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85、一心求死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楚凌率领兵马绕道拦截在了拓跋胤大军想要撤往芜城的必经之路上,自然也就预计了必然会于北晋大军正面冲突的结果。

    不过即便是楚凌也没有想到拓跋胤竟然会如此强硬,不管不顾地直接就冲了过来。转念在一想,倒也容易理解。拓跋胤如今陷入重围之中,退守芜城是唯一可行的还能够暂时拖延时日的方案,与其与楚凌在这里磨蹭在等到冯铮追上来,还不如一鼓作气直接冲上来,以貊族兵马的刚勇说不定还能够顺利冲破楚凌的封锁。

    只是双方都怀着必要取胜的决心,这一场战斗自然也就谁也不会退让,打的格外激烈了。

    楚凌和桓毓在大军之后看着前方战场上地惨烈厮杀,面上的神色却都还算平静。两人如今也都算得上是久经战场的人了,即便是面对这样的血雨腥风漫天肃杀也难以让他们真正面色。桓毓皱眉道:“拓跋胤又没有出战,看来南宫御月说的没错?”

    楚凌微微挑眉,“南宫御月说了什么?”

    桓毓道:“南宫御月说拓跋胤受了重伤,很重的伤。”

    楚凌有些意外,她当然知道拓跋胤受了重伤,但是能让南宫御月说出很重这两个可见是比她想象中的还要更严重一些。虽然当初两人是一起遇险的,但是毕竟对对方心存忌惮自然不会让对方知道自己到底恢复的如何了。楚凌也一度怀疑拓跋胤的伤情其实比表现出来的好一些,只是想要让她放松戒备这才表现出很严重的模样。如今看来倒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但是……

    “如果拓跋胤的伤真的这么重,他为何还不返回上京?反而要留在青州?”让貊族人扎根青州的计划是很重要,但是也并不是只有拓跋胤才能执行。据他们所知,拓跋罗已经派了得力的将领前来接替拓跋胤。

    桓毓摇了摇头,对这一点他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就是不知道,才觉得南宫御月的话不太靠谱啊。说不定这姓拓跋的是在扮猪吃老虎呢。”貊族人心眼是比较少,但是也不是没有。拓跋胤这样的人若说完全没有心机,他还能成为貊族名将么?

    楚凌坐在马背上,秀眉微皱低头苦思着。如今这局面对拓跋胤来说着实没有什么好处,如果说迫不得已的话还能说得通,但是拓跋胤这明显就是故意的。拓跋胤到底想要做什么?

    桓毓见她一脸苦恼的模样,挑眉道:“想不出来就不用多想了,反正就算这一战拓跋胤冲出了包围,后面还有人等着他呢。只要百里轻鸿不肯改变路线来救他,他就只有被困死在芜城一条路。”但是,百里轻鸿会改变自己的行军路线来救拓跋胤么?用脚指头想都知道不会的。

    楚凌闻言突然抬起头来,看着桓毓道:“你是说……拓跋胤在找死?”

    桓毓公子一愣,仔细想了想自己的话也不由得失笑。这么看起来,拓跋胤还真的有点像自己找死。

    楚凌眉头不由得锁得更紧了,道:“你把南宫御月的话从头到尾跟我说一遍。”

    桓毓回想了一下所有南宫御月说过的关于拓跋胤的话,有些担心地看着楚凌,“公主,怎么了?”楚凌不答,若有所思地看着战场对面的敌军后方,旌旗飘动之处隐隐可以看到马背上那个挺拔的身影。

    楚凌脸色突然微变,猛地抬起头来看向桓毓道:“桓毓,立刻让人查探,拓跋胤之前是否有分兵!”

    桓毓一愣,“没有吧?我们一直盯着拓跋胤呢。他若是暗地里分兵我们不会不知道。”

    楚凌沉声道:“再查!重点查探芜城附近!”

    见楚凌神色肃然,桓毓也不再多说什么扭头招来人吩咐了下去。等到麾下的校尉领命而去,桓毓方才转头看向楚凌,“公主可是想到了什么?”楚凌道:“拓跋胤确实是在找死。”

    桓毓皱眉,有些不信,“找死?他不想活了?为什么?”

    楚凌摇了摇头,道:“不知道,或许是真的活不下去了。之前我们一起受伤,但是他比我早一步醒来过,或许大夫有什么事情没有告诉我。”其实是在她醒来之后大夫也确实不必告诉她了,因为她刚醒过来的时候如果不是两个人都没有力气,说不定就直接打起来了。贝老先生也不是傻子,自然看得出来两人的关系并不那么友善,哪里会未经过别人同意将拓跋胤的伤情告诉自己?

    楚凌看着桓毓道:“如果是这样,或许他并不想自己死。而是……拖着别人一起死。”

    桓毓不由得抽了口凉气,像拓跋胤这样的人,如果他铁了心想要拖着人陪葬,那么杀伤力毫无疑问会是相当大。如果天启有哪位高级将领真的被拓跋胤拖着一起死了,比如冯铮,或者萧艨江济时这些人,后果无疑都会让他们极其难受。

    “拓跋胤可真不愧是北晋沈王,他当初没能先杀了公主殿下倒是有些意外了。”

    楚凌淡然笑道:“如果可以,你以为他不想么?”拓跋胤若是想趁着她昏迷不醒杀了她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说动贝老先生或者是泡泡帮他动手。等到她醒过来之后,两人半斤八两就更不可能动手了。

    一场混战之后,两军都暂时收兵回营。

    深夜,桓毓带着刚刚收到的加急密信匆匆踏入大帐之中脸色煞白,“公主的猜测果然没错,我们差点就被拓跋胤给坑了!”楚凌示意他稍安勿躁,指了指旁边的椅子道:“怎么回事?”

