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84、仇恨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云行月有些尴尬地望着楚凌,他大伯不靠谱了大半辈子,事实证明到了如今这个年岁依然还是不靠谱的。云行月当然知道楚凌和桓毓等人对大伯的态度不满意,但是作为晚辈他也不能多说什么。

    “那个…”思索再三云行月觉得他应该说些什么来缓解这种尴尬,却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老头子早年对君无欢和南宫御月都算不上好,晚年虽然好一些了却开始无缘由地偏向南宫御月。别说是君无欢这个不算亲的徒弟,就算是他这个亲侄子在老头子眼里只怕也不如南宫御月来得重要。

    如果不是这两人长得实在是不像,老头子再见也一直在江湖上浪没工夫去关外招惹女人他都忍不住要怀疑南宫御月其实是老头子的私生子。

    楚凌淡淡一笑道:“云公子,不必多说。”

    云行月张了张嘴,最后却也只能无奈地闭了起来。

    肖嫣儿轻哼了一声也没有说话,桓毓淡淡地看了一眼云行月道:“我和公主要去军中,云行月,君无欢这边……”云行月道:“交给我,放心。”

    桓毓挑眉道:“交给你?真的能放心么?我看云老先生对南宫御月…啧,南宫御月该不会真的跟云老先生有什么关系吧?如果他依然对君无欢有第一次敌意甚至仇视,你敢保证你能对付云老先生而不是跟他们站在一起?”

    云行月摸了摸鼻子,有些无奈地苦笑道:“我承认大伯现在是有些偏心南宫御月,但是他也绝对不会想要让君无欢死的。而且…总之两位放心就是了。”

    肖嫣儿站在云行月身边,也点了点头认真地道:“阿凌姐姐,你放心。我会保护君师兄的!”

    楚凌点点头道:“那就辛苦嫣儿了。”

    虽然是这么说,但楚凌也并不是真的就完全放心下来了。所以临出发之前她还是亲自去找了一趟云老头。

    云老头并没有住在为他专门安排的院子里,而是在南宫御月的院子里。

    楚凌走进去的时候就听到里面传来云老头责骂南宫御月的声音,楚凌淡淡一笑并没有放在心上。真要责怪南宫御月,这么长的时间无论是打还是骂都足够把南宫御月打骂到自闭了,这个时候明显是为了做给外人看的。

    “打扰了,可以进来么?”楚凌轻声问道。

    里面的责骂声顿时停了下来,安静了片刻才见傅冷拉开了房门恭敬地侧身,“公主,请进。”

    “多谢。”楚凌点点头道。

    楚凌的客气让傅冷越发的不自在,也没有多说什么。

    房间里,南宫御月有些慵懒地靠在椅子里。只是一眼看过去楚凌就知道肖嫣儿的药确实是很有效,南宫御月至少已经恢复了一部分的记忆。那样的眼神和气势,都不是失忆之后的南宫御月会有的。

    不过南宫御月这会儿似乎并不轻松,不仅眼神阴沉,脸色也很苍白。半靠在软榻上一动不动,仿佛在极力忍耐着什么一般,就连楚凌进来出了眼睛动了动似乎也没有什么别的反应。

    楚凌也只是淡淡地看了南宫御月一眼,便转身对云老头道:“老先生。”

    云老头有些不自在地望着楚凌,“徒弟媳妇儿,有什么事?”

    楚凌道:“我要离开几天,长离有劳您照拂了。”

    云老头愣了愣,连忙笑道:“放心!你尽管放心,有我在不会让人伤到那小子的!”楚凌笑了笑,目光从南宫御月的脸上一扫而过,道:“我自然是相信老先生的,只是老先生也知道,君无欢现在昏迷不醒实在是让人担心,这才忍不住多啰嗦了几句,还望见谅。”

    云老头笑道:“这个…你不是关心他嘛,无妨无妨!”

    楚凌点点头,“如此,晚辈就先告辞了。”

    云老头颇为殷勤地将她送出了门,看着楚凌彬彬有礼的告辞。直到她背影消失在了院子外面,方才关上门回过头来没好气地瞪了南宫御月一眼道:“你这个混账小子!现在你高兴了吧?”

