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82、疏离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楚凌和桓毓一直在书房里讨论到了深夜,回到院子里的时候却发现南宫御月依然还坐在柱子下面。只是这一次他并没有睡着,幽暗的夜色下,走廊下的灯笼映得他的双眸越发明亮。楚凌脚下微微一顿却没有停留,直接越过了柱子朝里面走去。

    “笙笙。”身后传来南宫御月的声音。

    楚凌没有回头,只是淡淡道:“已经很晚了,南宫公子该回去休息了。”

    南宫御月从地上爬起来,不知道在地上坐了多久他起身地时候微微踉跄了一下才扶着柱子站稳。

    “笙笙。”南宫御月固执地叫道。

    楚凌转过身来看着他,神色冷淡疏远,“我叫楚凌,楚卿衣。你若一定要叫那个名字就叫我曲笙。”

    “……”南宫御月呆立在屋檐下,仿佛一个手足无措的孩子。

    楚凌皱了皱眉,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双眼。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方才将手重新放了下来。

    “是因为我才让你如此恨他的么?”楚凌平静地问道。南宫御月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她说的他是谁,他想说他不恨君无欢,他只是不喜欢他而已。就像是他喜欢她一样,他醒过来的时候什么都不记得,第一眼看到君无欢就觉得讨厌他。就像是第一眼见到她就喜欢,想要亲近她一样的。至于为什么,他并没有多想过。他也并不没有想要害死君无欢,他只是想要看他难受而已。就像是每次跟君无欢动手,即便是打不赢他也知道君无欢并不会真的废了他或者打死他。他当然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弄死君无欢。他明明觉得,君无欢那种讨厌鬼,无论怎么样都死不了的,为什么这次他只是撒了个谎人就要死了呢?君无欢不是应该伤心难过,甚至吐几口血。然后他在得意地告诉他自己骗了他,然后看到君无欢变脸他们再打上一架么?

    南宫御月只觉得脑子里一片混乱,一时间反倒是不知道该想些什么,说些什么了。他只知道笙笙现在是真的讨厌他了,但是一时间他也想不明白君无欢死了和笙笙讨厌他到底哪一个更让他难受。

    楚凌平静地道:“我不知道你还记得多少,或者依然什么都不记得。但是…我想跟对南宫公子说清楚,我从来没有对你好过,如果你还有从前的记忆的话就应该知道,我从来没有为你做个任何事情。我也不是自作多情的认为我对你来说有多重要,而是想要告诉你……我、跟你从前并没有什么关系也没有什么情谊。如果一定要说有的话,只是忌惮你、利用你以及你是君无欢的师弟所以我愿意包容你。”

    南宫御月怔怔地望着她,“笙笙,你在说什么?”

    楚凌道:“从头到尾一直在帮你,救你的人都是君无欢,我不知道你到底有多恨他或者讨厌他,但是…南宫公子,这世上真正愿意帮你,救你,也有能力救你的人,从头到尾都只有君无欢一个人。我知道,你并不知道君无欢的身体状况很糟糕,你或许也并没有想要他死。但是…我是他的妻子。”所以,这次我是真的恨你。

    说完这些话,楚凌转身走进了房间里伸手关上了门。

    院子里,静谧的月光洒在南宫御月的白衣上。南宫御月依然愣愣地站在院子里的屋檐下,俊美的容颜上却是一片茫然。

    一抹黑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不远处,傅冷走过去有些担心地望着南宫御月,“公子,夜深了您该回去休息了。”南宫御月回头看着傅冷,问道:“傅冷,我做错了吗?”

    傅冷沉默了一下,还是道:“是,是属下的错。”他明知道公子爱胡闹,却没有阻止,才酿成了这样的大祸。

    南宫御月抬头看着夜空中的月亮,问道:“我到底为什么讨厌君无欢,我以前想杀他吗?”

    傅冷问道:“公子你认为呢?”

    南宫御月摇头,“我没想杀他。”

    “那公子就不想杀长离公子。”或许没有失忆之前的南宫御月确实像弄死君无欢,但是以这两个人的实力这么多年都没有弄死对方,可见也不是真的不死不休。傅冷道:“公子以前…只是不明白而已。”

    南宫御月回头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方才转身往院子外面走去,“我是因为笙笙才讨厌君无欢的吗?”