    桓毓将密信递到楚凌手边,道:“公主自己看吧。”

    楚凌打开密信扫视了一番,有些惊讶,“拓跋胤在进入青州之初就已经分兵了?他知道百里轻鸿会舍弃他们?”如果不是因为百里轻鸿舍弃了拓跋胤部不肯救援的话,拓跋胤这一步棋是没有什么必要的,毕竟即便是做好了为了北晋牺牲性命的准备,但是也没有人会故意去找死,能不死自然还是活着最好了。

    桓毓摇了摇头道:“谁知道呢,拓跋胤说不定就是不想活了。”

    楚凌笑了笑没有说话,将信函放到了一边。

    桓毓问道:“公主,我们接下来打算怎么办?这拓跋胤也太阴险了,从头到尾将好几万貊族兵马藏了起来,就算是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也不肯亮出底牌。如果我们没有注意,真的被他先一步隐入了芜城附近,说不定真的要全军覆没了。”芜城附近地形复杂,是上佳的伏击和防守的地方。如果他们只带着这一点兵马跟着拓跋胤冲入芜城附近,说不定真的要全军覆没。

    楚凌起身从一边拿过一副地图在桌上铺开道:“你以为只有这样么?”

    桓毓也站起身来走到桌边低头看着桌上的地图,“还有后手?”

    楚凌指着地图上一个标注了红点地地方,“这是君无欢打算布防的地方吧?”桓毓仔细看了看,方才点头道:“是,不过…还没来得及。”君无欢以昏迷过去,许多原本进行的有条不紊地事情就都慢了下来。布防这种事情说着简单,但是真做起来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如果是不能理解君无欢意图的人来做,很多地方的兵马就是空放在那里毫无用处还浪费兵力。桓毓等人也只能先捡最重要的几个地方重点布防,向这种已经深入青州腹地,暂时没什么危险的地方自然就只能先等一等了。

    楚凌叹了口气,道:“但是现在…拓跋胤抢先占了这个地方。”

    桓毓皱眉道:“正是因此,我才想问他想要干什么?这个地方并非险要关卡,也非战略要冲,拓跋胤宁愿自己兵力吃紧也要把几万兵马藏在这个地方,到底有什么目的?”楚凌有些无奈地轻叹了口气,道:“桓毓公子,这个地方对防守来说却是没什么价值,但是君无欢却依然将他标注了出来自然是因为他有别的用处。这个地方距离芜城不过二十里,居高临下易守难攻。而且,无论往西还是往北,都可以直入郏县和荟县。这两个地方可都是人口数万的大县也是青州的产粮的重要地方。如果从东南坡冲下来,更是可以直接切断芜城与外界的路径。如果我们进入了芜城地区,没有十来万兵马只怕是出不来。”

    桓毓公子惊骇地瞪着眼前的地图,仿佛这不是一副普通的地图而是一件被施加了什么可怕诅咒的东西一般。

    楚凌叹了口气道:“而且,距离这地方西南不到十里,有一片湿地沼泽,如果我们被逼入其中……”

    桓毓公子忍不住看了看楚凌,“这些,公主是怎么知道的?”芜城只是一个小地方,按理说这样的事情公主殿下是不应该知道的,除非她去过芜城。但是桓毓也是了解楚凌这些年的动向的,他自然也知道楚凌绝不可能去过芜城。

    楚凌诧异地看了他一眼,“要打仗了难道你连这个地方的地形环境都不用了解么?”

    “……”我又不是将军!而且…就算是了解环境,公主殿下你是怎么做到在这短短的时间内了解的这么详细的?仿佛看明白了桓毓的疑惑和表情,楚凌淡定地道:“少睡几天觉,多花一点时间自然就了解了。”说到这一点,楚凌不得不惋惜这个世界没有小蓝蓝以及她无所不知的网络实在是太让人遗憾了。要知道,在前世收集消息,分析情报这些事情都是不用她亲自来做的。她想要做什么,在这之前关于那个地方的大小情报消息自然会源源不断地送到她面前。而且还是经过了精准过滤,绝对可靠的消息。

    楚凌叹了口气道:“桓毓公子,平时还是可以多看看书的。毕竟这世上也并不是只有我才知道芜城的情况,很明显拓跋胤和君无欢显然也知道。有的地方,即便是对防御没什么意义,但是如果我们不占,别人就会占了。”比如说现在。

    桓毓自然也知道楚凌是在调侃他,却也顾不得生气了。毕竟这次若不是因为有楚凌在,说不定他和冯铮就真的踏入拓跋胤的陷阱了。因此即便是面对楚凌的调侃,桓毓公子也是受教且感激的,“多谢公主提醒,既然如此,我们接下来怎么办?真的让拓跋胤就这么安安稳稳地退守芜城?”若是如此,未免太让人不甘心了。

    楚凌淡淡道:“自然不是,所以……我们一定要在拓跋胤进入芜城之前截下他。我就不信,那些兵马会眼睁睁看着拓跋胤被拖死也不出来。”

    “如果他们真的不肯出来呢?”桓毓公子不得不做最坏的推测。

    楚凌抬头看了他一眼道:“那就准备着,干掉拓跋胤之后再跟那些人号。但是无论如何…这次也一定要干掉拓跋胤。少了拓跋胤,那些人也翻不起什么大浪,在慢慢来便是了。”

    桓毓点头道:“明白了,我立刻传令下去,让他们做好准备。”

    楚凌点头道:“去吧。”

    目送桓毓出了大帐,楚凌望着桌上摇曳的烛火轻轻叹了口气,语气却是冰冷而淡漠地,“沈王,既然你一心求死,我自然要成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