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70、回光返照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双方人马互相间并不信任,所以虽然结伴出山,却并不肯一起走。而是互相隔着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倒也方便彼此沟通交流信息。

    南宫御月对跟在楚凌身边的泡泡很是看不上眼,斜睨着她不满地道:“笙笙,你从哪儿捡回来这个小丫头的?”泡泡显然也知道这个看起来很好看的大哥哥并非什么良善之辈,抓着小包袱躲到了楚凌的身后,只敢探出个小脑袋打量南宫御月,但是被南宫御月一瞪,立刻又缩回去了。

    楚凌无奈地道:“什么捡,是泡泡的祖父救了我们的性命。你别吓唬她。”

    “泡泡?什么怪名字?”南宫御月嗤笑道。楚凌安抚地拍了拍泡泡柔声道:“别怕,他不会伤害你的。”泡泡点了点头,但是还是忍不住紧紧抓着楚凌的衣袖,于是南宫御月看她越发的不爽了。楚凌也没有功夫理会南宫御月如何,而是看向站在一边的黄靖轩问道:“外面怎么样?君无欢没事吧?”

    黄靖轩摇摇头,有些无奈地道:“公主,我们入山已经有十多天。不过…之前听到的一些消息,驸马率领天启大军接连大胜,军中的事情公主想必不用担心。”楚凌看向南宫御月,南宫御月明明去了沧云城,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南宫御月耸耸肩道:“君无欢不知道让你那个表哥跟素和明光说了些什么,素和明光跑了,我当然就来找笙笙了。笙笙,你别跟着君无欢,要不是他没用你怎么会遇到危险。你跟本公子一起走吧?”

    楚凌翻了个白眼问道:“跟你去哪儿?”

    “……”南宫御月顿时哑然,他还真不知道去哪儿。虽然他现在不缺钱也不缺人使唤,但若是正要他说自己能在哪儿落脚他还真的不太知道。虽然傅冷也跟着说了不少以前的事情,但比人说和自己知道之间到底是隔着一层。在他看来,从前的他能把拓跋氏的人弄得那么惨已经够了。如果真的执着于要干掉所有姓拓跋的人的话,他也有的是办法。譬如……南宫御月有些不怀好意地看了一眼不远处正跟人说话的拓跋胤。

    “笙笙,我帮你干掉他好不好?”南宫御月问道。

    楚凌道:“你想要干掉他就自己去,别拖上我。”

    南宫御月不满,“他差点害死笙笙,笙笙都不太讨厌他么?”

    楚凌道:“现在最重要的是出去。”在这深山之中,外面的消息一点也不知道。她是一刻钟也不想在这里久留了。南宫御月看了看围在拓跋胤身边的人,轻哼了一声偏过头去也不再理会他们。

    南宫御月等人在山林转了十多天,但是出去目标明确却没有花费那么多的时间。不过四五天,他们就看到了山林的边缘。

    两方人马同时停了下来,拓跋胤看着楚凌道:“神佑公主,就此别过。”

    楚凌微微点头,“沈王请。”

    拓跋胤道:“今日一别,想必不会再见了。告辞。”

    楚凌有些奇怪地看着拓跋胤,不会再见了?不太可能吧。只要以后双方还要开打,他们早晚还是要在战场上再见的。目送拓跋胤一行人离去,楚凌秀眉微锁,依然在思索着方才拓跋胤的话。南宫御月不悦地道:“笙笙,你干嘛一直盯着拓跋胤?”笙笙都没有这样盯着他看过。

    楚凌也知道南宫御月说不通,侧首问旁边的傅冷,“傅冷,你有没有觉得拓跋胤刚才的话有些奇怪?“

    傅冷皱着眉点了点头道:“沈王的话,好像…诀别。”

    南宫御月嗤笑一声,“这还不简单,他活不久了呗。”

    楚凌一愣,“活不久了?”

