百里轻鸿抄了拓跋大将军后路之前、拓跋大将军无法击败神佑公主和沧云城主。”拓跋罗嘲讽地道:“本王HIA以为段公子要赌的是神佑公主和沧云城能击败大将军呢。”

    段云低眉笑道:“岂敢,大将军名震天下,做晚辈地还是要谦逊一些的。”

    拓跋罗冷笑道:“好,本王跟你赌了!只要君无欢和神佑公主能在大将军手下支撑半个月,本王就答应神佑公主的条件。”

    段云拱手,“多谢。”



    ------题外话------

    为什么大家都不相信我呢,师父父不会死!

    ps:最近大家不要出门呀,好好待在家里注意自己的健康安全。愿这次疫情早日过去,所有人安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