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88、胆子不小?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楚凌有些茫然地站在空旷地原野中看着地上躺着的拓跋胤,一时间有些不知道是该松了一口气还是该感到一丝悲哀。拓跋胤这个北晋拓跋王室的最强助力终于死了,以后无论是北晋皇室还是拓跋罗都会失去极其重要的支柱,这才是楚凌一定要杀了拓跋胤的原因。

    至于拓跋胤临死前所说的拓跋兴业的问题,楚凌反倒是看得浅淡了一些。拓跋兴业跟拓跋胤是不一样的,拓跋胤只要存在就是拓跋罗最坚强也最可靠的助力,拓跋兴业却不然。即便是拓跋兴业自己没有什么别的想法,却不代表拓跋罗或者其他人也没有。否则在北晋先皇驾崩之后,拓跋梁是怎么在那么短短的时间里就将拓跋兴业给逐出朝堂的?

    只是,想起拓跋胤临死前地那一句多谢,楚凌的心情一时间也还是有些复杂。或许在拓跋胤的眼中,这样活着其实本身也是一种痛苦。只是他的身份和身上背负的责任让他不能轻易求死,如今这般倒也算得上是求仁得仁了。

    但是……“你说…她会愿意见本王么?”

    还是不会吧。楚凌取出拓跋胤给她的那个有些很是陈旧的荷包轻轻摩挲着。她或许早已经开始了新的人生,即便是没有或许也并不想要见到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人了。因为能让她牵挂的那些人都早已经跟她相会了吧?

    “公主!”上官允儒带着人策马而来,看到躺在地上的拓跋胤还是不由得一愣,“北晋沈王?”楚凌收起了荷包,微微点头道:“替沈王收殓吧。”

    上官允儒强压下心中的惊骇,小心翼翼地问道:“公主,沈王的尸体……”

    楚凌想了想,道:“就地火化带回青州,派人传信给拓跋罗,让他派人来取他弟弟的遗骸。”上官允儒有些迟疑,“公主,这样会不会激怒拓跋罗”楚凌不以为然,淡定地道:“现在还管什么激怒不激怒?更何况,我若是将拓跋胤五马分尸千刀万剐,那才算是要故意激怒拓跋罗。”

    “……”其实我也想要问,公主你为何对拓跋胤如此客气。鉴于你当初对那位倒霉的北晋丞相的所作所为来说。

    楚凌回头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道:“毕竟也算是一代名将,死者为大,收殓吧。”

    “是,公主。”

    “前方交战如何了?”楚凌问道。

    上官允儒拱手道:“北晋先头部队已经退入了芜城范围,芜城附近那一支貊族兵马似乎也有蠢蠢欲动地迹象。不过见我们没有追上去,对方也没有动手。”楚凌点点头道:“知道了,回吧。”

    上官允儒连忙问道:“公主,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围攻芜城么?”

    楚凌冷笑一声道:“攻什么芜城?芜城三面绝境貊族人爱干嘛干嘛,让人堵住出口即可,传令给冯铮,掉头迎战百里轻鸿!”

    “那芜城的貊族人……”上官允儒问道。

    楚凌道:“很快润州和信州兵马会北上接替,不用管他们。只要他们不攻打青州,有本事就去翻西南群山吧。”上官允儒立刻闭嘴,就凭那点兵马就算真的翻过了西南群山想要进宫润州或者信州也是远远不够的。

    楚凌翻身上了方便的人让出来的马儿,居高临下地道:“现在我们的麻烦是百里轻鸿…”和拓跋兴业。

    楚凌相信拓跋胤说得是真的,她也了解自己的师父。拓跋兴业绝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北晋败落而不出手,所以…跟拖把兴业对上是迟早的事情了。

    百里轻鸿军中

    一个人急匆匆地走进了大帐,正在翻看着卷宗地百里轻鸿抬起头来问道:“什么事这么着急?”黑衣男子脸上的神色有些凝重,低声道:“启禀公子,大事!沈王死了。”百里轻鸿微微一愣,“死了?”

    黑衣男子点了点头道:“刚刚传来的消息,前日傍晚,沈王死在了神佑公主手中。”

    百里轻鸿剑眉微蹙,低声轻喃道:“死了?怎么会这么快就……”他确实是故意不去救拓跋胤的,但是他也确实没有想到拓跋胤竟然会真的是在楚卿衣的手中,而且还是这么快,“说说看当时的情况。”虽然拓跋胤应当也不至于和楚卿衣联手糊弄他,但这样的消息即便是百里轻鸿也依然感觉到几分不真实的感觉。

    百里轻鸿毫无疑问是恨拓跋胤的,但是这份恨意其实跟灵犀公主的关系并不算大。如果一定要说的话也只是因为拓跋胤对灵犀公主的霸占让身为灵犀公主曾经的未婚夫的百里轻鸿的脸面很不好看。基于男人的自尊恨是必然地,但是却并不太多。毕竟那时候百里轻鸿自己都不能保全了,哪里还能顾得上灵犀公主?

