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63、拓跋胤的抉择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宁州的山林中树木依然茂密,但是生长的却大都是一些适合在寒冷地方的树木。这些树木高大挺拔,小叶,少花果,并不是一个适合人类和动物生存地地方。行走在山林中,即便是这个季节几乎也很少看到如别的地方茂密的植被和花果。甚至连动物能见到的都不算多。

    楚凌站在山坡上眺望远方,外面的一切都被树木遮盖几乎看不到什么。想要看外面,就只能跃上树顶从高处去看了。

    韩天宁提着兵器走过来,年轻的脸上不知道何时多了几道已经干了的血痕,“公主。”

    楚凌点点头,问道:“怎么样?”

    韩天宁道:“公主放心,伤亡…不算严重,将士们知道城主刚刚斩杀了穆勒库叶,士气也都还好。”楚凌点点头道:“那就好。让人小心一些,防备北晋人偷袭。”韩天宁应是,“公主尽管放心,属下明白。公主已经两日没有合眼了,还是多休息一会儿吧。”想了想,韩天宁还是忍不住劝道。

    楚凌微笑道:“我知道,不用担心。”

    韩天宁转身继续去布置防御,楚凌靠着身后的大树坐了下来。这两天还真是一刻也没有合过眼睛,饶是楚凌这两年内力越发精湛多少还是有些撑不住了。这是…是真的把拓跋胤给惹毛了,不知道这个消息传回上京皇城,又会是怎么样一副情形呢?

    还有百里轻鸿…一旦拓跋胤战事失利,百里轻鸿会出面抢夺兵权么?到时候,拓跋罗到底会放下成见与百里轻鸿合作,还是会更加地防备他呢?

    一边思考着这些问题,楚凌终于渐渐睡了过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睡梦中突然一阵风声袭来,楚凌眼睛还没有来得及睁开就地一滚避开了这突如其来的一击。从地上一跃而起,楚凌侧首看了一眼自己刚刚坐着地地方,树干上正钉着一支羽箭。

    楚凌抬头看向不远处站着的几个人,轻笑一声道:“诸位是沈王麾下?没想到貊族人杀本宫一个弱女子也会偷袭。”为首的人淡淡道:“公主过谦了,寻常女子自然是用不着,但是公主自称弱女子未免好笑。”

    楚凌回头看了一眼身后不远处的大营,笑道:“诸位想要在这种地方杀我?”

    那边已经有人听到了动静,一群人正朝着这边而来。那为首的男子深深的看了一眼楚凌道:“我们自然不敢奢望能在这里杀死神佑公主。公主,沈王殿下说了,只要你归降北晋,你依然还是北晋的武安郡主。”说完,朝身后打了个手势,一群人跟来的时候一般飞快地消失在了山林深处。

    匆匆赶来的人也只听见了这么一句话。

    领头的小将忍不住侧首看向楚凌,楚凌神色淡定自若,笑道:“多谢各位,没事了,都回去吧。”那小将迟疑地看了看楚凌,到底还是没多说什么只是道,“外面危险,公主千万小心。”便带着手下的人转身回大营禀告韩天宁去了。

    楚凌回到大营中,韩天宁立刻迎了上来,看到楚凌方才松了口气,“公主,你没事吧?”

    楚凌笑道:“不用担心,应该只是来试探的。”

    “试探什么?”韩天宁不解。

    楚凌道:“自然是试探我到底在不在军中。”至于说什么只要她归降了就还是武安郡主,这种话骗傻子都没用。甚至楚凌很怀疑拓跋胤真的说得出来这种话?

    她骗了貊族上下拜拓跋兴业为师,杀了大业帝,建立靖北军攻占信州和润州。不久前还杀了拓跋赞所属数万貊族兵马以及现在……穆勒库叶死也死了。这样如果貊族人来能忍她,那貊族人就不是塞外蛮族而是忍者神龟了。

    韩天宁恍然大悟,“拓跋胤想要活捉公主?”

    楚凌摇摇头道:“我猜拓跋胤现在应该不在乎我是死的还是活的了。”韩天宁想了想,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公主还是小心一些吧,这山林中太容易常人了,公主还是留在军中安全一些。我让人将防守的范围在扩大一些。没想到他们竟然能摸到这么近的地方来。若是他们来偷袭……”

    楚凌笑道:“不用担心,那几个都是高手。貊族将士纵然精锐,也还是寻常士兵。想要无声无息的摸上来只怕也不容易。”

    韩天宁点点头,心中还是决定要小心谨慎一些。

    “王爷,神佑公主还在军中。”山下,北晋大军大营中,一个男子单膝跪地恭声禀告道。

    拓跋胤并不意外,只是问道:“确定?”

