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83、恢复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楚凌和桓毓等人关在书房里议事,一议就是一整个上午。肖嫣儿别说是早膳,就连午膳都能没能送进去。只得守在的院子外面看着已经凉了两次的午膳生闷气。

    做大夫最讨厌的就是看到不爱惜自己的人,即便是她是一个更喜欢用毒的大夫也是一样的。但是想想云师兄说如今整个天启都靠阿凌姐姐一个人支撑着,肖嫣儿就怎么都生不起气来了。整个天启那么多的人和事情都要阿凌姐姐一个人撑着,光是想想肖嫣儿就觉得如果是她的话肯定一下子就被压趴下了。

    多累啊,阿凌姐姐这么辛苦……

    目光扫到了站在不远处正往这边看的南宫御月,肖嫣儿忍不住轻哼了一声。如果不是因为他,君师兄怎么会昏迷不醒?阿凌姐姐怎么会这么辛苦!

    一时肖嫣儿竟然忘记了对南宫御月的畏惧,怒气冲冲地冲了过去。南宫御月并没有理会肖嫣儿,甚至看到她冲过来都也没有设施给她一个眼神。倒是站在南宫御月身后的傅冷警惕地上前一步想要拦在南宫御月的前面。他倒不是怕肖嫣儿把公子怎么样了,而是担心公子把肖嫣儿怎么样了。如今公子在这里已经是人人看不顺眼了,如果再伤了肖嫣儿,大概就真的要被人赶走了。

    “肖姑娘。”傅冷沉声道,声音里带着几分警告地意味。

    肖嫣儿对他翻了个白眼,道:“你让开,我有话要跟他说。”

    傅冷并没有让开,而是摇了摇头道:“云公子说,最好不要跟公子说太多地话。”

    肖嫣儿轻哼一声道:“他有他的法子,我有我的法子,他治不好南宫御月,你怎么知道我也治不好?”傅冷一怔,“你能治好公子?”肖嫣儿傲然的扬眉,没有答话。但是傅冷很快又冷静下来了,道:“肖姑娘认为,公子治好了会比现在更好么?”并不是说治好了南宫御月的失忆就万事大吉了,因为南宫御月在失忆之前就很不正常了。甚至,现在的南宫御月杀伤力比失忆之前还要小一些。除了这次无意造成了君无欢如今的现状,这大半年来南宫御月可以说相当安分。至少比起还没有失忆之前,是相当无害的状态了。

    肖嫣儿看着傅冷道:“那你到底要不要治好他?机会可不是每一次都有的。本姑娘现在心情好!”她现在的心情非常不好!所有看着南宫御月这副没心没肺的模样就特别的不顺眼。她很想知道,如果南宫御月恢复了原本的神智和记忆,还会不会这样没心没肺的伤害别人。或者说,就算他伤害了别人,别人的痛苦他也半点都感觉不到。

    说没有失忆前的南宫御月同样会肆无忌惮地伤害别人?同样也感受不到别人的痛苦?那么他至少能感觉到自己的痛苦吧?如果他真的感觉不到痛苦的话,他压根就不是失去记忆。南宫御月之所以失忆并不是因为外伤,那一晚他虽然伤得不轻,但是可没有人真正伤到了他的脑袋。

    傅冷在犹豫着,显然南宫御月昨晚对他说的话并不是完全没有影响的。但是…这种事情真正有资格做决定的只有南宫御月自己,然而偏偏想在南宫御月才是最没有能力做出决定的人。

    肖嫣儿看着眼前沉默的傅冷,冷笑了一声道:“你挡在他前面做什么?我还能害死他不成?”

    傅冷沉默了良久,终于侧身让开了路。

    南宫御月对肖嫣儿说的东西并没有什么兴趣,虽然失忆了大半年时间,但南宫御月从来不急着想要找回自己的记忆。他也从来不觉得失去了一部分记忆的自己有什么问题。所以,当肖嫣儿站在南宫御月跟前的时候,南宫御月也只是习惯性厌烦地瞥了她一眼,“走开。”

    肖嫣儿对他笑了笑,一股淡淡的烟雾将南宫御月笼罩了起来。

    南宫御月眼神骤地一缩,毫不犹豫地抬手一掌就朝着肖嫣儿拍了过去。肖嫣儿显然也早就料到了他会有这样的举动,在他出手之前就已经飞快地散开了。同时一根细小的银针悄无声息的刺入了南宫御月的胸口。南宫御月脸上的神色一空,整个人便朝着地上倒去。

    “公子?!”傅冷一惊,飞身掠了过去取也依然没能来得及南宫御月倒下之前将人扶住,“肖姑娘?!”

