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71、驾崩(一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陛下?”襄国公站在床边,眼底隐藏着几分担忧。

    永嘉帝朝他笑了笑,道:“则知,坐下说话。”襄国公犹豫了一下,还是朝着永嘉帝一揖之后在床边坐了下来。永嘉帝道:“则知,卿儿……”襄国公道:“陛下放心,公主真的没事。臣…前两日已经派人北上,公主很快就会回来的。”

    永嘉帝摇了摇头也没有多说这个话题,而是问道:“则知,你可怨恨朕?”

    襄国公神色微变,“陛下这是说什么,臣……”

    永嘉帝摆摆手,“朕都要死了,你连句实话都不肯说吗?当年…皇后、朕没能护着她,后来卿儿的母妃,还有灵犀…若不是朕这个皇帝没用,如果她们当年没有进宫、就算貊族人入关,她们逃到了平京也依然可以安稳度日吧?”

    “……”襄国公沉默不语。

    永嘉帝抬头望着床顶上,喃喃道:“这两年朕一直在想……如果当年是皇叔继位、会不会…根本就没有这些年的事情。早些年朕一直、一直都不敢去想这个问题。这两年…总是没什么事儿,倒是想开了。”说到此处,永嘉帝也不由得苦笑,“也只是现在、才能想得开罢。若是再给朕一次机会选择,或许朕还是一样会做出那样的决定。”没有人能预测为难,自然也不可能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所以即便是让当时的永嘉帝再选一次,他只怕依然还是会选择除掉楚烈。

    “朕不是一个皇帝。”永嘉帝道,“朕也不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朕这一辈子,前半生碌碌无为,后半生苟且偷生。唯一…能拿来炫耀的,就只有卿儿了。说到此处,一滴泪珠从永嘉帝的眼角滑落。

    永嘉帝笑着道:“朕、堂堂一国之君,却只能靠女儿…这个女儿,还不是朕自己教养出来的。则知,你说朕这辈子,到底算什么呢?”

    “陛下。”襄国公忍不住轻叹了口气,怨恨么?怎么能不恨?段氏为了辅佐永嘉帝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这没什么可怨恨的。段氏世代只效忠郡王支持嫡系,这是他们的选择与存身之道。若当年他们也选择站在摄政王一边威逼帝王,段氏坚持了多少代的忠孝节义就是个笑话。但是…永嘉帝这个帝王却着实也让段家两代人操碎了心。

    段家希望陛下能态度僵硬的保住君家,陛下却半途而废对摄政王妥协。

    段家希望陛下能自强,但是永嘉帝的性格却太过软弱。

    最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性格软弱的永嘉帝却能在背后狠狠地捅了楚烈一刀。也因此提前葬送了天启的半壁江山。还将段家的三个血亲都遗落在了北方,不…应该说是四个。但是…看永嘉帝此时的模样,除了一声叹息襄国公真的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陛下,有公主…便是天启也是陛下的福气。”襄国公道,只是…如今公主又到底在哪儿呢?难道当真是天要灭天启?

    永嘉帝点点头道:“是啊,朕的卿儿…当年、那么小的一个孩子,朕…还是在她还小的时候抱过她呢。”

    襄国公点头笑道:“是啊,公主刚出生的时候,臣也抱过她。”

    似乎想起了当年还在襁褓中的小卿衣,两人脸上都多了几分笑意和怀念。

    永嘉帝叹气道:“你说、那么小小的一个人儿,怎么就能做出这么多的事情。旁人都说神佑公主…厉害,但是、朕却是又是心疼又是愧疚。若不是做父母的无能…又哪里需要她那么辛苦啊。”

    襄国公道:“公主与寻常女子不同,臣看着若是让她整日在家里刺绣玩乐,才让她难受呢。”

    “……”

    寝殿外,刚刚从书房里读完书过来的长生看着一边的朱大人和上官大人,迟疑着道:“两位先生,父皇他……”

    两人的脸色都有些凝重,“陛下不用担心,上皇必不会有事的。公主、公主还没回来呢。”

    长生眼睛微红,“阿凌姐姐…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众人担心长生年纪小在永嘉帝面前说漏了嘴,以至于长生也以为楚凌已经找到了只是暂时回不来。虽然永嘉帝对长生远不如对楚凌的宠爱,但长生毕竟还是个小孩子又乖巧懂事,这几年相处下来永嘉帝还是对他还是有几分疼爱的。至于长生,无论是因为永嘉帝对他好,是他的父皇还是单纯只是因为是阿凌姐姐的亲生父亲,长生对永嘉帝的感情自然也不浅。

    这几天每次去请安总听见永嘉帝叫着卿儿卿儿的,长生心中自然也很是难过。

    朱大人和上官成义对视一眼,双双在心中叹了口气。

    “陛下!”里面传来襄国公的声音,“太医!进来!”