    傅冷想了想,“应该不是。”在遇到神佑公主之前很久,公子就很讨厌长离公子了。

    “所以,他本来就是个很讨厌的人。”南宫御月点点头,坚定地道,“所以,笙笙为什么要说那些话?”

    傅冷叹了口气,“公子,神佑公主是长离公子的妻子。无论是什么原因,她都有理由怪你。”至于她说那些话,只是想要让你离她远一点而已。因为…她现在真的很讨厌你。

    “既然笙笙讨厌我了,那我也讨厌她。我也要娶一个妻子。”说完,南宫御月飘然而去。

    傅冷楞了一下,连忙想要去追。身后却传来云行月的声音,“你们实在不该跟他说这些话。”傅冷停住了脚步,侧首去看云行月,“云公子何出此言?”

    云行月靠着柱子,懒洋洋地道:“你们难道没有发现么,越是跟他说这些话他的脑子就越乱。他脑子越乱,行为性情就越幼稚不讲道理。这样下去,即便是他恢复了记忆,也永远想不明白这些事情。”

    傅冷皱了下眉头,问道:“那以云公子之见,应当如何?”

    云行月耸耸肩道:“不知道,或许他一辈子就这样了。”

    看着傅冷有些冰冷的眼神,云行月笑道:“你以为他这样不好么?”

    “难道云公子觉得这样很好?”

    云行月道:“至少,这样他不会觉得痛苦。你信不信,就算这会儿君无欢真的死了,他也不会觉得多难过。最多,就是生两天闷气,转头就忘了。对他来说,这或许就是最好的状态了。”傅冷摇了摇头不再理会云行月,快步朝着南宫御月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云行月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轻笑了一声,摇了摇头。

    “南宫御月到底是怎么回事?”祝摇红从屋檐下一跃而下,望着云行月问道。在上京的时候,祝摇红一直都听说南宫御月性情莫测,也确实有人背后议论说南宫国师有病。但是直到离开上京之后,祝摇红才真的感受到为何那么多人说南宫御月有病。但是祝摇红更多的还是认为那是因为他受了重伤失忆了,或许是伤到了脑子。但是显然,在云行月看来并不是这样。

    云行月冷笑了一声,道:“自欺欺人。”

    “……”祝摇红摇了摇头有些茫然不解。

    云行月道:“一个人若是自己不肯面对现实,那就跟疯了也没什么差别了。”

    “南宫国师么?”

    “还能有谁?”云行月打了个呵欠,对祝摇红摆摆手道:“不早了,祝姑娘也早些休息吧。”

    “多谢。”祝摇红道。

    清晨,楚凌醒过来的时候还有片刻的茫然。抬头看到躺在自己身边的君无欢方才回过神来,连忙坐起身来看着床上的人。即便是身边多了一个人,君无欢也一直没有丝毫的动静。楚凌很快便将心中那一抹伤感和黯然抛到了脑后,起身下床站在床边看着君无欢轻叹了口气道:“罢了,我知道这些日子你很辛苦,姑且让你多睡一会儿好了。”

    “阿凌姐姐。”门外,肖嫣儿端着药站在门口望着她。楚凌回头对她笑了笑,道:“进来吧,这么早就过来送药?”肖嫣儿点点头道:“君师兄如今的情况一刻也耽搁不得,云师兄一早就出门去了,所以今天我来送药。”

    楚凌点头道:“辛苦你了。”

    闻言,肖嫣儿的眼睛却忍不住有些红了,“阿凌姐姐说什么呢,救君师兄也是我应该做的事情啊。只是我…我没本事,治不好君师兄。阿凌姐姐,对不起……”

    楚凌轻叹一声,伸手将她手中的药接过来放在床边的桌上。方才伸手揉了揉她的发丝道:“我知道你已经尽力了,辛苦你了。”

    肖嫣儿眨了眨眼睛,握着楚凌的手道:“阿凌姐姐你放心,君师兄一定不会有事的。”

    楚凌笑道:“嗯,我当然相信嫣儿的本事。”

    楚凌坐在床边给君无欢喂药,肖嫣儿便坐在一边看着。只是神色有些忧郁,一副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该怎么说的模样。楚凌将她的神色看在眼里,淡淡一笑道:“嫣儿,我没事,不用担心。”她当然知道嫣儿想要安慰她,只是肖嫣儿从来也不是个会安慰人的人,这才犹豫不决。

    肖嫣儿仔细看了看楚凌,轻声问道:“阿凌姐姐,你真的没事吗?”

