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69、离开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转眼间,楚凌在这不知名的小山村已经待了有一个月零几天了,看着小屋外面的石头上刻画的一条条线痕,楚凌紧锁的眉头终于展开了几分。

    泡泡拉着楚凌的衣袖,恋恋不舍地望着她,“姐姐,你真的要走呀,可是你的伤还没有好全啊。”楚凌含笑摸摸她的小辫子道:“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姐姐还有总要的事情要办不能再耽搁了。”她的伤确实还没好全,但是楚凌却再也等不下去了。这一个多月的失踪,外面还不知道怎么样了。再等下去楚凌觉得自己就要先疯掉了。

    “哦。”泡泡只得沮丧地低下了头,“那姐姐你可一定要来看泡泡啊。”

    楚凌点点头笑道:“好啊。”

    旁边的凳子上坐着满头白发的老人,看着楚凌直皱眉头道:“姑娘,虽然老朽已经几十年没有出去过了,却也还记得…当年从这村里出去很是走了好几天。如今出山的路又没了,你要出去只怕还要更费力气。你这伤…只怕是撑不住啊。”

    楚凌笑道:“多谢先生关心,我有一些功夫护身,想必不碍事。我确实是有要事,不得不走了。”

    老者道:“我直到你们都有功夫,若是寻常人只怕到不了我们这里就没命了。姑娘要走,那这位公子……”老先生这些日子也看出来了,原本以为是一对情人,后来才发现不太对。这两人的关系显然并不太好,这些日子虽然没发生什么冲突却很明显的互相戒备而且有敌意。

    拓跋胤伤得比楚凌还重一些,刚到这里的时候几乎起不了身,楚凌都怀疑这人是不是全身瘫痪了。可惜过了七八天拓跋胤又渐渐地恢复过来了,只是现在行动的时候依然还有些僵硬罢了。伤筋动骨一百天,拓跋胤这是伤到了脊柱,没瘫痪就算是不错了。

    楚凌笑道:“他……”

    “一起走。”拓跋胤突然开口道。

    楚凌脸色微变,侧首对老者道:“老先生,我们想单独谈谈。”老者看了看他们,点点头道,“也好,两位…好好谈。”可千万别打起来了,吓着着村子里的百姓。

    老者拉着泡泡走了出去,楚凌方才冷眼看着拓跋胤道:“沈王的伤好了?”

    “还没有。”拓跋胤淡然道,楚凌冷笑一声,“如果我现在…或者在路上杀了你,你觉得怎么样?”

    拓跋胤道:“你是好的比我快一些,但也没有快多少吧?”也就是说,想要杀了拓跋胤,楚凌只怕也需要付出一些代价。而现在,楚凌最耗不起的就是时间。

    楚凌轻哼一声道:“能让北晋沈王葬生在我手中,也是一桩喜事。”

    拓跋胤平静地看着她,“楚卿衣。”

    楚凌一怔,倒是很少听到有人如此平静地称呼她这个名字。只听拓跋胤道:“你现在杀不了我,我也杀不了你。何必浪费彼此的时间?”

    楚凌笑道:“这可不像是沈王会说的话,沈王不是应该说,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杀了我吗?”

    拓跋胤垂眸,“我试过了。我试过了,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还杀不了你,或许…这就是天意。”

    楚凌有些惊讶,她是真的没有想到拓跋胤竟然会放弃杀她。有些怀疑地盯着拓跋胤,只是拓跋胤一贯表情稀缺他也看不出来他这话是真心还是假意。拓跋胤似乎也不在意她的看法,道:“那日昏迷过去之后,我见到她了。”

    “……”她…指的是、灵犀公主?

    拓跋胤淡淡道:“这些年,我从来没有梦到过她。”

    楚凌表情有些麻木地看着拓跋胤,她确实不知道面对如此煽情的情况应该如何表态。关于楚拂衣的事情他也不是没有跟拓跋胤谈过,但人已经没了,说得再多都毫无意义。

    拓跋胤看着她道:“我在宁州的府城里放了一件东西,如果我死了的话,你可以去取走。”

    楚凌挑眉,“你是在暗示我,现在就杀了你?”

    拓跋胤淡淡一笑道:“你跟你姐姐,实在不像是姐妹俩。”

    楚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到底想说什么?”

    拓跋胤站起身来,“一起走,离开这里之后你走你的路,我走我的路。”

    楚凌有些不解,“你这样就放弃了,那你之前这一番折腾又有什么意义?我不信你会想不到,被你扔下的那些貊族人只怕不会好过。”拓跋胤道:“我不是神仙,我做我认为能做该做的。尽我所能,杀不了你我也只能认命。我不能死在这里。”意思是,即便是楚凌想要跟他同归于尽,拓跋胤也不愿意。

    楚凌深吸了一口气,“好,一起走!”不仅是拓跋胤,她也不想再拖延下去了。她实在是很担心,君无欢和父皇到底怎么样了?

