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80、合作?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楚凌离开平京之后带着人一路马不停蹄地赶往青州,但是显然并不是所有人都如同桓毓等人一般盼着她快些到达的。

    楚凌抬手示意身后的队伍停下,坐在马背上平静地盯着前方的道路尽头。

    楚凌身后众人见状,顿时明了纷纷抽出了兵器警惕地盯着前方。

    不一会儿功夫,一群黑衣人从前方道路的尽头涌了出来,正好将他们的去路堵了个严严实实。楚凌微微挑眉,笑道:“既然都是熟人,又何必藏头露尾呢?”黑衣人并没有动作,只是中间走出来一个人沉声道:“我等似乎没有见过神佑公主。”楚凌笑道:“见自然是没有见过,你们这样的人就算是见过本宫也不会记得的。只是,诸位难道不是冥狱的人?”

    对方眼神微沉,楚凌毫无意外地从对面眼底看到了一丝愤怒和意外。

    楚凌道:“本宫还以为拓跋梁死了冥狱就该散了,现在看来是有人接手了你们?我才不是拓跋罗,你们现在跟着百里轻鸿?”黑衣男子冷声道:“神佑公主好聪慧。”

    楚凌道:“这个跟聪不聪慧倒是没什么关系,我只是觉得拓跋罗就算再缺人应该也不会要一群随时会咬主人的狗。拓跋梁栽的这么惨,你们也没有少出力吧?百里轻鸿是什么时候跟你们勾搭上的?”黑衣男子眼神冰冷,冷声道:“公主知道的太多了。”

    楚凌笑道:“不多,至少我就不知道百里轻鸿派你们来想要做什么?杀了本宫?”

    “公主认为呢?”黑衣男子问道。

    楚凌微微眯眼,高坐在马背上居高临下的望着眼前的黑衣人,“本宫只怕你们还没有这个本事!”

    黑衣男子冷笑道:“有没有这个本事,只怕不是公主说了能算的。”

    楚凌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轻笑一声轻轻一拍马鞍,整个人便从马背上一跃而起如同一团红云飘向了前方的黑衣人。同时一道寒光从她袖底流出,离得最近的人只觉得眼前银光一闪就什么也不知道了。他脑海中最后的画面就是一抹高贵而轻盈的红飘然落下。

    楚凌落在黑衣人跟前,抬手轻触了一下流月刀上的血迹,淡淡笑道:“本宫正好心情不爽呢,你们既然来了,就别走了。”

    “大言不惭!”黑衣人眼中也更多了几分恼怒,朝身后打了个手势,他身后的人立刻朝着楚凌包抄过来。不远处跟在楚凌身边的护卫也不是木头,立刻也冲了上来双方陷入了一场混战。

    楚凌这两天心情不好确实是真的,所有这些人这时候送上门来也确实是自己往枪口上撞。楚凌半点也没有手下留情地意思,手起刀落血光四溅。在一片身着黑衣的人群中,她的红衣和银刀显得格外夺目璀璨。

    “真是漂亮啊,不愧是神佑公主。只看这杀人的场面果真当得起风华绝代四个字。”不远处地山坡上,一个中年男子站在百里轻鸿身边,忍不住轻声赞道。百里轻鸿身形挺拔笔直,对他的称赞充耳不闻,只是双眼紧紧地盯着人群中过的神色冷肃的红衣女子。

    中年男子小心地看了一眼百里轻鸿,忍不住道:“公子,恕在下不太明白,公子为何不直接前往青州反而要来这里拦截神佑公主?”

    百里轻鸿淡然道:“青州的局势,你没有发现什么?”

    “什么?”中年男子一愣,有些不太明白百里轻鸿指的是什么。

    百里轻鸿道:“天启人原本已经将北晋大军逐出青州以外了,如今却又任由拓跋胤驻扎在距离青州府城不过几十里外的地方。君无欢可不是能容他人在卧榻旁酣睡的人。”中年男子一愣,很快就反应过来,“公子的意思是…君无欢出事了?”

    百里轻鸿道:“现在青州主事的人绝对不是君无欢,否则拓跋胤只怕一天也留不下来。既然拓跋胤想要替我们在青州扎一根钉子,那就先不用着急。君无欢不能主事,现在天启就是她说了算。你说我来这里做什么?”

    中年男子循着他的目光看向山下,却被那一抹艳红吸引再也不舍得离开目光。忍不住轻叹道:“神佑公主…天下竟然有这样的女子……”不知想起了什么,中年男子问道:“公子想要杀了神佑公主?”

    百里轻鸿淡淡道:“很奇怪?”

    “……”一时间,中年男子倒是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神佑公主是已故灵犀公主的亲妹妹,而灵犀公主曾经是公子的未婚妻。如果不是当年那场剧变,按说如今神佑公主也该称呼公子一声姐夫。便是后来世事多变,这婚事没能成。公子和灵犀公主勉强也可算是青梅竹马了。据说神佑公主小时候公子也是见过的,难道真的就要……

    不过,有一个问题倒是一直以来都有很多人在心里好奇却没有人敢问的。

    百里轻鸿……到底有没有喜欢过灵犀公主?