    男子点头道:“确定无疑。”

    “去吧。”

    “属下告退。”

    等到男子退下,拓跋胤方才看向帐中众人淡然道:“各位听到了么?”

    众人点头,一个将领迟疑了一下问道:“王爷,行刺神佑公主是否可行?”

    拓跋胤摇了摇头,“神佑公主本身就是刺杀高手,想要刺杀她,何以困难?”众人不由得沉默,都纷纷想起了传说先皇就是死在了神佑公主手中。而且神佑公主还是在大庭广众刺杀先皇之后又安然脱身的。如此实力怎能不让人惊叹。

    “如此,就只能强攻了。但愿神佑公主当真会于沧云军共存亡。”

    拓跋胤道:“只要诸位能拿下沧云军,楚卿衣一定会于沧云军战到最后一刻地。各位…能否为穆勒将军复仇,重拾貊族男儿尊严,便在此时此地了。望诸位,尽力。”

    众人齐声,齐声应道,“末将领命!”

    一群群貊族士兵冲向了沧云军驻扎的地方,沧云军将士利用地形优势一次一次地挡了回去。但即便是如此,他们也支撑地相当艰难。貊族人比起一马平川的纵横驰骋确实不算擅长山林作战,但那也是相对来说。拓跋胤更是貊族将领中稍有的智谋和武勇同样杰出的将领,有他的指挥,楚凌等人的艰难可想而知。

    又一次击退了貊族人,韩天宁毫无形象地靠在土凹边上喘气,年轻的脸上被溅上了不少血迹,看着有些让人望而生畏。韩天宁望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楚凌,忍不住笑出声来。楚凌比他好一些,不过身上也难免还是有一些小伤,她毕竟不是刀枪不入的神仙。

    微微挑眉,楚凌问道:“还好么?”

    韩天宁笑道:“好得很。”抬手摸了一把脸上的血,混不在意地道:“不是我的。”却不知道,原本只是溅上去的血,被他这样一抹显得越发狰狞可怕了。

    楚凌抬手拍拍他的肩膀道:“没事就好。”

    韩天宁看了一眼不远处正在收拾战场,修复被破坏了的防御工事的将士,忍不住问道:“我们进山已经两天了吧?还能撑几天?”楚凌笑道:“别怕,能撑几天撑几天。”

    韩天宁问道:“公主,你不怕么?”

    楚凌偏着头思索了一会儿方才道:“自然还是怕的。”

    韩天宁摇摇头道:“看不出来。”他几乎从未见过这位公主有什么害怕的时候,韩天宁觉得神佑公主和他们城主确实是天生一对,因为他们都是同一样的人,心里永远都无所畏惧。

    楚凌笑道:“这世上没有人是什么都不怕的,就算是…呃,南宫御月那样的人,也有他畏惧的东西的。只是…人生在世,有时候比的就是谁伪装得好。只要别人看不出来你害怕,自然就不怕了。”

    韩天宁有些诧异,城主可不会跟他说这个,“这么说…公主要有害怕的时候,但是却装成不怕?”

    楚凌笑道:“是啊,比如我现在其实就很害怕。”

    韩天宁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摇头有些沮丧地道:“看不出来。”

    楚凌道:“所以呀,别想那么多,无论怕不怕我们都在这里了。拓跋胤也不可能因为我害怕就放过我,所以…害怕什么的就先放放,等咱们都安全了再考虑如何?”

    韩天宁闻言,忍不住笑了起来,虽然觉得神佑公主这话十分荒谬且情理都不通,但是仔细想想又觉得好像有点道理。

    点了点头,韩天宁沉声道:“我知道了,公主放心。”说罢站起身来,朝着不远处忙碌的将士们走去。他毕竟才是朱雀营如今的主帅,许多事情都还是需要他出面处理的。楚凌看着他的背影,不由得笑了笑。年轻人果然活力满满,刚才还有些撑不住地样子,这才几句话的功夫就原地满血复活了。

    楚凌也站起身来,却没有跟着韩天宁过去,而是转身出了答应往山林深处而去了。这个地方收不了多久,很快拓跋胤只怕就会攻破这里。在此之前楚凌不得不为沧云军寻找一个更合适的地方驻守。

    楚凌不知道该不该遗憾自己的无能为力,她纵然读了再多的兵书,知道再多的经典战例,如果的聪慧善于融会贯通,领兵打仗这种事情真的要看天赋的。至少楚凌自己在这方面绝对不是天赋卓绝的人。