    楚凌道:“自然没事,你看我不是好好的么?”

    肖嫣儿摇摇头道:“阿凌姐姐消瘦了很多,我已经为你准备好了滋补的药,等用了早膳阿凌姐姐就一并喝了吧。”又想了想,还是道:“小时候师父跟我说,虽然我爹娘不能一直陪着我,但是他们都会在天上看着我的。如果我过的不开心,他们也会难过的。所以,阿凌姐姐,陛下肯定也在天上看着你,所以你不要难过,不然陛下也会难过的。”

    楚凌嫣然一笑,点头道:“好,我知道的。”

    等到给君无欢喂完了药,肖嫣儿又再一次检查了他的状况两人才走出了院子准备去前厅用膳。从头到尾楚凌也没有问南宫御月的事情,如果以楚凌现在的心情她绝不会对南宫御月有什么好脸色,甚至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即便是她心里也明白,南宫御月的本意或许真的不是想要害死君无欢,但是却依然无法掩盖他造成的严重后果。意外杀人难道就不算杀人了么?这或许也是因为远近亲疏,就如同她昨晚说的一样,说到底她跟君无欢才是最亲密的人。无论南宫御月的曾经有多可怜多值得同情,或者说从曾经地南宫御月对她如何,她永远也只是站在君无欢这一边。

    但是楚凌也知道自己现在不能对南宫御月做什么。

    君无欢昏迷不醒,天启上下看似平静但是私底下也同样是暗流汹涌。这个时候她不可能再给自己制造一个南宫御月这样的敌人。她更无法确定,云老先生到底会站在哪个徒弟的一边。

    所以,她只能远离南宫御月了。

    “公主。”

    一个黑衣男子匆匆而来,看到楚凌迎面走来立刻停下脚步拱手行礼。楚凌微微点头,看了对方一眼问道:“出什么事了?”黑衣男子拱手道:“启禀公子,冯铮将军命人传信,拓跋胤开始往青州西北东南移动,似乎想要突围。”

    楚凌低头思索了片刻,道:“东南?他不是想要突围,而是想要接应北晋援军,看来百里轻鸿确实是到了。传令下去,时刻注意江济时和萧艨那边的动静。”

    黑衣男子拱手称是,楚凌问道,“桓毓公子在哪里?”

    黑衣男子道:“桓毓公子在书房。”

    楚凌点点头,“去书房。”

    肖嫣儿一愣,反应过来才连忙道:“阿凌姐姐,你还没用早膳呢!”楚凌笑道:“我突然想起来还有点事情要跟桓毓谈,谈过了再用早膳。”说话间,楚凌已经走出去七八步远了,肖嫣儿拦不住她急得直跺脚,看着楚凌走远只得轻哼了一双转身往厨房地方向走去。

    既然阿凌姐姐不肯自己去用膳,她就将早膳和药送到书房去便是了!一定不能等君师兄醒过来却发现阿凌姐姐瘦得不成样子。而且……阿凌姐姐的伤还没好全呢。肖嫣儿默默地想着,方才她抓着阿凌姐姐的手腕地时候顺便探了各脉,自然知道她的伤势如何了。

    “肖姑娘。”

    肖嫣儿正要走,却见一个护卫捧着一个盒子走了过来。肖嫣儿有些不解,“有什么事?”

    护卫道:“这是公主从天启宫里带来的药材,公主说请肖姑娘看看有没有什么何用地。”肖嫣儿闻言顿时没了什么精神,君师兄如今的情况根本就不是什么药能解决的事。如果只是缺少药材的话,凭着凌霄商行和沧云城的实力,什么样的名贵药材弄不到?虽然这么想着肖嫣儿还是点了点头,伸手接了过来,“我知道了。”皇宫里必然是聚集了天下最珍贵的东西,就算是同样的药材皇宫里也能比别处好上许多。虽然君师兄用不上,但是或许阿凌姐姐能用得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