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89、不在了!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百里轻鸿看着楚凌,淡笑道:“贸然来访,还请公主见谅。”

    楚凌冷笑一声,问道:“本宫若是不见谅,又如何?”百里轻鸿微微挑眉,依然站在屋檐下低头俯视着下方的楚凌,道:“公主这般模样,看来是心情不太好。”楚凌同样回之以一声冷笑,“百里驸马看起来心情倒是不错,拓跋胤死了看来真的让你非常高兴了?”

    百里轻鸿也不生气,道:“还要多谢公主。”

    两人说话间,院外也传来了动静,不过片刻间几个人影闪动,云行月,肖嫣儿,祝摇红都出现在了墙头上。肖嫣儿落到楚凌身边,警惕地盯着百里轻鸿道:“百里轻鸿,你想干什么?”百里轻鸿并不将肖嫣儿看在眼里,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对握着兵器的祝摇红道:“瑶妃娘娘多虑了,在下来是有事情要与公主相商,并没有冒犯之意。”

    祝摇红微微眯眼道:“瑶妃之称不过是过眼云烟,百里驸马还是称呼我为祝将军比较好。”

    百里轻鸿也不在意,只是微微点头,“祝将军说的是。”如今掌握了军中大权的百里轻鸿并没有变得更加锋利高傲,相反的似乎更加温和了几分。倒是更有了几分人们想象之中百里家那样的百年书香世家的长子嫡孙的风范。只可惜在场的人都知道,眼前的人绝不可能是个什么霁月风光的世家公子。

    楚凌道:“百里驸马深夜驾临,有什么事情尽管说罢。”

    百里轻鸿道:“公主确定要我在这里说?”

    楚凌道:“如果是之前的事情,就不用说了。或者说,百里驸马专程来这一趟其实并不是想要跟本宫谈什么条件,只是单纯想要挑拨离间的?”百里轻鸿摇头道:“我是真心想要跟公主合作的。”

    “说说看。”

    百里轻鸿摇头,“私下谈。”

    楚凌思索了片刻,到底还是答应了百里轻鸿的要求。带着百里轻鸿进了书房,两人一直谈了将近一个时辰才从书房里出来,等在外面的众人立刻就迎了上来,“公主。”

    “阿凌姐姐。”

    楚凌对众人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百里轻鸿看着楚凌笑道:“虽然公主坚持不肯答应我的条件让人很是遗憾,不过依然还是期待与公主合作愉快。另外……如果公主改变主意了的话,在下也随时欢迎。”楚凌淡然道:“合作愉快。”

    百里轻鸿来得快走得也十分爽快,仿佛就真的只是单纯的为了来跟楚凌谈合作一般。见他的身影消失在夜色里,云行月三人还有些会不过神来,纷纷看向楚凌。楚凌微微偏着头对三人挑了挑眉,“怎么?”

    云行月皱眉道:“百里轻鸿说…合作愉快?凌姑娘打算跟他合作?”

    楚凌微微一笑道:“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我们自然也可以跟百里轻鸿合作。”

    “但是……”云行月有些担心地道。

    倒是祝摇红先一步恍悟了什么,“公主,是出了什么事吗?”

    楚凌道:“也没有什么大事,不过…如果估计的不错的话,拓跋兴业要来了。”

    闻言,三人都是一惊。

    拓跋兴业确实是无论放在什么地方都足以让绝大多数人吓一跳的名字,云行月有些惊诧,“拓跋兴业?他不是已经回关外去了么?”楚凌道:“回关外去了,自然也还可以回来。”只要拓跋兴业还活着,这世上的所有事情总是会有变数的。而已楚凌对拓跋兴业的了解,只要他还活着,就不可能真的对貊族的事情置之不理。所以,拓跋兴业回来是早晚的事情。

    这也是为什么百里轻鸿不顾她之前的拒绝再一次找上门来的原因。拓跋胤的死只会加速拓跋兴业回来的时间,百里轻鸿大约是真的没有想到拓跋胤会这么容易就是了。同样的,他也是真的没有做好拓跋兴业回来的准备。

    祝摇红皱眉道:“公主,如果拓跋兴业真的回来,我们……”

    楚凌摇摇头道:“不用担心,不会有事的。”

    看到楚凌淡定地模样,其他人也不由得镇定了下来。

    楚凌看向云行月道:“本来打算明天跟你说,不过现在既然在这里就直接跟你说了吧。明天一早你带着君无欢出发,去西域。”云行月皱眉道:“那怎么行?”楚凌问道:“君无欢不能移动?”

