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00、弑兄?(一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南宫御月主动出手,拓跋兴业自然也不会退避,两人便在大营之中的空地上打了起来。这打斗声自然立刻就吸引来了不少军中的将士,不过一会儿工夫,就有人两人团团围住了。百里轻鸿来的略晚一些,看着缠斗中的两人微微皱眉沉声道:“怎么回事?南宫御月怎么会在此?”

    一个将领道:“南宫御月独自潜入军中,被大将军发现了,两人就打了起来。”百里轻鸿看了一眼身后不远处焉陀邑的帐子问道:“宁都郡侯何在?”众人这才想起来,这都打了好一会儿功夫了宁都郡侯竟然还没有出来。立刻就有人跑过去想要看看情况,片刻后里面传来了惊呼声,“不好了?!”

    听到声音的众人立刻回头朝着帐子的方向望去,有几个甚至抛下来看拓跋兴业和南宫御月交手的热闹直接朝着那边冲了过去。同时,之前进入帐子的人已经冲了出来,神色惊恐地叫道:“不好了!南宫御月杀了宁都郡侯!”帐子门口的人朝着里面望去,便看到大帐中焉陀邑正躺在地上生死不知。但是焉陀邑靠头部的位置地上已经流淌出了不少血迹,都是上过战场的人很容易判断出,这样的出血量焉陀邑还活着的几率已经不打了。

    这边的声音并不小,南宫御月和拓跋兴业自然也听到了这话。南宫御月手下一顿,一时不慎就被拓跋兴业一掌拍在了肩膀上。拓跋兴业脸色也是一沉,他确实没有想到南宫御月竟然会杀了焉陀邑。而且…南宫御月出来的时候,里面的人应该还没死才对。拓跋兴业剑眉微皱,打量着对面的南宫御月。

    南宫御月已经回过神来了,他对着拓跋兴业轻哼一声,冷笑道:“看什么??拓跋兴业,你该不会是已经老得动不了吧?”

    拓跋兴业道:“宁都郡侯是你亲兄长,当真是你杀了他?”

    南宫御月笑容冷傲,“是又如何?本座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管了?”拓跋兴业深深地望了南宫御月一眼,没有再说话直接飞身朝着南宫御月扑了过去,显然是打算先将他抓住了再说。

    南宫御月虽然狂傲却还不至于愚蠢找死,他自然知道自己还不是拓跋兴业的对手。这一年多拓跋兴业的实力又进步了不少,而南宫御月却因为种种原因实力反而还不如鼎盛的时候。与拓跋兴业颤抖了一阵之后,南宫御月找了个空隙脱身便往大营外面飘去。南宫御月要走别人自然是拦不住他,不过片刻功夫就消失在了黑夜之中不见了踪影。

    看着南宫御月离去,拓跋兴业方才转身朝着焉陀邑的大帐走去。帐篷里,百里轻鸿和几个貊族将领已经站在里面查看状况了。焉陀邑确实是已经死了,他的额边多了一个血洞,是撞在了帐篷里的一个尖锐的铜器一角,正好撞在了太阳穴的位置,几乎当场就死了。

    “大将军。”看到拓跋兴业进来,众人连忙转身齐声道。

    拓跋兴业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焉陀邑,眼底闪过一丝黯然,“如何?”

    一个貊族将领愤然道:“大将军,这南宫御月的胆子也太大了一些!公然背叛貊族不说屠杀皇室宗亲,如今竟然连亲哥哥都杀!简直…简直就是畜生行径!”如今南宫御月已经不再是北晋国师,焉陀家没有人在护着他,就连太后都已经反悔了塞外,这些人自然也不会再压抑对南宫御月的不满了。而且,今天的事情…焉陀邑一向对南宫御月不差,南宫御月连对他都下得了手,这未免太过分了!

    百里轻鸿看向拓跋兴业,“大将军,南宫御月跑了?”拓跋兴业微微点头道:“百里驸马怎么认为的?”

