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64、同归于尽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王爷,沧云城沈淮江济时正在往此地而来。”拓跋胤站在夜幕下,听着将领的禀告沉默了一会儿问道,“还有多久能到?”

    将领思索了一下,道:“最晚后天早上可到。”

    拓跋胤道:“不用理会!”

    将领微微一怔,只听拓跋胤道:“击溃朱雀营,杀了神佑公主。这就是我们现在的目标。至于沈淮和江济时,不用理会。”将领想起之前拓跋胤的决定,点头道:“末将明白了。”

    一个黑衣人匆匆而来,“启禀王爷,神佑公主带人离开了沧云军大部队。”

    拓跋胤并不觉得意外,轻笑了一声道:“果然。她这是想要引开本王。”

    旁边的将领皱眉道:“神佑公主知道王爷的打算?”

    拓跋胤道:“这也不是什么难猜的事,不过她明知道本王的打算还敢离开大军,胆子确实是不小。”如果神佑公主跟大军混在一起,即便是貊族人专门盯着在这几乎伸手不见五指的山林里,在加上之后的混战神佑公主想要逃脱也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再厉害的高手,想要在这种情况下牢牢盯住神佑公主只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找不到楚凌的拓跋胤会怎么做就没有人能知道了。

    “这么光明正大的走,看来是在等着本王去了。”拓跋胤道。

    “王爷……”将领还想再劝,拓跋胤却不打算听他的劝告,只是吩咐道:“告诉南伽,记住本王的吩咐,不得有误。”

    “是,王爷。”

    “王爷,准备好了。”一个身着黑衣的男子走了过来,他身后还跟着一群同样穿着一袭黑衣的男子。将领知道这是沈王殿下的亲卫。即便是到了这种局面,王爷显然也不打算轻视神佑公主。不仅自己亲自去追杀神佑公主甚至还带上了全部的亲卫。

    拓跋胤扫了一眼众人,平静地点了点头道:“走吧。”

    黑衣人跟在拓跋胤身后,一群人飞快地消失在了夜色中。

    楚凌带着人飞快地穿梭在山林间,少了数万大军的拖累行动一下子就变得快了许多,楚凌一路并不停歇地往山林深处而去,她相信拓跋胤会找到她的。

    “公主,有人追上来了。”

    楚凌并不意外,笑道:“貊族人军中有养战狼的习惯,这次倒是没有白费。到了前面的山沟出,你们就与我分开走。”

    “公主?”跟前的小将有些惊愕地道。

    楚凌笑道:“不用担心,你们走与我相反的方向,拓跋胤不会追你们地。至于…拓跋胤自己带来的亲兵要如何摆脱,就看你们自己得了。”那小将道:“公主,拓跋胤的目标是你,这样也太危险了。”

    楚凌道:“到了这个地步,还说这些做什么?你们自己保重,努力活下来吧。”

    小将有些难过,“是沧云军拖累了公主。”如果不是他们能力不济,公主又哪里需要孤身引开北晋沈王。

    楚凌笑道:“你们城主还被弄到天启军那边去了呢,要是他在你们说不定也到不了这个地步。”

    “不是的!”小将道,“韩将军已经跟我们讲过了,城主若是不去……”

    “我知道。”楚凌轻声道,“我知道你们没有怪我,现在也没空说这些了,快走吧!希望我们都能活着。”

    “是,公主。”

    很快楚凌便于众人分开了,她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等在原地确定拓跋胤的人马已经离得不远了,才在意飞身往前跃起。不能将人撂得太远了,否则很难保证拓跋胤会不会干脆放弃她转身回去对付韩天宁。也不能太近了,若是太快让拓跋胤追上,她可未必能够抵挡得住。

    甚至还将自己融入了夜色中猎杀为了搜索他们的下落而落单的貊族人。在夜色中刺杀这方面,这世上确实少有能与楚凌匹敌的人。

    一路追赶,知道第二天中午十分,拓跋胤才终于第一次看到了楚凌。经过了一夜的奔波,楚凌也显得有些狼狈了。但是拓跋胤的目光却是落在了她手里的流月刀上。流月刀刀锋还滴着血,在她身后不远出躺着两个拓跋胤亲兵的尸体。

    拓跋胤沉声道:“昨晚,你一共杀了我二十一个亲兵。”

    楚凌莞尔一笑,道:“这不是我最高的记录。”这倒是实话,前世楚凌自然也执行过不少的刺杀任务,虽然这方面的人物一向是青狐的活儿,但是楚凌身为老大有时候还是要被迫顶缸,一夜之间刺杀二十个人确实不算她的最高纪录。

    拓跋胤看着她道:“我原本不想杀你。”

    楚凌偏着头打量着拓跋胤笑道:“如果我说我不知道杀了穆勒库叶会让你这么生气,你会不会相信?”

