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66、没人敢反!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566

    剩下的两个将领和韩天宁一样震惊地看着眼前的君无欢,显然都没有想到他竟然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杀人。看着他们震惊的神色,君无欢轻笑了一声,“若是副将,我还能留你们一时片刻,便将而已,杀完了再去抓就是了。”

    “你!”这也太嚣张了!两个貊族将领怒瞪着君无欢,若不是被人钳制着,只怕立刻就要冲上去了。

    君无欢脸上的笑容一收,冷声道:“拓跋胤想干什么?”

    一个将领咬牙道:“你既然知道我们身份低,我们又怎么会知道沈王殿下的打算?”

    君无欢眼神微黯,淡淡道:“杀了吧,人头挂到阵前。”

    “城主……”韩天宁有些担心的看着君无欢,他心里明白神佑公主只怕是出事了。君无欢淡淡笑道,“貊族军中的高层将领都跑了吧?”韩天宁点点头道:“貊族大部队往西北方向去了,已经有人去拦截了。”

    君无欢道:“把抓到的所有貊族将领都推出去,找个敞亮的地方一个一个的啥。另外把消息传出去,他们敢踏入肃州一步,我就将宁州境内包括附近所有的将领全部杀了。”

    韩天宁头皮有些发麻,“城主,这只怕是……”君无欢说的杀了自然不是指在战场上光明正大的杀。虽然历来两军交战也不是没有互相派刺客的时候,但毕竟是极少数情况。一来军中将领身边都有护卫保护又身在千军万马之中,想要得手也并不容易。二来一旦双方都毫无节制地互派杀手,效果如何暂且不说,双方只怕谁都没法好好打仗了。

    所以历来越是高明的将领越是不屑于这种招数。更不用说以苍云城主的名望,却暗杀一些根本叫不上名字的将领了。自毁名声也不过如此。

    君无欢道:“去办吧。”

    韩天宁心中叹了口气,也不敢多说什么点头应是转身走了。不过片刻,那两个貊族将领的人头就已经落地,血淋淋的首级被悬挂于两军交战的军前,这些消息自然也以非一般的速度传开了。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神佑公主已经凶多吉少的时候,楚凌正坐在一处僻静的山沟里晒太阳。在她跟前不远处的地上躺着拓跋胤。但是楚凌知道,拓跋胤并没有睡着,如果她此时轻举妄动的话,只怕他们俩谁也没法活着回去。

    之前他们落水之后楚凌确实是短暂昏迷了过去,不过她很快就醒了过来。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和拓跋胤正被先前他们压断的树枝托着被江水一路往下游冲去。如果不是她醒来的早,那树枝还算粗壮牢靠,谁不定他俩过不了多久多久就要被淹死,然后尸体一路沿江被冲到不知道的地方活着直接沉入江底了。

    她的第一反应自然是趁着拓跋胤还没醒先干掉他。只可惜她根本根本连手指都抬不起来,更不用说杀人了。而且拓跋胤虽然昏迷者,一只手却还牢牢抓着她的手臂,除非她有本事将他的手臂给砍了。

    动弹不得的楚凌只能牢牢抓着树枝无法控制的随水飘走,直到拓跋胤醒来两人对视了一眼都没有说话。最后还是楚凌先开口,“不如…我们先上岸再说?”

    拓跋胤道:“我动不了。”

    “那你能不能放开抓着我手臂的手?”只要他一放开,她就可以把他丢进水里,自己飘走了。

    拓跋胤道:“动不了。”昏过去之前他用最后的力气抓住了楚凌,这会儿身体不受他控制,真的动不了了。

    “再这样下去我们真的会沉下去的。”楚凌道,拓跋胤并不在意,虽然杀掉楚凌他没有预料到自己也会死,但是这个交易也不算亏本。原本他的计划是杀掉楚凌之后君无欢必然勃然大怒,他拼死一战就算不能重创君无欢也必然不会让他全身而退。听闻君无欢病得不轻,若是能因此引起他病发就更好了。却没有想到,最后关头竟然被楚凌给拉下了悬崖。

    楚凌仿佛在一瞬间感觉到了拓跋胤的危险想法,立刻警惕地盯着他,“你最好别乱动啊,我现在虽然没什么力气但是捏死你还是不成问题的。我也不介意拖着一具尸体往前飘。”

    拓跋胤不语,楚凌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两人一路往前飘着,直到不知飘到了什么地段水流突然变得湍急起来,楚凌有些不安地看着前方手指也抓紧了那根原本枝繁叶茂的树枝。说是树枝其实都有人的手臂粗了,楚凌都怀疑如果当时是自己下掉下去说不定会直接被撞得半身瘫痪。不过,她运气还不错好像是拓跋胤先撞上去了,反正她暂时没感觉到除了之前受得伤以外还有什么特别严重的新伤。

