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73、急救!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云行月看着坐在书案后面的君无欢,心中也忍不住颤了颤。以他的医术和眼力,若是平常只怕一眼就能看出人是死是活,但是这会儿他竟然全然想不起来这些只是本能的上前一手去把脉一手去探君无欢的鼻息。确定了他还有呼吸,才重重地松了口气。抬头神色冷厉地瞪着跟在他身后进来的南宫御月吼道,“去找嫣儿过来,快点!”

    南宫御月愣了愣,这才看到君无欢的模样。他就没有想到君无欢竟然如此经不起刺激,一时间倒是忘了追究云行月吼他的事情。

    云行月见他呆着不动,当下更怒了,“去叫嫣儿!你真想看着他死啊!”

    南宫御月转过身,飞快地离去。

    云行月也顾不得许多,当下一只手扶着君无欢,另一只手里已经多了一根银针。手起针落,毫不犹豫地一针刺向了君无欢的心口。

    “君无欢,你他妈给我撑住了!”云行月的额头上很快冒起了虚汗,却还不忘对外面沉声道:“立刻请肖姑娘过来!”南宫御月那货脑子有病也不知道到底靠不靠谱。

    这一次南宫御月总算是靠谱了一会儿,不过片刻就拎着肖嫣儿走了进来,将肖嫣儿往地上一扔,肖嫣儿一向有些怕他,也是敢怒不敢言。从地上爬起来,才看到君无欢的模样不由得一愣,“这是怎么了?”

    云行月道:“别废话,快来帮忙。全身气血逆行冲破了之前的封锁。”一句话,三年前的冰晶石提前失效了。

    肖嫣儿也是倒抽了一口冷气,转身就往外跑。一边跑一边道:“师兄,你再撑一会儿!”

    肖嫣儿冲出去,不过一会儿功夫又抱着一堆东西冲了回来。跟在她身后的还有萧艨和冯铮,看到这一幕都吓了一跳。长离公子太过厉害,总会让人觉得他身体不好的传言像是谣传。这会儿他们看到君无欢却当真是跟死人没什么差别了。若不是云行月还在治疗,他们说不定真的以为君无欢已经死了。

    云行月见到两人倒是一喜,道:“两位来得正好。”

    萧艨对君无欢的身体知道得比冯铮多一些,见君无欢苍白的脸上渐渐蒙上了一层寒霜,心里不由得一沉,“云公子,驸马……”

    云行月点了点头,肖嫣儿已经将自己带来的东西扑来在桌上道:“你们别聊了,先救君师兄啊。”

    云行月看了他一眼,苦笑道:“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救。”当初说冰晶石一旦失笑君无欢就只能等死真的不是在说笑。肖嫣儿道:“既然你不知道,这次就听我的。”

    肖嫣儿飞快地抽出一排金针,手下飞快的刺向君无欢身上的各处穴道。

    云行月只看了几眼就知道她在干什么,皱眉道:“你以金针刺激他体内存于的生机,对他身体的影响……”人体的生机就那么多,耗损起来容易想要补足却是难上加难。肖嫣儿道:“人都要死了,还管什么影响?而且,就让他这样冻着,对身体影响也很大啊。若是阿凌姐姐回来,君师兄却……”说着,肖嫣儿的眼睛也忍不住红了。但是这次她却只是一抹眼泪就站起身道:“冯将军,萧大哥,劳烦两位同时运功让师兄体内的生气运转起来,就按照我下针的位置。

    萧艨和冯铮也不多话,直接上前接替了肖嫣儿和云行月的位置。

    肖嫣儿走到一边,开始在自己的东西里挑挑拣拣。

    云行月走过去帮忙,肖嫣儿问道:“师父和师伯最快什么时候能回来?”

    云行月道:“师伯十天之内一定能回来,但是父亲……”父亲远在极西之地,即便是现在传信最快也要一个多月才能赶回来。

    肖嫣儿秀眉紧锁,收下却飞快地写了药方递给云行月,“师兄,你看看。”

    云行月扫了一眼,寻常大夫若是看到这样的药方只怕都要吓得手抖云行月却知道肖嫣儿惯于用毒下手其实自有分寸。只是皱眉道:“你这药方不像是刚刚想不出来的,琢磨了很久吧?”君无欢这种病算是特例,根本没有别的可以研究。所以每一次新的药方都算是一次尝试。运气好有奇效,运气不好没有效果甚至有害都是有可能地。

    肖嫣儿点点头道:“阿凌姐姐一直都担心,万一到时候师父找不到解决师兄病情的法子,我这两年也研究了一些。”

    云行月摇摇头道:“这方子只怕也不行。”

    肖嫣儿心情有些低落,“我治不好君师兄,这方子是我去年想出来了,一直没有拿出来。”

    云行月当然知道她为什么不拿出来,这个方子一共十八味草药,其中有十六种都是剧毒。一个不小心,人没救回来先给毒死了。

    云行月皱眉道:“这些要虽然有剧毒,但若是用的得当确实可以扩充经脉。如此一来即便是他体内内息狂暴,也比现在能够承受一些。说不定便能撑过这一次。但是你也要知道,他同样有可能会因此直接经脉爆裂而死。”如此,君无欢没有被自己的伤病弄死,就先被肖嫣儿的毒弄死了。

    若不是君无欢之前用过冰晶石,体质阴寒能缓释药效,只怕任何一个绝顶高手这服药下去都能够直接爆体而亡。

    小毒仙,果真不愧是小毒仙。

    肖嫣儿有些忐忑,“我…”她确实有些害怕,如果师兄用了这药除了什么事,她怎么跟阿凌姐姐交代呢。

    云行月飞快地思索了片刻,再看了一眼正在为君无欢运功的萧艨和冯铮。饶是有两个一流高手相助,他们隔着几步远依然能够感觉到森然寒意。

    最后,云行月咬牙道:“用!”现在也没有别的法子,如果不兵行险着,即便是有萧艨和冯铮,君无欢也撑不过今晚。毕竟,萧艨和冯铮再厉害,又能撑到什么时候呢?