    南宫御月理所当然地点头道:“是呀,看起来好像伤得挺重啊。笙笙,你干嘛不让我杀了他?现在正好是个好机会啊。”楚凌淡淡道:“你不是说他活不久了么?”南宫御月点头,若有所思地道:“心脉重挫,脊柱好像也伤得很重。竟然还能走出来,啧…真像个打不死的蟑螂。”

    “……”南宫国师你不觉得你这形容词有些问题么?跟拓跋胤比起来,你才更像打不死的那啥。

    “公主!”众人刚刚走出山林,就看到不远处上官允儒带着人匆匆迎了上来。见到楚凌,上官允儒不由得松了口气,连忙拱手道:“见过公主!”楚凌点头道:“辛苦你们了,允儒,你们怎么在这儿?”

    上官允儒道:“昨晚有探子发现的黄靖轩的讯号,我们就带人守在这里了。若不是怕贸然入山和公主错过,只怕我们都要忍不住进去了。”

    楚凌看他神色有些焦虑之色,连忙问道:“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上官允儒点头,神色有些凝重地道:“公主,平京传来消息,陛下…快要撑不住了!襄国公和上官大人瞒着实情,说我们已经找到了公主只是战事紧急这才不能回去。但是只怕也撑不了多久……襄国公来信,如果能找到公主请公主尽快回去一趟。如果实在是找不到…他们也要想别的法子了,总不能让陛下……”

    楚凌脸色顿变,深吸了一口气问道:“君无欢怎么样了?”

    上官允儒道:“这些日子驸马率领大军一路势如破竹,已经攻入青州了。”

    楚凌思索了片刻,吩咐道:“允儒,让人备马,我立刻回平京一趟。找到我的消息,可传给了君无欢?”

    上官允儒摇头道:“还没有,我想先确定了再传。云公子吩咐,一定要确定公主平安无事,才能将消息传回去。”楚凌心中微沉,她知道云行月既然这样吩咐,只怕君无欢的情况也不是太好。

    “立刻传信给君无欢报平安,我先去一趟平京,然后就去青州。不…还是我亲自写一封信给他吧。”

    上官允儒点头称是。

    因为担心永嘉帝的病情,楚凌也顾不得休息就直接上马往平静赶去。这些日子泡泡一路跟着她已经累得不轻也不好再赶路,只能先将泡泡托付给了上官允儒,让他将人送去找雅朵照顾。泡泡虽然第一次出山,离开楚凌很是不安。却也知道楚凌有急事很是听话并不哭闹,倒是让楚凌有些歉疚。

    若是可以她自然希望将泡泡带在身边,但是她一路快马加鞭泡泡的身体只怕是受不了。只能让人先送到雅朵身边,再让雅朵安排人将她送回平京。无论如何,北方到底还是乱世。泡泡还是待在平京要安全一些。

    楚凌立刻就要走,南宫御月却出乎意外地留了下来。楚凌也不介意,她一个人赶路快一些,也实在是没有功夫跟南宫御月折腾。当下也不多说什么,只是安抚了泡泡一番又亲笔给君无欢写了一封信就策马狂奔而去。

    上官允儒有些担心,“公主看着脸色不太好,这么赶路不会有事吧?”

    黄靖轩摇摇头道:“公主心里想必有数。”晃了晃手中的信函道:“我去青州一趟,听说驸马这段时间的脾气很是不好,看到这封信想必会好很多。”没等上官允儒点头,就见眼前身形一晃黄靖轩手中的信函已经到了南宫御月手中。

    黄靖轩一愣,“南宫公子,你这是……”

    南宫御月微微眯眼道:“这封信,就让本公子替你们去送吧。”

    黄靖轩和上官允儒跟着楚凌也好几年了,自然也深知南宫御月的不靠谱。但是他们同样也知道南宫御月的厉害和变幻莫测的脾气,一时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只得侧首去看傅冷,傅冷犹豫了一下道:“两位若是放心,就由我们公子走一趟好了。”

    “……”我们就是不放心啊。

    南宫御月冷飕飕地扫了两人一眼,轻哼一声道:“怎么?你们担心本公子连封信都送不好?”

    黄靖轩连忙赔笑道:”自然不是,只是…南宫公子贵人事忙,这点区区小事不如还是咱们去办吧?”