    “闭嘴!”南宫御月的声音方法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般。

    云老头气结,狠狠地瞪着南宫御月,“你说什么?!你还敢让老夫闭嘴!你真的以为老夫不敢揍你是不是?!”南宫御月懒得看他,站起身来就往外走去。只是不知道为何他走路的步伐有些踉跄,傅冷想要上前扶他一把,却被他毫不领情地推开了。

    “你去哪儿!”云老头在身后怒道,“老夫跟你说了这么多你到底听清楚了没有!不要再去找你你师兄麻烦了!混帐东西,你以为这世上还有谁肯千里迢迢去救你?要不是你师兄手下留情,你这臭小子早就死得连渣都不剩了!知恩图报一点少不了你几块肉!”

    南宫御月扶着门口回头看了他一眼,冷笑一声问道:“云行月他爹给你收拾了半辈子的烂摊子,你知恩图报了么?”

    “……”云老头顿时无语,被堵了一下反应过来没好气地道:“那是我弟弟,你是无欢的弟弟么?”

    “谁稀罕!”南宫御月拉开门往外走去,身后云老头气得直跳脚,“你去哪儿?!”

    “杀了拓跋胤!”南宫御月身形一闪消失在了外面,只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

    云老头有些不解地看向傅冷,“杀拓跋胤?他这是良心发现了要帮着他师兄了?”为两个徒弟互相厮杀十几年伤透了心的云老头都要感动了。

    傅冷苦笑,“老先生忘了么?公子失忆之前在做什么?”

    云老头这才恍然大悟,“他…他想起来了?”

    傅冷点头道:“差不多吧。”

    云老头脸色顿时有些发白,连忙对傅冷道:“你快去跟着他,别弄出什么事情来。”

    傅冷点点头,盯着云老头问道:“老先生,公子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当年的事情傅冷自然是知道的,按理说一个孩子经过了那样的事情确实有可能会扭曲成南宫御月现在的模样。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傅冷总觉得还是少了些什么,他原本以为公子失忆这么久如今再想起来,应当已经过了要屠尽拓跋氏的那种疯狂冲动的时候,至少也该徐徐图之。但是现在看来,在公子脑海中失忆的这段时间更像是被什么东西停顿住了时间,如今时间重启一切都跟原本一模一样,甚至连那种嗜血扭曲的情绪都没有散去一点半点。

    云老先生皱着眉头摆摆手,示意傅冷快走,显然是没有想要说什么的意思。

    傅冷剑眉微皱,又实在担心南宫御月一不小心就不知道跑到哪儿去,只得转身出门跟了上去。

    楚凌收到南宫御月离开地消息并没有感到惊讶,在南宫御月心里毕竟还是仇恨比厌恶或者别的什么感情更重要一些的。离开了也好,南宫御月虽然是个绝对厉害的武力,却也是一个绝对难以控制的变数。比起利用他,楚凌还是更希望能够远离他。

    倒是肖嫣儿有些不安地皱了皱眉,脸色有些古怪。

    云行月问道:“怎么了?”

    肖嫣儿迟疑了一下,还是低声道,“南宫御月的实力…应该不到原本的三成。”

    “怎么回事?”云行月问道,其他人也齐齐看了过来。肖嫣儿眨了眨眼睛道:“我给他的药效果很强,就算是云行月那样的人至少也需要一个月才能消化掉药效。这一个月,他每天都会头痛欲裂,而且…实力绝对不会超过原本的三成。他需要随时依靠内力运转才能保持行动,否则就该直接躺在床上了。”

    她用这样的药不仅是希望南宫御月痛苦,也是因为这样一来南宫御月就不会构成危害了。即便是留在府衙里,也不用担心他会伤害到君师兄。只是没有想到,南宫御月竟然会在明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的时候离开。

    云行月看向楚凌,有些迟疑地问道:“这个…要告诉大伯么?”

    楚凌思索了一下,道:“劳烦云公子去说一声。”又侧首对祝摇红道:“青州城还是交给你,护卫我会都留下来的,那位老先生…凡事不能想着靠他,这些日子就辛苦你了。”

    祝摇红摇摇头道:“公主放心,我明白的。”

    楚凌点点头,“好。”

    青州边境的貊族兵马有了百里轻鸿的加入立刻变得强势起来,或许是这些年压抑的太久了,再一次真正掌握着兵权的百里轻鸿立刻就展现出了他作为名将的天赋和能力。一时间江济时和萧艨的压力大增。面对势如破竹汹涌而来的北晋大军,三日之内便连失两城。