    真正让百里轻鸿恨拓跋胤的是他的处境和身份甚至是拓跋胤的性情。

    同样时名扬天下的少年名将,同样时赫赫扬扬的天之骄子。拓跋胤和百里轻鸿的路却截然不同。拓跋胤是北晋大皇后嫡子,大皇子的同胞兄弟。即便是他因为灵犀公主的事情忤逆君上,有大皇子作保他依然可以死不认错坚持自己所要坚持的,依然能够手握重兵征战沙场。他甚至完全不用理会那些勾心斗角地事情,因为他对权力毫无兴趣,他有个能力强大对他信任有加的兄长,也能够保证他不会陷入任何的权利争斗中成为牺牲品。可以说…拓跋胤是整个上京,甚至全天下最遵从本心光明正大的人了。身在这个乱世,任何人都有不得已要面对的事情。而拓跋胤这辈子最苦恼的事情大概也只有一个灵犀公主而已。

    这份淡泊,洒脱,从容足以让天下任何一个身陷在权力纠葛中的人羡慕嫉妒。

    毕竟,擅长勾心斗角,阴谋诡计的人,不代表他本身也喜欢自己是个阴险狡诈的小人。

    阴影中的污秽总是会怨恨阳光的。

    百里轻鸿曾经想过有一天会亲手杀了拓跋胤,但是现在他知道了他永远都不会再有这个机会了。

    “……沈王留下了断后,与神佑公主决战之时死于神佑公主手中。”黑衣男子恭敬地禀告道。百里轻鸿皱眉道:“拓跋胤活的不耐烦了么?他为什么要留下断后?又为什么要跟神佑公主决战?”拓跋胤那样身份地位的人,如果想要活下去总是有一千种办法活下去的。现在拓跋胤死了,那就只能说明他自己不想活了。

    黑衣男子显然也很是疑惑,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明白。

    百里轻鸿轻哼了一声,问道:“北晋兵马退入了芜城?先前君无欢在青州的布防尚未完成,拓跋胤先一步抢占了布防地疏漏,倒是可以再守一些时候。”黑衣男子点头称是,问道:“公子,我们是否要救援芜城的兵马?”

    百里轻鸿冷笑一声道:“先前拓跋胤还在的不是不救,现在人都死了再去救还有什么意义?就算去了,貊族人也不会领情的。”黑衣男子低头思索了一下,好像也是这个道理,“那我们接下来如何做?”百里轻鸿修长的手指飞快的敲击着桌面,道:“这就要看神佑公主接下来想要做什么了,是继续围攻芜城还是……”

    对于上次跟神佑公主没有谈拢的事情百里轻鸿多少还是有些遗憾的,他不太明白神佑公主为什么要拒绝他的条件。难道真的是因为君无欢?他们在青州的探子传来消息,君无欢的情况可不容乐观,到了这个时候楚卿衣还不肯放弃么?果然…无论再怎么厉害的女人遇到感情的事情终究还是还昏了头的。

    “传信回来的人途中听说冯铮的兵马似乎没有再往芜城前进的意思。”黑衣男子沉声道,“只怕是要掉头来对付我们。”百里轻鸿点点头道:“我知道了,你先退下吧。”黑衣男子也不多言,恭敬地一拱手,“属下告退。”

    很快大帐中便只剩下了百里轻鸿一人,百里轻鸿独自一人撑着额头低眉思索着什么。良久方才轻叹了口气,抬手从桌上倒了一杯茶端起来,平静地倾倒在了跟前的地上,眼神淡漠地道:“走好。”

    楚凌回到青州府衙,祝摇红等人立刻就迎了上来。

    楚凌扫了一眼堵在门口的众人,有些无语地道:“你们这是做什么?”众人齐声笑道:“恭贺公主凯旋啊!”

    祝摇红笑道:“公主亲自诛杀北晋沈王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青州,咱们自然要来迎接过公主的大驾啊。”楚凌摇了摇头,对众人道:“都去做自己的事情吧。”北晋沈王死了,对于天启人来说毕竟是天大的好事,虽然楚凌表现的略显平淡但是众人还是说笑了好一会儿方才渐渐告退。等到门口只剩下了祝摇红云行月等人,楚凌方才问道:“君无欢怎么样了?”

    云行月皱眉道:“还是没行,如今拖得太长了只怕……”

    楚凌问道:“云先生有消息了么?”

