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78、祈愿!(二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姐姐,怎么了?”长生见楚凌神色不对,连忙起身问道。

    楚凌脸色苍白地握着手中的信笺,长生见她不答话有些着急,走过去凑近了一些正好看到了信函上的那几行字。桓毓并没有更多的啰嗦,而是直截了当地告诉了楚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君无欢病发,昏迷不醒。

    楚凌嘴唇微微颤了颤,握着信函的手被长生握住,“姐姐……”面对长生满是担心的眼神,楚凌勉强笑了笑,定了定神看向跪在殿中的黑衣男子,“你离开青州几天了?”黑衣男子恭声道:“回公主,五天。”他们几个人一路快马加鞭,换了不知道多少匹马片刻也不敢耽搁,也用了整整五天才赶到了平京。

    五天。

    楚凌深吸了一口气,也就是说君无欢至少已经昏迷了六天了。而现在到底怎么样了谁都不知道,楚凌只觉得一瞬间心口仿佛被人用细针狠狠地扎了一下一般。并不撕心裂肺,却依然让人痛的难以忍受。

    “阿凌姐姐……”

    “没事。”楚凌深吸了一口气,伸手拍拍长生柔声道:“长生先回去,帮我请上官大人还有襄国公他们过来,好么?”长生点了点头,道:“阿凌姐姐你放心,不会有事的。”

    楚凌点点头,“是啊,不会有事的。”

    君无欢当然不会有事!楚凌在心中如是想着。

    上官成义等人来得很快,长生显然是已经跟他们说过事情的大概了。因此几个人脸色都十分沉重,且不管君无欢的身份和影响力,只是如今平京这样的情况公主要离开就已经是个很麻烦的事情了。但是,如果长离公子真的生死未卜,那么公主是必然要立刻起身前往青州的。毕竟,万一长离公子真的出了什么事,北方的大军群龙无首到时候只怕又是一场祸事。

    “各位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楚凌看着众人,沉声道。

    众人默然,还是襄国公上前一步劝道:“公主,长离公子…这些年经历过不知道多少事情,定然不会被这点小事打倒。还请公主千万宽心。”

    楚凌点点头,笑容却有些苦涩,道:“舅舅,我知道。”正是因为知道,所以她才更知道君无欢的情况到底有多么危险。

    其他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劝楚凌,毕竟这种情况说什么都没有用。三年前长离公子重病那一次虽然外人知道的不多,但是他们这些真正位高权重的人却都是知道的清清楚楚地。就连云师叔对君无欢的病情的判断他们也隐约听说过。这也是上官成义等人对君无欢一直都不太忌惮的原因之一。

    “公主可是要立刻赶去青州?”朱大人直截了当地问道。

    楚凌问,“朱大人认为我不该去?”

    朱大人沉默,他当然不能说不该去。无论是为了局势还是为了人情神佑公主都是非去不可的。哪怕就是朝中那些文臣腐儒,只怕也不会觉得神佑公主不该去。毕竟对于那些人来说,神佑公主再位高权重,身为妻子在丈夫病重垂危的时候,无论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也非得放下不可的。只是……

    朱大人沉吟了片刻,方才道:“陛下刚刚驾崩,如今朝中也是人心纷乱。公主若是这个时候离开,只怕…人心不稳啊。”

    上官成义也有些迟疑,“臣等虽然能勉强稳定局势,但是若是有人暗中挑唆,只怕非我等所能力及。”这不是能力的问题,而是身份的问题。他们的身份天生就不可能如神佑公主一般具有威慑力。神佑公主虽然是女子,但毕竟是先帝亲自册封的监国摄政公主。更不用说神佑公主这些年的功绩,也足以让大多数人闭嘴。

    楚凌淡淡道:“两位大人尽管放心,本宫离开之前自然会处理好这些事情。只是往后朝中的事情还有长生就要劳烦诸位多多费心了。”

    众人连忙拱手应道:“臣等分内之事。”

    襄国公看着楚凌问道,“公主打算何时动身?”公主自己的伤都还没有好全,这才回来没几天,就这么来回奔波实在是让人不能放心。

    楚凌沉吟了片刻,道:“两天后出发。”她必须用两天的时间将她离开这段时间的事情都处理了,不能让人趁着这个空子兴风作浪,否则她贸然离去只会将整个天启和在北地的兵马都置于危险之中。

    “是。”

    两天的时间并不长,楚凌要做的事情却非常多。不仅是永嘉帝的葬礼各项事情,还有之后朝堂上的许多事情都要重新安排。永嘉帝这个太上皇哪怕不管事,有和没有也还是不一样地。之后楚凌又亲自召见了宁王夫妇,虽然并没有人知道楚凌跟宁王夫妇说了什么,但是只看宁王和王妃对神佑公主恭敬感激的模样,显然即便是永嘉帝驾崩之后,宁王夫妇依然还是选择站在了神佑公主的一边的。并没有打算靠着皇帝是自己亲孙儿这个筹码妄图与神佑公主分庭抗礼地意思。

    深夜,楚凌独自一人跪在奉先殿中永嘉帝的灵前。

    整个大殿里一片静谧,殿外偶尔传来侍卫巡逻的整齐脚步声。

    楚凌神色肃然地望着跟前永嘉帝的灵位,“父皇,明日我便要启程去青州了,我不知道……君无欢怎么样了?但是…我平生从不求神拜神。现在,只求您在天之灵…能保佑他平安无事。”

    大殿中飘荡着的浓郁的香火味道,让人觉得仿佛远离凡尘俗世深处在某处灵山庙宇之中。只是入眼的却都是一块块冷冰冰的黑色描金灵位。上面一个个名字楚凌觉得熟悉又陌生。

    “楚凌祈求天启诸位先祖保佑君无欢平安无事!愿楚凌再次归来之日,便是天启恢复故都之时。”

    说完,楚凌起身将手中的香插进了跟前的香炉之中。抬头望着最前面永嘉帝的灵位,“父皇,儿臣告退。”

    最后看了一眼永嘉帝的灵位,楚凌转身快步往外面走去。大殿外,一队身着戎装的年轻人沉默地站在外面,等待着从里面走出来的女子。

    “公主!”

    “出发!”楚凌沉声道。

    “是,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