    不过让人意外的是百里轻鸿并没有去接应拓跋胤,而是一路直往青州城而来。这并不是一条好走的路,江济时也是与貊族人争斗了多年的人,和萧艨很快便调整了战术,饶是百里轻鸿的速度也不得不慢起来了。

    百里轻鸿如此,自然是让与拓跋胤针锋相对的冯铮等人松了口气。

    “百里轻鸿为何不先与拓跋胤汇合然后从东南方进攻青州,而是要选择地形更加复杂的东北方向?”冯铮百思不得其解,望着刚刚到达的楚凌问出了自己的疑惑。百里轻鸿既有名将之名,自然不可能看不出来这一点。既然能看出来,那如今这样的局面就是他故意的。这让冯铮不得不怀疑百里轻鸿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楚凌垂眸思索了片刻,道:“也没有什么,不过是他想要借刀杀人罢了。”

    冯铮一愣,看向楚凌的眼神有些不敢置信,“公主的意思是……”

    楚凌道:“是啊,他想要借我们的手除掉拓跋胤。”

    冯铮许久没有说话,只是脸上的神色有些复杂难辨。

    一个传说中的绝世天才,天启曾经的惊才绝艳的少年名将,变成了一个在暗地里算计别人的奸诈小人,确实是足够让人唏嘘的。

    “公主是如何打算的?”冯铮问道。

    楚凌淡淡道:“既然百里驸马想要这样的结局,也给了我们这样的机会,我们自然不能不领情。当然还是要成全他的。”冯铮有些惊讶,“成全他?”

    楚凌道:“因为,我也想要拓跋胤死。比起百里轻鸿,拓跋胤才是真正会为了北晋奋不顾身的人。他死了,不仅北晋会失去一个强大的将领,拓跋罗也要元气大伤。”

    冯铮叹了口气,他对这些勾心斗角的阴谋阳谋还是不那么明白的。但是公主既然这么说了,那么…拓跋胤就一定要死。所以他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拱手道:“是,公主。”

    “拓跋胤现在在何处?”楚凌问道。

    冯铮道:“拓跋胤想要往东南方向突围,不过被我们拦下来了。既然百里轻鸿不肯接应他,他如今就只能一路后退,最后欧选择困守芜城了。公主你看,在这个地方。这地方两面环山位于大芜山脚下群山环抱之中,易守难攻。我们最好能够在他退入芜城之前拦下他,否则又要费不少事。”

    如果百里轻鸿不接应拓跋胤,那么就算他退守芜城早晚也是个弹尽粮绝的下场。但是如果能够少费些功夫,自然还是少费些功夫好。

    楚凌盯着冯铮所指的地方良久,方才点了点头道:“就照冯将军所说的办吧,本宫亲自带人去拦截拓跋胤。还请冯将军压阵,军中就交给你了。”

    冯铮拱手道:“末将领命,公主请放心。”

    拓跋胤果然如冯铮所料不再与天启人缠斗,一路往东南方向撤退。

    接到百里轻鸿从东北方进攻的消息,拓跋胤麾下将领都是大怒,将百里轻鸿骂了一遍又一遍。只是如今形势逼人强,无论他们再怎么骂也改变不了结果。百里轻鸿如今挟数十万南军,又有素和部和勒叶部支持确实有了和貊族人叫板的底气。

    “王爷,前方探子来报,东南方向有天启兵马移动,似乎想要拦截我军去路。”

    拓跋胤坐在马背上,听着匆匆而来的骑兵禀告沉默不语。这些天过去了,拓跋胤的脸色非但没有好转,甚至还变得更加苍白消瘦了起来。只是他平常极具威严,鲜少有人敢去盯着他的脸看,倒是没有多少人发现这个事实。

    “王爷?”跟在拓跋胤身边地将领有些担心地问道。

    拓跋胤抬起头来,眼神明亮而坚定,沉声道:“是神佑公主,她应当知道我们的目的。”

    “神佑公主?”将领一惊,“王爷,我们如何行事?”

    “冲过去!”拓跋胤沉声道。

    神佑公主纵然名身在外,他们却也并不畏惧。身为貊族男儿,纵然战死沙场也并不是什么憾死,更何况…天启人也未必是他们的对手。

    战场之上……貊族人从未怕过。

    “是,王爷!”众将领齐声应到,清风拂过,掠起一片肃杀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