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62、明知不可为!(二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楚凌带着大军一路往西退去,拓跋胤果然没有去追沈淮和江济时,毫不犹豫地直奔楚凌离去的方向而去。显然,拓跋胤很明白要如何才能打击到君无欢,或者说要如何才能打击到整个天启。

    如果神佑公主出了什么事,君无欢会怎么样暂且不说,天启朝堂原本刚刚才渐渐凝聚起来的力量只怕瞬间就要重新奔溃。朝堂内外陷入内乱的天启人绝没有功夫再来对付北晋。甚至,如今在北晋的这些天启兵马如果没有人来接手最后都会沦为貊族人刀下的鱼肉。

    楚凌与韩天宁一路边战边退,一直退到了宁州最西边的山林边上,看着源源不断涌上来的貊族兵马,韩天宁也忍不住觉得头皮发麻,“公主,咱们这次是真的捅了马蜂窝了吧?”

    楚凌有些无奈地苦笑,“很显然,这次咱们确实把拓跋胤和貊族人打痛了。”否则拓跋胤不会这样锲而不舍的追着他们跑。追杀沈淮和江济时没有意义,即便是拓跋胤把沈淮和江济时全部给灭了,也消弭不了穆勒库叶战死的影响。只有更重量级的人的牺牲,才能挽回貊族人识趣的尊严平息貊族人的愤怒。

    韩天宁问道:“咱们现在怎么办?”

    楚凌抬头看了一眼身后浓密无边地山林,道:“进山。”

    韩天宁微微皱眉道:“这一片山林绵延数百里,而且,越往深处越没有什么吃的。中间还有一道河,是灵苍江上游的支流之意。我们若是退入山中,只怕过不了多久……”与别的地方不同,西北的地域越往西越冷,同样的山林也就越是鸟兽绝迹。

    楚凌道:“若是不退,我们连现在都过不了。不用担心,沈淮他们会来支援地,我们只要撑住时间等君无欢回来就行了。哪怕是不行…跟貊族人交手,山林之中胜算也比在外面多。”貊族全部都是骑兵,再加上那十几万的南军,在平原开阔的地方想要想要跟他们硬扛根本就不可能。

    韩天宁点了点头,沉声道:“是,公主。末将遵命。”

    等到拓跋胤带着兵马赶到,只看到了沧云军没入了山林的影子。跟在拓跋胤身边的将领低声道:“王爷,我们放火?”

    拓跋胤扫了他一眼,冷声道,“在这里灭火?你要怎么灭火?”西北之地,气候干燥时常有风,一旦火势大涨,可就不是烧沧云军和神佑公主的事情了。一旦蔓延开来,只怕除了等着天降大雨,谁也阻止不了火势。然而…这种地方一两个月不下于都是常事。

    到时候引火烧身,自讨苦吃。

    将领被他眼神一扫,也知道自己这话冲动了。别说是这种地方,就是早年他们在关外的山林中,部落之间征战若不是迫不得已或者别无他法,也鲜少有人会放火的。

    水火无情,这是刻在每一个貊族人的心中的教诲。

    “那咱们怎么办?”

    拓跋胤微微眯眼,道:“他们不会往深处走,守在外面,派斥候入内查探沧云军行踪。”

    那将领迟疑了一下,低声道:“听说神佑公主武功高强,如果她入山之后脱离的沧云军独自逃走,咱们只怕是……”拓跋胤并不着急,平静地道:“就赌神佑公主不会逃。”

    “王爷是否高看了神佑公主?”没有人是不怕死的,即便是神佑公主如何名动天下,真到了生死抉择的时候她难道不会动摇?如果神佑公主逃了,他们就算灭了那些兵马跟付出的代价想必也不值一提。

    拓跋胤淡淡道:“是貊族人一直都在低看神佑公主。”

    “是,王爷!”