    肖嫣儿眨了眨眼睛,“急什么,死不了的。”肖嫣儿混不在意地道,走过去伸手将刺入南宫御月胸前的银针拔了出来。银针针尖上染着一抹奇怪的银灰色,却让人无端地感觉到一丝危险。

    傅冷怒极,“公子若是出了什么事……”

    肖嫣儿轻哼一声,“我还想说我君师兄如果出了什么事……”

    傅冷顿时无言,肖嫣儿也不去理会他,直接蹲在南宫御月身边,将一颗药丸塞进了南宫御月口中眼底还露出了一抹满是恶意的笑。

    “你干什么?”不远处一个女声响起,一道白影朝着肖嫣儿就奔了过来。对方显然也看到了肖嫣儿往南宫御月口中塞药的动作,当下大怒一掌就朝着肖嫣儿打了过去。

    肖嫣儿冷笑一声,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想来欺负她?

    当下毫不客气地回身与对方接了一掌。

    宛如后退了一步,含怒瞪着肖嫣儿质问道:“你给公子喂了什么?”肖嫣儿笑盈盈地道:“我高兴给他喂什么就喂什么,你管得着么?搞清楚自己的身份好吧?你只是一个侍女,算起来我还要叫他一声师兄呢。”

    “你!”宛如顿时脸色苍白,因为她心里清楚肖嫣儿说得并没有错。即便是肖嫣儿和南宫御月谁都没有把对方真正当成师兄师妹过,但只是又了这份关系,在南宫御月眼中肖嫣儿也比她要有价值得多。

    两人说话的时候,靠在一边台阶上的南宫御月动了。宛如正对着南宫御月自然先一步看见,当下大喜就想冲过去,“公子!”背对着南宫御月的肖嫣儿见状,眼底却闪过了一丝恶意,身形飞快地往旁边一掠已经到了七八步外的屋檐下。

    “公子,你怎么样了?”宛如扶着南宫御月,关切地问道。

    南宫御月的脸色有些难看,但是急于关心南宫御月的宛如却并没有发现。所以当她看到南宫御月突然睁开的眼睛的时候不由得愣了一下。那双眼睛再也不同于这半年来仿佛与这个世间所有的一切都无关的那种漫不经心和疏离,即便是开着最恶意的玩笑,都会让人觉得他没有恶意一般。此时那双眼眸中宛如却清楚的看到了暴戾,阴狠,厌恶还有痛苦。宛如心中一紧的同时又不由得一喜。

    只是还没有等她想明白到底该惊还是该喜,她整个人就飞了出去。

    下一刻,宛如狠狠地落到了地上,一扭头一口血吐了出来。

    啧啧,看着宛如的惨状,肖嫣儿在心中默默啧叹。不过很快她就发现南宫御月的目光落到了她的身上,肖嫣儿警惕地后退了两步然后飞快的移动位置将自己移到了傅冷的身后。然后才开口道:“南宫师兄,看来你记起来了哟。我的药效果还是不错的吧?专门为你研究花费了我好几个月时间呢。”

    南宫御月沉默不语,只是额头上的青筋还在隐隐跳动,隐藏在袖底的手也紧紧地攥起,显然是在忍耐着什么。傅冷有些担心,但是碍于方才宛如的下场,傅冷并没有急于上前而是有些担心地道:“公子?”

    南宫御月没有说话,转身直接走了。

    傅冷连忙想要追上去,却被肖嫣儿拉住了。

    “别去。”

    傅冷皱眉,“肖姑娘?”

    肖嫣儿道:“不想死现在就别去打扰他,你不会以为恢复记忆那么容易吧?”傅冷问道:“什么意思?”肖嫣儿指了指自己的脑门,笑眯眯地道:“头会痛啊,而且…所以他想记起的不想记起的统统都会想起来。嗯…也不一定,他要是这会儿晕过去说不定效果也不大。不过我觉得南宫师兄还是很能忍耐痛楚的哦。”

    傅冷皱眉道:“肖姑娘只是为了看公子头痛?”

