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79、寻踪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关外某处深山之中,这里森林密布,即便是在每年最炎热的季节这山林之中也依然显得有些幽暗阴凉,人迹罕至。

    拓跋赞带着一群人有些艰难地爬上了一处山坡,回首四望眼前依然是看不到尽头的密林。若不是有年长地采药人领路,只怕即便是他们这样本该生于此长于此的人都要迷失了方向。

    “确定他在这里么?”拓跋赞抬头望着前方地最高峰,问道。

    身后的侍卫轻声道,“回王爷,只是有传说有人在这里看到过大将军的身影,还有一位猎人在山中迷失了方向遇险,被大将军给救了。只是……”只是这些人其实都不认识拓跋大将军,所以救他们的人到底是不是大将军,谁也不敢百分之百的确定。这些人也只是根据他们的描述,认为那个隐居在这深山最高峰的高手有些像大将军罢了。这样的事情他们也不是没有经历过。这几个月一路寻找大将军的踪迹却每每总是扑了个空,心中地担心和无奈可想而知。

    拓跋赞微微蹙眉,道:“如果还找不到……”

    拓跋赞其实并不愿意领这样的任务,他自己心里清楚他跟拓跋兴业并没有多少师徒情分。拓跋罗如果指望靠他来打动拓跋兴业的话,还不如派个曾经跟拓跋兴业一起上过战场的同袍来,说不定效果还能好一些。但是他又不能不来,因为那些能跟拓跋兴业称得上同袍的人年纪都不小了,而且比起让他们来寻人,战场才是他们更好的去处。

    经过了这么多的事情,拓跋赞终于明白了自己的能力到底在哪儿。或许在拓跋胤落崖失踪的消息传来的那一刻,在他看到那些为了阻拦天启人而全部阵亡也不肯后退一步的貊族将士的时候,他终于肯相信从头到尾拓跋胤真的没有想要害他,也终于明白了这世上还有比争权夺利更重要的事情。

    所以,即便是不愿意,他也一定要找到拓跋兴业。就算是跪在地上求,他也一定要求他回去。

    “这是你唯一还能为北晋做的事情!”离开上京的时候,面对着明显不太高兴的他的时候拓跋罗是这么说的。毫不留情,拓跋赞却发不出任何的脾气。

    “王爷,前面道路险要也不知道大将军是不是真的在上面。不如您先在这里歇息,咱们派人上去探过再说?”侍卫道。拓跋赞摇摇头道:“没那么多时间了,不必。我们直接上去!”

    “贵人,那上面…咱们上不去啊。”采药人有些畏惧地看着眼前的众人,道。

    拓跋赞看着他皱眉,那人连忙道:“那座山上没有路,四周都是绝壁,就算是最厉害的采药人也攀不上去。从来,从来没有人上去过。”

    拓跋赞不以为意,道:“先去看过再说。”

    采药人并没有骗他们,前面确实绝壁。抬头看着跟前的高耸入云的山峰众人都有些愣住了。不过倒也不算意外,毕竟在这样人迹罕至的地方是不会有人想要弄出一条路来的。这山峰很高,却并不大,山上也没有什么珍稀药材奇珍异宝,即便是采药人或者猎人也不会费心去爬这样一座高峰的。

    几个护卫上前攀爬,却都毫无意外地在不过七八丈的地方滑落了下来。

    “王爷,这……”很显然,这样的地方只有轻功高强的人才能爬的上去。

    拓跋赞微微皱眉,他的武功虽然还不错但是轻功却并不十分高明。这样的山势,他想要上到顶峰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果拓跋兴业真的在顶峰的话。

    跟在拓跋赞身边的护卫道:“王爷,这地方我等只怕上不去。不如在此处呼喊求见大将军,大将军内力深厚精湛,或许能听见?”

