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87、死得其所!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公主,貊族人掉头了。”上官允儒跟在楚凌身边,低声道。楚凌微微挑眉,对此并不觉得惊讶,“看到拓跋胤了么?”上官允儒点头道:“拓跋胤领兵的。”说到此,上官允儒也顿了一下有些疑惑地道:“拓跋胤怎么会留下来断后?”一般这种断后的事情自然有麾下的将领去做,不到万不得已或者是势在必得鲜少有主帅亲自留下断后地。

    楚凌微笑道:“自然是拓跋胤想要翻盘不玩儿了。”

    上官允儒无语,虽然跟着公主好几年了,但是有时候他还是不太能习惯公主殿下说话的方式。稍微思索了一下,上官允儒方才道:“公主的意思是拓跋胤想要跟咱们拼死一战?为什么?”

    楚凌道:“没有为什么,记住一件事情。”

    上官允儒拱手,恭敬地道:“公主请吩咐。”

    楚凌道:“不管发生什么事情,绝不能让拓跋胤走脱。”虽然楚凌觉得这个命令的意义不大,既然拓跋胤选择了调转马头断后,想必也已经做好了最后的抉择了。

    上官允儒确实精神一振,恭声道:“是,公主!”

    不过片刻功夫,双方兵马就都已经看到了对方的前锋,也不用号令双方都毫不犹豫地冲向了对方。一场大战再一次在空旷的原野中展开。

    楚凌这一次也丝毫没有留情的意思,毫不犹豫地直接纵马冲向了拓跋胤所在的地方。神佑军地精锐跟在楚凌身后,犹如一支离弦的意见竟然硬生生将前方的貊族兵马撕开了一条口子。貊族兵马自然也知道楚凌想要做什么却并没有乱了阵脚反身回援,事实上他们也抽不出功夫回来。跟着楚凌的神佑军是刚刚从宁州回来的,之前天启和沧云军随着君无欢席卷三州的时候他们在宁州寻找楚凌没能赶上,如今公主回来了,他们稍作休整之后正是精力和士气都最旺盛的时候。此时面对貊族兵马也是气势如虹,毫无退避之意。

    楚凌很快就看到了拓跋胤,拓跋胤依然如往常一般背脊笔挺地坐在马背上,看到朝着自己从来地楚凌也并没有赶到惊讶。跟前的护卫和兵马纷纷挡在了他的身前,想要拦住神佑军,“王爷,还请暂时退避。”

    “不必了。”拓跋胤沉声道,双目紧紧地盯着楚凌道:“放她过来。”

    “可是……”旁边的护卫不赞同地道。他们虽然不知道王爷的情况但是这些日子拓跋胤一直都没有出手,他们这些跟在身边的人多少还是猜出来了王爷如今身体状况只怕是有些堪忧。

    拓跋胤冷声道:“放她过来,有些事情总是要解决的。”说罢,拓跋胤一提缰绳也跟着朝前方冲了过去。楚凌一刀挥开了冲向自己的貊族人,方才看到对面朝着自己而来的拓跋胤脸上露出一丝惊讶之色。自从上次之别之后,也还没过多少时间两人再次见面,这一次却谁都没有废话直接便是兵戎相见。

    两匹骏马擦肩而过地瞬间一刀一剑也重重地撞击到了一起,火光四溅。楚凌握了握手下微麻的手,目光落到了拓跋胤的背上笑道:“看来沈王上次的上还没有好啊。”拓跋胤淡淡道:“多谢公主惦记,还好。”

    “是么?”楚凌一笑,左手在马背上一拍整个人便一跃而起扑向了拓跋胤,拓跋胤依然坐在马背上提剑与楚凌缠斗。楚凌身在空中虽然无处借力却胜在灵活,围着拓跋胤的战马四处出击,拓跋胤却始终牢牢地坐在马背上一动不动。若不是他的实力着实强横,换一个寻常武将身上都不知道被捅出了多少个窟窿了。

    楚凌落在地上,轻弹了一下手中的流月刀,抬头望着马背上的拓跋胤笑道:“沈王,何不下来一战?”拓跋胤不应,反而换了一个话题,“公主明知道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何还会上当?”

