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67、不许撤兵!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上京皇城,当拓跋罗收到拓跋胤失踪的消息的时候失手打翻了手边的茶杯。跪倒在地上的人也不敢多话,只得低着头沉默地等待着拓跋罗的反应。不知过了多久,拓跋罗终于才抬起头了声音有些干涩地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四弟…四弟怎么会?”

    那快马传讯回来的男子自然也不敢隐瞒,飞快地将在宁州发生地事情说了一遍,也包括拓跋胤之所以会做这些事情的原因和前后想法。拓跋罗双手放在桌面上握紧了拳头,终于忍不住用力锤了一下桌面道:“四弟!四弟…你实在是太傻了!”

    “陛下,现在……”拓跋罗定了定神,在拓跋兴业离开北晋的现在,拓跋胤的失踪就更是一件大事了。不过幸好…按照传回来的消息,一起失踪的还有神佑公主楚卿衣。如果着两人是一起出了什么意外而失踪的话,拓跋罗不认为拓跋胤会输给楚卿衣。至于拓跋胤已经死去了这个假设,从一开始拓跋罗就拒绝了去想。

    “派人去寻沈王了没有?”拓跋罗问道。

    跪在地上的人顿了一下,有些为难的模样。

    拓跋罗有些不悦地皱眉,“怎么?”

    男子道:“陛下,属下离开的时候,那一带的地方都还被神佑军占得满满的,我们根本没有办法靠近。”神佑军一直没有放弃寻找神佑公主,他们更没有办法突破沧云军和天启禁军的虎视眈眈跑出去与神佑军抢地盘。

    拓跋罗眼中闪过一丝怒火,但是他也明白这种情况怪不得属下,有强硬地压下了心中的怒火。咬牙道:“让人牢牢盯着沧云军,无论如何…只要有一丝沈王的消息也不能放弃!”

    “是,陛下!”男子应道。

    其实不同拓跋罗吩咐,貊族大军上下也没有人想要放弃拓跋胤。

    拓跋罗定了定神,即便是他再担心弟弟的安危,现在这个时候他既然身为北晋摄政王就必须一切以北晋为重。低头思索了片刻,拓跋罗沉声道:“神佑公主也一起失踪了,这个消息要以最短的时间传遍天启的平京皇城。”

    没了神佑公主,他倒要看看天启那些人到底还会不会给君无欢面子。甚至到底还有没有勇气与北晋对抗。

    “是,陛下。”

    拓跋罗思索了一下,“去请百里驸马来,就说本王有重要的事情与他相商。”百里轻鸿也是一个危险人物,如果让他知道四弟失踪了,难保不会出手针对兵权。即便是他身为天启人能够多的兵权的机会并不大,但若是他暗中支持别人对拓跋罗来说也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百里轻鸿很快便出现在了拓跋罗的书房里,淡淡的扫了一眼拓跋罗问道:“摄政王找我,所为何事?”

    拓跋罗看着百里轻鸿,打量了他一会儿方才道:“有一个消息,不知道对百里驸马来说是好还是坏。”百里轻鸿神色依然从容自若,一派寻常的模样,“洗耳恭听。”拓跋罗深深地望了他一眼,沉声道:“四弟失踪了。”

    百里轻鸿一怔,拓跋罗倒是暗暗松了口气,看来百里轻鸿确实是还没有得到消息。

    百里轻鸿闻言微微皱起了眉头,沉吟了片刻方才问道:“沈王失踪,如今宁州和人坐镇?”

    拓跋落眼眸微沉,心中暗道:“百里轻鸿果然想要夺取兵权么?”面上却是一副平静的模样,“自然是副将暂时掌管,而且,本王刚刚派了二十多万援军,这个时候应该也到达宁州了。”

    百里轻鸿猛然站起身来,盯着拓跋罗沉声道:“摄政王是不是忘了,君无欢是什么样的人?”