    另一边,君无欢看着前方挡在必经之路上的貊族人脸色也有些难看。刚刚他们打过一场,貊族人其实并不是他们的对手。但是这地方道路狭窄易守难攻。貊族人即便是输了却也死守不退。只要一个人倒下去,立刻就有另一个人补上去,强攻了将近两个时辰,貊族兵马依然丝毫不退。

    祝摇红站在他身边微微蹙眉,道:“公子,现在怎么办?”

    “换人,继续强攻!今天之前一定要从这里过去!”君无欢沉声道。

    祝摇红点头,“是,公子!”

    很快前方的混战再起,祝摇红远远地看着也看明白了眼前的情况,“那些貊族人…是抱着必死之心守在此处的?他们想做什么?”君无欢道:“他们要拦我们的路,不让我们与沧云军汇合。”

    即便是如此,也犯不着如此拼命啊。

    祝摇红心中突然一震,猛然抬头看向君无欢,“公子,拓跋胤是不是想…想对沧云军动手?那公主……”

    君无欢抬头看向有些阴沉地天空,道:“只怕,已经动手了。”

    君无欢脑海中不由得想起了出发之前与阿凌的对话。

    “一旦穆勒库叶战死,拓跋胤必然会疯狂发动对沧云军的报复。”君无欢神色凝重地望着靠在自己怀中的女子。楚凌抬头看他,微笑道:“但是这是咱们最好的机会不是么?若是让他拖到北晋援兵到来,这场仗可就真的要没完没了了。”

    君无欢轻叹了口气,“阿凌,你去与祝摇红汇合,这里有我。毕竟,我才是沧云城主。”

    楚凌摇摇头,有些无奈的道:“我当年在上京的时候和穆勒交过手,即便是现在我也不敢说是他的对手。同样的…祝摇红和萧艨领兵的经验都不如穆勒,我们没有必胜的把握。这个人必须死…他现在在拓跋胤手下做副将,看着不显眼。一旦兵力足够他与拓跋胤分兵…除了你,我们谁也不是他的对手。“这个对手说得并不是武功,而是领兵。楚凌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领兵打仗的奇才。小团队的作战和大军团作战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情。楚凌绝不会认为自己上过几次战场就能比得上天下排名前十的名将。

    “而且…如果你在这里的话,拓跋胤或许会更冷静,反向朝索云山进攻。”柿子要挑软的捏,即便是楚凌不愿意也不得不承认,跟君无欢比起来她就是那颗软柿子。而且还是一颗好看有圆润美味的软柿子。

    君无欢沉默不语,楚凌靠着他轻声道:“不用担心,我会等你回来的。如果这场战事一直这么拖下去,以后…你让我怎么办?”

    君无欢沉默了良久,终于还是重新翻开了跟前的地图铺开,盯着地图思索了良久方才沉声道,“一旦拓跋胤发动攻击,在挡不住的时候你们立刻兵分三路分别向三个方向撤退。拓跋胤不会去追沈淮和江济时的,你一路退到这里……”指了指地图上的位置,继续道:“之后江济时和沈淮会到这两个地方分别侵扰拓跋胤左右两翼。为你们拖延时间,如果顺利我最多四日便能赶回。但是……”

    这一次君无欢沉默了良久,方才道:“如果我赶不回来,你便从这里渡河,沿着这条河一路南下就会到达沧云城。”身为一军主帅,君无欢其实不该说这种话。如果面对的不是阿凌,他也永远说不出这种话。

    但是身为丈夫和爱人,他却绝不愿意看到楚凌为了沧云军而赔上自己的性命。以阿凌的实力,即便是打不过拓跋胤,全身而退是不成问题的,唯一怕的就是她不肯。

    双手扶着楚凌的肩头,君无欢盯着她一字一顿地道:“阿凌,记住…我才是沧云军的主帅,无论发生什么事情该负责的人都是我。我只希望你能平安无事。”

    楚凌含笑看着他,点头道:“放心,我都知道了,不会有事的。”

    君无欢抬眼望着前方拦住去路的人,眼底闪过一丝狠厉的杀气,“传信给萧艨,看他是不是也被人拦截了!”