    很快两人就被卷入了旋涡之中,即便是浑身无力楚凌也不得不拼尽了力气想要逃脱。也不知道挣扎了多久,在被甩出旋涡地一瞬间楚凌再一次昏死了过去。

    再一次醒来时,两人就已经在这个地方了。

    两人被一个偏僻的小村子里的人从水里捞了出来,这村子不仅小而且还十分闭塞。甚至连语言都不太通,楚凌醒来之后发现她完全听不懂这里的人说话。要不是还有一个据说出去过的人勉强能与他们交流,说不定都要怀疑她和拓跋胤是不是又穿越了,而且还是真身穿越。

    拓跋胤果然伤了脊柱,虽然还不到全身瘫痪的地步暂时却也动弹不得。

    楚凌也没捞到好处,她除了原本大大小小的伤,被卷入旋涡中之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还撞了脑袋。只要一走路就晕菜,显然是脑震荡了。

    两个重号伤患,倒也没有心思再互相伤害了。这地方与世隔绝,不养好了伤自己走动他们只怕是出不去了。对此,拓跋胤倒是不着急。他伤得太重急也没用,现在楚凌虽然没死却被困在这个地方,只要一天找不到人对天启人来说跟死了也没什么差别。至于他自己…拓跋胤并不担心,他坚信他和神佑公主相比价值要低得多。所以,依然还是北晋赚得多。

    “沈王,你不着急啊?”楚凌一边晒着太阳,一边拿手捂着眼睛。五六月天的太阳还是很厉害的,而且还头晕。

    拓跋胤一动不动,只是眼睛转动了一下。表示自己并不着急。

    楚凌轻哼一声,“我知道沈王在想什么,沈王大义凛然只怕…不能尽如人意。”

    拓跋胤终于舍得开尊口,“神佑公主原本可以不给我这个机会地。”如果神佑公主一开始就逃跑,他也未必有什么办法。就算沧云军损失再惨重,神佑公主毕竟是公主和城主夫人并不是沧云军的将领,谁也不能指责她什么。

    楚凌沉默了片刻也只能苦笑,“所以,确实是我自己找死。”

    拓跋胤没有再继续嘲讽她,嘲讽人也不是沈王的性格,更何况他也明白楚凌为什么会做这样的决定。或许这样的决定并不明智也不客观,但是却让同样身为将领的拓跋胤很能理解并且赞赏。

    谁的命不是命呢?

    人人都会说为了大局牺牲小我,但是那些被牺牲的人同样也只有一条命。

    楚凌很快便换了个话题,“沈王觉得,你做出这样的决定,真的能占到多少便宜吗?”

    拓跋胤问道:“公主是什么意思?”

    楚凌笑道:“沈王觉得,君无欢会有什么反应?沈王是不是希望君无欢最好因此而发病,最好是一命呜呼?”拓跋胤不答,显然他就是这么想的。楚凌笑了笑道:“沈王太小看君无欢了,恕我直言,他就算真要死了,只怕也要先拉别人陪葬。沈王觉得…君无欢最有可能拉谁来陪葬?如果,君无欢这个时候和百里轻鸿联手对付拓跋罗,沈王觉得拓跋罗吃得消么?”

    拓跋胤不答,楚凌轻叹了口气道:“天启或许会有问题,但是…问题未必有沈王想的那么多。我父皇…毕竟还在,你以为之前上京那么多人是白杀的么?只要我的尸体还没找到,只要神佑军和沧云军不承认我死了,有朱大人和上官大人他们在,天启……没人敢反我!”

    拓跋胤终于忍不住扭头看了一眼楚凌,好一会儿才道:“我一直以为你跟大将军学的是用兵。”

    楚凌笑道:“师父怎么可能叫我怎么打仗?随便学学而已。这方面我就算再学十年也未必比得上沈王,所以不得不另辟蹊径啊。”

    拓跋胤道:“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你我谁都没有办法改变现状。不如就听天由命吧。或者公主可以赌一赌,你若是比我先好起来,可以杀了我再离开。”

    “姐姐!”不远处一个小姑娘挎着一个竹篮蹦蹦跳跳地走了过来,“姐姐,叔叔,该喝药了。”小姑娘走到楚凌身边跪坐在地上,从篮子里拿出了两个竹筒,里面装着汤药。小姑娘认真的分辨了一下汤药,方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将其中一个交给楚凌,又把另一个送到了拓跋胤手中。

    楚凌对她笑了笑,“辛苦你亲自送药出来,泡泡。”这小姑娘是村子里唯一能与他们交流的老者的孙女,显然也是被教过天启话的。这两天倒是说得越发利索了起来。

    小姑娘露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乖巧地道:“阿爷说叔叔姐姐要多晒太阳,要趁热喝,快喝。”

