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02.错到底!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楚凌隔着重重雨幕打量着对面的百里轻鸿,这人似乎无论做什么都能让自己显得十分的理直气壮。当然或许在他看来出自己的所作所为也确实是理直气壮的,只是这世上处在他这样的境地还能做到如此逻辑自洽的人着实是不多。就在早几年,百里轻鸿也还是时常陷入矛盾中。但是这两年却很少看到他如此了,百里轻鸿显然已经找到了自己前进的方向,即便是这个方向是世人所无法认同的。

    “你护着他,有什么用处?”百里轻鸿冷声道,“君无欢帮了他这么多年,他还不是一样说害他就害他,可曾有过半分的犹豫?这样的人养在身边,你就不怕么?”

    楚凌神色淡然,“多谢百里公子的担心,我心里有数。”百里轻鸿轻哼一声,“以我对公主的了解,你应当不会还对南宫御月有什么怜悯之心才是。说到底也不过是因为他是君无欢的师弟,是君无欢要保他?君无欢又是为了什么,为了他的师门为了那位老先生?但是,这跟公主有什么关系?公主冒雨前来,冒着危险救一个跟自己无关的人,何必呢?君无欢何德何能值得你如此为他?”

    楚凌忍不住轻叹了口气,“百里公子,你不觉得你的话太多了么?我猜有一句话你肯定没有听过。”

    百里轻鸿一怔,看向楚凌的眼神中带着几分疑惑。楚凌淡定地道:“反派死于话多。”

    百里轻鸿冷笑一声,公子有把握能赢我了么?”

    楚凌摇摇头道:“没有,但是打个两败俱伤总是不成问题的。我身后还有君无欢,还有很多人。百里公子还有什么值得你信任的人么?”

    百里轻鸿的垂眸,“公主说得对,确实是我错了。”

    楚凌有些意外,微微挑眉看向百里轻鸿。百里轻鸿豁然抬眼,盯着楚凌道:“我不该跟你废话!”话音未落,百里轻鸿整个人就再一次闪身扑向了南宫御月。很显然,他今天并不是想要跟楚凌拼个你死我活,只是单纯的想要杀掉南宫御月而已。

    南宫御月此时终于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他朝着百里轻鸿露出了一个满是嘲讽的笑容,然后便转身朝着树林深处走去了,似乎丝毫不担心百里轻鸿要了他的命。百里轻鸿再一次被楚凌拦住了,接二连三被人阻拦,百里轻鸿的耐心终于消耗光了,当下改变了方向一剑刺向了楚凌。楚凌自然也不会客气,两人再次在雨幕中缠斗了起来。

    这一架最后并没有能够分出胜负,毕竟南宫御月都跑了百里轻鸿再跟楚凌拼个你死我活只是白白便宜了别人。最后百里轻鸿只得率先住手,沉默地带着人离开了。

    楚凌等人找到南宫御月的时候,南宫御月独自一人躺在一个小山坳里,已经陷入了半昏迷状态。云老头虽然嘴上唠叨个不停,却还是飞快的将人扛起来带走了。

    楚凌确实不太想管南宫御月,毕竟南宫御月先前确实是害的君无欢差点死了。虽然说南宫御月当时可能只是想要捉弄君无欢并没有想要他的命,但是这种事情无论是因为什么原因身为最亲近的人都是很难原谅的。但是楚凌又不得不救南宫御月,她和君无欢都相信焉陀邑有八成的可能不是南宫御月杀的。以南宫御月与君无欢的关系以及去年君无欢在上京救走南宫御月的事情,这件事如果就这么定死了最后只怕还要栽到他们头上。楚凌是不介意杀几个貊族的将领或者权贵,但是却不想自己替别人顶锅。最后她跟貊族人打得死去活来,让百里轻鸿渔翁得利。若真是如此,楚凌只怕是要气得吐血。

    拓跋罗收到焉陀邑的死讯的时候,险些眼前一黑晕了过去。如今北晋朝堂本就人心不稳,焉陀家主这样的人物这个时候被人杀了,可想而知那些权贵们又要好一番折腾。如果一切顺利,拓跋罗执掌大权十年八年之后可能也会如他的父辈一样考虑削减权贵们的权力和势力。但是他却绝对不会希望焉陀邑在这个时候死去。

    “王爷,你怎么样?”贺兰真扶着拓跋罗的手臂,担心地道。这段时间拓跋罗消瘦了许多。自从拓跋胤的死讯传来,拓跋罗几乎没有好好休息过一天。拓跋罗想要为弟弟报仇,但是身为北晋摄政王他却不能任性妄为。特别是,拓跋胤临死之前还在惦记着他和北晋的未来,拓跋罗自然更加不能肆意妄为了。但是…要让他跟神佑公主讲和,拓跋罗也是做不到的。神佑公主亲手杀了他的弟弟,这样的人要他跟她议和……

