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97、西秦来客(二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昨晚的一场师徒切磋并没有引发更多的后果,第二天所有人都仿佛遗忘了那一场切磋一般,无论是天启人还是焉陀邑等人都没有在提过。只是第二天早上焉陀邑再次出现在楚凌的书房里的时候,楚凌的脸色还有些苍白。这一次拓跋兴业并没有跟着焉陀邑一起来,桓毓祝摇红等人同样也没有出现。书房里只有两人对坐,倒是显得格外安静冷清。

    “公主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可是身体不适?”焉陀邑明知故问,楚凌也不隐瞒,笑道:“没什么,昨晚跟大将军切磋了一会儿,让焉陀家主见笑了。”

    焉陀邑微微眯眼,楚凌的坦诚从容倒是显得他有些无礼了。

    “公主不过双十之龄,这样的实力普天之下谁敢笑公主?”焉陀邑道。

    楚凌含笑谢过,靠着椅背道:“焉陀家主可是想明白,打算答应本宫的条件了?”焉陀邑垂眸道:“公主说笑了,倒是在下有另外一些条件想要跟公主谈谈,不知公主以为如何?”楚凌挑眉,连焉陀邑想要谈什么条件都没问,只问道:“焉陀家主做得了主么?”

    焉陀邑笑道:“这就要看条件谈得怎么样了,公主想必也应该明白,百里驸马并不是一个好的合作着。”

    楚凌嫣然一笑,“焉陀家主说得是。”

    焉陀邑一行人在青州停留了整整四天才离开,只是焉陀邑并没有顺利拿到拓跋胤的遗骸,临走的时候脸色也是十分难看。这些消息自然也飞快的传到了百里轻鸿的耳朵里,对于焉陀邑的铩羽而归,百里轻鸿虽然不至于幸灾乐祸,但也绝不会跟焉陀邑一起同仇敌忾。毕竟无论从哪方面来说,百里轻鸿也并不想再看到拓跋胤,哪怕只是遗骸。

    听着焉陀邑神色阴郁地发泄着对楚凌的怒火,百里轻鸿显得有些漫不经心。先是楚凌将焉陀邑一行人扣留在青州城中,之后又提出几位苛刻的要求交换拓跋胤的遗骸。焉陀邑几次试图跟楚凌谈判最后都以失败告终。若不是有拓跋兴业随行,焉陀邑还能不能活着离开青州城都不好说。对于焉陀邑的愤怒,百里轻鸿表现的十分平淡。

    “拓跋大将军怎么说?”等到焉陀邑终于停了下来,百里轻鸿方才出声问道。

    焉陀邑轻哼了一声,表情又片刻的扭曲,“神佑公主可是大将军的亲传弟子,大将军和神佑公主打了一架,看起来对神佑公主很满意。”百里轻鸿微微挑眉,有些怀疑地看向焉陀邑。拓跋兴业对神佑公主这个弟子满意他是相信地,但是说拓跋兴业完全不顾北晋百里轻鸿却不怎么相信。

    焉陀邑叹了口气,有些烦躁地道:“大将军当年跟先皇有约定,只会为先皇效力二十年。早在三年前,二十年之期就已经到了。所以去年大将军才会走得那么干脆,他早就已经有了退意了。”

    百里轻鸿微微点头,“宁都郡侯现在打算怎么办?”焉陀邑道:“先命人传信给摄政王,看摄政王有什么打算吧。毕竟…我的任务是带回沈王的遗骸,但是……神佑公主所提地条件,却不是我能够做得了主地。”百里轻鸿心中暗道,“神佑公主的提的那种条件,只怕无论是谁也都是做不了主的,包括拓跋罗。

    对此,百里轻鸿自然是满意的。神佑公主和拓跋罗谈崩了,对他只是有利无害。只是,拓跋兴业真的如焉陀邑所说的一般只想当个闲云野鹤么?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又为什么还要出现在青州?难道真的只是为了看一看神佑公主这个弟子如今到底成长到了什么地步了?

