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93、议和?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北晋大营中的中军大帐里一片让人窒息的沉默,大帐中此时只坐了两个人……拓跋兴业和百里轻鸿。百里轻鸿打量着眼前的拓跋兴业皱了皱眉半晌没有说话,拓跋兴业素来都不是一个喜欢装腔作势的人,只喝了一口茶便放下了茶杯道:“冒然前来,给驸马添麻烦了。”

    百里轻鸿垂眸道:“大将军言重了,在下绝无此意。只是……不知大将军为何会在这里?”

    拓安兴业道:“来渐渐我那弟子。”

    百里轻鸿有些诧异地抬眼看向拓跋兴业,他以为拓跋兴业应该会避免叹气神佑公主的。毕竟虽然真实原因大家心知肚明,但是表面上拓跋兴业当初被拓跋梁找麻烦最大的原因就是神佑公主这个弟子。堂堂北晋大将军,竟然亲手为北晋培养出了一个大敌,别说是在拓跋梁在位的时候,就算是现在也足够让人诟病了。拓跋兴业如此直爽,倒是让百里轻鸿有些不明白他到底想要做什么了。

    手指轻轻摩挲了一下,百里轻鸿问道:“大将军在此,摄政王知道么?”

    拓跋兴业摇了摇头道:“不知,不过来之前老夫让人送了一封信回上京,想必很快就能知道了。”

    百里轻鸿沉默了片刻,方才道:“大将军,请恕在下不解。”

    拓跋兴业打量着百里轻鸿,笑道:“这天下,最让人难解的应该是百里驸马吧?”百里轻鸿神色端凝地盯着拓跋兴业,却没有从拓跋兴业眼中看到丝毫的杀意,“老夫离开上京之后的事情,这一路上我也听说了不少。百里驸马…可有想过,将来会如何?”

    百里轻鸿道:“大将军何意?”

    拓跋兴业道:“北晋和天启的仇恨,不可调和。这天下…总有一天会角逐出一个真正的王者。不是貊族就是天启,但绝不可能是站在中间的那个人。百里驸马真的认为你控制了南军,就可以进而控制整个北晋么?”

    百里轻鸿垂眸道:“在下并无此意,大将军多虑了呃。”

    拓跋兴业朗声一笑,“有或没有,百里驸马心里清楚。但是…老夫希望百里驸马能明白一件事,你的筹码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多,而北晋现在,也没有你以为的那么弱。”

    百里轻鸿道:“多谢大将军教诲。大将军既然说是来见神佑公主的,那么不知来军中又所为何事?”这一句大将军却带了几分奇怪的意味,显然是在提醒拓跋兴业他现在已经不是北晋的大将军了。

    这一段百里轻鸿也不得不庆幸,如果拓跋兴业先去了上京从拓跋罗手中拿到了授予兵权的文书,那么多百里轻鸿来说绝对是一件相当不利的事情。现在拓跋兴业自己一个人来了,就算他的威望再高,手里没有兵符和印玺到底还是差了一些的。

    拓跋兴业毫不留情,“百里驸马不必提醒老夫,老夫此来也没有要北晋兵权的意思。如今…老夫不过是一介布衣,闲云野鹤罢了。”

    百里轻鸿眼神冷凝,话语也少了几分客气,“既然是闲云野鹤,大将军为何不在关外逍遥自在潜心武道?”

    拓跋兴业看着他摇了摇头,起身往外走去。

    百里轻鸿盯着拓跋兴业出去的背影,强忍着没有出声喊出“站住”二字。只是定定地盯着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口。

    “公子。”片刻后,一个黑衣男子快步走了进来,百里轻鸿并不意外问道:“拓跋兴业去哪儿了?”黑衣男子道:“出去了,公子咱们要不要让人跟上去?”百里轻鸿道:“凭你们的实力,跟上去不过是送死,不必了。”

    黑衣男子看了看百里轻鸿,小心问道:“难道我们什么都不做?”拓跋兴业积威深重,即便是他真的什么都不做,只是存在就足以让他们感觉到莫大的眼里了。

    百里轻鸿垂眸思索了片刻道:“派人传信给神佑公主,告诉她…她等的人来了。”

    黑衣男子一愣,“神佑公主?”

    百里轻鸿道:“现在最担心拓跋兴业的不是我们,而是神佑公主。”

    “神佑公主和拓跋兴业可是师徒。”黑衣男子皱眉道,当年在上京拓跋兴业对这个徒弟有多重视上京只怕没有人不知道。神佑公主当真能对拓跋兴业下得了手?

    百里轻鸿道:“师徒又如何?神佑公主还能不顾天启那么多人的身家性命去成全她的师徒情谊?就算她肯,拓跋兴业肯么?”

    “公子说的是。”黑衣男子点头道。

    百里轻鸿道:“去吧,尽快将消息传给楚卿衣。”

    “是,公主。”

    百里轻鸿的消息自然不会慢,楚凌几乎是同时收到了百里轻鸿和天启自己的探子传来的消息的。坐在床边看着手中的信函,楚凌忍不住叹了口气。君无欢伸手取过她手中的信函问道:“拓跋兴业来了?”楚凌苦笑一声,示意他看信函地内容。

    君无欢飞快地扫完了两封信随手放倒了床上道:“百里轻鸿倒是警觉,竟然会先一步找你合作。”楚凌沉默,心中暗道还是不要告诉君无欢百里轻鸿到底找她来合作什么了。可惜君无欢显然比她想象的更加敏锐,微微挑眉看着楚凌道:“百里轻鸿不可能只是为了除掉拓跋兴业,他还说了什么?”

