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03、真相?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回到青州,楚凌将南宫御月扔给了云老头和云师叔就不再理会了转身回自己的院子里去了。她回去的时候君无欢正在书房里批阅折子,听见脚步立刻抬起头来看到她,起身上前道:“阿凌回来了,可有受伤?”

    楚凌摇摇头道:“没事,没打起来了。”

    君无欢道:“老头子自己去就足够了,以他的实力想要救南宫就算是百里轻鸿也未必拦得住。”楚凌无奈笑道:“这不是还有我师父在么?若是撞上了……”老头子自己都不怎么敢夸口说一定能够赢过拓跋兴业,如果真的遇上了可不好脱身。君无欢拉着楚凌走到桌案后坐下,仔细打量了她一番确定没有受伤方才轻轻将她揽入怀中,“辛苦你了。”楚凌笑道:“可不是辛苦了?不过有你替我做这些事情,这一趟还是划算的。”比起出去跟人打几架,楚凌确实是跟讨厌这些繁复的案牍工作的。虽然她也能做的很好,却不代表她喜欢。君无欢显然也知道她这个毛病,平时只要有功夫能处理的事情就替她处理了。对此楚凌也是十分满意,她觉得君无欢是比她更会处理这些麻烦的事情的。

    坐下了喝了口茶,楚凌方才问道:“咱们救了南宫御月,百里轻鸿不会搞什么事吧?”君无欢倒是不甚在意道:“不用担心,他自己也忙得很,没那么多功夫管这些现实。”楚凌还是有些担心,“这可不是什么闲事。”南宫御月还活着,就表示他们随时可以揭穿焉陀邑死亡的真相。虽然他们也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焉陀邑是百里轻鸿所杀,但是以北晋人对百里轻鸿的戒备警惕,只怕对百里轻鸿的影响也不会小。君无欢笑道:“阿凌觉得拓跋罗真的猜不出来到底是谁想要杀焉陀邑么?不用担心,百里轻鸿很快就没空管南宫了,黎澹他们在上京也不是为了混日子的。”

    楚凌想了想,也只得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他的看法。

    南宫御月自从活到青州仿佛又变成了之前的状态,整天独自一人蹲在院子里既不说话也不理人。开始众人也没在意,只有肖嫣儿暗暗腹诽南宫御月是不是又傻掉了,白白浪费她的药。但是只看百里轻鸿的眼神就知道他跟之前失忆的状态并不完全一样,至少记忆方面是没有问题的,他只是单纯的不想理人而已。

    楚凌却难得理会这些,如今她不想看到南宫御月,也没那个功夫。拓跋兴业和百里轻鸿都在青州,她忙着呢。

    另一边的北晋大营正如君无欢的推测,百里轻鸿也不轻松。

    百里轻鸿盯着突然出现的拓跋明珠,冷声道:”你来做什么?”拓跋明珠含笑道:“谨之这是怎么了?我自然是来探望你的。”百里轻鸿微微眯眼,自从两人的关系恶化之后,拓跋明珠就再也不叫她谨之了。而且自从拓跋梁死后,拓跋明珠一直都是一副恨不得离他越远越好的模样,如今突然转性了,百里轻鸿当然不会觉得她又对自己情根深种了。纵然百里轻鸿有自信却还远不到自恋的程度。

    “不需要,立刻回上京去。”百里轻鸿冷声道。

    拓跋明珠微微蹙眉,扫了一眼在场的众人幽幽道:“谨之这是什么意思,我千里迢迢地来看你,你就这样对我么?”说着便垂下了眼眸,眼眶有些微微发红。旁边的北晋将领见状,不由得皱眉。脾气急躁一些地忍不住道:“驸马,公主亲自来探望你乃是一片好心,你这般冷漠未免太过无情了一些。”这些北晋将领其实也看不起拓跋明珠为了一个男人这些年来做出的各种丑态,但是这不代表如今手握重权的百里轻鸿就可以怠慢昭国公主。这会让这些貊族人认为百里轻鸿是如今手里有权势了就看不起他们貊族人了。这才是这些背景将领不能接受的地方,貊族人希望永远对天启人保持强势地位。

    百里轻鸿微微眯眼盯着拓跋明珠,拓跋明珠却仿佛已经完全忘记了先前对百里轻鸿的畏惧,笑道:“谨之这么不想看到我么?几个孩子也很想念你呢,还让我给你带了他们亲笔写的书信。离开上京的时候我还去看了看陛下,谨之不想知道陛下怎么样了么?我还特意带了陛下贴身的小玩意儿来呢,谨之不想看看么,你离开这段时间他又长大了不少呢。”

    百里轻鸿浑身上下的气息越发的冰冷起来,盯着拓跋明珠好一会儿方才微微点头道:“很好,既然公主来了,就留下来多住几天吧。”拓跋明珠欢喜地笑道:“我就知道谨之其实也是想念我的。对了,我还帮摄政王给大将军带了信,谨之先忙着吧,我先去送信。”说完变身便走脚步轻快,倒是真有几分早几年迷恋着百里轻鸿的时候的模样。

    等到众人都退了出去,百里轻鸿方才冷哼一声一挥手不远处的一个架子顿时炸开,木屑四分五裂。站在大帐中一角的黑衣男子看在眼里却并不惊慌,而是低声问道:“公子,您看昭国公主这时候出现在这里,是为了……”百里轻鸿冷笑一声道:“还能是为了什么?你以为她自己能有这个脑子?”黑衣男子皱眉道:“昭国公主投靠了拓跋罗?”