    肖嫣儿咬着有些发白的唇角道:“我亲自去配药。”

    云行月点点头,温声道:“去吧,别怕,君无欢命大,死不了的。”

    君无欢暂住的院子里,桓毓和云煦祝摇红等人以及沧云军众人都站在院落中,盯着跟前紧闭的房门气氛凝重。

    桓毓有些烦躁地来回踱步,“到底是怎么回事?云行月不是说至少能撑到年底么?”

    祝摇红坐在一边皱眉道:“城主这段时间的状况一直不太好,又没有好好休息。”

    桓毓忍不住叹了口气,当真是多事之秋。神佑公主失踪下落不明,他从平京北上的时候表舅就隐晦地提过永嘉帝只怕是命不久矣,如今君无欢又出了问题。以后可怎么是好啊。

    “来人!”

    “桓毓公子。”

    桓毓道:“派人去找云老先生,无论他在哪儿,立刻让他回来!他们这一家子还能不能好了?徒弟命都快没了还整天不见人影!”桓毓公子却是忘了,那位云老先生也就是这些年才刚开始靠谱一点点的,若是再找个十几年,君无欢就算是要死了只怕也指望不上他。

    “是,公子。”

    南宫御月蹲在院子里的一角望着头顶的天空发呆,傅冷站在他身后看着他,神色也有些凝重。虽然他没有看到是怎么回事,却多少能猜到一些。这一次…公子是真的做错了。

    南宫御月似乎终于回过神来,扭头看着他,“傅冷,你说…君无欢会不会死?”

    傅冷沉默了一下,道:“长离公子病了许多年,意志坚定如铁,想必能熬过来。”

    南宫御月没有说话,再次转回头去继续发呆。

    傅冷想了想道:“公子,长离公子这样,你并不高兴。”

    南宫御月眨了眨眼睛,眼中有些困惑。

    他总觉得十分的不舒服,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闹腾一般烦得他想要杀人。但是这会儿却又连杀人的兴致都没有了,他什么都不想做。

    “笙笙会不会生气?”南宫御月问。

    傅冷问道:“公子,如果公主不会生气,你会高兴吗?”看到长离公子要死了,你会高兴吗?

    “……”南宫御月再一次陷入了沉默并没有回到傅冷的问道。

    不知过了多久,紧闭地房门终于打开了。云行月从里面走了出来整个人仿佛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众人连忙站起身来,云行月不等他们问话就道:“大家先回去吧,暂时没什么事了。桓毓,外面的事情有劳你了。”君无欢之所以将桓毓从平京找过来,就是为了预防万一的。

    桓毓点了点头,沉声道:“放心,城主有劳云公子了。”

    云行月点点头,冷着脸走到南宫御月面前。傅冷见状连忙上前一步拦住了云行月,云行月冷冷地扫了他一眼道:“你担心什么?我又打不过他?”傅冷看了看他,沉默地退到了一边。云行月站在南宫御月跟前沉声问道:“师伯是不是把清犀丹给你了。”

    南宫御月抬眼,“那是什么?”

    傅冷连忙道:“云公子,在我这里。”说着取出一个药瓶递给了云行月,云老头担心南宫御月不知死活被人给弄死了,给了他不少的药。还没失忆前南宫御月压根不放在心上,失忆后南宫御月压根就不记得,这些东西一直都是傅冷在保管的。

    云行月接过来,打开瓶子闻了闻确认药没有问题这才松了口气。低头看着蹲在地上地南宫御月冷声道:“现在你高兴了吧?”

    南宫御月抬头望着他,依然面无表情。

    云行月冷声道:“当年我就该知道,你这个人冷血无情,无论对你多好你都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感激之心地。只会在心里嘲笑别人是傻子,去抢你想要的东西,得到了之后有弃之如敝屐。就算你再讨厌君无欢,你该看在他为了你千里迢迢跑到上京,将你或者从上京拎回来的份上别这样害他。南宫御月,你这样的人,活着有什么意思?你还不如早些死了算了。”

    南宫御月没说话,云行月冷笑了一声道:“也是,我跟你说这些废话做什么?你又听不懂。”又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的傅冷,冷笑道:“你倒是对他忠心耿耿,也不怕他将来捅你一刀。”说罢,云行月转身往里面走去。

    身后傅冷道:“云公子,如果长离公子醒了的话,记得告诉她,公主已经找到了,只是有急事回平京一趟,很快就会回来。”至于云行月前面的话,傅冷并没有放在心里。跟着南宫御月这么多年,他早就知道南宫御月是什么样的人了。但是那又能如何?他这条命是公子给的,本事是公子教的,就算是……也只当是还给公子了罢了。

    云行月脚步一顿,强忍着回头狠狠地揍南宫御月一顿的冲动踏入了房间重新将大门关上了。

    院子里的众人自然都听到了傅冷的话,只是此时君无欢的情况却让他们无法为公主的平安而欢喜。不过神色多少还是缓和了几分,祝摇红轻叹了口气靠着柱子低声道:“总算是,有一件好事了。”

    南宫御月依然蹲在原地,一动不动。

    眼底带着几分茫然和不解,他低声道:“我没想让他死啊。”

    他只是…怎么君无欢就要死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