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81、达到青州!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楚凌却并不惊讶,也没有手忙脚乱。微微侧首,流月刀向前一提挡住了百里轻鸿的长剑,显然虽然跟百里轻鸿废了这么久的话,但她同样也是防备着百里轻鸿随时发难的。长剑与流月刀转眼间便交锋了七八个回合,百里轻鸿面上终于露出了几分惊讶之色。

    跟拓跋胤相比,百里轻鸿对楚凌的实力其实不算太了解。但是百里轻鸿也还记得去年的时候楚凌是绝没有现在的实力的。如果楚凌跟他身在用一个时期,这样的资质百里轻鸿觉得自己说不定都会嫉妒她。

    百里轻鸿惊讶于楚凌的进步,楚凌对百里轻鸿过的实力却并没有什么意外。反倒是有心情笑道:“许久不见,百里驸马的实力似乎还是没有什么长进啊。”

    这自然并不是因为百里轻鸿不如楚凌,武功修为到了百里轻鸿这个地步,想要有明显的长进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跟君无欢拓跋胤这些人一样,百里轻鸿也不是纯粹的武者,所以他们的实力其实已经进入了一个巅峰和稳定地时期。再往后就是时间和经验的积累了。而楚凌却正处在飞快增长的时期,至少在未来好几年内,楚凌的实力都会一路增长。

    百里轻鸿冷声一声道:“公主觉得,你现在是我的对手么?”

    楚凌道:“不试试怎么知道?大不了就是两败俱伤么。”

    两人一边交手,百里轻鸿一边道:“两败俱伤?公主现在伤得起么?”永嘉帝驾崩,君无欢重病垂危,如今天启就靠楚凌一个人撑着了,她伤不起。

    楚凌笑道:“我伤不起,驸马你就伤得起么?拓跋罗想必会很高兴驸马有此觉悟。”

    “……”百里轻鸿手下微微一顿,楚凌自然察觉到了他这一分迟疑,利落地挥出一刀,一边笑道:“驸马,这世上的事情有时候比的不是局势对谁更有利,而是谁更能豁得出。”

    百里轻鸿冷声道:“我不相信你能豁得出去!”

    楚凌笑道:“你试试,至少我知道你豁不出去。驸马若是能豁得出去,又怎么会成为北晋驸马?”当年的事情到底谁对谁错姑且不论,最后的结局归根究底不就是百里轻鸿舍不得一死么?楚凌并不觉得不像死是什么错事,千古艰难惟一死,能活着谁都不想死。

    百里轻鸿脸色越发冰冷,下手越发狠厉起来。

    楚凌也不示弱,两人便在暮色下的荒野中你来我往地缠斗起来。

    夕阳终于渐渐沉到了山下,百里轻鸿先一步退开了。

    楚凌也不纠缠,当下停手收住了流月刀微微挑眉看着对面的百里轻鸿。

    百里轻鸿低头就看了一眼自己胸前和手臂上被流月刀划出地裂痕,虽然没有真的伤到身上,但是这样的位置也着实是有些危险了。楚凌站在对面,神色淡定地拍了拍自己断了一截的衣袖,干脆将另一边的衣袖也给截取了一段。

    虽然她还不是百里轻鸿的对手,但是这点差距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大概就是两败俱伤她伤得比惨一点的差距而已。但是,百里轻鸿真的敢在这个时候受伤吗?

    楚凌心情有些愉快起来,不管怎么样她身后站着地都是一群可以信任托付的人。而百里轻鸿身后站着的却是一群随时可能抛弃他甚至反水要他命的人。

    看到对手不好过我就好过了,果然是世间至理啊。

    “怎么样?百里驸马,还打么?”楚凌问道。

    百里轻鸿后退了一步,神色也恢复了原本你的淡漠,道:“我等公主改变主意。”说罢,转身带人黑衣人扬长而去。站在一边的护卫也连忙冲了过来,“公主!”

    “没事。”楚凌淡淡道:“收拾一下,我们立刻出发。”

    领头的侍卫看着百里轻鸿一行人离去的背影,道:“公主,姓百里的……”

    楚凌笑道:“不用管这种脑子出问题的疯子,自己送上来的把柄,不用白不用。让人去一趟上京,帮我传一封信给明镜。”

    “是,公主。”虽然并不知道公主想要让人送什么新,侍卫还是恭敬地应了下来。

    百里轻鸿专程在路上堵了一趟楚凌的事情自然没有被人知道,所以当百里轻鸿返回军中的时候南军的与援军也不过是才刚刚到青州边界而已。青州边界的貊族兵马这些天一直跟天启人僵持不下,即便是在永嘉帝驾崩的消息刚刚传来的时候,也没能从江济时和冯铮手里占到什么便宜。见到百里轻鸿率军赶到,哪怕是南军也还是让驻守在边界的貊族将领松了口气。

    “驸马。”查看了百里轻鸿出示的摄政王的诏令,将领恭敬地对百里轻鸿拱手见礼表示同意将兵权移交。

    百里轻鸿结果将领奉上的兵符,问道:“沈王何在?”

