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04、关起来!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楚凌收到百里轻鸿的回信时有些惊讶,看了看信函又打量了一番来送信的人,“百里轻鸿说真的?不会有什么阴谋吧?”之前她和百里轻鸿差点就要达成合作协议了,最后却败在了百里轻鸿无法接受他提出的条件上。其实楚凌觉得自己也没有提出什么过分的条件,但是百里轻鸿显然不这么想。这会儿又突然改变主意,楚凌怎么能不怀疑他别有用心?

    黑衣男子拱手道:“公主尽管放心,我们公子是诚心想要与公主合作的。更何况,拓跋兴业可不仅单单是我们公子的心腹大患,对于公主来说危害不是更大么?如果拓跋兴业重掌兵权……”

    楚凌一挥手道:“行了,本宫知道你的意思。既然百里轻鸿如此有诚意,就照之前的商量办吧?”黑衣男子一愣,原本他还以为要花费不少口舌才能劝说神佑公主同意,没想到神佑公主竟然答应得如此爽快,一时间倒是有些会不过神来了。见他这副表情楚凌轻笑一声,“怎么?还有什么问题?”黑衣男子回过神来,连忙摇头拱手道:“在下这就回去禀告公子,告辞。”楚凌点点头,“随意。”

    待到黑衣男子退了出去,君无欢方才漫步从里间走了出来。楚凌侧首对他道:“看来你猜测的没有错,百里轻鸿果然有麻烦了。”如果不是急于想要解决拓跋兴业,百里轻鸿又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同意他的条件?百里轻鸿可不是一个会随便改变主意的人。君无欢走到楚凌身边坐下,笑道:“百里轻鸿早晚是要对拓跋兴业动手的。但是他独自一人的话,胜算实在是太小了。若是有我们相助,对他来说也算是一件好事。”至于之后怎么办,跟他们做对手总比跟拓跋兴业做对手好。俗话说一力降十会,有时候再多的聪明才智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都毫无用处。

    “阿凌可是担心拓跋兴业?不用担心,百里轻鸿不是冒进之人,没有十足的把握他不会出手的。”但是谨慎有时候也是一个确定,如果是君无欢换在百里轻鸿这个位置上的话绝对不会蹉跎这么多年。楚凌有些无奈地轻叹了口气道:“你说…我们能打得过师父么?”君无欢盘算了一下道:“如果…老头子不出什么纰漏,加上冯铮和萧艨,或许可以拼一拼。”他和南宫御月现在都是半废状态,基本上算不了什么战力。绝顶高手之间的争斗,实力不济卷进去就只能是给人送菜。楚凌道:“还有我。”君无欢摇头道:“那晚拓跋兴业未尽全力,我也无法估计他的实力,但是应该进步不小。即便我现在是全盛之时,只怕也还远不是他的对手。”楚凌有些沮丧地叹了口气,“你说师父怎么这么厉害呢。”君无欢也不得不承认,“确实厉害,我到他那个年纪的时候,只怕他也未必比得上他。”

    资质是一回事,但是能到他们这个地步的高手哪一个不是资质卓绝的?拓跋兴业能成为天下第一高手绝不会紧紧只是因为他的资质而已。悟性,机缘,努力,恒心缺一不可。

    楚凌轻叹了口气,想起这些事情就觉得额边隐隐发疼索性干脆不想了。

    “阿凌姐姐。”门外,肖嫣儿悄声叫道。楚凌抬眼望过去,对她招了招手示意她进来说话。肖嫣儿走进来,看了看君无欢有些犹豫。君无欢道:“有事直说便是。”肖嫣儿道:“南宫御月好几天没有吃饭了,快要饿死了。”楚凌有些意外,“没吃饭?他打算绝食?”肖嫣儿眨了眨眼睛,“好像是这样的,大师伯和师父也没有法子,云师兄又不肯管他,师父让我来问问君师兄和阿凌姐姐有没有什么办法?”楚凌耸耸肩表示自己也没有办法,她有不是心理医生。而且之前几次她试图对南宫御月做心理疏导的结果都不怎么乐观。楚凌觉得自己最好还是不要去做那些超出自己专业以外的事情了。

    君无欢问道:“回来之后就没有吃东西?”肖嫣儿苦着脸点头道:“是啊,不吃药又不吃饭,他身上的伤很重呢,也不许人处理。现在天气还有点热,会坏掉的。”

    楚凌和君无欢对视了一眼,道:“我们去看看吧?”君无欢点头,“确实。”他们救南宫御月回来,可不是为了让他自寻死路的。肖嫣儿松了口气忍不住嘟哝,“没看出来南宫御月这么爱他哥哥呀。之前因为焉陀邑捅了他一刀都疯掉了,这会儿因为焉陀邑死了他也要死。真是奇怪,先前焉陀邑活着的时候他怎么不对他好些呢。”她可是听说过南宫御月对焉陀家做了什么的。即便她没那么聪明也知道,南宫御月做的那些事情要把焉陀家害死了,身为焉陀家家主的焉陀邑自然是首当其冲。