    南宫御月道:“本公子现在没事。”

    上官允儒扯了一下黄靖轩的衣袖,对南宫御月笑道:“如此,就劳烦南宫公子了。”

    南宫御月这才满意,轻哼一声道:“咱们走。”

    看着南宫御月和傅冷带着几个白衣侍卫飘然而去,黄靖轩急得直跳脚,“上官,你怎么把公主的信交给南宫御月了?他要是……”上官允儒有些无奈地道:“就算我不给,咱们抢得过南宫公子吗?”黄靖轩顿时无语,是啊,他们还真抢不过南宫御月。

    上官允儒拍拍他的肩膀道:“放心,方才公主写信的时候我看了一眼,大概内容都记得。不管南宫公子会不会把信送过去,咱们都要走一趟。”公主并没有避着他们,他刚好记性也不错,大体内容也还是记得的,无外乎一些保平安以及叮嘱驸马注意身体之类的话并没有什么机密。

    黄靖轩这才松了口气,“那就好,那行既然你知道信的内容你就去吧,我留在这边等着神佑军汇合。”

    “好。”

    前面已经走出一段距离地南宫御月低头把玩着自己手中的信函,饶有兴致吩咐道:“傅冷,让人拦住那个上官什么的……”

    傅冷一愣,“公子,你这是打算……”公子该不会根本就不打算帮人家送信吧?不送信还拿走做什么?“公子,神佑公主会生气的。”现在也只有这个理由还能让公主忌惮一下了。

    南宫御月轻哼一声道:“本公子又没说不送。总之…在本公子没说放行之前,不许那个上官允儒去青州。也不许笙笙的消息传到青州。”

    傅冷叹了口气,“那公子你可千万得快点。”他们可拦不住沧云军和凌霄商行的消息渠道。最多也只是设法拖延一下罢了。

    南宫御月轻弹了一下手中的信函笑道:“放心,很快的。君无欢…让你打本公子,本公子一定送你一份厚礼!”

    楚凌一路马不停蹄地奔向润州,又渡江,再次上马,一路奔回平京换成竟然只花了不到七天的时间。

    皇宫里,永嘉帝躺在床上虚弱地喘着气。

    殿外,襄国公等人的脸色都有些不太好看。朱大人更是有些烦躁地来回走动着,时不时抬眼看一眼里间。

    几个太医从里面走了出来,众人连忙起身,“太医,陛下怎么样了?”

    太医无声地摇了摇头,低声道:“陛下已经是…油尽灯枯之势,只怕是…过不了今晚了。诸位大人,还请早做准备。”闻言,襄国公只觉得身体有些站不住跌坐回了椅子里。

    “国公?!”

    襄国公抬手阻止了太医上前,摇头道:“我没事,不必担心。只是没想到……”襄国公的年纪并不比永嘉帝小几岁。如今在外人看来保养得宜的襄国公连一声老都还称不上,永嘉帝却已经是油尽灯枯之势了。

    “太医,真的没有办法了吗?”襄国公问道。

    太医艰难地摇了摇头,如果有办法他们又怎么会不用?但是陛下这确实是命数到头了,这几年本就是靠着各种名贵药材支撑着,如今是什么药都没有用了,“下官等实在是无能为力。”

    众人对视了一眼,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

    寝殿里,永嘉帝往日里因为久病显得有些昏暗的双眼却难得的明亮了几分。他微微抬手,仿佛想要说什么。旁边侍候的宫女连忙上前,“陛下。”

    永嘉帝张了张嘴,低声唤道,“卿儿…卿儿……”

    宫女顿时有些无措,匆匆进来的襄国公连忙上前,低声道:“陛下,北地战事紧急,公主与驸马已经打到了青州,驱逐貊族,恢复古都指日可待。很快,公主便会回来了。”

    永嘉帝侧首定定地望着襄国公,襄国公突然有些忍不住想要避开他的视线。那眼神仿佛是看穿了他的谎言一般,但是他却不能避开。只能与永嘉帝对视,道:“陛下放心,陛下赐公主神佑之号,公主自有天神庇佑,定会早日凯旋。”

    不知过了多久,才听到永嘉帝轻叹了口气道:“你们都退下,则知,你陪朕…说说话吧。”

    永嘉帝已经好些日子没有说过这么连贯的长句了,但是襄国公看着他难得清明的眼神心中却是一沉,

    这…莫不是回光返照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