    那将领倒也不怀疑他什么,毕竟百里轻鸿刚到不知道沈王的行踪也是理所当然的。当下答道:“沈王殿下前日率兵进入青州,如今正在青州城附近与天启兵马对峙。王爷有言,一旦援军到达,请即刻增援青州。

    百里轻鸿微微蹙眉,道:“我知道了。”

    将领一愣,“驸马,那咱们何时出发?”

    百里轻鸿道:“沈王的退路已经被天启人切断,我们想要进入青州还能有什么别的法子?自然是从冯铮和江济时身上,碾过去!”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倒是那将领不知为何总觉得有些不对。只是一时半刻他也想不太明白到底哪儿不对,只得沉默地行了礼转身退出了大帐。只是出门的时候脸上的神色还有些凝重罢了。

    楚凌几乎是跟百里轻鸿差不多同时到达青州的,虽然路上就已经得知君无欢只是昏迷并没有出现最糟糕的情况,但是楚凌心中依然难以安宁。

    青州府衙中桓毓等人一看到风尘仆仆的楚凌顿时也松了口气。桓毓公子更是如释重负,“你终于来了。”楚凌顾不得许多,直接问道:“君无欢怎么样了?”

    站在一边的云行月和肖嫣儿都是沉默,楚凌有些着急,“说话!”

    云行月道:“暂时没事,但是…一直没有醒来,我们也不知道这到底算好还是不好。你先去看看他吧。”楚凌也不再说话,身形一闪已经进了内院。身后桓毓等人互望了一眼,都不由得叹了口气。

    凌走进房间,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床上的君无欢。君无欢已经昏迷了好些天了,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显得越发苍白虚弱。楚凌走到床边坐下,望着床上微闭着双眼的人心里却突然一下子放松了下来。

    伸手握住他微凉的手,楚凌唇边不由得露出了一丝淡淡地笑意。至少…不是最糟糕的结果,至少,他还活着。只要还活着总会有办法的。

    “君无欢,你可别忘了我说的话。你要是死了……”楚凌没有再说下去,只是轻轻靠在了床边,慢慢闭上了眼睛不一会儿功夫便陷入了睡梦之中。

    外面云行月等人等了一会儿也不见楚凌出来或者叫人进去,都有些担心起来。还是肖嫣儿壮着胆子轻轻推门进去,才看到楚凌已经趴在床边睡着了。房门口的几个人看到这一幕都是一愣,肖嫣儿想要进去却被祝摇红拉住拽了出来。肖嫣儿秀眉微皱,“摇红姐姐,我只是想让阿凌姐姐换个地方睡,那样不舒服。”她当然知道阿凌姐姐累得不轻,需要好好休息。但是那样趴在床边睡着怎么会舒服?

    祝摇红摇摇头,轻声道:“有时候舒不舒服没那么重要。你将公主叫醒了她未必还能睡得着,先让他休息一会儿。”

    肖嫣儿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好吧,听摇红姐姐的。”

    祝摇红轻叹了口气道:“公主的伤还没有好,就这么来回奔波怎么受得了?”

    肖嫣儿道:“我去厨房让人煮一些滋补的东西给阿凌姐姐,她醒来肯定会饿了。”祝摇红笑了笑,拍拍肖嫣儿地肩膀道:“还是嫣儿考虑的周到,去吧。”肖嫣儿立刻转身急匆匆地往厨房里去了,只留下祝摇红和云行月,祝摇红看看云行月问道:“云公子,可想好了怎么跟公主说?”

