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68、不耐久战!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各地大军惨败的消息很快传回了上京,特别是在宁州的援军伤亡惨重几乎完全沦为了君无欢的出气筒。如此状况下,即便是拓跋罗再不愿意也不得不让百里轻鸿出马了。倒不是他有多认同百里轻鸿的实力,而是因为百里轻鸿手中握着的南军。南军虽然战力低下,但是却人数众多。如今貊族兵马伤亡惨重,正是需要这些兵马填补的时候。

    然而……百里轻鸿并不愿意出征。

    如今百里轻鸿好不容易将一个儿子送上了皇位,哪怕这个儿子还是襁褓中的婴儿根本无法掌握权力呢,至少名义上的大义他占了。这个时候如果她带兵出征,说不定回来那孩子早就已经死得灰都不剩了。

    百里轻鸿不肯出兵,派再多的南军将士也没有用。拓跋罗看着拓跋胤失踪之前派人送回来的关于南军的折子,终于忍不住摔了东西。南军还有百里轻鸿,早晚会成为北晋的大患!但是现在……拓跋罗有一些头疼的扶额,思索着眼前的情形该如何是好。

    神佑公主失踪不仅惹怒了君无欢,很显然也让天启朝廷憋住了一口气。天启并没有如他所期盼的乱了,相反的永嘉帝竟然硬是撑着一口气又拍了二十万大军渡江。拓跋罗不认识永嘉帝是有什么雄才伟略,明显就是想要为女儿报仇。

    “王爷。”贺兰真端着一份羹汤进来,看着拓跋罗坐在灯下神色暗淡地模样微微皱了皱眉,低声道:“王爷晚上没有吃什么东西,喝点汤吧。”拓跋罗抬头看了妻子一眼,神色缓和了几分道:“辛苦你了。”对于贺兰真这个妻子,拓跋罗原本也只是有几分好感,更多的还是当做一个联姻的妻子对待的。但是这些年他经历剧变,贺兰真却始终留在他身边一心一意为他打算,拓跋罗心中自然也是领情的。

    “四弟的事情,王爷不要太担心。四弟武功高强,必然不会有什么危险的。”贺兰真劝道。

    拓跋罗轻叹了口气道:“我如今哪里只是担心四弟啊。”

    “战事于我们不利么?”贺兰真问道。

    拓跋罗点了点头,道:“听说君无欢的病非常严重,可惜…怎么就总是死不了呢?”

    贺兰真轻叹了口气,“王爷打算如何?素和狼主不是在那边么?可否请他相助?”拓跋罗冷笑一声道:“素和明光?他就是一个左右逢源的墙头草。如今局势大变,他只怕不知道又要倒向谁了。当初拓跋梁引他入关,简直就是引狼入室。”

    “那王爷的意思是……”贺兰真一怔,“用百里轻鸿?”

    拓跋罗沉声道:“现在而已只能如此,不过还要跟百里轻鸿再谈谈才行。百里轻鸿如今只怕不肯轻易离开上京了。”出

    贺兰真点点头,她当然明白百里轻鸿为什么不离开上京。

    门外传来敲门声,一个黑衣人走了进来,“启禀王爷,素和明光回京了。”

    拓跋罗脸色微变,冷声道:“回京了?”

    “是,刚刚入城。”

    贺兰真脸色也是微沉,“素和明光奉旨出征,竟然悄然回京?”

    拓跋罗转动了一下轮椅,往外面而去,“王妃早点休息,本王出门一趟。”

    贺兰真一冷,“这么晚了,王爷去哪儿?”

    “昭国公主府。”

    拓跋罗因为素和明光的事情去找君无欢的时候,君无欢也正在谋算着上京的事情。

    大帐之中,君无欢有些懒洋洋地靠在椅子里,整个人显得越发苍白起来。但是他的神色却带着几分冷厉和阴鸷,在灯光下竟让原本无比熟悉他的众人也看得不寒而栗。

    君无欢下首坐着桓毓、晚风、祝摇红、云行月,肖嫣儿还有沧云军一干将领。虽然已经是深夜,大帐里却坐满了人。只是众人都没有说话的意思,显然是在等着君无欢开口。好一会儿,君无欢方才抬头扫了众人一眼,淡淡道:“十日之内,三军定然会师于青州,各位做好准备吧。”

    众位将领齐声应是,君无欢点点头让他们先退下。方才看向帐内的其他人道:“段云他们此时应该已经到了上京吧?”如今不是往常游玩或者出使,快马即便的话这个时候段云等人确实应该到上京了。桓毓看了看君无欢,皱了皱眉道:“确实应该到了,不过…你到底想做什么?这个时候你将明镜、段云还有黎澹都派去了上京……”

    无论是天启还是沧云军,其实都不缺猛将。相反的是更缺足智多谋的军师一类的人物。明镜就更不必说了,几乎算得上是沧云军的眼睛。但是现在君无欢却将这三个人都一起派去了上京,如果不是云煦跟着过来岂不是三军的压力都要君无欢一个人扛?