    云行月摇摇头道:“那倒不是,但是如果我们走了……”

    “你们不走,留在这里又能有什么用处?”楚凌淡淡问道。

    云行月顿时哑然,其实他也不知道他们留在这里有什么用处。但是不知为什么总觉得留下比不留下更好一些。更何况,“我们现在也根本无法确定我爹的具体位置,万一路上错过了,岂不是更加麻烦?”

    楚凌显然早就想过这个问题了,道:“路上会有人随时联系你们的,不必担心。到时候云老先生跟你们一起走,路上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云行月终于想明白哪里不对了,“不行!师伯留下来可以帮你对付拓跋兴业。”

    楚凌有些无奈地苦笑,“云公子,你真的觉得云老先生能帮我对付拓跋兴业么?那位老先生…真的靠谱过么?若真的将他算成了一个可用的战力,只怕我才是找死吧?”如果到时候云老先生在给他脱线一次,只怕不只是她要死整个天启兵马都要全军覆没了。

    “这……”虽然是自己的大伯,但是云行月却说不出来任何反驳的话。因为这位老先生真的几乎没有怎么靠谱过,身为他的家人云行月觉得自己大概早就习惯了所以不以为然,老头子偶尔靠谱一次都要感恩戴德。却全然忘记了,他习惯了外人可不一定能习惯。

    迟疑了一下,云行月道:“不管怎么说…目前你手下的人也没有能对付拓跋兴业的,大伯…好歹算是能与拓跋兴业旗鼓相当的高手吧?”

    楚凌道:“云公子,打仗不是纯粹靠武力取胜的。”

    “……”但是,就连行军布阵调兵遣将你也不一定是拓跋兴业的对手啊。

    肖嫣儿看着楚凌皱眉道:“阿凌姐姐,你是担心君师兄在这里有危险么?”楚凌伸手揉了揉她的头顶道:“也算是一个原因。”肖嫣儿道:“但是,君师兄现在启程去西域,危险反而更大一些吧?就算有师伯随行保护,如果有人知道了消息,说不定会派人追杀我们。就比如…那个百里轻鸿。”她虽然对勾心斗角的事情不太懂,但是直觉却是惊人。明显的更感觉到那个百里轻鸿对君无欢有杀意,虽然她并不太清楚具体是因为什么。

    云行月微微松了口气,也连忙道:“君无欢如今昏迷不醒地状态,虽然说不是完全不能够移动但是不确定的因素实在是太多了。我的意见最好还是设法让他恢复了神智在启程前往西域。既然已经传信给我爹了,何不等到我爹回来再说?反正现在距离年底也还有一段时间,就算现在去只怕也未必能有什么用处。”

    楚凌微微皱眉,似乎在思考云行月和肖嫣儿的话。祝摇红思索了片刻,也还是道:“公主,有云老先生看护即便是在青州城城主想必也不会有什么意外的。否则…离开了青州岂不是更加危险?毕竟青州除了云老先生还有我们。若是此时离开……”

    肖嫣儿道:“阿凌姐姐,万一拓跋兴业直接去路上拦截我们呢?”

    “……”楚凌低头思索了良久,最终也只能扶额叹了口气道:“是我想得太多有些头晕了,这件事回头再说吧。时间不早了,你们先回去休息。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肖嫣儿点点头,“嗯,阿凌姐姐也早点休息。”

    “好。”

    拓跋胤的死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天下,但是天启和北晋对于这个消息的态度却是既然不同的。天启上下自然是举国欢庆,张灯结彩欢欣鼓舞,人们纷纷大呼公主千岁,神佑公主手刃北晋沈王的事情在天启不知道被编撰成了多少传奇话本在坊间流传着。有夸张的传的神乎其神,几乎就要将楚凌夸成能上天入地的天女下凡了。

    还有人想起永嘉帝为公主殿下赐封号神佑,当真是名副其实。可不是天神庇佑天启么?民间更是隐隐有人传来神佑公主乃是天上神女降世云云。

    这些年,神佑公主的名声威望在天启民间越发的高涨,而这一次踩着拓跋胤的肩头几乎打到了最高峰。

    另一边的上京皇城,收到这个消息的拓跋罗却是几乎吐出了一口鲜血,“楚、卿、衣!”拓跋罗紧紧抓着手中刚刚收到的密信,眼睛通红神情狰狞。书房里的一干众人都纷纷低下了头不敢说话。