    送走了焉陀邑,难得可以稍微喘一口气的楚凌便拉着身体略好一些了的君无欢出门逛逛了。对此,云师叔也也是十分赞同的。君无欢如今虽然身体虚弱不能轻易动武,但是整天呆在院子里不出门身体又怎么能好呢?君无欢又不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姑娘。

    天启兵马刚刚夺下青州城还不算久,但是如今青州城却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只是城中的貊族人少了很多,街上几乎已经看不到貊族人的身影了。要知道,若是在从前整个地方稍具规模的城池,可是到处都是貊族人的身影出没。

    两人携手漫步走在街上,街上熙熙攘攘的行人让人觉得格外的安宁平静。仿佛这不是刚刚被夺回来地城池,距离不算远的地方还在打着仗,青州只是太平盛世下一个最普通的城池一般。

    一边走,楚凌一边侧首看身边的君无欢。

    “阿凌,怎么了?”君无欢轻声笑道。

    楚凌道:“如果累了就告诉我。”君无欢轻笑了一声,道:“阿凌放心,我不会逞强的。而且,我现在也没有那么虚弱。”云师叔能放他出门,就证明他目前真的不需要整天躺在房间里静养。楚凌自然也知道,她不止一次跟云师叔和云行月肖嫣儿讨论过君无欢的病情。按照云师叔的说法,君无欢如今的情况还算稳定。只要不跟人动手,不再出什么意外,坚持到年底应该不成问题。

    “我知道。”楚凌笑道,“但还是有点担心。”

    “这次吓到阿凌了么?”君无欢问道,虽然没有聊过这个问题,但是君无欢也知道自己昏迷这段时间阿凌绝对不会好过。就如同知道阿凌除了事之后他的感觉一般无二。楚凌也不隐瞒,认真地点了点头,“是啊,真的吓到我了。”

    君无欢眼中泛起几分歉疚,“抱歉,以后我不会再让阿凌担心了。”

    楚凌含笑点头表示相信她,但是心里却知道只要君无欢的身体一日不能康复,他们只怕就一日免不了担心了。

    “前面好像很热闹,过去看看吧。”君无欢拉着楚凌朝着前方喧闹的街头走过去。

    前面的接头围着不少人似乎都在看热闹一般,人群中间传来了骂声,还有女子哀求的声音。楚凌和君无欢对视了一眼,他们都听出来了,那女子说得虽然是天启话,却带着几分生硬,显然不是中原人。

    两人走进了一些,仗着身高果然看到了被人围在中间的几个人。一对年轻男女有些狼狈的搀扶着对方,女子满脸哀求男子却是满脸愤怒。那男子是个天启人那女子却明显是个貊族人。正指着他们怒骂厮打的几个人都是天启人,其中一个男子与那天启男子相貌有几分相似,显然是他的家人。旁边围观的人们也在暗中议论纷纷对着那对青年青年男女指指点点。

    “大婶,这是出什么事了?”楚凌低声问旁边的一个妇人。那妇人正兴致勃勃地与人议论着,听到楚凌问话甚至连看都没有看他们一眼就道:“还能有什么事儿?不就是王家的人要赶走他们家的媳妇儿嘛?”

    楚凌微微挑眉,“那对年轻人是夫妻?”

    “可不是?这两口子倒一直恩爱,那王家小媳妇儿也一直安安分分的,不像那些貊族蛮子喜欢欺负人。这几年下来,咱们这些街坊领居倒是有些羡慕起王家了。王家之前还到处夸自家媳妇儿懂事,如今倒是要将人赶走了,就连人家生得孩子也不肯要了。”

    “这是为何?”楚凌问道。

    “还能为什么?如今貊族人被打跑了,听说又是咱们天启人做主了。还不是怕上头追究呗。”

    楚凌疑惑道:“好像没听说过上头要追究这些事情啊。”

    那妇人终于看了楚凌一眼,见两人容貌出众不由愣了愣。很快又一副看不懂事的小姑娘的眼神看着楚凌道:“姑娘这是不常出门吧?这种事情怎么能等上头追究?那不就来不及了么?虽然这王家有些翻脸无情,但是总比到时候连累全家强吧?”

    楚凌道:“其实…只要没有作奸犯科,上面未必会追究这种事情吧?”