    楚凌点点头一口将里面的汤药给喝了,苦涩的味道让她忍不住皱了皱。

    小姑娘立刻伸手将一颗粗糙的糖送到她嘴边,这显然是农家自己做的糖果,颜色和模样都不好看。楚凌有些不好意思,只是小姑娘固执地将糖送到她嘴边,还有些歉意地看着拓跋胤,“叔叔,我只有一个了。”

    拓跋胤扯了下嘴角,有些僵硬地道:“不用。”

    小姑娘坐在楚凌身边,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楚凌这两天都被这姑娘盯习惯了,只是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小姑娘有些忧愁地望着楚凌,“姐姐,阿爷说你的伤过一个月就能好,你…是不是就要走了呀。”

    楚凌微笑,“就算我走了,也会回来看你和阿爷呀。”

    “不想姐姐走,姐姐好漂亮。泡泡喜欢姐姐。”

    楚凌轻笑,轻揉着她柔软的发丝眉目间却多了几分淡淡地担忧。

    一个月…实在是太久了。

    但是,以她现在的模样是肯定走不出这山里地。身上原本的可以传信的引信在落水后也早就不知道跑到哪儿去。君无欢…还有父皇,可千万别出什么事才好。

    沧云军上下都觉得他们的城主已经疯了,虽然他疯得十分冷静,但或许是因为冷静所以更可怕。

    短短几日,君无欢就以肉眼可见地速度消瘦了下去。他本来就清瘦,如今穿着一袭黑衣更像是整个人都融入了夜色里一般。总感觉往日里合身的衣袍突然变大了许多,整个人被裹在那衣服里,仿佛一阵风都了将他吹走。

    韩天宁和萧艨站在城楼上,看着刚刚被挂在城楼上的一颗血淋淋的人头。韩天宁道:“这已经是第十一个了。”

    短短几天,城主杀了貊族人八个偏将,一个副将还有一个南军副统领。

    遵从拓跋胤的命令逃出去的那支貊族兵马到底还是没有回头,君无欢下令将那边被围住的貊族人全部杀掉了。刚刚传来消息,那一支貊族兵马已经跟肃州的驻军汇合了,但是汇合之后遵从拓跋胤的命令做出决定的副将却也自杀了。

    萧艨抬头看了一眼阴沉沉的天空道:“我只怕…这还不是最糟糕的事情。”

    韩天宁沉默地点了点头,“我也这么觉得。”早知道会如此,他当初就算不要性命也要阻止公主离开。只是如今,后悔也来不及了。

    城中的书房里,君无欢看着站在自己跟前的祝摇红沉声道:“传令给润州的黎澹,让他立刻返回平京。我会让人陪他回去,告诉他只需要记住一点…谁敢乱动,杀无赦!”祝摇红被他锋利的目光注视,只觉得脸上的皮肤仿佛被刀割一样痛。连忙道:“是,城主!末将告退。”

    段云坐在一边,看着君无欢问道:“需要我做什么?”

    君无欢沉默了片刻,“你去一趟沧云城,给南宫御月带一封信,然后…告诉素和明光,我答应他的要求。”

    段云微微蹙眉,“你答应了素和明光什么要求?”

    君无欢冷笑道:“素和明光想要整个塞外,你觉得百里轻鸿和拓跋罗谁会给他?”

    段云道:“难道他会相信你能给他?”素和明光可不是傻子。

    君无欢笑道,“所以,他得自己去拿,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

    “你想做什么?”段云有些不安。

    君无欢淡淡道:“南宫毕竟是我师弟,他一直想让拓跋家的人死绝,不自然应该成全他。”

    段云沉默了片刻,道:“阿凌经历过这么多的事情都过来了,这次也不会有事。可别等她回来了,你却倒下了。”他看得出来君无欢如今的状况并不太好,就仿佛有什么东西在熊熊燃烧一般。

    段云觉得,那是君无欢的生命。

    君无欢沉默了良久,方才点头道:“我知道,你放心…无论如何,我总要见阿凌一面才能甘心的。”

    无论死生。

    段云轻叹了口气道:“你心里有数就好,你交代的事情我会去办。办完之后……”

    君无欢道:“办完之后,你陪素和明光回上京,叫冯思北来我这里和桓毓来我这里。”

    “明白了。”段云起身走了出去。

    门外,祝摇红正站在门口等着段云。段云无声地摇了摇头,祝摇红也只能无声地叹了口气。两人并肩往外面走去,祝摇红抬头望天低声道,“如果公主…我真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虽然现在仿佛一切都还平静无波,但是祝摇红知道一旦有了波澜只怕掀起的就是惊涛骇浪了。

    段云轻声道:“希望公主能早日归来吧。”

    他不相信她会就这么悄无声息地在他们不知道的地方死去。那样的女子,分明天生存在就是为了让这世间风云色变的,又怎么会死得那样冷清孤单?

    所以,快回来吧,表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