    自从前些日子收到拓跋胤的那份信函,拓跋罗心中隐约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却没有想到这种预感这么快就成了真了。他的四弟…真的没了。

    拓跋罗对拓跋胤这个弟弟的感情无疑是相当深厚的,不仅是因为这些年拓跋胤毫无野心的始终站在他身后支持他,也不仅是因为他们一母同胞所生,更是因为拓跋胤几乎是拓跋罗一手照顾长大的。就算是自己的嫡长子,拓跋罗只怕也没有花费过那么多的心力。少年时的感情总是最真挚的,无论是友情,爱情还是亲情。

    “王爷,节哀。”众人看着拓跋罗通红的双眼,连忙齐声道。

    拓跋罗一只手狠狠拍在桌案上,冷声道:“百里轻鸿到底在干什么?四弟为什么会死在楚卿衣的手里?!”

    一个官员出列道:“回王爷,前两日前方军中来报,百里轻鸿率军夺回了两城,正在青州东部与萧艨,江济时部对峙。”

    百里轻鸿在东部,而拓跋胤却死在了青州的南边,也就是说…百里轻鸿接掌兵权之后根本就没有去跟拓跋胤汇合,而是直接就朝着萧艨和江济时进宫了。但是人家打赢了,而且还夺回了在貊族人手中丢失的两座城池,当时貊族官员虽然颇有微词却也只是略提了两句没有多说两句。或许也是因为,谁也没有真的认为沈王会在这一战中战死。

    就算百里轻鸿不停调遣,只要他能打胜仗之后总能收拾地。至于沈王那边,自然还能掉别的地方兵马前往支援,未必需要百里轻鸿。然而…支援的兵马还没到达,沈王却已经死了。

    这不仅是对拓跋罗的沉重打击,也是对整个北晋和貊族王室的沉重打击。本就已经血脉凋敝的拓跋氏又少了一个人。

    “启禀王爷,齐王回来了,在殿外求见!”门外,侍卫恭敬地禀告道。

    拓跋罗眼神一闪,连忙道:“快让他进来!”

    不一会儿功夫,拓跋赞便一声风尘仆仆地走了进来,“臣弟见过王兄!”拓跋赞干脆利落的一拜,脸上还带着几分风霜之色,却也意外的显得稳重成熟了许多。

    拓跋罗问道:“阿赞,见到大将军了么?”

    拓跋赞点了点头道:“见到了。”

    书房里众人不由哗然,拓跋罗扫了众人一眼问道:“大将军怎么说?什么时候回来?”拓跋赞看了众人一眼,方才摇了摇头道:“臣弟不知。”拓跋罗心中一震,“怎么?大将军不肯回来?”

    拓跋赞道:“大将军看了四哥写给他的信,只说知道了。”

    “四弟还写信给了大将军?”拓跋罗皱眉问道。

    拓跋赞点了点头,“前些天突然收到的信,大将军似乎也是听说我有四哥的信才现身的。”

    众人都沉默了起来,知道了这个说法实在是太含糊了。谁也不明白大将军这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真的是对北晋朝廷太失望了,不愿意再插手战事?或者是因为大将军不忍心与天启神佑公主师徒战场上兵戎相见?无论是哪一种,显然都不是他们希望看到的。

    “齐王殿下…没有劝一劝大将军么?大将军深明大义,或许……”

    拓跋赞斜了一眼说话的人冷笑道:“劝一劝?拓跋大将军那样的高手,能见到也得他愿意见你才行,大人想劝也要他能听。”

    “……”确实,如果大将军转身甩手就走,你就是能说得天花乱坠他不肯听也没什么用。更何况…齐王跟大将军之间…有人忍不住暗暗怀疑,摄政王派齐王去找大将军是不是个正确的选择。

    拓跋赞却不管这些,看着拓跋罗道:“大哥,四哥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他的那封信……”

    拓跋罗沉默不语,拓跋赞跺了跺脚道:“大哥,你让我去青州吧。不管大将军会不会回来,我去看看四哥!”拓跋胤的那封信虽然不是写给他的,但是拓跋赞看了却总觉得眼皮直跳。

    拓跋罗抬起头来,定定地望着拓跋赞,声音有些嘶哑,“不用去了,你四哥…已经不在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