    拓跋胤神色漠然,“不全是因为穆勒将军,只是…因为穆勒将军的死我突然明白了一件事。”

    楚凌挑眉问道,“什么事?”

    拓跋胤手中长剑出鞘直指楚凌,冷声道:“我早就该杀了你。”

    楚凌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道:“杀穆勒的明明是君无欢,沈王冲我发火未免太过分了一些。”

    拓跋胤道:“但你才是对天启最有威胁的人,没有了你君无欢也只是沧云城主而已。想要找北京麻烦,他最少还要十年。君无欢…活得到十年后么?”楚凌眼神微闪,神色也渐渐变得冷漠了起来,“看来沈王知道的也不少。既然如此,那就动手吧…沈王想必心里有数,我未必怕你。”

    拓跋胤果然不再多话,毫不犹豫地一剑朝着楚凌刺了过去。楚凌侧首闪过,流月刀一掠而起扫向了拓跋胤的面门。拓跋胤虽然一只胳膊废了,但是内力依旧,那只废了的胳膊竟像是完全不影响他的实力一般,扫向楚凌的每一剑依然威势十足。

    楚凌自然也不会示弱,流月刀夹着呼啸的厉风扑向拓跋胤,两人在这幽静的山林中互不相让的缠斗起来,每一次出手都是带着要夺取对方性命的决心,谁也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

    如果是拓跋胤的手臂没有受伤之前,楚凌想要胜过拓跋胤着实可能不大。去年沧云城一战也证明了神佑公主的武功修为虽然进展神速,但是想要胜过拓跋胤这样同样时天才还从小便习武的人也还是不容易的。但是这一次随着交手的时间长了,楚凌方才渐渐察觉到了废了一条手臂对拓跋胤的影响。

    不知缠斗了多久,两人双双向后跃开。楚凌抬手摸了一下脖颈,手指上染上了一抹血痕。拓跋胤同样抬手摸了一下,他的右脸脸颊上被留下了一条血痕,原本拓跋胤堪称俊美的容颜顿时多了几分煞气和可怕。

    “不过半年多不见,公主有进步了。”拓跋胤沉声道。所以说,神佑公主是个相当可怕的对手呢。她的可怕不在于她的实力有多么高强,而在于每一次见到她都会发现她的进步惊人惊讶。

    楚凌笑道:“沈王这半年多,可是有点退步了。”

    拓跋胤脸色微沉,沉声道:“对付你绰绰有余。”

    楚凌不置可否,轻笑一声,“是么?”提起流月刀再一次冲向拓跋胤。

    祝摇红站在有些狭窄的官道上,浓烈的血腥味让她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此时的官道上早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喧闹和厮杀声,即便是人来人往却依然让人觉得仿佛死一般的寂静。

    祝摇红轻轻地吐出了胸中的浊气,忍不住松了口气。终于结束了,如果再不结束,说不定他也要觉得受不了了。不过区区一万多貊族兵马,却将他们困在这里两三天寸步难行。祝摇红看了一眼来往收拾战场的天启禁军,几乎所有人脸上都没有胜利的喜悦,更多的是木然或者一种类似于解脱的神情。

    祝摇红很能理解他们的想法,因为她自己也是这样的。

    如果貊族人在多一些,如果再坚持一两天,很难说到底是貊族人先崩溃还是天启人先崩溃,即便是明明他们占着优势。

    “祝将军,貊族人全部战死,没有俘虏。”一个将领过来,拱手道。

    祝摇红点点头道:“知道了,留下五千兵马打扫战场,其余人立刻整装出发!”