    “君无欢又如何?”拓跋罗挑眉道。

    百里轻鸿微微眯眼,有些怀疑地看着拓跋罗。这可不像是拓跋罗对君无欢的态度。沉声道:“沈王不在,宁州谁是君无欢的对手?那二十多万援军送上去,纯属给君无欢送去撒气的。”

    拓跋罗微微皱眉道:“还有另外一个还算不错的消息。”

    百里轻鸿微微眯眼看着他,拓跋罗一字一顿地道:“神佑公主…也、失、踪、了。”百里轻鸿有片刻间的失神,不过很快就回过神来了,“神佑公主失踪了?确定么?”拓跋罗道:“自然确定,神佑公主与四弟一起失踪的。”

    百里轻鸿一瞬间脑海里翻涌出了无数个年头,直到听到拓跋罗的咳嗽声方才抬起头来道:“如果是真的的话,摄政王心里最好有两手的准备。”

    “什么意思?”拓跋罗问道。

    百里轻鸿冷笑一声道:“如果神佑公主真的失踪了,君无欢无法承受一病不起…自然是最好。但如果君无欢撑住了,死得就该是貊族人了。摄政王认为,君无欢到底能不能撑得住?”拓跋罗的脸色一瞬间有些难看,不是他怀疑君无欢对神佑公主的感情。而是君无欢这个人实在是有些邪门,从他最初名扬天下起所有人就都知道他病得不轻,活不了几年了。最初还有人怀疑他是不是故意装病,但是后来都验证了君无欢确实病的不清。然而,这一转眼都十多年了,君无欢依然还好好地活着。反倒是那些盼着他自己病逝的人,已经不知道一批又一批死了多少了。

    “驸马认为呢?”拓跋罗问道。

    百里轻鸿轻叹了口气道:“我认为…君无欢只怕是死不了。”

    “为何?”拓跋罗问。

    百里轻鸿道:“因为,如果我是君无欢的话,不杀掉宁州所有的貊族人,就算是要死了我也咽不下那口气。”

    “……”

    百里轻鸿刚走出摄政王府,就听到身后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百里公子,有心事呀?”

    百里轻鸿回头,看到街边上的房顶上,素和金莲正坐在屋檐上双腿慢悠悠地晃动着,一派悠然自得的模样。百里轻鸿转身抬头看向她,“金莲公主,有何指教?”拓跋梁死了,素和金莲又从皇后坐回了金莲公主。不过如今上京皇城里也还有不少拓跋梁的漏网之鱼时不时想要行刺素和金莲,素和金莲倒也识趣并不找死平时很少出门,即便是出门也大多带着护卫高手。

    素和金莲从屋檐上一跃而下落在了百里轻鸿面前,笑眯眯地道:“看来百里驸马已经听说好消息了?”

    百里轻鸿微微皱眉道:“好消息?”

    素和金莲笑道:“拓跋胤失踪了,神佑公主也失踪了,对百里驸马来说难道不是好消息么?”百里轻鸿淡然道:“我没看出来这算什么好消息?”素和金莲绕着百里轻鸿转了个圈,方才笑道:“百里驸马真的这么想么?拓跋胤死了,北晋再无人能拦百里驸马,这不正是驸马大权在握的好时候么?”

    百里轻鸿微微挑眉道:“不是还有令兄么?”

    素和金莲笑道:“驸马说笑了,我兄长可没有那么大的宏图壮志,我们只是想要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过日子而已啊。惹上沧云城主那样的人物和天启那样的庞然大物,可不划算了。”百里轻鸿点了点头,道:“确实,素和狼主入关多时,竟然能做到不损素和部一兵一卒,这份糊弄人的能耐也不是随便什么人能够做到的。”

    素和明光先跟拓跋胤结盟,之后由于他合作,还跟拓跋罗勾勾搭搭,说是为北晋出力,却除了素和金莲从未动用过素和部的一兵一卒。说是未免让北晋朝廷怀疑他的用心,又何尝不是保全了自己的兵马呢?