    云行月叹了口气耸耸肩道:“还能怎么说?实话实说吧,君无欢是什么情况凌姑娘心里也有数,咱们骗不了她的。而且…我觉得凌姑娘也不需要人骗她。”祝摇红低头沉吟了片刻,方才抬起头来点头道:“云公子说的是,是我想得太多了。”公主能走到今天,绝不是一个脆弱的人。这样的事情确实很残酷,但她如果都承受不起的话,这世上只怕也没有人能承受得起了。只是,想起方才看到那满脸倦意的女子趴在床边沉睡的模样,饶是祝摇红这样看过数不清的悲剧的女人也不由自主的有些心疼。

    楚凌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的尽头了,院子里空荡荡地一个人也没有显得格外安静。楚凌抬手揉了揉太阳穴,正要往外走去脚步却突然停了下来。大门口的柱子后面露出了雪白的一角。楚凌皱了皱眉,漫步走过去在柱子跟前停了下来。

    南宫御月不知何时坐在柱子下面睡着了。

    失忆之后的南宫御月似乎并没有从前的警惕性,虽然楚凌已经站到了他跟前他却依然没有醒过来。

    楚凌盯着他打量了好一会儿从,终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转身走了出去。

    书房里,桓毓正和上官允儒黄靖轩商议事情。看到楚凌走进来,三人立刻都站起身来,“公主。”

    上官允儒和黄靖轩更是羞愧地低下了头,如果不是他们没能及时将消息送到,驸马也不会发病昏迷。可惜无论他们如何自责惭愧也都已经晚了,等到他们从南宫御月的人手里脱身赶到青州,都已经是好几天以后的事情了。

    “公主……”黄靖轩上前一步想要请罪。

    楚凌抬手阻止了他们,淡淡道:“我知道是怎么回事,是我想得不周到,不怪你们。”是她忘了南宫御月是个什么性子,以至于没有将这个意外估算进去。黄靖轩和上官允儒无论如何也不是是南宫御月的对手,所以这却是怪不得他们。

    听她如此说,两人倒是更加愧疚了,“是我们无能,请公主责罚。”

    楚凌道:“好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君无欢不会有事的。”旁边桓毓也连忙道:“公主说的是,现在还是正事要紧。”楚凌扫了一眼书房里,只有桓毓三人,微微皱眉道:“其他人去哪里了?”

    桓毓道:“江济时和冯铮将军去了青州边界拦截貊族兵马,萧艨在青州城外拦截拓跋胤。沈淮和韩天宁驻守宁州和梁州。冯思北和黎澹跟着明镜去了上京。”

    楚凌皱眉道:“君无欢原本的计划应该是在青州停战吧?”

    桓毓点头道:“最好的情况是我们收复青州之后暂时休战,但是貊族人只怕不会同意。”

    楚凌手指轻轻滑过桌上的地图,道:“貊族人当然不会同意,否则…拓跋胤怎么会死赖在青州不走?君无欢昏迷之前,青州布防可完成了?”桓毓脸色有些不太好,“还有两处没有完成,被拓跋胤钻了空子。”若不是如此,拓跋胤的兵马根本到不了青州城附近。不过现在拓跋胤的退路也被他们斩断了,等于拓跋胤带着那些兵马被围困在了青州境内。但是以貊族人的战力,这些人也是一个隐患。

    楚凌在地图上标注红点的地方轻轻敲了两下,“拓跋胤……”

    桓毓道:“我和萧将军打算将拓跋胤困死在这里,但是…拓跋胤看起来也像是准备拖时间等着貊族的援兵到来。”

    楚凌道:“貊族援兵已经到了。”

    桓毓闻言,微微皱眉道:“这么快?”这段时间貊族人接连惨败,想要再调集兵马只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毕竟貊族人也不是只有一个青州要守,若是别的地方兵力太过薄弱,很难说会不会有人趁势而起。

    楚凌道:“南军,我见过百里轻鸿了。”

    闻言,桓毓也是一惊,“百里轻鸿?他去找你做什么?”

    楚凌抬眼看了他一眼,“你说呢?”

    桓毓脸色变了又变,终于恍然大悟,“我就说姓百里的卑鄙无耻,野心勃勃,君无欢留着他早晚是个祸害!”楚凌道:“确实是祸害,不过…他先祸害的肯定不是我们。”

    桓毓问道:“公主,我们接下来如何做?”

    楚凌饶有兴致地打量着桓毓,“你知道百里轻鸿来找过我,竟然还能放心?”

    桓毓苦笑道:“君无欢都放心,我有什么不放心的?无论公主做什么…君无欢想必都不会有意见的。”

    楚凌也没有开玩笑的心思,手指摩挲着地图上熟悉的自己,声音里却是杀气森然,“这一次…可不能再让他跑了。我们现在要做的是…杀了拓跋胤。”

    如果要问桓毓公子,拓跋胤和百里轻鸿他更讨厌谁,桓毓肯定要选百里轻鸿。

    但是如果问桓毓公子他现在更想杀谁,那必然是拓跋胤。

    百里轻鸿是个祸患,拓跋胤却是拓跋罗最信任的兄弟,北晋最厉害也最忠心的将领。拓跋胤一死…北晋的局势必然会大变。所以,对于楚凌的话桓毓并没有任何质疑,“公主请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