    两人走出小屋,却见泡泡抱着一个小包袱站在老者身边。楚凌一怔,“老先生,您这是……”

    老者朝着楚凌一拱手道:“老朽有一个不情之请。”

    楚凌看了一眼眼睛有些红的泡泡,“这……”

    老者点点头,“老朽今年已经七十有余了,只剩下泡泡一个亲人。等我死了,泡泡就只剩下一个人了。还请姑娘将她一起带出去,不求别的给她个安身之所就行了。他还是个孩子,不能一辈子都待在这样的闭塞的地方。”

    楚凌有些为难,“老先生,你想必不知道。外面…如今正是乱世,兵荒马乱的哪里比得上这小村子安宁。老先生若是担心泡泡,等过两年安稳一些了,我便来接她。即便是我不在了…也会记下地方,让人来的。”

    老者摇摇头道:“姑娘,这里的村民素来不喜与外人来往。两位这些日子想必也看不出来,村子里的人对我们有些忌讳,另外…老朽实在是不知能撑到几时,只要老朽一日不在了,泡泡在这村子里只怕……若不是这次意外遇到两位,过些日子我便打算为泡泡在村子里择一个婆家了。总归是要安置好她我才能放心。”

    楚凌有些惊讶,即便是古代女子成婚的早,泡泡也还是个孩子呢。

    “阿爷……”听着老者的话,泡泡忍不住哭了出来。显然这些话老者并不是第一次跟她说了,“阿爷,我不走。我…你在村里给我找个婆家吧。我要陪着阿爷。”

    “傻丫头。”老者摇摇头,伸手抹去了泡泡脸上的眼泪道:“阿爷舍不得你一辈子待在这个地方啊,去吧…去外面看看若是不喜欢再回来。阿爷教你的本事虽然不多,养活自己想来没什么问题。好好跟着这位姑娘,她是个好人。”

    说罢,又望向楚凌,“姑娘……”

    楚凌叹了口气,他们在这个村子里住了一个多月,但是除了第一天醒来的时候,几乎没有跟这祖孙俩以外的人说过话。楚凌自然看得出来,这村子里的人不仅是因为他们是外来人而防备,更多的还是对老者和泡泡的忌惮和疏远。特别是偶尔有人看着泡泡的眼神,倒像是再看什么可怕的瘟疫一般。

    “老先生既然信任我,就将泡泡交给我吧。我一定竭尽所能护她周全。”楚凌郑重地道。

    老者点点头,转身从泡泡手里的包裹里抽出了一个盒子。盒子看上去十分粗糙,也不起眼。老者将盒子递给楚凌道:“这是老朽年轻时候从外面带回来的药,是一次意外得来的。虽然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但是对救人却又奇效。老朽曾经亲眼看到一个将死之人付下它之后便活了下来。送给姑娘,算是谢礼。”

    楚凌有些惊讶,连忙推辞,“老先生救我性命,我照顾泡泡是应该的。如何还敢收下老先生如此重礼?”

    老者摇摇头道:“我留下这东西,又有什么用?姑娘既然说外面是乱世,想必用得着。”

    楚凌虽然觉得拿人家如此贵重的东西问心有愧,但是想到君无欢和永嘉帝,到底还是伸手接过了。只是郑重地承诺道:“多谢老先生,只要我还在一日定会护泡泡周全。”

    老者点点头,“多谢姑娘。”

    泡泡知道阿爷是铁了心要送自己走,忍不住拉着老者的衣袖不放。她虽然舍不得姐姐走,但是却也不代表她想要离开阿爷跟着姐姐一起走。外面的世界纵然再好,若是没有亲人她一个才十二岁的小姑娘如何能不怕?

    “阿爷…我不走。”

    老者摇摇头,跑了泡泡进了房间。

    纵然泡泡如何不乐意,第二天一早还是背着小包袱跟着楚凌和拓跋胤出发了。小姑娘红着眼睛跟在楚凌身边,眼睛却不停地往老者身上看。老者亲自将他们领到了距离村子颇远的一处山口,指着之前道:“那前面原本有一条小路,可以通往外界。山路虽然崎岖,青壮汉子走起来倒也不难。自从那路断了之后,咱们这村子里的人就再也出不去了。虽然有年轻人攀上了山崖,翻阅了山岭想要出去,但是往往不是走着走着又走回来了,就是在山中被野兽给啃食了。过了许久才让村里的猎户找到尸骨。你们若是想要走,我想你们还是顺着这个方向出去。虽然路难走了一些,但是方向大体总是对的。就算多花些时间,只要没出事总能走出去的。”

    楚凌点点头,看了一眼泡泡。

    这样危险的路,老先生怎么就放心泡泡跟着他们走?