    素和金莲笑眯眯地道:“驸马说话不要这样难听嘛,不如咱们聊聊如何?”

    百里轻鸿道:“公主只怕还没法跟我聊。”

    素和金莲也不生气自己被人轻看了,耸耸肩笑道:“也成,等我兄长回来了让他跟你聊总成吧?不过…百里公子可要抓紧时间啊,毕竟时间不等人的。”

    百里轻鸿轻哼一声,“多谢提醒,告辞。”

    目送百里轻鸿远去,素和金莲终于收起了脸上的笑容轻哼了一声。慢悠悠地对身后道:“本公主还是觉得南宫国师更好看,你们说呢?”

    两个穿着外族服饰的男子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她身边,躬身道:“公主说得,自然是对的。”

    素和金莲叹息道:“其实,听说当年地百里公子也是惊才绝艳的美男子,可惜啊…这几年是越发的面目可憎了。”

    “……”

    “回去吧,不知道神佑公主到底怎么样了。那样的好姑娘,若是真的死了可就可惜了啊。”素和金莲叹息着转身往回走去一边嘀咕着,“这拓跋胤真是个祸害,听说当年灵犀公主也是个绝色美人儿,如今神佑公主又栽在他手里,真是讨厌!”

    宁州的局势果然向着百里轻鸿最糟糕的预测发展了。君无欢手持神佑公主令,一夜之间同时号令沧云军和北晋禁军。除了被派去寻找神佑公主的神佑军,宁州附近所有的天启兵马几乎同时向刚刚到达宁州的援军发动了攻击。援军还没来得及跟宁州仅剩下的貊族兵马汇合,就被天启人当头一击打得晕头转向。

    击溃了宁州的援军之后,君无欢毫不停歇的将调转兵马南下,同时驻守润州和信州的天启兵马也向北围攻。原本在惠州的冯铮突然调转方向朝西南方突袭陈州。一夜之间北晋各地纷纷告急,一旦让这三股兵马顺利会师,北晋大半个天下都要被天启人夺去了。

    天下人都纷纷传说沧云城主疯了,若是不疯也不会有如此胆大的行军计划。要知道,如此大的阵仗,只要有一方兵马战事失利或者粮草难以接续,就有可能导致其他两分跟着功败垂成。但也不知道是否因为神佑公主的失踪刺激到了天启人,君无欢的策略竟然一路顺畅没有半点差错。天启朝廷也并没有因此而乱了方寸,反倒是已经退居后宫的永嘉帝支撑着病体出面,强撑住了朝堂不乱,粮草不断,甚至又加派了二十大大军渡江支援。

    虽然都经历多无数苦战,但是天启大军收复的地盘却越来越大,并且连接成了一整片。将整个北方狠狠的从貊族人的控制下划掉了一大片。

    平京

    “咳咳!”后宫里,永嘉帝躺在床上不停地咳嗽着,整个人已经消瘦的只剩下皮包骨头了。长生恭敬地站在床边,下首站着襄国公朱大人和黎澹等人。他们是来报喜讯的,刚刚收到消息天启禁军又收复了几座城池。

    但是这些消息对永嘉帝来说却并没有什么欢喜,只是有些虚弱的问道:“卿儿…卿儿有消息了么?”

    众人神色微变,襄国公上前一步低声道:“陛下请放心,公主…福泽绵长,定然不会有事的。”

    永嘉帝又是一阵咳嗽,一把抓住了襄国公的手,厉声道:“记住…不许、不许撤兵!君、君无欢要什么都给他…不许、撤、兵!”如果找不到卿儿了,他要替卿儿报仇!那些该死的貊族人,害死了灵犀不够,还要害他的卿儿!

    襄国公连忙握住永嘉帝皮包骨地手,道:“陛下放心,如今我军一路势如破竹,定能收复北地一统山河!”