    侯在外间的太医连忙进去,寝殿里又是一阵兵荒马乱。

    肃穆宁静的宫门外,驻守的护卫听到一阵马蹄声从街道的尽头传来。立刻皱了皱眉,警惕地看向前方。莫不是又有什么紧急的军情?

    片刻后,只见一匹黑马飞快地朝着宫门口奔来。远远的就看到马背上坐着一个红衣女子,那女子虽然只穿着一身简单的衣衫,发丝也只是随意的竖起,看着风尘仆仆的模样却还是让他们一眼便认了出来,“公主?!”

    “是神佑公主!”

    说话间,那一人一马已经到了跟前。众人立刻单膝跪地,“恭迎公主回宫!”

    楚凌扫了他们一眼,翻身下马直接施展轻功一掠而去。纵然楚凌的身份可以在宫中纵马,但是宫里很多地方并不适合骑马,还不如轻功得快。

    楚凌的轻功极快,甚至比禀告的人还要先一步到达永嘉帝的寝宫外。

    “宫…公主回来了?!”守在宫门口的内侍宫女也是满脸震惊,甚至有人连行礼都来不及转身就往里面冲。

    “恭迎公主。”

    楚凌沉声问道:“免了,父皇怎么样了?”

    “公主,陛下这两日都不太好……”

    楚凌点点头,顾不得多听飞快地往寝宫里走去。刚走到殿门口,就看到贤妃快步从里面出来,一把抓住楚凌急促地道:“公主,快!”

    “贤妃……”

    贤妃红着眼睛道:“公主,快进去,陛下不好了!”

    楚凌心中一沉,直接抖开了贤妃地手飞快的冲了进去。

    “卿儿…拂儿……”

    “卿儿……”

    寝殿里,永嘉帝已经没有了先前比襄国公说话的精神,整个人看上去越发的虚弱了起来。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就此睡过去。

    “陛下……”襄国公颤声道,“陛下,你……”看着永嘉帝这副模样,襄国公倒是有些怀疑之前用公主拖着陛下到底对不对了。这样强撑着一口气,着实是太折磨人了。而且他们都清楚,哪怕是永嘉帝再怎么撑着,也就是在眼前了。

    “卿儿……”

    永嘉帝的眼神渐渐变得黯淡了下去,声音也几乎听不见了,只依稀能看到他唇角微动。

    龙榻前跪了一地的人,只是纷纷低着头却谁也不敢哭泣。

    襄国公深吸了一口气,闭了闭眼睛等着最后一刻的到来。

    “卿儿……”

    “父皇?!”

    一个声音突然传入众人的耳中,下一瞬一个红衣身影已经扑到了床前。

    楚凌趴在床边,握住了永嘉帝的手,“父皇,我回来了!”

    永嘉帝的眼神有一瞬间的明亮,被楚凌握住的手也轻轻握了握。

    “卿…卿儿?”

    楚凌眼睛微红,“父皇,我回来了。”

    永嘉帝怔怔地望着她,楚凌红着眼睛脸上却带着笑容,“父皇,我们已经打下了青州了。很快就会打下上京,到时候…我们,一起接拂衣姐姐和母后回家。”

    “……好。”永嘉帝低声道。

    楚凌点头道:“父皇。”

    “好、好…”永嘉帝嘴唇轻轻勾唇,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父皇?”

    “……”

    “陛下?!”

    床上的人已经闭上了眼睛,唇边的笑容却依然还在,仿佛只是安详地沉入了一个美梦中一般。

    旁边一个太医迟疑了一下,上前一探永嘉帝的鼻息,颤抖了一下还是跪倒在了床前,宣布,“陛下,驾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