    楚凌笑道:“因为,对于本宫来说…自然还是沈王更重要一些。”

    “所以?”

    楚凌道:“所以,即便是一千个人告诉本宫沈王要死了,没有亲眼看到沈王咽气,本宫还是不放心的。”

    拓跋胤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摇了摇头道:“公主未免太高看本王了,本王虽然贵为北晋亲王,这么多年却一事无成,实在不值得公主如此高看。”楚凌道:“沈王太谦虚了,有时候人的成绩与能力无关与际遇有关。本宫要就是要保证沈王殿下绝对没有任何能够功成名就的际遇啊。如果沈王功成名就,对天启来说实在是个灭顶的威胁。”

    拓跋胤皱眉道:“我以为,公主更应该关注百里轻鸿。”

    楚凌嫣然一笑,“说到这个…在我来青州之前,百里轻鸿来找过我。沈王想不想知道,他跟我说了什么?”

    拓跋胤微微蹙眉道:“可以想象。”

    楚凌点头道:“所以,沈王应该知道我为何不将百里轻鸿看在眼里了?这世上,野心勃勃的卑劣小人固然可怕,但是…真正能让敌人警惕戒备的、还是沈王殿下这样的一心为公的豪杰。”

    拓跋胤沉默了良久,方才道:“公主谬赞了,在公主面前天下男儿谁敢自称豪杰。至于百里轻鸿…卑劣小人,倒也算不上。”

    楚凌有些意外,“沈王竟然会为百里轻鸿说话?”

    拓跋胤摇了摇头,道:“拓跋胤此生算得顺遂,也依然还是走到如今这样的地步。百里轻鸿…不说也罢。公主可还记得我之前说的是?”楚凌点了点头,她自然记得。拓跋胤抬手,一个东西射向了楚凌。楚凌伸手接住确实一个有些陈旧的荷包。只看上面的花纹就知道必然是天启皇室所有,对此楚凌倒是也不觉得意外。楚拂衣跟着拓跋胤好几年,拓跋胤手中有几件天启皇室的东西更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拓跋胤道:“具体的地址在这里,如果我死了,就劳烦公主了。当然…如果公主死了,剩下的事情本王也会让人处理的。”

    楚凌将荷包收了起来,挑眉笑道:“原来沈王还没有放弃杀本宫的打算?”

    拓跋胤淡然道:“为何要放弃?先前本王棋差一招,如今也只得…最后一搏了,公主,请。”

    “请。”

    两人都不在说话,拓跋胤终于从马背上一跃而起落到了地上。他的脚才刚落到地上已经已经挥剑朝着楚凌冲了过来。楚凌身形一闪避开了迎面而来的剑气同时手中流月刀也一刀横斩出去,直逼拓跋胤的胸前。拓跋胤不闪不避,直接提剑迎了上来。

    两人这一番缠斗,周围顿时空出了一片不小的空地。普通将士无论是哪一方都不敢轻易涉入其中,纵横四溢的刀光剑气随时可以将任何一个涉入其中的人送上黄泉。楚凌突然想起了自己第一次面对拓跋胤的时候的狼狈,那个时候的楚凌还是个连内功入门都没有的弱者,即便是曾经学过再多的搏杀技能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也显得无比的苍白。而现在的楚凌却已经拥有了与拓跋胤正面抗衡的实力。

    这一场缠斗两人都竭尽所能,就连身边的混战渐渐消失了远去了也没有人在意。战场的声音离他们仿佛越来越远,已经渐渐昏暗下来地黄昏下只剩下两个不停闪动时分时合的身影。

    一道银光闪过,楚凌后退了几步单膝跪地一只手撑着地面,轻咳了一声吐出了一口血来。另一只手里的流月刀刀锋上鲜红的血迹顺着刀尖滴落进跟前的泥土中。对面不远处,拓跋胤还笔直的战力着。手中的剑却撑着地面,握着剑柄的手满是血迹,鲜血顺着剑柄一路沿着剑身滑落沁入了地上的泥土中。