    祝摇红一愣,看着君无欢冰冷的神色终于点了点头,转身快步而去。

    云行月从身后走过来,看着君无欢的神色道:“很少看到你这么气急败坏的时候,上一次应该还是…去年神佑公主守沧云城的时候吧。神佑公主果然是你唯一的软肋。”

    君无欢淡淡道:“若非因为我,阿凌何来这样的危险?”

    云行月摇摇头,笑道:“你觉得比起来貊族人更想杀的是沧云城主夫人还是天启神佑公主?你我心里都清楚,拓跋胤并没有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他就是要杀凌姑娘。同样的,如果凌姑娘怕死,她有一百种办法逃出生天,根本用不着你担心。你与其在这里心烦意乱,不如怎么最快地扫平眼前的路。如今这情形,就算你一个人回去也没有什么用吧?如果拓跋胤围剿神佑军,你一个人就算救了神佑公主,你们会抛下沧云城自己逃走么?”

    君无欢神色淡漠,面上根本看不出来云行月所说的气急败坏和心烦意乱。他淡淡的扫了一眼云行月,道:“你说得对,如果阿凌只是想要活下去,她有一百种方法活着,从来就不需要我担心。但是…云行月,有的人,在有些时候…即便是眼前摆着一百条活路她也只会选择那一条死路。不是因为她不怕死,也不是因为不知道那是死路。”

    云行月默然,好一会儿方才轻声道:“…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么?”

    “不过你说得对。”君无欢又道,“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干掉眼前的这些人!”话音未落,君无欢已经纵身一跃朝着前方掠去。

    云行月看着他的背影,“你的软肋是神佑公主,神佑公主的弱点也是你。幸好这个弱点已经比别人的长处强很多了,否则……”

    貊族将领确实是选择了一个好地方,这地方地势狭窄,大军根本无法展开。饶是天启禁军多余貊族人数倍也没有什么用处。那些貊族兵马完全不畏惧死亡一般,不停的有人倒下不停的有人补上,他们只会进不会退,就算是死了也不肯后退一步。

    这一幕,看在对面的天启将领眼中,心里也不由得升起了一股寒意。

    貊族人当年能够势如劈竹的入主中原,不是没有理由的。

    乱军之中,一个貊族将领与君无欢正面相遇。君无欢并不认识他,显然只是貊族军中默默无闻的将领之一。

    君无欢手中的落在了他的脖子上,那将领怒目圆睁瞪着君无欢并不说话。君无欢问道:“主将是谁?”

    那将领冷笑一声,仿佛是再说“有本事你砍过来啊。”

    君无欢并不在意,道:“看来你们不打算退兵?”

    那将领盯着君无欢,慢慢道:“只要还剩一人,绝不退。”

    “好。”君无欢眼底闪过一丝惋惜,下一刻长剑划破了那将领的脖子,看着那慢慢倒地魁梧身形,君无欢道:“那就成全你,杀光所有的人。”说罢,君无欢提起朝着另一边掠起,那里同样有一命貊族将领正在奋力厮杀。

    等到祝摇红回来的时候只看到了云行月站在大军之后,云行月看了看祝摇红有些难看的脸色问道:“怎么了?还有什么坏消息?”祝摇红道:“萧艨将军派人来报信,他被人堵住了去路,过不去了。”

    云行月叹气,“看来拓跋胤这次是下定了决心要死磕了。”

    祝摇红有些焦急,“这种情况…一时半刻只怕是过不去,公主那里怎么办?要不我们绕道。”

    云行月道:“若是能绕道,君无欢还会在这里浪费时间么?他比你更着急。”

    祝摇红也知道自己脱口而出的都是废话,这附近的地形她也研究过,萧艨那边被堵了,他们这边也被堵了。若是再绕道…还不如从这里杀过去。当下祝摇红也不多想,一咬牙提起兵器便掠向了前方的战场。

    既然没有别的路可走,那就杀过去!

    身后,云行月叹了口气,也跟了过去。这种狭窄难攻的地方再多的兵马都没有什么用处,他们这样的高手勉强还能用一用。

    希望能赶得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