    至少昭国公主是认为百里公子深爱着灵犀公主的,以至于夫妻十几年了依然过得乱七八糟。但是作为在百里轻鸿身边多年的幕僚,中年男子却觉得并没有这样的把握。

    中年男子忍不住侧首看了看百里轻鸿。

    百里轻鸿目光悠远神色却依然淡漠,“拓跋胤也想杀她,竟敢让她活着回来了。”

    “听说当年坚昆追杀了神佑公主一个多月,神佑公主也依然活的好好的,死得反倒是坚昆。”那可是仅次于拓跋兴业的貊族第二高手,那时候的神佑公主可才跟着拓跋兴业习武不过两年多呢。百里轻鸿道:“坚昆?坚昆之死…倒未必是因为他实力不济。”不过楚凌能从坚昆的追杀下逃出生天,也确实足够惊人了。

    百里轻鸿并没有等属下再发表意见,脚下一点整个人就朝着山下掠去。

    中年男子一愣,连忙也拔腿追了过去。只是他靠着双脚跑,自然是无论如何也追不上直接用轻功掠下山去的。只见百里轻鸿身形几个起落,不过片刻功夫就已经到了山脚下了。

    “住手。”

    随着一声低沉的声音,原本与跟随楚凌的护卫混战在一处地黑衣人纷纷朝着后面退去。只听了这一声楚凌就知道来者何人了,转过身来看着正朝着自己走来的百里轻鸿唇边勾起了一抹微冷的笑意。

    微微抬手,身边的护卫也纷纷向后退开了几步。只是目光却依然警惕地盯着对面的黑衣人以及突然出现的百里轻鸿。

    楚凌淡淡道:“百里驸马不领兵为北晋鞠躬尽瘁,在这里等着赌本宫,是什么意思?”不等百里轻鸿回答,楚凌又仿佛想起了什么笑道:“啊,本宫倒是忘了,对百里驸马来说,在这里堵住了本宫也算是为北晋鞠躬尽瘁了。拓跋罗想必对驸马最近这半年的表现很满意?”

    百里轻鸿神色淡漠并不因为楚凌毫不留情的嘲讽而动怒。只是看着楚凌道:“我找公主有事,可否私下谈?”

    楚凌的目光扫了一眼不远处那些黑衣人道:“驸马这排场,可不像是私下谈。而且…百里驸马还请恕本宫直言,做人太过两面三刀,不是什么好事。天启和北晋虽然是死仇,但也不是你跳来跳去的墙头。”百里轻鸿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微微扬眉道:“你以为…我想投靠天启么?”

    这自然是不可能的,到了如今这个地步天启上下无论是朝臣还是百姓都没有人会在肯接纳百里轻鸿了。在天启的史册上,他是注定了要遗臭万年的人物。

    楚凌微微挑眉,“那么百里驸马想要做什么?”

    “私下谈。”百里轻鸿沉声道。

    楚凌耸了耸肩,对身后的人再次打了个手势。身后的护卫有些迟疑,担心地看着楚凌,“公主……”

    “无妨,百里驸马想必还有些底线的。”楚凌道。百里轻鸿也同时对自己身后的黑衣人打了个手势,黑衣人沉默地一路后退,一直退到了百丈以外方才停下了脚步。见状,楚凌身后的护卫自然也只能跟着退开了,很快这一片地方就只剩下了两个相对而立的人。

    楚楚凌耸了耸肩,道:“好了,有什么事情百里驸马现在可以说了。说实话,每次见面都冷嘲热讽,本宫也觉得很无趣。所以,希望我们以后不会再私下见面了。”百里轻鸿不置可否,而是问道:“永嘉帝死了?”

    楚凌脸色微沉,双眸静静地盯着百里轻鸿,“明知故问,驸马想说什么?”

    百里轻鸿道:“君无欢现在最少也应该是昏迷不醒吧?”

    “哦?”楚凌并不回答,百里轻鸿道:“若是君无欢现在还有一丝神智,也不会让拓跋胤安安稳稳地待在青州。桓毓到底还是嫩了一些。”

    楚凌面无表情,冷声道:“这些好像都用不着百里驸马来操心,所以…你只需要告诉本宫,你想要做什么就可以了。”百里轻鸿侧首打量着楚凌,好一会儿方才道:“公主难道没有想过,其实我们也可以合作?”

    “哈?”楚凌吐出了一声意味不明的讽笑,“合作?”

    百里轻鸿点点头,“公主觉得不是么?”

    楚凌垂眸思索着,仿佛是在考虑百里轻鸿的建议。百里轻鸿自然也不着急,耐心地站在一边等待着她的思考结果。

    良久,楚凌才终于抬起头来道:“我看不出来有什么跟百里驸马合作的必要。”

    百里轻鸿道:“现在天启是公主做主吧?”

    楚凌不答,百里轻鸿道:“公主难道没有想过,如果有一日北晋由我做主,天启由公主做主,会是什么样子的?”