    “咳咳。”拓跋胤闷咳了几声,抬起左手捂住了嘴唇。血丝从他指缝中溢出,拓跋胤也不在意只是随手抹去了唇边的血迹。

    “我输了。”良久才听到拓跋胤沉声道。

    楚凌的脸色也不好看,握着流月刀的手隐隐有些颤抖。她的目光落到了拓跋胤的腹部,拓跋胤今天穿着一身玄色的衣衫根本看不清楚伤得有多重。但是自己下的刀楚凌自然能够确定那一刀到底有多重。

    慢慢从地上站起身来,楚凌抹了一下唇边的血迹道:“你重伤难愈,是我占了你便宜。不过……”

    不过,今天不管是她占了多大的便宜,哪怕拓跋胤真的只是手无缚鸡之力,他也得死!

    拓跋胤轻笑了一声道:“我尽力了。”

    拓跋胤很少会笑,即便是偶尔笑了也只是微微勾唇的那种笑。此时他突然笑得这样爽朗,但是让楚凌不由得愣了愣。楚凌这才发现,其实这位北晋的声望即便是只看容貌也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

    拓跋胤看着楚凌笑道:“公主也受了重伤吧?你猜…北晋下一个来阻挡你的人会是谁?”

    楚凌不答,拓跋胤道:“公主觉得,会不会是…拓跋大将军?到时候,公主又要如何应战?”楚凌苦笑道:“如果是师父,即便是我全盛之期也不是她的对手,沈王何必如此煞费苦心?”

    拓跋胤摇摇头,“大将军为北晋鞠躬尽瘁,本王如何忍心…让他亲自手刃爱徒?”说完这句话,拓跋胤再出吐了一口血,脸色也变得越发难看起来。但是他却依然紧紧的握着手中长剑撑着地面不让自己倒下。他抬头望了一天天空突然道:“当初,她说…总有一天我会死在天启人手中,如今看来…倒是没有说错。”

    “不过,能够死在你手里…本王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楚凌沉默不语,拓跋胤道:“她如果能看到这一幕,应该会很高兴吧?神佑公主,你说…她会高兴见到本王么?”

    楚凌看着眼前自言自语的男人,觉得他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话多过。但是她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一个杀人者是没有什么话想要跟被杀者说的,除了仇恨和耀武扬威,这两者楚凌自然都没有。

    但是拓跋胤却不肯放弃,死死地盯着楚凌问道:“神佑公主,你说…她会愿意见本王么?”

    良久,楚凌方才轻叹了口气道:“沈王何必如此执着?”

    拓跋胤摇了摇头道:“公主年纪还是太小了,大约并不知道从前的那些事情。”楚凌沉默,她确实不知道,不仅是她原本的楚卿衣也不知道。因为即便是到天启南迁的时候楚卿衣也还是个被人抱在手里的孩子而已。

    拓跋胤目光悠远,“当年本王第一次在天启皇宫中见到她,便发誓…定要娶她为妻。可惜……”

    楚凌了然,可惜后来貊族南迁,灵犀公主从一国公主沦为阶下囚,北晋沈王自然不可能娶一个奴隶。即便拓跋胤不在意,他的父兄也绝不会同意的。如果拓跋胤坚持,死的只会是灵犀公主。

    “我知道,她恨我……”

    “只盼来世…我们能不再是敌对。”

    “只盼来世……她不再恨我。”

    语罢,拓跋胤突然提起长剑身形一闪已经到了楚凌面前,这一次他用尽了最后的力气朝着楚凌一剑挥了过去。楚凌早有准备,手中流月刀一凛,身形微侧,左手在朝着自己刺过来的剑锋上轻轻一弹,同时流月刀一刀划过。

    一刀细长的血线在拓跋胤的脖子上绽开。

    拓跋胤平静地望着楚凌,缓缓道:“多谢你。”

    高大挺拔的身形仿佛终于耗尽了所有的力气,慢慢朝着后方倒了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