    妇人摆摆手,不以为然,“这可说不好,姑娘真的这么好看,不是本地人?幸好你现在来,若是从前来这青州,可不得了。”楚凌笑了笑,没有答话只是谢过了那妇人拉着君无欢退出了人群。

    人群中,那王家几口依然在围攻那对年轻男女,甚至动起手来了。那年轻人却始终不肯放开那貊族女子,将她牢牢地护在身边。于是他的家人越发的愤怒起来,一边骂着一边将棍棒往两人身上招呼。最后那青年只能表示自己愿意带着妻子离开青州,再也不回来了。之后自然又是一阵闹腾,楚凌和君无欢却没有再看而是进了不远处的茶楼坐下喝茶休息。

    看着楚凌有些漫不经心地模样,君无欢将一杯茶放在她面前,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白水方才问道:“阿凌还在想方才的事情?”

    楚凌微微点头道:“这种事情,应该不少吧?”

    君无欢点头道:“是不少,这是必然的。”貊族入主中原毕竟已经快二十年了,几乎可以算是一代人的时间。这期间即便是天启人处在被欺压的境地,而且两族通婚也几乎是被禁止的。但是私底下这样的事情肯定不少。上层的人还有人管束,民间特别是一些偏僻的地方无论是什么样的禁令都难免有疏漏。因此这些年,貊族人和天启人结合的并不在少数。虽然有不少是强买强卖,但是两情相悦的也不在少数。

    更不用说那些两族所生之子,不管他们的父母是怎么结合地。这些两族混血的孩子都是真实存在的,以后这些必然也会越发的激烈。

    楚凌蹙眉道:“你怎么看?”

    君无欢笑道:“顺其自然。”

    楚凌挑眉,“顺其自然?”

    “不然还能如何?”君无欢道:“方才那家人,也不能说他们做得不对。固然他们的出发点是为了自身的自私又翻脸无情,但是对于大多数天启人来说他们只会觉得大快人心。天启人被貊族人欺压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可以扬眉吐气了,如何能不仇恨那些貊族人?纵然那女子果然十分无辜,又有谁会在乎?就算是官府,只怕也无法替那对年轻夫妇做主。”

    楚凌轻叹了口气,“你说得对,我倒也不是可怜那对年轻夫妇,乱世之中比他们可怜的人多了。只是这样的事情如果太多的话,将来只怕会造成祸患。”仇恨就如同滚雪球一般,只会越滚越大。那些两族混血所生的孩子大的如果也已经十多岁了。如果这件事不处理好,这些人一直被天启人所排斥地话,将来只怕会给天启留下一个巨大的隐患。

    君无欢道:“这些事情就不是你我需要操心的了,阿凌…被想的太多。你应该比我跟明白,这世上没有万世不灭的天下。就算是你我竭尽所能匡扶天启江山,终有一天也许是你我身后的某一个时间,这个天下还是会再一次崩溃的。”

    楚凌握着茶杯,道:“我知道,我只希望这一天晚一些来。如今天启和北晋这一场争锋还不知道何时才能够停歇,我实在不想乱世尚未平息又平地生波。”

    君无欢道:“不会的,阿凌不用担心。”

    楚凌含笑点头,两个有着血海深仇的民族之间的矛盾,也不是她一时半刻就能够解决地。君无欢说得对,她在这里纠结也无用,“希望那对年轻人可以找个容得下他们的地方好好生活吧。”

    君无欢但笑不语。

    “启禀公主,府衙中有客到了。”一个侍卫匆匆上楼来,恭敬地道。

    楚凌和君无欢对视了一眼,“有客到?什么人。”一时间楚凌还真想不明白这个时候会有什么人来做客。

    侍卫双手送上了一份帖子,楚凌打开顿时诧异不已,抬头看向君无欢。君无欢挑眉道:“什么人让阿凌如此惊诧?”

    楚凌皱眉道:“是秦殊。”秦殊如今可是西秦摄政王,怎么会有功夫跑到青州来?

    君无欢倒不算意外,拉着楚凌站起身来笑道:“原来是西秦摄政王,那倒是要回去迎接一二了。阿凌,咱们回去吧。”

    “你知道他来做什么的?”楚凌问道。

    君无欢笑道:“应该算是略知一二吧。”

    为什么我这个整天忙着忙那的人不知道,你一个刚刚醒过来没多久整天养病的人却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