    肖嫣儿道:“自然不是啊,我是为了他好啊。”怎么可能只是头痛呢,南宫御月那种变态都想要忘记的事情,就表示他已经难以承受了啊。但是偏偏怎么都忘不掉,呵呵……

    傅冷自然看明白了肖嫣儿的表情,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他本是有些拙于言辞的人,如今又是自家公子理亏,肖嫣儿要报复他们也只能守着。心中轻叹了口气,傅冷飞快朝南宫御月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肖嫣儿看着两人的身影消失在外面,方才轻哼了一声拍了拍自己的手。

    “嫣儿,你不必如此。”身后传来出楚凌的声音,楚凌身后还有桓毓和祝摇红。三人显然是早就听到外面的动静了,只是没有出来。

    肖嫣儿瞥了一眼地上挣扎着爬起来的宛如,轻哼了一声方才走到楚凌跟前,“阿凌姐姐,虽然南宫御月是个疯子,但是我还是觉得他以前疯得更有趣一些。”

    桓毓公子挑眉道:“你就不怕把他刺激出毛病了,给我们添麻烦?”

    肖嫣儿也眼神一利,小声道:“那我就杀了他!”

    桓毓和祝摇红都是一笑,无奈地摇头只当她在赌气。也只有楚凌从她的话语中听出了真正的杀气。肖嫣儿虽然名声在外,但是对身边的人来说一直都只是一个乖巧可爱的小姑娘。但是,如果她真的想要杀一个人……真的没有机会吗?

    楚凌将她拉到身边,轻声道:“没事的,不要想太多。帮我好好照看君无欢,好么?”

    肖嫣儿眨了眨眼睛,认真地点了点头,“嗯。”刚答应下来,肖嫣儿立刻又反应过来,“阿凌姐姐,你要去哪儿?”桓毓公子叹了口气道:“傻丫头,你阿凌姐姐当然要去打仗。”

    “我跟阿凌姐姐一起去!”肖嫣儿断然道。

    楚凌摇摇头道:“不行,你留下。”

    肖嫣儿眼睛扑闪了一下,“可是,云师兄也在啊。云师兄照顾君师兄我陪着阿凌姐姐。”楚凌笑道:“我不会有事,你和云行月一起留下来照顾君无欢,这样我才能放心,明白么?”

    看着楚凌坚定的神色,肖嫣儿只能有些恹恹地点了点头,“知道了,阿凌姐姐。”

    “乖。”楚凌笑道。

    “几位聚在门口说什么呢?”云行月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众人齐齐抬头望去却有志一同的忽略了云公子。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云行月身后那个穿着一身不起眼的布衣,头发有些乱糟糟的老头儿脸上。

    “大师伯?”肖嫣儿望着走进来的老人惊讶地叫道。

    老者看了一眼肖嫣儿又看了一眼楚凌,目光飞快地移开了,甚至是往云行月身后躲了躲妄图让云公子用用自己的身体遮住他的。只可惜老者虽然并不胖,但是比起称得上玉树临风的云行月依然还是臃肿了一小圈儿,又怎么可能遮得住他?

    “云老先生。”楚凌看着老者,平静地道。

    老者的眼神到处乱飘,看起来一脸心虚的模样。慢腾腾地蹭到楚凌跟前来,小声道:“那个…徒弟媳妇儿。”

    如果是平时,看到他这幅模样楚凌一定会觉得很好笑,但是现在她却有些笑不出来。只是淡淡点头道:“您老一路辛苦了。”

    “这个……”老者脸上的神情越发飘忽了,楚凌在江南他就在北方,结果楚凌还比他先一步赶到,根本不用说这还是他另一个徒弟热出来的祸事。即便是云老先生大半辈子都胡搅蛮缠过来的,此时也还是忍不住脸上有些烧得慌,“南宫那混账小子,你…你尽管教训,别客气。你要是打不过他,我…我替你去打他!”

    楚凌神色平静,道:“老先生言重了。”

    老者干笑了两声,“那…那什么,那混账小子呢?”

    桓毓懒洋洋地道:“刚出去了。”

    “我去找他!”老者立刻一溜烟的蹿了出去,留下身后的桓毓公子抽了抽嘴角将到了嘴边的嘲讽咽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