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86、断后!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天,两军再一次阵前交锋。这一次两军打得越发激烈起来,但是拓跋胤依然没有出战。两军交锋,主将不出战并不是什么太过奇怪的事情,所以之前无论是冯铮还是桓毓都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毕竟主帅最重要的事情是运筹帷幄而不是逞凶斗勇。主帅亲自上阵厮杀固然可以鼓舞士气,但若是出了什么纰漏却也是损失惨重让人难以承受的。

    但是,如果神佑公主再三亲自叫阵拓跋胤依然不肯出战,那显然就是真的有问题了。

    第二天收兵之后,拓跋胤回到自己的中军大帐之中,脸上的神色越发苍白起来。

    等到麾下地将领纷纷告退,他才终于微微向后靠在了身后的椅背上。留下来的老将有些担心地看着拓跋胤,沉声道:“王爷,您……”拓跋胤抬手阻止了他道:“我知道老将军要说什么,但是,不必再说。”

    老将军皱眉道:“王爷不为自己考虑,难道也不想想摄政王么?若是王爷出了什么事,摄政王那里……”

    拓跋胤摇摇头,“老将军,非是本王不想,而是…无法在想了。本王就算现在回京,也……”摇了摇头,拓跋胤将后面的话咽了回去,轻叹了口气道:“本王只希望能够拖到阿赞顺利找到大将军的时候,否则……”

    老将军道:“今天神佑公主亲自出马叫阵,是不是已经开始怀疑了?”

    拓跋胤道:“不好说,楚卿衣当初跟我一同遇险,但是应当不知道我的情况。但…她素来聪敏多智,若是猜出来了什么也不足为奇。”老将军皱眉道:“若真是如此,王爷觉得我们……”

    拓跋胤有些无奈地苦笑道:“只能听天由命了,如果本王有什么事,就只能有劳老将军了。”老将有些激动,“王爷千万别说这种话,末将…末将如何担当得起?”

    拓跋胤有些歉意地道:“是本王连累了老将军。”如果不是为了来接替他,老将军也不会出现在此。如果不是他见此不肯撤兵,老将军此时也早就撤兵退出青州了。老将军眼睛微红,“王爷这是说什么话?为我北晋鞠躬尽瘁是末将的本分,便是有朝一日战死沙场也不过是得其所愿,何来连累?”拓跋胤道:“多谢将军。”

    等到老将退了出去,拓跋胤原本还平静地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痛处之色。他反手摸向自己的后背,背后的脊椎出剧烈的疼痛让他的脸也忍不住抽搐起来。前些日子还只是隐隐作痛,但是这几天已经痛得饶是拓跋胤这样的人也有些觉得难以忍受了。如果是寻常人,只怕早已经躺在床上爬都爬不起来了。拓跋胤还能如常人一般行动,完全是依赖他绝佳的忍耐力和高深的内力。但是拓跋胤也知道,这支持不了多久。

    救了他们的那位贝老先生告诉他,最多不到一个月他就会彻底瘫痪从此再也爬不起来。现在…他已经撑了将近两个月了。但是,他却不知道自己到底还能撑多久,至少拓跋胤绝对不能死在病榻之上。

    拓跋胤忍不住闷咳了两声,咳声震动的背脊越发的疼痛起来。仿佛只是一个小小的咳嗽就随时可能会直接将他的脊柱震断一般。拓跋胤伸手,从怀中摸出了一个陈旧的荷包紧紧握在手中。微闭上了眼睛忍耐着等待这一波疼痛过去。

    关外的深山之中

    拓跋赞有些无力地坐在地上,忍不住放声大叫起来,“拓跋兴业,你给我出来!出来啊!”声音通过内力远远地传送了出去,跟在他身边的侍卫看着一身狼狈的齐王却都不敢多说什么。从上次他们找到那座疑是拓跋兴业所在的高山已经又过去了好些天了,但是却依然毫无收获。期间他们有找了好几个拓跋兴业可能出没的地方,大多数人都已经在心中认定了拓跋兴业根本就不在这里。只是齐王依然还不肯接近这个事实,但是现在齐王殿下显然也快要撑不住要崩溃了。

    拓跋赞跪倒在地上,怒吼道:“拓跋兴业,你出来啊!你是不是恨我?本王就在这里,有本事你出来啊!”