    “是,将军。”那将领并无异议恭声道。因为地形的原因,天启禁军在这里根本就无法展开阵势,因此虽然这场仗才刚刚结束,但是大多数的兵马却并不疲惫,立刻赶路自然也不成问题。

    祝摇红最后扫了一眼身后的战场,整整三天,对面的貊族士兵一直杀到了最后,无论是普通士兵还是领兵的将领,无一幸免全部战死。祝摇红轻叹了口气,快步走向不远处的战马。翻身上马带着麾下兵马头也不回的离去。

    天色微明的时候,韩天宁正带着兵马与貊族人做最后的搏杀。要么,他们从这里冲出去逃出生天,要么就只能被困于此等着人来救或者就此一命归西。韩天宁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水,视线牢牢盯着前方正朝着他们冲过来的貊族人。

    即便是没有拓跋胤,这些貊族人依然不可小觑。

    正在韩天宁有些出神的时候,跟前人影一闪不等韩天宁反应对方已经到了跟前。韩天宁心中一惊,以为是貊族人派来的高手想要先解决掉沧云军的将领,当下抬手就要反击。只是他的手还没有抬起来,肩胛骨就被一只手捏住了。当下韩天宁还没举起来的那只手就动弹不得。

    “阿凌在哪儿?”熟悉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中,韩天宁愣了愣反应过来顿时大喜,“城主!”

    君无欢一身风尘站在韩天宁面前,问道:“阿凌在哪里?”

    韩天宁脸色顿变,一天两夜他根本来不及思索公主现在的处境怎么样了。但是北晋沈王一直都没有回来,显然是追着公主而去了。公主的处境到底如何,可想而知。

    “城主,公主带着人引开了拓跋胤,前天夜里就离开了。”

    君无欢脸色微尘,这个结果不算意外但是却是他追不想要面对的结果。纵然心中如何地惊涛骇浪,君无欢面色却依然平静如旧。

    君无欢沉声道:“掉头走!沈淮和江济时已经到山下了。”

    韩天宁道:“可是城主,貊族人……”后面全都是貊族人啊,他们若是能下得了山就根本不会上来。

    君无欢道:“貊族人已经开始撤退了,这些…只是留下来断后掩人耳目的。”

    韩天宁一愣,仔细想想从昨晚半夜开始貊族人虽然依然还在进攻,但是攻势确实比之前弱了不少。他只当是半夜了貊族人也同样疲乏了,却没有想到貊族人竟然已经提前撤退了。君无欢看着韩天宁沉声道:“告诉沈淮和江济时,江济时带兵清缴附近遗留下来的貊族人。沈淮带兵往西北方向绝不能让他们与肃州的驻守兵马汇合。能灭就灭掉,灭不掉就将他们往西赶!韩天宁,下山之后稍作休整,与祝摇红和萧艨汇合之后立刻开赴宁州府城,提防北晋人即将到来的援军。”

    即便是韩天宁也很少见城主一口气说这么多话的,顾不得多想连忙应道,“是,城主!”

    君无欢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记住了没有?”

    韩天宁略有些心虚,仔细回想了一遍方才城主的命令才点头道:“末将明白,城主请放心。”韩天宁迟疑了一下问道,“城主,你要去找公主么?”

    君无欢没有说话,只是看了韩天宁一眼转身几个起落消失在了山林中。他刚才过来的时候,已经顺路将貊族人留下来的几个将领给杀了。因此也不担心韩天宁和麾下的朱雀营在山中还会遇到什么危险。只是貊族人只留下了一小部分兵马佯攻,其他兵马在他到来之前全部提前撤退了倒是有些出乎君无欢的预料。

    这显然是拓跋胤提前安排好的,他并不打算让貊族大军与君无欢面对面遭遇。通俗,这也让君无欢心中不好的预感越发的强烈起来。

    君无欢一路毫不停歇地循着楚凌和拓跋胤留下的踪迹而已,然而在这绵延几百里的大山之中寻人何其困难?

    “叽叽!”

    君无欢捏着手中的小东西,沉声道:“找到阿凌,不然…杀了你。”

    “叽叽叽!”小家伙大约是感觉到了君无欢的杀气,立刻拼命地挣扎起来。君无欢轻哼一声,随手将它抛了出去。这小东西虽然是阿凌的宠物,但是阿凌平时琐事缠身,能亲自照顾它的时间并不多。因此绝大多数时候它都是跟着肖嫣儿的,肖嫣儿自然也乐得有这么一只小宝贝用来试药。

    他往这边来之前,肖嫣儿亲自带着这小家伙过来,告诉他带着这小东西可以找到阿凌。

    君无欢并不太相信这种小家伙会有这种功能,毕竟这是一只鼠,不是一条猎狗。但是他相信肖嫣儿的能力,这一路上这小东西确实是一路朝着这个方向而来的。如今想要尽快在这大山之中找到阿凌,他也只能寄希望于这个小家伙了。