    楚凌点头表示赞同,“确实,我怎么觉得南宫御月最看重的还是焉陀邑,你这个师兄……有点惨啊。”

    君无欢无奈,“阿凌……”楚凌立刻笑道:“好啦,我不说就是了。”君无欢摇摇头道:“焉陀邑…也算是他在这个世上唯一的血脉亲人了。”焉陀氏本家血脉并不繁盛,更多的都是血缘不太近的旁支。焉陀邑和南宫御月的父亲也没有别的庶子。至于那些侄子或者更远的人,在南宫御月眼中根本就什么都不适。

    一行三人走到南宫御月所在的院子时,却看到秦殊正坐在屋檐下跟南宫御月说话。应该说,是秦殊在单方面的跟南宫御月说话,因为一直都是秦殊一个人在说南宫御月根本就不理会他。秦殊堂堂西秦摄政王即便是微服而来,就这么毫无顾忌地坐在屋檐下的石阶上也让人觉得有些怪异。看到他们进来,秦殊站起身来笑道:“你们来了?”

    君无欢看了一眼南宫御月,秦殊有些无奈地摇头道:“南宫公子似乎不太待见在下。”南宫御月何止是不待见秦殊,他根本就不待见任何活物。这个活物同样也包括楚凌和君无欢。

    楚凌对秦殊笑道:“麻烦你特意来开导他。”秦殊摇头笑道:“我倒不是来开导他的,我就是想看看当年的北晋国师现在落魄成什么模样了。”他笑吟吟的模样让人有些不知道他这是开玩笑还是真的。但无论是什么,由温文尔雅的秦公子说出来却都丝毫不会让人觉得反感。楚凌对君无欢使了个眼色,侧首对秦殊道:“秦公子不如出去喝杯茶?”秦殊含笑看了看君无欢,“恭敬不如聪明。”

    两人一前一后出去了,肖嫣儿看看楚凌和秦殊又看看君无欢和南宫御月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自己到底该留下还是跟上去。沉吟了片刻,才连忙转身跟了上去。同时还不忘给君无欢打了个手势让他放心:君师兄你放心,我一定帮你好好收着阿凌姐姐不叫别人觊觎。

    等到院子里就剩下了两人,君无欢轻咳了一声看了看四周还是学着方才秦殊的模样走到屋檐下坐了下来。南宫御月果然是对任何人都不感兴趣,即便是楚凌来了又去,君无欢在他身边坐下也无妨让他有半点动容。他仿佛沉浸在了一个自己的世界里,他不出来谁也进不去。

    君无欢打量了他一会儿,挑眉问道:“真的有这么难过吗?”

    南宫御月不语,君无欢道:“既然难过,为什么不去替他报仇?”

    “还是说…你其实已经后悔了?”

    后悔两个字不知怎么的触动了南宫御月,南宫御月慢慢地扭过头看向君无欢,眼神却是一片幽暗无波,仿佛无边的深渊一般。慢慢的,南宫御月道:“后悔?”好几天没有开口说话,他的声音有些怪异。君无欢挑眉道:“不是后悔了,你现在又是在做什么?阿凌辛辛苦苦救你,你若是自己饿死了,你猜她会不会把你拖去喂狗?”

    “她讨厌我。”南宫御月道。

    “她不该讨厌你?”君无欢挑眉。

    南宫御月眼神阴郁,“所有人都讨厌我!我知道的。”君无欢仔细打量了他一会儿,“是你从来不肯去看那些喜欢你对你好的人。南宫,你已经不是无能为力只能等着母亲拯救的小孩子了,焉陀邑的死还是不能让你长大么?”

    “你不恨我?”南宫御月问道。

    君无欢道:“我不恨你。”

    “为什么?”南宫御月问道。

    君无欢道:“因为…没有必要。”

    “如果我杀了笙笙,你会不会恨我?”南宫御月唇边突然勾起一个狰狞的笑容。只是他的话音才刚落,一只手就捏住了他的脖子。南宫御月苍白的连瞬间涨得通红,他身受重伤一直拖着不肯治疗,又好几天没有吃饭了。这会儿身体比旧病的君无欢还要虚弱,至少君无欢不会把自己饿死。

    君无欢平静地盯着他,淡淡道:“南宫,如果你敢伤害阿凌一根头发,我不会杀你。我会找个地方把你关起来,你这辈子也别想出去。你想试试么?”多少刀剑加身南宫御月也不曾有任何退缩和害怕,君无欢只是轻描淡写地一句话却让南宫御月的身体抖了一下,就连原本涨红的脸色都在瞬间惨白了几分。

    “你还想感受一下,被人关在一个小地方的感觉么?”君无欢轻声问道。

    南宫御月颤抖的越发厉害起来,终于忍不住用力拉开君无欢的手,一扭头倒在一边干呕起来。

    ------题外话------

    亲爱的们,祝大家新年快乐安康,鼠年大吉!过年在家要做好防护,保护好自己和他人的安全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