    “王爷……”一个侍卫上前,低声劝道:“大将军恐怕不在这里,王爷,不如咱们先回京复命吧?”其实侍卫并不太能理解拓跋赞此时的愤怒和焦急,虽然如今天启人来势汹汹,但是北晋也还没有到绝境的地步,找不到大将军朝中依然还有许多将领可以出战,甚至还有沈王殿下,何至于让齐王殿下如此失措?难道是跟前几天齐王殿下收到的信有关?不知怎么的,想起前几天齐王殿下收到的那份信函以及齐王殿下在看完那封信之后的神色,侍卫心中隐隐多了几分不安。

    拓跋赞却仿佛完全没有听到他的劝告,依然愤怒地叫嚣着甚至开始怒骂起拓跋兴业来了。

    山林伸出突然传来一声极轻的哼声,那声音极轻仿佛只是谁不经意的哼了一声,但是在场的所有人却觉得全身一震仿佛一道惊雷在脑海中炸开。

    拓跋赞更是脸色一变,猛然扭头望向声音地来处。

    过了好一会儿,才看到一个人从林中深处漫步走了出来。

    来人穿着一身朴素的粗布衣衫,衣服上甚至还有几个粗劣的补丁。头发花白,面容却刚毅英挺。即便他只是极其寻常的漫步走出来,却依然给人一种龙行虎步气势逼人之感。他平淡地扫了众人一眼,被他扫过的人却觉得那道目光宛若实质,都纷纷低下了头不敢再看。

    “师父!”拓跋赞却顾不得许多,大喜叫道。

    拓跋兴业看着拓跋赞淡然道:“不敢,齐王言重了。”

    拓跋赞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想要扑过去地身形也僵在了当场。其他人更是连一口大气都不敢出,刚才齐王殿下骂的那些话大将军肯定听见了。这会儿他们可不在上京,大将军若是发怒将他们都给杀了,只怕也是白死了。

    拓跋兴业自然没有因为这一点小事发怒,目光落到拓跋赞的身上,问道:“你们找老夫,所谓何事?”、

    拓跋赞终于想起了正事,连忙手忙脚乱地从身上摸出了一份皱巴巴地信递了过去,“这…这是四哥给、大将军的亲笔信。”拓跋兴业微微蹙眉,“沈王殿下?”拓跋兴业与拓跋胤自然还是有些交情的,不仅是因为拓跋胤是貊族年轻将领之中的翘楚,更是因为拓跋胤的性格为人也颇让拓跋兴业欣赏。如果当初拓跋兴业收的弟子是拓跋胤或许当真会成为一段师徒佳话。可惜,在拓跋胤还小的时候北晋先皇就已经在防备着日后朝中的权利斗争了。身为嫡出大皇子同母弟弟的拓跋胤自然不可能拜在掌握了北晋大半兵权的拓跋大将军门下。

    听说是拓跋胤的亲笔信,拓跋兴业不再多说什么伸手接过了信函。他心里清楚,不是十万火急的事情拓跋胤是不会给他写信地。

    打开信一看,拓跋兴业眉心的皱纹果然更深了几分。

    “心中所言当真?”拓跋兴业问道。

    拓跋赞摇头,“我出关已经有些日子了,不知关内情况。不过…四哥亲笔所言,想必、不会有差。”

    拓跋兴业将信一收,沉声道:“你回去吧,我知道了。”

    “大将军,你……”拓跋赞一愣,有些不太明白拓跋兴业这是个什么态度。拓跋兴业却不再理会他,转身往山林深处而去,只是留下了淡淡的两个字,“回去。”

    目送拓跋兴业的身影消失在山林深处,拓跋赞有些茫然。其他人也是一脸不解,“王爷,大将军这是……”这态度到底是要回去还是不回去啊?拓跋赞沉默了良久,方才道:“我们回去。”

    侍卫小声道:“我们就这么回去,如何向陛下交代?”

    拓跋赞垂眸,沉声道:“人我们已经找到了,消息也传给大将军了。如果他依然不肯出马你觉得我们这些人能说动得了他么?如果他避而不见,你觉得这一次…我们要花多少时间才能再一次找到他?”