    君无欢轻咳了一声,淡然道:“没什么,有重要的事情要他们去做,段云一个人只怕不够。”

    桓毓皱眉看着他,君无欢淡淡道:“你急什么?拓跋胤不在了,百里轻鸿不肯出战,眼下我们并没有什么劲敌。”

    晚风质疑了一下,开口道:“但是…驸马,这段时间连番恶战,我军伤亡也非常严重。即便是陛下又拍了二十万大军,只怕也不足以弥补之前的折损。”折损的那些可都是至少经过了几场恶战历练的老兵,而补充上来的确实连血都没有见过地新兵,这如何能一样?

    貊族人战斗力相当强悍,他们能从三方面同时打败貊族人,付出的代价自然也可想而知。

    君无欢目光落到晚风身上,晚风只觉得肩头一沉。若不是她坐在椅子里撑着扶手,几乎就要坐倒在地上了。旁边的桓毓和祝摇红同时扶住了她的肩膀,这才让她稳住了身形。祝摇红开口道:“城主。”

    君无欢微微眯眼,收回了视线。

    祝摇红暗暗松了口气,侧首看向桓毓。

    桓毓公子叹了口气,道:“晚风姑娘说得没错,我知道你心里急,但是…天启兵马和沧云军不能久战了。”虽然乱世的时候连年累战的时候也多不胜数,但是却不是这样连番以弱胜强几乎日日苦战的模样。这样打下去,别说是本就不算厉害的天启军,就是再精锐厉害的铁军也受不了。

    算一算,从神佑公主失踪到现在还不到一个月,只是沧云军大大小小的仗就打了不下十七八场。不仅是底下的将士受不了,桓毓觉得君无欢只怕也要受不了了。

    大帐里沉默了片刻,君无欢终于淡淡开口道:“我知道,拿下青州之后就停战。如果…能停得下来的话。”

    众人一怔,这些日子他们看君无欢的这个架势还以为君无欢非要打到上京皇城才能出了这一口气呢。君无欢轻哼一声道:“我还没疯。”他心中确实有万丈火焰几欲喷发,但是却也没有丧心病狂到要让数十万将士替貊族人陪葬。之前只所以如此,除了发泄心中的怒火更是为了赶时间。

    他没有多少时间了。

    天启和沧云军也没有多少时间了。

    见他还如此理智清醒,众人倒是不知道说什么了。君无欢也不耐烦听他们说,直接挥挥手将人赶了出去。云行月走在最后,却停了下来看着君无欢皱眉道:“你的身体到底怎么样了?”

    君无欢皱了皱眉道:“还撑得住。”

    云行月走近了他几步,盯着他苍白的有些泛青的面容,沉声道:“你说,赶时间…到底是什么意思?”云行月知道君无欢从不说毫无意义的话,既然这么说自然是有其深意的。桓毓等人其实也明白,只是君无欢摆明了不想多少,他们也只好暂且压在心里了。但是云行月却不知为何有些不放心,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君无欢道:“你不是说我必须去找师叔么?找些结束了战事我还能有点时间找阿凌。”

    云行月沉默了好一会儿,突然问道,“你是打算如果到时候找不到神佑公主,就不跟我去找我爹了。是么?”

    君无欢但笑不语,一只手撑着额头淡淡道:“素和闽光撤了,南宫也会去寻阿凌的。”

    云行月打量着君无欢,突然问道,“你现在是不是很讨厌眼前这一切?如果没有这些牵绊,你就可以不管不顾地专心寻找凌姑娘了。现在却只能坐在这里,等着别人传给你凌姑娘的消息。”

    君无欢抬头看着他,“云行月,你有的时候…说话确实不太让人喜欢。我好想有点明白当年南宫为什么要弄死你了。”

    云行月没好气地道:“他是个疯子,你也是?”

    君无欢向后靠在了椅背上,抬手遮住了双眸。良久方才道:“人太清醒了,并不是什么好事。有时候…疯了反而更好一些。”

    云行月默然,仿佛不知道该说什么。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些艰难地道:“凌姑娘不会希望看到你这副模样地,如果连你都不相信她没事,那还有谁会相信?”

    君无欢不答,云行月等了一会儿见他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思索了一下到底还是没有提醒他换个地方睡,转身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