    拓跋赞点了点头,“试试看看吧。”当下提起,沉声道:“拓跋赞求见大将军,还请大将军现身一见!”他提气汇聚于丹田,吐出的声音立刻传响四方。幽静的山林之中,片刻后便有回音传来。

    只是却没有人应答。

    拓跋赞也不气馁,接连呼唤了将近一刻钟,山林里除了飞鸟和回声依然什么也没有。拓跋赞的声音却已经有些嘶哑了,旁边的护卫连忙道:“王爷,歇一会儿吧。或许,大将军真的不在这里。”

    拓跋赞摇摇头道:“不,他一定在这里。”

    “……”护卫无言,这也不是他们第一次扑空了,他不明白王爷为什么就笃定了拓跋大将军在这里。只是他也不能质疑拓跋赞的话,只得问道,“若是如此,大将军为何不回应我们?”

    拓跋赞垂眸道:“或许,他不想回应我们。”

    “这……”护卫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齐王和大将军的恩怨他们自然也听说过一些的。但是他们已经说了他们的来意,即便是大将军不愿意再管北晋的事,至少应该也会现身问一问吧?难道大将军真的已经放弃了北晋?想到此处,护卫心中也不由得一寒。

    陛下让他们出关寻找大将军,可见北晋如今的形势已经并不太好了。如果大将军也放弃了北晋……

    拓跋赞将腰间刀扯下来往护卫怀里一丢道:“我上山去看看。”

    护卫闻言一惊,“王爷,你……”

    拓跋赞道:“没事,我有分寸。”说罢,纵身一跃跃上了山坡,施展轻功一路往山上而去。

    这峰顶植被稀少,就连山林中随处可见的参天大树也不见一颗。而且越往上坡度就越是陡峭,上到一半以上就几乎已经接近笔直了。而且沿途几乎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那些草木也很难承受住一个成年男子的体重,拓跋赞只能算好每一颗大树之间的距离努力往上攀爬歇息或者是有什么可以落脚稍微喘口气的地方。

    拓跋赞也不知道自己爬了多久,只是回头看的时候原本等在山脚下地人已经不见了踪影,身后只有一层雾气遮住了下方的一切。

    拓跋赞心里突然就抖了抖,如果一不小心松了手或者踩滑了脚的话,他或许就会直接从这里摔下去。

    深吸了一口气,拓跋赞不再看下面的情形继续专注的往上面爬去。

    青州拓跋胤大营中,一个须发花白的老将看着眼前的拓跋胤沉声道:“王爷,摄政王有令,请你立刻回京。”拓跋胤看着眼前风尘仆仆地老将军,道:“将军,如果本王离开,你将会如何打算?”

    老将军道:“自然是立刻撤兵退守青州边界,等待朝廷援军。”

    拓跋胤缓缓地摇了摇头道:“青州不能让。”

    老将军皱眉道:“王爷,末将并没有将青州拱手相让的意思!只是……”只是如今他们守在这里对他们并没有什么好处,他来的时候就收到消息,润州和信州的天启兵马已经在朝着这边移动。一旦被合围他们就走不了了。

    拓跋胤道:“我知道老将军的意思,但是…如今貊族还有多少援兵?老将军说得援兵是百里轻鸿的南军吧?你认为,到时候百里轻鸿会先顾着南军还是貊族兵马?一旦让天启人在青州部署完毕,到时候必然是一场硬仗,牺牲的会是谁?老将军可还记得当年在青州,战死了多少貊族儿郎?”

    老将军顿时无言以对,他当然还记得。他还知道…如今的天启兵马与当年的还不懂,如今的天启人只会比当年更难打。但是……“难道王爷一开始就打算牺牲这些人?他们又有何错?”

    拓跋胤道:“他们没有错,错的是本王。但事到如今,却也只能如此了。在大军到来之前,青州一步都不能让。”

    老将军吸了口气,沉声道:“那好!王爷请先行回京!末将向王爷保证,援军到来之前,绝不退兵!就算是全军覆没,也绝不会离开青州一步!”