    楚凌问道:“你确定要听?”

    君无欢轻哼一声道:“觉得我活不了多久了,才来找你合作的?”

    楚凌笑道:“你不生气?”

    “阿凌又看不上他。”君无欢道,楚凌诧异,“你怎么知道我看不上他?说起来百里轻鸿那皮相其实也还成。”君无欢摇摇头道:“阿凌的眼光断不至于如此差劲。”楚凌不解,“怎么就差劲了?”

    君无欢道:“跟北晋昭国公主的眼光一样,还不叫差劲?”

    楚凌顿时哭笑不得。君无欢轻哼一声,拉着楚凌的手一边把玩着一边道:“百里轻鸿这人…这些年折腾下来,阴谋是够了却独独缺少阳谋。他这是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了,担心他,还不如担心一下秦殊。”

    楚凌微微挑眉,“怎么说?”

    君无欢笑道:“百里轻鸿虽然出身世家,早年确实个霁月风光的少年武将,是什么样子…阿凌虽然没见过,但是应当也能想想一下吧?”楚凌点点头道:“大概是…有点像冯思北和韩天宁,但是要比这两个更加耀眼数倍吧。如果…君家没有什么变故,应当跟你差不多吧?”君无欢原本就出身将门,看他建立沧云军的天赋,如果君家不灭,长离公子应当也是跟百里轻鸿一般耀眼的天启少年名将。说不得就能号称个天启双壁什么的。

    “差不多吧。”君无欢笑道,“但是天启兵败之后,百里轻鸿一来没有机会,二来大约也觉得战场上那一套没什么用处。这些年都在用心钻研那些勾心斗角的东西。他能在拓跋梁身故之后那么快掌握局势就能看得出来,这些年没少在拓跋梁身边花费心思。只是……夺权,和掌权是两回事。就算没有拓跋兴业,一般情况下百里轻鸿也未必就一定能赢过拓跋罗。之前不过是拓跋罗被他突如其来打得有些措手不及罢了。”

    “还有你没少帮忙。”楚凌斜了他一眼道。

    君无欢有些无奈地苦笑道:“最开始我可没想到百里轻鸿有这样的野心。”其实百里轻鸿也未必一开始就有这样的野心,毕竟他们暗中合作了不少年头了。人总是会变得,但是君无欢坚决不会承认是自己养大了百里轻鸿的野心。

    “百里轻鸿现在掌握了南军,一时半刻拓跋罗拿他没办法。这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其实是因为有天启的威胁。如果没有我们的威胁,拓跋罗想要对付百里轻鸿有的是法子。”

    楚凌皱眉问道:“如果你是拓跋罗,你会如何做?”

    君无欢道:“先和天启议和,腾出手来杀了百里轻鸿再说。一个国家不需要两个当家作主的人,一直军队跟不需要两种生意。特别是在如今这个乱世。”

    楚凌道:“你认为拓跋罗会选择议和?”

    君无欢摇头,“现在不会,现在拓跋罗因为拓跋胤的死心中怨气正盛,而且还将赌注压在了拓跋兴业的身上。如果拓跋兴业能一举替他压制百里轻鸿又能挫败我们的话,他为什么还要议和?”

    楚凌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道:“所以,我们还是得先打败师父?”

    君无欢抬手轻抚了一下她脸颊边上有些凌乱的发丝笑道:“拓跋大将军,注定了是阿凌你需要越过去的一座大山。早一些遇到比晚一些好。”

    楚凌点点头道:“我知道,只是…”

    有些头疼地靠着君无欢,楚凌脑海里一团纷乱。

    道理她都懂,但人类也不是靠道理就能够存活下去地生物。

    看她疼痛的样,君无欢有些心疼地安慰道:“阿凌若是不想面对拓跋兴业,这些事情就交给我来处理吧。”楚凌皱眉,“那怎么行?你现在这副模样……我师父一根手指头都能把你戳倒吧?”君无欢无奈,“也没有那么虚弱,阿凌不相信我么?”楚凌摇摇头道:“你老实待着吧,我心里有数。”

    君无欢握着她的手道:“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告诉我,我们一起想办法。”

    楚凌点了点头俨然一笑,“我知道,你放心。”

    “你就是太要强了,我才不放心。”君无欢道。

    楚凌翻了个白眼,“至少我没有把自己弄得惨兮兮地趴在床上起不来吧?”

    “……”身体不好怪我么?

    门外的院子里,云师叔和云行月肖嫣儿三人坐在石桌边上翻看医书。听到里面传来楚凌愉悦地笑声不由纷纷回头看向门口。云行月不满地道:“我们为了他的小命辛辛苦苦片刻不敢放松,他倒是还有心情逗美人一笑。”

    云师叔冷飕飕地扫了他一眼道:“你倒是有本事带一个美人回来啊。”

    云行月神色顿时一僵,飞快地瞥了肖嫣儿一眼。却见肖嫣儿正低头认真的看书,仿佛根本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云行月悄悄地叹了口气,耸了耸肩。行吧,他没本事可以了吧?

    其实肖嫣儿和萧艨的事情云行月早就知道了,只是时间实在是各种事情乱成一堆肖嫣儿和萧艨也都没有再提这件事,云行月自然也乐得假装不知道。

    倒不是他对肖嫣儿还有什么想法,都这几年了还有什么想不开的呢。只要嫣儿开心就好了!想到此处,云行月又看了看肖嫣儿心中默默盘算着,回头还是找个机会好好跟嫣儿聊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