    云行月摇头,“我爹还没有消息传来,大师伯这些天也每天运功为他保持体内真气运转,但是……”云行月没有再说下去,但是只看他的神色就知道效果只怕是不仅如此人意。

    楚凌抬手揉了揉眉心,道:“罢了,这件事让我再想想。”云行月有些不解,不太明白她需要再想想什么。不过看楚凌一脸疲惫也没有再细说的意思,当下也不再多问。

    “对了,南宫御月不是说要去杀拓跋胤么?有没有看到他人?”云行月问道。

    楚凌摇了摇头,她这两天忙得不行哪里有功夫去考虑南宫御月的事情。云行月无奈,“这家伙也太不靠谱了,也不知道这会儿跑到哪里去了。罢了,他不再这里我们还能少操些心。”楚凌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她现在是真的不关心南宫御月的事情了。只要南宫御月不在她面前晃悠就行了,至于别的等以后再说吧。

    众人也知道楚凌这几天很是辛苦,当下也不再多说什么纷纷催着她回去休息。如今君无欢昏迷不醒,管事原本是替楚凌安排了一间相邻的房间休息地,不过楚凌却并没有住进去,而是依然跟君无欢住在同一个房间里。

    她确实是个很独立也很坚定的人,但是这些年过去依然还是不经意的养成了一些依赖君无欢的习惯。并不需要君无欢替她做什么,有时候只是这个人存在就足以让她觉得安心。

    梳洗一番换了身衣服,楚凌方才走到床边坐下。靠着君无欢显得越发苍白的脸色楚凌抬手握住了他微凉的手。

    “君无欢,拓跋胤死了。”

    自然不会有人回答她,房间里一片寂静。楚凌也并不在意,只是慵懒地靠着床头一只手握着君无欢的手低声道:“我想要杀了拓跋胤已经很久了,现在他终于死了我却一点儿也没有感觉到高兴。我甚至都不知道到底是不是我杀了他,或许他自己…本来就已经不想活了,只是选择了死在我的手里而已。”

    “拓跋胤那样的人,我其实不太懂。他本该是天之骄子,真正的貊族英雄。只是因为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女人,大概也没有过几天舒服的日子。但是…我又很难同情他,毕竟、拂衣姐姐的悲剧至少有一半也算是他造成的。他选择让我杀了他,大概是想要我告诉他拂衣姐姐不恨他,可惜…我说不出来。怎么可能不恨呢?我若是经历过那样的事情,自然是要恨的那人亡国灭种,断子绝孙才肯罢休的。”

    “其实跟他比起来,百里轻鸿那种人说不定反倒是会好过一些。你觉得呢?”楚凌轻声笑道。

    楚凌俯身,伸出一只手轻抚着他沉睡的容颜。楚凌忍不住轻叹了口气,道:“你说,咱们这么些年一直聚少离多,要不是你这张脸,我说不定真的不要你啊。”说着忍不住用手指轻轻戳了戳他的面容,白皙的肤色瞬间就被留下了几个红印。楚凌眨了眨眼睛,顿时有些心虚起来连忙又伸手想要抚去那红印,可惜太过苍白的肤色上那几抹红也显得格外醒目。

    楚凌无奈,只得低头在他额上轻点了一下,“好吧,我开玩笑的。其实我这些年还挺开心的,毕竟…大概除了长离公子这世上也没有几个人消瘦得起我这样的女人了。我是不是没有跟你说过我以前的事情,现在给你个机会可以告诉你,你自己听不到不能怪我啊。我跟你说,其实我……”

    深夜,幽暗的房间里楚凌依然坐在床头低垂着头不知何时已经睡了过去。因为知道公主要休息,天黑之后早就被叮嘱过的侍女并没有进来点灯。因此整个房间里黑漆漆的几乎伸手不见五指。

    床上,君无欢平静地躺着,他的一只手依然被楚凌握在掌心。

    整个院子里也是静悄悄的一片,只能听到远处隐约传来巡逻的脚步声和夏夜里的蝉鸣声。

    幽暗的房间里,楚凌猛然抬起头来。眼睛在幽暗的光线中显得格外明亮而凌厉。

    “嗖!”一道暗器射穿了屏风和外面的门射向了外面的院子里,“何方高人,竟然来了何必鬼鬼祟祟?何不现身一见?”楚凌沉声道。

    片刻后,院外传来了低沉地声音,“冒然来访,唯恐冒犯了公主。不如还是请公主出来一见?”熟悉的声音,楚凌甚至不觉得太过意外。坐起身来,楚凌轻轻将君无欢的手放开,拉过被子给他盖好方才站起身来。

    门外的人仿佛长了透视眼一般,轻笑一声道:“公主果然跟驸马鹣鲽情深,即便是如此辛劳也不忘照顾驸马体贴入微。”

    楚凌轻哼一声,房间里一抹火光乍现,闪动了一下方才慢慢稳定了下来,原本幽暗的房间顿时一片明亮。

    楚凌越过了屏风走到门口,伸手推开了关闭的房门,果然看到对面房顶上一个穿着灰白色依然地挺拔身形成当面而立。来人高高在上地俯视着院子里的一切,看到楚凌眼神微动了一下道:“神佑公主,又见面了。”

    楚凌淡然道:“百里轻鸿,你胆子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