    老者含笑看着孙女道:“两位放心,泡泡年纪虽然小却是从小跟着我在山中采药的,一点山路难不倒她。”

    “阿爷,你…你要好好地,泡泡会回来看你的。”泡泡含着哭声道。

    老者笑道:“好啊,阿爷等你回来。时间不早了,老朽年迈就不送两位了,启程吧,”

    楚凌拱手,“多谢老先生救命之恩,告辞。”

    拓跋胤也开口道:“保重。”

    老者挥挥手示意两人不必再说。

    出村的路确实如老者说得一般难走,三人必须顺着原本的路被山石覆盖的地方爬上去,虽然不是悬崖,却也没有比悬崖平坦几分。幸好楚凌和拓跋胤都是习武之人,泡泡身形灵敏,从小在山里乱窜着长大的这条路也不是第一回爬了,没一会儿给功夫就爬到了半山腰,再回头老者还依然站在原地望着他们。泡泡回头看了看,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

    楚凌轻声道:“泡泡,别哭。过些日子咱们就回来看阿爷。”

    泡泡哽咽着道:“阿爷…阿爷说他得了重病,没有多少日子了。我知道…我知道,阿爷不会等我回来的。”楚凌和拓跋胤对视了一眼,他们倒是猜到了老者只怕是没有多少年头了,毕竟年纪真的很大了。但却没有想到老者是得了重病,平时看着倒是不太像。不过两人都不会什么医术,看不出来倒也不奇怪。

    泡泡一边抹了眼泪爬山,一边道:“我阿爹阿娘死了,村里的人说我是…克他们,不跟我玩儿。原本阿爷说要把所有的东西都给我做嫁妆,送给村尾的邢大叔家。但是前几天,阿爷又说要我跟姐姐走。”

    难怪泡泡一直想要她们多留一些日子,原来是不想离开。

    “阿爷说,就算我去了邢大叔家,他也不放心。邢大叔家的三阿哥不好,会欺负我的。”

    楚凌轻叹了口气道:“阿爷是担心你,那你就更要好好地让他放心。是不是?”

    “嗯。”泡泡吸着鼻子点了点头。

    确实如老者所说,出山地路并不好走。即便是有拓跋胤这样惯于行军打仗在塞外荒原也不会轻易迷路的人,以及楚凌这样从来不担心迷路的人,他们走得也不顺利。即便是方向没错,但有时候你照着看好的方向走过去,遇到的可能是一个深涧,一处悬崖,一座高山,需要花费的时间实在是难以计算。以至于,走了三天之后楚凌依然觉得他们并没有走出多远的距离。

    好在泡泡是个懂事的孩子,即便是如此辛苦也没有叫苦哭泣。若是遇到危险,楚凌和拓跋胤顾不上她的时候她也会自己找地方躲好,半点也不给两人添麻烦。

    如此三人在山中又跋涉了将近十来天,终于在一座山坡上远远地看到了一缕青烟。

    三人都是一喜,有烟火的地方,自然会有人。

    三人连忙朝着青烟升起的而去。

    “小心一些。”拓跋胤提醒道。

    楚凌点点头,这种深山之中看着也不像是有人家的样子。却又烟火升起,若不是猎户那就必然是一些不速之客了。但是对于做了十多天野人的三个人来说能看到人总是比什么都亲近一些的。

    “我的伤好了七八成了。”楚凌道。

    拓跋胤道:“我只不到五成。”

    楚凌看了他一眼,“你这么说,总是让我想要趁机杀了你。”

    拓跋胤并不担心,“出了山,我告诉你藏东西的地方。”

    “我不一定非要,你也没告诉我是什么。”楚凌道。

    拓跋胤道:“不要你会后悔的。”

    楚凌耸耸肩,她也不是这的想要杀拓跋胤,打这个嘴仗也没什么意义。

    三人终于到了那青烟腾起的地方附近,就听到前面的树林中传来一阵脚步声。很快一个身影飞快地从林中闪出,扑到了楚凌跟前,“笙笙!”

    楚凌一愣,这才看清楚那人竟然是南宫御月。

    很快,林中又有人走了出来。不过却是剑拔弩张的两路人。看到他们都是大喜,纷纷围了过来,“公主!”

    “王爷!”

    其中一路正是神佑军众人,还跟着几个白衣护卫。

    另一路却是身着貊族人服饰,显然是拓跋胤的亲卫。

    拓跋胤失踪了,其他人可以不找,但是拓跋胤的亲卫却不能放弃寻找。只是没想到双方人马竟然会在这深山老林之中相遇,不过彼此都有要事倒是克制住了没有动手。而更让他们欣喜的是,他们这一路人运气着实不错,竟然真的找到了人!

    “笙笙,你有没有事?是不是他伤了你?我替你杀了他!”

    这话一出,围在拓跋胤身边的人立刻拔出兵器将拓跋胤护在身后警惕地看着南宫御月。

    拓跋胤倒是不着急,淡然道:“国师,别来无恙?”

    南宫御月皱了下眉,不悦地道:“你是谁啊?”

    拓跋胤有些意外,却也没有多少什么而是看向楚凌,“公主,你觉得咱们还要再打一场么?”

    楚凌扶额,思索了一下道:“先出去再说。”

    南宫御月扬着下巴斜睨着拓跋胤,轻哼一声,“看在笙笙的份上,本公子先放过你!”

    拓跋胤有些无奈地苦笑了一声,摇摇头却不再多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