    拓跋罗摆摆手,有些疲惫地道:“南宫御月杀了焉陀邑。”贺兰真一愣,“怎么会?宁都郡侯…不是南宫御月的亲哥哥么?”拓跋罗冷笑道:“谁说不是呢,南宫御月怎么下得了手?前几天,6焉陀邑刚刚传信给我,说是神佑公主有意与我们暂时休战。这才几天,焉陀邑就让南宫御月给杀了。”

    贺兰真自然明白他是什么意思,愣了愣道:“王爷怀疑,焉陀邑不是南宫御月所杀?”

    拓跋罗道:“本王怀疑有什么用,天下人都会相信,焉陀邑就是南宫御月所杀的。”贺兰真默然,确实。除了一开始的震惊,她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其实都有几分理所当然。旁人或许下不了手,但是南宫御月那样的人真的会下不了手么?贺兰真不解,“既然如此,王爷为何会认为不是南宫御月?”拓跋罗抬手捏了捏眉心,皱眉道:“或许是直觉吧。”贺兰真犹豫了一下,“王爷认为,跟百里轻鸿有关?”

    拓跋罗道:“难道你不这样认为?”轻哼了一声,拓跋罗微微眯眼道:“素和家那对兄妹最近在做什么?”

    贺兰真道:‘倒是十分安分,素和金莲经常去探望陛下。素和明光倒是一直在府邸中,很少出门。”拓跋罗道:“这兄妹俩也是搅混水的。罢了…传信给昭国公主,告诉她该动手了。”

    “王爷?”贺兰真微惊,看向拓跋罗。拓跋罗伸手安抚地拍了拍她的手背,柔声道:“不用担心,百里轻鸿这个人对我们来说太危险了。”

    贺兰真想了想,“王爷打算接受神佑公主的合作?”

    拓跋罗道:“本王也不知道此举到底对不对。但是…既然焉陀邑和四弟都这么说,那么姑且一试吧。最重要的是,百里轻鸿对我们来说的危险实在是大于神佑公主。”说不定神佑公主还没能够兵临上京,他们就先被百里轻鸿给弄死了。之前南宫御月能杀掉拓跋王室那么多的人,百里轻鸿在其中也是出了大力气的。

    百里轻鸿这个人,拓跋罗不知道该怎么评价他也不想评价。他现在只知道一件事,百里轻鸿这个人太危险了,为了北晋的未来百里轻鸿必须死。

    昭国公主府里,收到贺兰真派人送来的信函拓跋明珠看了一遍之后便随手将信函投入了桌上的灯笼里。灯笼里掠起一道火光,信函立刻被火舌吞噬殆尽。

    自己的儿子当了皇帝,昭国公主这段时间却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安静。既没有仗着儿子是皇帝而飞扬跋扈,更没有意图与摄政王拓跋罗夺权。甚至就连入宫去探望自己的儿子都是极少的,大多数时候都待在公主府里足不出户。上京城里许多人都认为昭国公主这是被去年的那场宫变给吓破了胆子,因此才再也不敢掺和这些事情了。

    拓跋明珠确实是被吓坏了,但是却不是被宫变而是被百里轻鸿。但是,女人的恨意有时候甚至是可以超越恐惧而存在的。最初的时候拓跋明珠还日日为了自己的安危而担忧,在后来渐渐发现百里轻鸿真的没有想要暗害她的意思之后原本被压抑的恨意就渐渐地升腾起来了。

    每每在夜半无人的时候被惊醒过来,拓跋明珠对百里轻鸿的恨意就更深一些。但是她不知道怎么报复百里轻鸿,如今的百里轻鸿已经不是她可以控制得了的了。所以在拓跋罗向她跑来橄榄枝的时候,拓跋明珠甚至没有过多的考虑就接在了手里。

    “公主。”站在书房里的男人恭敬地道:“不知属下回去应当如何回复王妃?”

    拓跋明珠抬眼看他,淡淡道:“告诉摄政王妃,就说…本宫知道该怎么做了。”

    男人眼睛一亮,越发恭敬地拱手道:“如此,有劳公主了。属下这便回去回禀王妃,想必王妃也会十分高兴的。”拓跋明珠微微勾了下唇角,露出一个牵强的笑意。对那人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走了。心中却不由自主地想着,就连拓跋罗那样的人都能有拓跋胤那样的兄弟和贺兰真那样的妻子不离不弃的陪在身边。而她却……

    或许她当年真的做错了,但是…既然已经错了,那何妨就错到底呢!

    她和百里轻鸿之间,终究是需要一个结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