    应付一些小虾米,或许还可以靠着出其不意获胜,之前也一直都是这样的。但是一旦遇上拓跋胤这样的高手,立刻就会显得相形见绌。如果是君无欢在这里,即便是兵力弱于对方,也定然会设法反击的。但是楚凌却没有这个把握。她更擅长小团队作战或者战略性的整体布局谋划,一个太小一个太大,偏偏最重要的…临阵指挥大军调兵遣将过于疏漏了一些。

    楚凌飞快地穿梭在山林中的时候,沧云军的大营中也有些细微的议论。

    “韩将军…公主出去了。”偏僻处,一个小将在韩天宁跟前低声道。韩天宁道:“我知道了,怎么了?”那小将有些窘迫,却还是忍不住小声道,“公主…公主不会真的抛弃我们跟貊族人……?”

    韩天宁眼神一凛,如刀光一般掠过那小将的脸上,吓得对方忍不住往后退了两步面色煞白。

    韩天宁盯着他的眼睛沉声道:“公主不是那样的人。”

    “可是……那天那些貊族人说……”

    韩天宁打断了他的话,沉声道:“公主不是那样的人,公主比你还要小一岁,但是你可知道公主都做了些什么?就凭公主做过的那些事情,貊族人是绝不会留她活下来地,那些话不过是想要离间我们罢了。你们若是上当了,只会让将士们离心,让公主心寒,明白么?”

    站在一边的几个人闻言神色也微微一变,脸上不由得多了几分愧疚。

    他们光顾着担心公主会不会抛下他们投靠貊族人,却忘了这些年神佑公主都做了什么。至于神佑公主会不会自己走掉,倒是没有人想太多。毕竟神佑公主虽然是城主夫人但毕竟不是沧云军将士,这样的情况下公主本就不该留在这里,毕竟朱雀营过的主将还是韩天宁,只要主将还在公主原本早就应该撤离了。

    韩天宁看了他们一眼道:“这件事到此为止,也不要让公主知道了。城主那里我也不会说,明白了么?”

    “是,将军!”众人齐声道。

    “去做事吧。”

    “末将告退。”

    距离沧云军下方不远处的北晋大营,北晋将领们同样也在商量着对策。

    “王爷,沧云军已经快要撑不住了。末将请求再次强攻!”一个将领朗声道。拓跋胤点点头道:“确实不能耽搁太多时间,传令下去,今晚再攻!务必拿下沧云军前面的驻地!”

    一个将领有些的担心地皱起了眉头道:“王爷,若是沧云军再退?”

    拓跋胤道:“本王已经派人绕道向后方截断沧云军的退路。明天天亮之前便能形成合围。”

    “王爷英明。”

    拓跋胤道:“神佑公主可能会发现本王的意图,提前撤退。所以,今晚一定要拖住神佑军,绝不能让他们提前冲破防线。”众人齐声应是,“王爷…如果、沧云军冲破了防线,又该如何弥补?”

    拓跋胤微微眯眼,道:“若是如此…兵权转交给南伽将军,竭尽全力剿灭沧云军。但是…三天后必须全军撤退。至于本王…本王会不惜一切代价,绞杀神佑公主。”众人闻言都是一惊,几乎从拓跋胤的话语中听出了几分不祥的意味。

    几个将领忍不住站起身来,道:“王爷,神佑公主虽然重要,却绝不值得王爷以身犯险!还请王爷三思。”

    拓跋胤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至今无法动弹的肩膀,淡淡道:“不,如果能用本王换神佑公主,绝对值得。”

    见众人皆是一脸不信的神色,拓跋胤淡然一笑道:“本王只是一个将领而已,便是没有本王…北晋也还有更多的将领。但是,如果没有神佑公主,天启便是一片散沙,天启与沧云城的合作也会立刻土崩瓦解。就连西秦…你们觉得秦殊是因为神佑公主和君无欢才与天启合作的,还是因为他本就看好天启?”

    众人沉默不语,好一会儿才有人忍不住道:“便是如此,也不急于这一时,王爷何必……”

    拓跋胤轻叹了口气道:“这是最好的机会,再往后只怕未必还能有机会。本王也是最近才发现这件事地,否则…早该动手才是。”神佑公主对天启的重要性,对北晋的威胁都太明显了。然后他竟然一直都忽略了过去,如果因此而让北晋和王兄…拓跋胤万死难赎其罪。

    被拓跋胤点名的将领沉声道:“王爷认为,君无欢三日内便可赶到此处?”