    拓跋胤依然摇头,老将军顿时有些怒了,“王爷!你若是出了什么事,摄政王那里……”

    拓跋胤淡然一笑,看向老将军地神色却有些漠然和无奈,“老将军,我……回不去了。”

    “……”

    老将军从大帐中走出来,神色有些凝重。等候在帐外的是拓跋罗的使者,见他出来连忙问道:“将军,王爷怎么说?”摄政王要王爷立刻回京,但是沈王殿下却不肯遵命。虽然摄政王说无论如何都要带王爷回去,但是谁又敢真的对沈王殿下做什么?或者应该说,谁又能真的对沈王殿下做什么?、

    沈王殿下一句“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就直接将他们挡回去了。君命都不受,摄政王的命令自然就更不会受了。

    老将军叹了口气,看了看眼前的人道:“老夫劝不了王爷,若是…阁下还是赶紧传信给摄政王吧,或许摄政王还能有别的法子。晚了只怕……”

    听出老将军的言外之意,那使者心中也是一跳,连忙拱手告辞转身匆匆而去了。

    百里轻鸿既然答应了拓跋罗出征,自然也不会玩拖拖拉拉地那一套,很快便整顿兵马朝着青州方向而来了。接到这个消息,饶是桓毓公子也忍不住气得跳脚。

    “君无欢当初留下百里轻鸿,简直就是养虎为患!”桓毓咬牙切齿地道。闻言,祝摇红抬起头来道:“桓毓公子,当初需要利用百里轻鸿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留下百里轻鸿可不是因为他们仁慈,而是因为需要跟百里轻鸿合作以及百里轻鸿实力不俗,想要弄死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桓毓轻哼了一声,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道:“你到底站在哪一边的?”祝摇红耸耸肩道:“我站哪一边的倒是无所谓,重要的事,现在该怎么办啊。”

    桓毓道:“还能怎么办?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啊。不就是百里轻鸿么,也没什么好怕的。”

    “那倒是,都说百里轻鸿厉害,但是说到底…他也就是成名得早吧?”平时很少在这种正事上说话的云行月也难得的插嘴了,可见是真的看百里轻鸿不太顺眼。

    百里轻鸿名声在外,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出名早。

    他世家出身,十多岁就已经名扬天下,是时间难得一见的少年名将。但是之后的十多年确实实打实的都被耽误了,所以如果真的算战绩的话,比他强得多的将领也是一抓一大把。以至于,人人都知道百里轻鸿很厉害,但要说他有什么令人惊艳无比的战绩,好像又说不太出来。

    因此在心理上,无论是桓毓还是云行月对百里轻鸿的戒备其实还远不如对拓跋胤的。但是……如果拓跋胤和百里轻鸿联手呢?

    想到此处,桓毓公子就觉得有些头痛,“明镜在上京搞什么?竟然让百里轻鸿这么轻易的离开上京!”祝摇红默默翻了个白眼,明镜公子去上京可不是为了看紧百里轻鸿。而且对明镜来说应该是百里轻鸿离开对他要办的事情更有利吧?他应当巴不得百里轻鸿离开才对,只是却因此害苦了他们。

    但是明镜也不能未卜先知,自然不会知道城主会因为南宫御月的一个玩笑就不省人事啊。

    所以,说来说去也只能怪他们运气不好了。

    “公主应该已经得到消息了吧?”祝摇红问道。

    桓毓叹了口气道:“陛下驾崩,公主能不能抽身出来都还要两说。”

    祝摇红摇头道:“我觉得公主会回来的,而且很快就会回来。”

    桓毓道:“也知道能如此期待了,希望公主能快点回来。”不然他可真要撑不住了。往常见君无欢仿佛做什么决定都很轻松一般,但是只有真正轮到自己做主的时候才会知道到底有多难。桓毓公子表示他这辈子都不想要自己当家作主了。

    往日里能够潇洒自在,做什么都写意从容,那是因为知道无论出了什么事上面都还有人顶着。一旦发现自己上面没有人了,哪怕是做一个最微小的决定都足够他再三考虑半天。在这么下去,他只怕是要英年早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