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77、抱歉(一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青州的气氛凝重,远在平京的楚凌就更不轻松了。虽然她回来的即使并没有让朝堂上下因为群龙无首而乱起来,但是永嘉帝的死到底还是让人心有些浮动起来。

    别看永嘉帝平时不管是,就是他身体好的时候大多数时间也才争不过朝堂上那些官员。然而一旦他真的不在了,许多人才发现竟像是突然少了一根定海针一般的不自在。

    永嘉帝的存在本身就代表了一种安稳和平衡,而如今这个人不在了,自然会让不少人心中惶惶。

    楚凌坐在书房里批阅着跟前的折子,无论出了什么样的大事,偌大的朝廷也不可能就此停转的。永嘉帝的灵柩依然停在奉先殿,按照永嘉帝生前的嘱咐,永嘉帝的灵柩并不会在平京下葬。而是会暂时安置在奉先殿中,等到将来天启打回了上京,再将永嘉帝的灵柩一起送回上京葬入上京的皇陵之中。

    当然,也有可能最糟糕的结果是之后几代人甚至是永远都回不了上京了,但那就是后来者需要考虑的事情了。既然先帝对神佑公主和自己身后事如此有信心,朝臣们自然也不能违逆先帝的遗愿。另一方面,现在公布出先帝遗愿要归葬上京皇陵的消息,也还是有几分能够激励天启百姓和将士努力驱逐貊族人,收复故都的。

    虽然不用送灵柩入皇陵,但是葬礼却依然还是一点都不能少的。因此这段日子整个平京依然弥漫着一股苍白肃穆的气氛。楚凌每日要参加各种仪式,还要处理朝堂内外的各种事务,即便是襄国公强压着她休息,整个人也还是瘦了许多。

    “阿凌姐姐。”长生从外面走进来,轻声唤道。

    楚凌抬头放下手中的笔轻声道:“长生,可是有什么事?”

    长生摇摇头,走到楚凌身边道:“听护卫说,你昨晚一整夜都没有休息?”楚凌道:“无妨,我在书房里睡了一会儿。”长生皱了皱眉,看着她的脸色道:“襄国公说,如果阿凌姐姐不肯好好休息,就派人去告诉他一声。”

    楚凌无奈,轻叹了口气道:“真的没事,倒是你这几天…”

    虽然长生还小,但是有些事情楚凌却不能代替他去做。因此这几天各种仪式需要长生参加的更是她的好几倍。原本已经有了一些肉的小脸又瘦了下去了。

    长生道:”我现在身体很好呢,阿凌姐姐不用担心。倒是…国公说你刚刚受过重伤还没有好起来了。”

    楚凌道:“舅舅太大题小做了,我能留在平京的时间不多,这些事情总是要处理的。”

    闻言长生不由得一愣,伸手捏住了楚凌的衣袖,“阿凌姐姐,你…还要走么?”楚凌抬手轻轻为他理了理头发,道:“北边还在打仗呢,我自然还是要去的。”

    长生皱起了眉头,很是不舍,“可是…姐夫不是也在北方么?难道、就不能让他去打仗么?阿凌姐姐,你…你别走,别抛下长生。”

    看着长生这副模样,楚凌微微一愣。柔声道:“我不会抛下长生的。”

    长生眼巴巴地望着楚凌,“可是,如果阿凌姐姐出了什么事…我…”看着眼前的少年红通通的眼眶和眼中地惶恐,楚凌轻叹了一声伸手将他拉近自己怀中。长生终于忍不住,抓住楚凌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长生并不是一个爱哭的孩子,自从登基之后就更是努力做出一副成文的模样了。这会儿哭成这样倒是把楚凌都吓了一跳。连忙低头去看他,却见长生哭的小脸通红,连身体都在微微颤抖。楚凌原本到了嘴边的话有咽了回去。

    这段时间,大约从始至终都没有人去关注过长生到底有多害怕。她失踪了,永嘉帝又重病垂危。如果留下一个还不能亲政的长生,到底会怎么样了?在所有人都在关注着永嘉帝的病情的时候,平时乖巧沉稳的长生确实很容易被人忽略了。即便是如上官成义朱大人这些身为他老师的人,只怕也未必知道长生心底的恐惧。

    “抱歉,长生。”楚凌轻拍着他的背柔声道。

    长生抬起头来,红着眼睛望着楚凌,脸上还挂着几行泪珠,“阿凌姐姐?”

    楚凌轻声道:“别怕,阿凌姐姐不会有事的,等到打完了仗咱们就可以一起回上京了。长生还没有去过上京是不是?”长生点了点头道:“父皇和几位老师都说过,上京才是我们的家,总有一天我们会回去的。”

    楚凌点头道:“对啦,总有一天我们会回去的。所以,不要怕。就算阿凌姐姐去了北方,也还是有人照顾你的,还有舅舅,上官大人和宁王王妃在不是么?”

    长生点点头,他也不是不懂事的孩子。只是这段时间堆积的恐惧实在是太多了,又无处倾诉这才忍不住在楚凌面前哭了出来。虽然祖父祖母也很疼爱,但如今毕竟是君臣有别,再也没有了原本相处的自在。这几年长生也一直是跟着楚凌的,这种时候最依赖的自然还是楚凌这个姐姐。

    “阿凌姐姐,我知道了。长生会等你回来了,可是…你一定要、一定要平安回来。不要…父皇不在了,只剩下长生一个人……”

    楚凌点点头道:“姐姐知道,放心吧,姐姐很快就会回来的。”

    长生眨了眨眼睛,“阿凌姐姐,很快就要走了么?”

    楚凌道:“还不会,总要等父皇的葬礼结束。”

    长生微微松了口气,神色越越发的轻松起来。

    “启禀公主,青州急报!”门外,传来护卫的声音。楚凌一怔,青州已经被君无欢拿下了,这个时候能有什么急报?

    “进来。”

    长生见她有正事,立刻乖巧地告退了。楚凌拉住了他,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在一边坐下。虽然长生还不到亲政的年纪但是对于皇家的孩子来说已经不算小了,有些事情也没有必要处处瞒着他。这样的保护有时候反倒是会让他觉得不安。

    长生眨了眨眼睛,还是乖乖地在一边坐下了。

    片刻后,一个风尘仆仆的黑衣男子走了进来,“见过公主。”

    楚凌点点头问道:“出什么事了?”

    黑衣人没有说话,而是呈上了一封信函。楚凌接在手中,信封上的笔记却是桓毓的,不由得一愣。打开信封扫了一眼里面的内容,楚凌顿时只觉得天旋地转一瞬间仿佛连那张薄薄的信纸都握不住了一般。



    ------题外话------

    亲爱的们,元旦快乐~希望大家2020平安喜乐,心想事成哦~(づ ̄ 3 ̄)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