    侍卫也不由在心中叹了口气,“王爷说得是。”便是这一次,只怕也不是他们找到了拓跋大将军,而是大将军主动出来见他们的吧?只是,大将军难道真的对北晋不管不顾了么?跟着拓跋赞往外面走去,侍卫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拓跋兴业离去的方向。幽静的山林之中树木森森,鸟兽绝迹,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拓跋胤麾下的大军连续三天不间断的冲击却依然没能冲破楚凌布置的封锁线。眼看着身后冯铮带着大军也跟了上来,拓跋胤终于下定了决心全力一搏。

    第四日,貊族兵马打得格外的拼命。饶是天启兵马经过这些日子的锻炼战力已经不容小觑了,遇上了这样不要命的精兵悍将也还是忍不住避其锋芒。终于让貊族兵马杀出了一条血路一路往芜城的方向而去。

    见状,桓毓连忙要传令让人追上去却被楚凌阻止了。

    “公主?”坐在马背上,桓毓皱眉看着阻止了他发令的楚凌。楚凌摇了摇头道:“穷寇莫追。”桓毓道,“若是让他进入了芜城,后面咱们还不知道要花费多少功夫才能将他绞杀。”

    楚凌道:“此处距离芜城不过数十里,如果太过深入被他藏在芜城那几万兵马冲下来接应,就换成我们陷入包围之中了。等后面的大军跟上来再说。”

    “难道就这样算了?”桓毓心有不甘,楚凌微微蹙眉道:“就这么算了当然不行,就算拦不住貊族兵马,也必须拦下拓跋胤。”

    桓毓疑惑地看向楚凌,楚凌轻笑了一声道:“你带人兵分两路从左右翼攻击,记住不要跟他们缠斗,只需要骚扰即可,一旦发现西南方向有援兵到来,立刻撤退。”桓毓看着她,“那你呢?”

    楚凌道:“我带神佑军追上去!”

    桓毓皱眉道:“你不是说……”

    楚凌摆手,“神佑军都是骑兵,即便是有援兵想要撤退也不难。我赌不到万不得已,拓跋胤不会让那几万兵马离开芜城方圆二十里外的。”桓毓道:“既然如此,我们又何必担心那些援军?只要在拓跋胤靠近芜城二十里以外拦住他即可。”

    楚凌道:“我说的是不到万不得已,若是能将我军一举击溃,虽然算不上万不得已却也是天赐良机。如果拓跋胤真的如我们预料的那样身体除了问题,那么他就不会拿这些人冒险,他可能会选择…亲自断后。”

    桓毓很想问,万一我们猜测错误拓跋胤其实根本没有什么问题呢?

    只是看着楚凌坚定的神色,终究还是将这句话给咽了回去。

    “公主千万小心。”

    楚凌微微点头,回头对身后道:“上官允儒,黄靖轩!”

    “末将在!”两人上前,齐声应道。

    楚凌沉声道:“传令下去,神佑军全速行军,务必追上拓跋胤!”

    “是,公主!”

    两人调转马头,片刻后令旗挥动,“出发!”

    夕阳下,拓跋胤坐在马背上一路前行,身边是飞快往前而去的骑兵。长长地队伍仿佛看不到头尾,如果是放在从前,谁也不敢相信这支兵马如今正在撤退或者说…败退。

    拓跋胤坐在马背上依然将背挺得笔直,注视着眼前飞快掠过去的兵马神色肃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王爷,后方探子来报,天启人追上来了!”后面一匹快马追了上来,马上的骑士有些气喘吁吁地禀告道。拓跋胤并不意外,沉声道:“楚卿衣?”

    骑士点了点头,“神佑公主,神佑军!”

    拓跋胤轻笑了一声道:“想也是她,这世上除了她没有几个人有这么大的胆子。”

    骑士问道:“王爷,是否分兵断后?”

    拓跋胤抬手抽出了一块令牌抛了过去,骑士接在手中却是吓了一跳,“王爷?!”

    拓跋胤沉声道:“拿去给右将军。”

    “王爷,你……”

    拓跋胤调转马头,沉声道:“传本王令,左路前锋营调转方向,迎战!”

    片刻后,沉重的号角声在夕阳下响起,代表着军令的令旗也开始飘动。大部分兵马依然在全数前进,另一部分兵马却有志一同停了下来,然后调转方向朝着来处而去。拓跋胤策马朝着那逆行的兵马前方而去,捧着令牌的骑士有些无措,“王爷……”

    拓跋胤却没有在回头,马蹄声起不一会儿就只能看见一个越来越小的背影了。

    骑士低头看了看手中的令牌,不知为何想起沈王那挺直地背脊突然觉得有些先算。随即他将这些情绪抛开,握紧了手中的令牌飞快奔向大军最前面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