    拓跋胤道:“只怕未必需要三日,不过我们既然入了深山,想必还能拖延一点时间。所以,三日是底线,若是发现不对不可与之硬碰硬,立刻撤退!不仅是君无欢,还要注意之前撤退的两支沧云军。南伽,到时候你带人往西北穿过山林进入肃州,与肃州驻军汇合之后再听从朝廷命令吧。”

    南伽将军忍不住问道,“王爷,那宁州呢?”

    拓跋胤淡然道:“宁州君无欢想要就给他,只是不知道失去了神佑公主的沧云城主还笑不笑的出来。”

    “是,王爷。”南伽躬身应是,单臂置于胸前弯腰对拓跋胤郑重地行礼。

    数百里外的沧云军阵前,狭窄地官道上早已经血气冲天尸横遍野。但是这样的情形却并不能让君无欢满意,貊族人的血腥和毅力如果在平时都足以让他佩服,但是现在却只能让他越发的杀气凌冽。

    祝摇红看着那些死战不退的貊族人,也不由感觉到浑身发寒。

    这十几年她一直都在仇恨着貊族人,日日想要将他们全部杀光。所以在祝摇红的心中自然没有给貊族人留下过什么好的评价,但是直到现在,即便是祝摇红也不得不承认这些貊族将士的忠勇决然。如果所有的貊族人都是这样…祝摇红不仅身上发寒,更觉得胆寒。

    君无欢神色冰冷宛如覆上了一层寒霜。

    祝摇红有些担心地看了看她低声道:“公子不用担心,无论如何…明天天亮之前也该有结果了。”那些貊族人就算在坚韧,也不可能一直撑下去。

    君无欢抬手轻抚了一下皱起的眉心,沉声道:“我总是有些不安。”

    祝摇红迟疑了一下,道:“若是公子不放心,不妨先一步去寻公主,这里想必不会有什么意外了。”被拦住的只有他们这些兵马,而不是长离公子。这世上只怕也没有什么人能拦得住长离公子。

    君无欢看了一眼眼前的混战,身为一个合格的将领是不应该因为私事而擅自离开军中的。但是心中的那股不安却让君无欢始终无法安宁。如果阿凌真的出了什么事…不,如果拓跋胤铁了心要杀阿凌,阿凌……

    深吸了一口气,君无欢沉声道,“这里交给你了,天亮之前必须离开这里,尽快赶去与阿凌汇合!”

    祝摇红道:“公子放心,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祝摇红定不辜负公子和公主期望!”

    “有劳。”君无欢终于放弃了坚持,转身飞快地隐没进了夜色中。

    深夜,当貊族兵马攻入山林中的沧云军大营的时候才发现,营中早已经空了。显然楚凌和韩天宁带着沧云军提前撤退了。最先攻入山林的将领脸色微变,对着身后的人打了个手势。片刻后尖锐的狼啸声在山林中响起。

    此时正在黑夜中飞快地穿梭的楚凌突然停下了脚步,“公主。”

    楚凌微微垂眸,思索了片刻方才道:“貊族人上来了了。”

    韩天宁点点头,幽暗地夜色中只能看到他的一双眼眸闪闪发亮。

    楚凌道:“你带人走,一直往前走,只要你们敢在貊族人前方合围之前冲出去,就不会有事了。”

    韩天宁皱眉道:“公主,我们走了你呢?”

    楚凌道:“我带人去引开拓跋胤,有拓跋胤在你们走不了了。”

    “这……”韩天宁脸色微变,道:“不行!北晋沈王的实力超群,公主去引开他太危险了。”楚凌笑道:“北晋沈王厉害,我就不厉害了?不用担心,以前我可能打不过他,现在却未必。”

    韩天宁有些着急,“公主,这不是擂台上比武……”楚凌打断了他的话道:“我自然知道这不是擂台比武,所以…才要出面引开他。他不在了沧云军还有机会冲出去,他若是在,咱们谁也跑不了。”

    “可是…可是城主……”韩天宁焦急地道,楚凌笑道,“我知道,我就算不是拓跋胤的对手,脱身总是不难的。”

    韩天宁咬牙道:“我跟公主一起去!”

    楚凌无奈,“你走了,沧云军谁管?别闹了,听令行事!”

    韩天宁瞪着楚凌,只觉得眼睛一阵阵的酸疼。用力眨了眨眼睛,道:“公主,你一定要……”

    “别废话,走吧!”楚凌沉声道,推了一把韩天宁对身后的人道,“点三百人,跟我走。”

    黑夜中有人悄无声息地站了出来,不过片刻就凑够了三百人。楚凌抬眼,透过树林地缝隙看了一眼幽暗的天空,沉声道:“跟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