    永嘉帝慢慢放开了襄国公的手,有些无力地挥了挥手道:“退、退下吧,朕…要休息了。”

    众人也知道永嘉帝如今已经虚弱到了极点,不敢多打扰他纷纷退了出去。

    出了大殿,上官成义方才轻叹了口气回望身后的宫殿低声道:“太医说…陛下只怕是、快要撑不住了。让我们早做准备。”

    襄国公心中一惊,看了看众人。众人也都是一副愁眉深锁的模样。公主刚刚失踪了,若是陛下这个时候又驾崩了可就麻烦了。襄国公沉吟了片刻,方才咬牙道:“实在不行的话…告诉陛下已经找到公主了!”

    朱大人一怔,“这个…会不会弄巧成拙?”说不定陛下听了放心下来,直接就过去了。

    襄国公摇头道:“应该不会,陛下挂心公主就算是知道公主平安,也要亲眼看到公主才会放心。而且,也不是现在就告诉陛下。”等陛下真的撑不下去了或可一试。

    “但是,如果陛下问起……”

    “就说战事紧急,公主脱不开身…其他的,能撑几时是几时吧。”他们也没有更好的法子,陛下病成这样整个太医院都已经束手无策了。

    上官成义和朱大人对视了一眼,也只得轻叹了口气,“若是别无他发,也只得如此了。”

    站在一边的黎澹道:“国公,朱大人上官大人,下官将要启程北上,平京还要劳烦诸位了。”

    上官成义点点头道:“全部,有我们这几个老不死的,平京暂时还乱不了。”黎澹点点头道:“北晋人可能会利用这个机会挑起朝中混乱,还请三位千万小心。”

    “我们心里有数,放心。”

    “多谢三位。”黎澹恭敬地一揖,与三人告别。平京的情况比他们预料的好得多,虽然那些老臣难免会有私心,但在如今这个关键时候倒是意外的稳得住,也让黎澹暗暗松了口气。既然平京暂时没事,他也不能久留。北边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他去办呢。

    当整个北方几乎乱成一片的时候,楚凌却只能坐在僻静的村子里干着急。

    她伤得太重,不仅走路晕而且还受了不浅的内伤。泡泡的祖父只是个普通的大夫,外伤可以治一治,内伤却是无能为力了。就算楚凌知道医治内伤的方子也根本配不齐药。只能等着伤势慢慢好如何能不及。

    “贝先生,真的没办法送信出去么?”楚凌蹙眉问道。

    头发花白的老者叹了口气,道:“姑娘,不是老朽不肯帮你,实不相瞒…老朽上一次离开咱们这里都已经是三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到时候咱们这儿倒是还有一条通向山外的路,只是山石滑坡,生生的将路给堵住了。咱们村里的这些小伙子…也不是没有人试着出去过,毕竟年轻人总是想要往外跑地。却都…无功而返啊。”

    楚凌端着粗糙的药碗问道:“那…老先生可知道这村子大体是在什么地方?”

    老者想了想道:“老夫记得…当年出去的地方,好像是叫…叫什么阳和来着。”

    躺在一边地拓跋胤漠然道:“阳和是在青州,宁州和梁州以东,宁州城东南三百里。”

    “我们…飘过了整个宁州?”楚凌有些不信,他们是在水里飘了很久,但也绝对没有那么远。他们怎么没有淹死在水里?

    拓跋胤看了她一眼,“若按直线算,自然没有那么远。从我们落水的地方算的话,还不足百里。但…我们被卷入旋涡,应当是从地下暗河被冲出来的。一百多里的群山,你猜要多久才能找到?”他们是有内力护体,即便是晕过去了下意识也会使用龟息之法。若是换了寻常人早就不知道淹死几回了。

    楚凌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泡泡坐在她身边仰望着她担忧的面容,“姐姐别担心,你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楚凌有些无奈地苦笑,她是不为自己担心,但是却不知道君无欢和父皇怎么样了?若是出了什么事……

    楚凌闭上了眼睛,有些不敢想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题外话------

    么么哒,今天木有二更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