    百里轻鸿默然,对于这个结果他并不觉得震惊。拓跋明珠这样的女人做出什么样的事情他都不会觉得震惊的。她自己没有本事,想要报复他自然只能依靠别人了。被人当成了棋子也不意外。黑衣男子低声道:“公子,那我们……”百里轻鸿道:“你以为她方才提气拓跋兴业是为了什么?是在提醒我,拓跋罗给了找了拓跋兴业做靠山。焉陀邑当着拓跋兴业的面被人给杀了,无论如何拓跋兴业也不会眼睁睁看着她遇险的。”

    “如果公子动手的话……”百里轻鸿和拓跋明珠是夫妻,自然有无数种方法让拓跋明珠死得无声无息。

    百里轻鸿摇了摇头,拓跋胤和焉陀邑接连死在青州,无论如何拓跋明珠都不能再出事了。否则只怕不管有没有证据,拓跋兴业都会当是他做的。想到此处,百里轻鸿皱了皱眉,果然……还是得先解决掉拓跋兴业。

    “传信给神佑公主,我同意她的条件,合作继续。”百里轻鸿垂眸道。

    黑衣男子点头称是,转身准备出去,百里轻鸿皱了皱眉叫住了他,“再让人好好打探一下,君无欢的身体到底怎么样了!”

    “是,公子。”显然君无欢这些年总是要死不死的状态给所有人都留下了极深的心理阴影。

    百里轻鸿点头,“去吧。”

    百里轻鸿的大帐外面不远处,拓跋明珠神色阴沉地看着从里面出来快步离去的黑衣男子,回头对身边的人道:“大将军,这些是冥狱的人?”拓跋兴业点头道:“应当是吧。”冥狱的人轻易不敢招惹拓跋兴业,所以拓跋兴业对他们并不太熟悉。

    拓跋明珠轻哼一声道:“这些背主的狗东西!总有一天要将他们一个个都灭绝了。”

    拓跋兴业看了拓跋明珠一眼摇了摇头,拓跋罗让昭国公主来找百里轻鸿的麻烦,拓跋兴业着实不看好这个计划。昭国公主如果是百里轻鸿的对手的话,就不会父女俩这么多年都被百里轻鸿耍得团团转了。

    拓跋明珠低声问道:“大将军,你当真认为焉陀邑是南宫御月所杀?”

    拓跋兴业微微扬眉,“摄政王说了什么?”拓跋明珠自己显然是没法子想到这些的。

    拓跋明珠有些恼怒,却也不敢当着拓跋兴业的面发作。只得轻哼了一声道:“确实是拓跋罗跟我说得,但是…难道大将军觉得他的猜测不对?”

    “并无证据。”拓跋兴业道。

    “需要什么证据?”拓跋明珠不以为意,看了看拓跋兴业拓跋明珠突然道:“大将军,还请借一步说话。”

    拓跋兴业倒也不拒绝,点了点头带着拓跋明珠走得更远了一些。有拓跋兴业在,自然也没有人会不长眼地跑来偷听他们谈话,“公主请说。”

    拓跋明珠看了看四周,方才深吸了一口气低声道:“大将军,我父皇…我父皇是被百里轻鸿所杀。”

    闻言饶是拓跋兴业眉心也不由得一跳,“公主怎么知道的?”

    拓跋明珠咬牙道:“我亲眼看到的,是他…他亲手割下了父皇的头颅。我听到父皇临死前他说的话了,他拿父皇的头颅跟神佑公主做了交易,父皇的头颅被他送到天启去了。”说到此处,拓跋明珠红着的眼睛也不由的留下了泪水,纵然是再怨怪拓跋梁拓到底也是她的亲生父亲,曾经拓跋梁也是疼爱过他的。

    拓跋明珠含泪道:“大将军,你一定要为我父皇报仇啊。”

    拓跋兴业半晌不语,纵然他跟拓跋梁几乎可以算得上是仇人了,但拓跋兴业也从没有想过一代枭雄竟然是这么死的。被自己的亲女婿割下了脑袋,而这个人头还被拿去跟别人做交易了。

    也不知道,拓跋梁九泉之下又是个什么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