    百里轻鸿道:“这个么…或许南宫御月并不是真的想要杀宁都郡侯,这或许是个意外?”

    “意外?”拓跋兴业道。百里轻鸿点头道:“南宫御月实力超群,他若是要杀宁都郡侯,只怕连半点反抗都不会让宁都郡侯有。但是…以在下只见,这更像是个意外。只怕是南宫御月和宁都郡侯起了什么争执,南宫御月这才失手杀了宁都郡侯地。”

    “这么说,百里驸马认为确实是南宫御月杀了宁都郡侯?”拓跋兴业问道。

    百里轻鸿状似不解,“难道大将军还有别的什么看法?”

    “南宫御月出去的时候,大帐里的人应当还活着,活着应该说,南宫御月出去的时候,大帐中还有一个活人。”拓跋兴业沉声道。百里轻鸿蹙眉道:“大将军的意思是,凶手另有其人?”一个将领道:“也有可能南宫御月出去的时候已经重伤了宁都郡侯,等他出门之后宁都郡侯还活着呢。”

    百里轻鸿道:“不管是怎么样,宁都郡侯之死总是要给朝廷和摄政王一个交代地。既然大将军有此疑惑,那就让人查查吧。另外,还是要派人追捕南宫御月。毕竟,到底发生了什么没有人比南宫御月更加清楚了。

    南宫御月再一次被北晋人通缉的消息几乎是和焉陀邑的死讯同时传到青州的。此时的楚凌刚刚和秦殊达成了协议,听到这个书房里的三人都不由得怔了一怔。好一会儿楚凌方才道:“南宫御月杀了…焉陀邑?”

    传信的黑衣男子恭声道:“回公主,我们得到的消息真是如此,南宫御月如今真被貊族人和南军四处追杀。另外,南宫御月之前跟拓跋兴业一战应该是受了不少内伤,只怕情况不太妙。”

    楚凌点了点头示意男子先退下,方才看向君无欢将刚才地话又问了一遍,“南宫御月杀了焉陀邑?”

    君无欢微微蹙眉道:“这里面只怕是有什么误会。”秦殊有些惊讶,“长离公子认为,南宫御月不会傻焉陀邑?”南宫御月秦殊自然是认识的,早年在上京就听说过南宫国师的狂妄疯癫之名,听说这两年好像是疯的跟厉害了。之前焉陀邑在上京捅了他一刀,南宫御月想要杀了焉陀邑报仇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吧?

    君无欢道:“确实不太像是南宫会做的事情。”

    楚凌蹙眉道:“不是南宫御月做的?”

    君无欢摇头,“他若是想要杀焉陀邑,焉陀邑这会儿坟头的草都能有一人高了。怎么会等到现在?而且,阿凌你不觉得焉陀邑这个时候突然死了,时间有些太过微妙了么?”楚凌思索着没有说话,君无欢也不催她,好一会儿才听到楚凌沉声道:“百里轻鸿。”

    君无欢轻叹了口气道:“恐怕是。”

    “百里轻鸿知道我们的计划了?”楚凌皱眉有些不确定,他们的计划周密而且隐秘,除非她身边非常亲近的如祝摇红桓毓这些人是百里轻鸿的探子,否则百里轻鸿应该不会知道才是。君无欢道:“防范于未然,而且对于百里轻鸿来说,焉陀邑本身就是他的对手和敌人。如果有机会,不管是为了什么原因他都是要铲除焉陀邑的。”

    焉陀邑代表着北晋的权贵和功勋之臣,与如今百里轻鸿手中渐渐聚集起来的都不是一路人。南宫御月手里这些人想要登堂入室掌握朝堂权势财富,那么必然是要从旧有的权贵鬼手中剥离出一部分来分给他们的。以焉陀氏为首的貊族权贵不会答应,但是百里轻鸿手下的那些人也不可能永远安于现状。

    所以,就算没有这件事,焉陀邑和百里轻鸿之间的矛盾早晚还是要爆发的。

    只是他们也没有想到,百里轻鸿一出手竟然就直接要了焉陀邑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