    “叽叽!”小家伙终于逃脱了君无欢的魔爪,立刻欢喜的蹦了几下。只是到底教训受得多了,并不敢真的逃跑。在原地转了两圈,便朝着山林深处奔去了。

    楚凌此时的模样十分的狼狈,大约除了当年被坚昆追杀那一次,楚凌还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

    她身上的衣服早已经被划了不知道多少道口子。血迹从伤口上渗出慢慢的往外流淌着。她的肩膀上插着一支箭矢,此时她正低头看着羽箭直皱眉头。她着实是没有想到,和拓跋胤打了这么久一路进到了这样的地方竟然还能有貊族人跟得上来。不仅跟上来了,还趁着她跟拓跋胤缠斗的时候朝她放了一记冷箭。

    楚凌抬手握住了那露在外面的羽箭,琢磨着是先留着还是现在就拔出来。

    不远处传来了脚步声和有些沉重的呼吸声,楚凌抬头看向来人脸上的神色淡然。

    来人自然就是拓跋胤,拓跋胤看起来也很狼狈但是比楚凌要好得多。他脸上的血痕早已经干涸结痂没有了之前刚刚受伤时候的狰狞,原本身后的披风早已经不知道去了哪儿,腹部衣服上有一道口子被血迹染红了,但是显然这并不影响他的行动。唯一让拓跋胤显得与平时有些不同的是他走路地时候有些蹒跚,虽然看不出来伤到了哪儿但是必然是腿伤无疑。

    “沈王殿下,来得好快。”楚凌撑着树干站起身来笑道,“看来是那一下伤得还不够重啊。”

    拓跋胤淡淡道,“夜长梦多。”

    楚凌往旁边看了一眼,身后不远处就是悬崖。

    楚凌忍不住在心中叹了口气,如果可以她真的不想再跳崖了。最重要的是,按照这个悬崖的高度就算下面是江水,就算她跳下去了只怕也会直接被冲力拍死在水里。但是,眼前的拓跋胤显然更不好应付。楚凌绝不相信北晋沈王的剑会杀不死人。

    比起拓跋胤的剑和身后深不见底的悬崖,楚凌觉得还是后者毕竟友好一些。

    拓跋胤并没有跟她废话,提着剑直接朝她走了过去,手中长剑毫不留情地刺向了楚凌。

    楚凌的箭伤在右边,她此时右手根本无力提刀。早将流月刀交到了左手边上,流月刀向上一提挡住了拓跋胤的剑。楚凌突然笑道:“沈王,当年在浣衣苑的时候拂衣姐姐跟我说你……”

    拓跋胤神色微变,手下立刻就满了片刻。却见楚凌流月刀并没有挥向他而是直接将流月刀脱手射向了拓跋胤的面门。拓跋胤侧首让过,只觉得手腕上一紧。一根金色的绳索一瞬间缠上了拓跋胤的左手。

    拓跋胤左臂废了,以至于整个胳膊的感觉都有些麻木。若是从前绝不至于让人悄无声息地缠住他的手腕。

    楚凌对他挑眉一笑道:“拂衣姐姐说,你早晚会死在天启人手里,他说的没错!”

    说罢,楚凌便一跃而起朝着旁边的悬崖跳了下去。

    拓跋胤一惊,立刻稳住了身形。

    以他的实力以及男女体型的诧异,楚凌想要将他拉下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却不想系着他手腕的绳子传来了极大的拉力,显然楚凌在下面也没有闲着。拓跋胤眼眸微山,提剑去砍那绳索,却发现那绳索不知道是用什么做成了他的剑竟然砍不断它。下一刻,巨大地拉力让拓跋胤的手腕被割得鲜血淋漓,拓跋胤却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突然变得有些麻木起来了。仿佛一瞬间整个身体都不听使唤了一般。

    脑海中灵光一闪,拓跋胤顿时明了,那绳索上有毒!

    好一个神佑公主,当真是煞费苦心!

    拓跋胤竭尽全力稳住了身形,微微眯眼举起剑正要朝着自己的手腕砍去。山崖下再一次传来一股极大的拉力,几乎半身麻木的拓跋胤终于还是抵挡不住被拉下来悬崖。

    傍晚的山崖边,只剩下了一把剑和一把刀静静地躺在空地上。



    ------题外话------

    搞事搞事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