    楚凌神色微动,定定地望着眼前神色肃然的男人。不知道过了多久,楚凌方才轻叹了口气道:“百里驸马,我从不知道…原来你竟然有这么大的野心。”百里轻鸿微微皱眉,“野心?”似对楚凌的说法也有不满,百里轻鸿道:“这不是野心。”

    “那你觉得是什么?”楚凌问道。

    百里轻鸿道:“这是顺势而为,天命如此。”

    楚凌嗤笑一声,好一会儿才对百里轻鸿道:“你还是这样。”

    “怎样?”百里轻鸿问道。

    楚凌冷声道:“又要当婊子还要里牌坊,又当又立,有意思么?”

    百里轻鸿脸色一沉,楚凌继续道:“顺势?天命?将那个孩子推上皇位你暗地里用了多少手段,废了多少心思?害了多少人?就算谢老将军…也只是你望向走的一颗棋子吧?百里轻鸿,这十几年你看似什么都没做,但是…你害得都是什么人你还记得么?你的家族、你的妻子、你的儿子、你的岳丈、还有你的……老师。你这样的人,我怎么敢跟你合作?”

    “住口!”百里轻鸿神情冷肃,声音冰冷。

    楚凌自然不是一个听话的人,她只是平静地看了百里轻鸿一眼道:“你将百里渊送到天启,看似为了他的安危,实际上不过是将他当做人质,好让君无欢暂时相信你。之后却顺势将刚出生的孩子推上了皇位,你难道不知道…拓跋罗随时可能杀了那个孩子么?”

    百里轻鸿冷声道:“你以为君无欢不知道我的打算么?”

    楚凌笑道:“君无欢知道啊,所以…你猜会不会有一天,你的儿子会跟你站在对立的一面?如果有朝一日…你跟百里渊沙场相见,到时候你会是什么感觉?”

    “不会有那一天。”百里轻鸿漠然道,“我特意来找你,并不是为了听你说这些废话地。”

    楚凌点点头道:“我知道,所以我已经拒绝你了啊。”

    百里轻鸿道:“我认为你可以再考虑一下,君无欢命不久矣…神佑公主、楚…卿衣,你一个人撑不起整个天启。”

    楚凌神色古怪,“我一个人撑不起,难不成你还能帮我撑起不成?”

    百里轻鸿道:“至少,我可以在君无欢和拓跋胤死后,保证不会立刻进攻青州,给你留下足够的缓冲时间。”楚凌问道:“那么,我需要付出什么?”百里轻鸿道:“我不需要你付出什么。”楚凌笑道:“你猜我信不信?”

    百里轻鸿不答。

    楚凌打量着他,慢条斯理的笑道:“我倒是有点明白百里驸马的意思了,比起对付天启,你现在其实更想弄死拓跋罗独掌北晋大权,况且此时上京皇城里想要弄死拓跋罗的人也不只你一个,正是天大的良机。但是你又不能拒绝拓跋罗让你出兵的意思,因为这样一来不仅会让貊族人觉得你跟他们不是一条心,而且如果北晋完了…你杀了拓跋罗也没什么用处。所以…你才像跟我合作,说是给我缓冲的时间,不如说是给你时间回去对付拓跋罗。对么?最好是,将来等你掌握了北晋大权,再设法与天启合并,偌大的天气握于你一人之手,何等畅快得意?到时候,谁还敢提你从前的事情?哪怕就是百里家,还不将你捧上了天,怎么还敢记得你早些年是如何祸害他们的?”

    百里轻鸿并不动怒,只是看着楚凌道:“公主觉得这样不好么?”

    楚凌笑道:“好啊,怎么会不好?就是太好了,百里驸马是觉得白日做梦不要本钱才这么胆大妄为么?”

    百里轻鸿道:“如果我是北晋最后的赢家,你是天启最后的赢家,我们为何不能联手?到时候,整个天下都在你我手中……”

    “住口!”楚凌眼眸一沉,冷声道。

    百里轻鸿道:“还是说,公主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手握天下的感觉?真心想要为他人做嫁衣?天启那个孩子…跟你有什么关系让你如此尽心扶持他?公主可知道,当年…楚烈也曾经这么尽心的想要扶持过永嘉帝。最后他是什么结果?”

    楚凌冷笑一声,微微抬起下巴傲然道:“哦,那你跟我是什么关系?本宫凭什么要成全你的野心?”

    百里轻鸿道:“成全我,不也是成全公主自己么?”

    楚凌想了想,挑眉道:“也行啊,到时候你带北晋向天启投降,我为皇,你为臣。”

    “……”这一次,百里轻鸿很久没有说话。不知过了多久才终于叹了口气,“看来这合作是谈不成了。”

    “早就知道的事情,何必浪费彼此的时间。”楚凌道。

    百里轻鸿道:“那就得罪了。”话音未落,百里轻鸿手中的长剑已经出鞘直奔楚凌的脖子而来。

    “公主?!”不远处的护卫一直盯着这边,见状立刻惊呼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