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61、疯狂的报复(一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君无欢来去不过四五天,因为双方都有志一同的临时休战,军中的将士们甚至很多根本就不知道君无欢曾经离开过大营。楚凌的到来倒是让云行月十分高兴,“凌姑娘,公主殿下,你可终于来了。”

    楚凌微微挑眉,有些诧异。她还真没有想到云行月有那么想念她啊。

    云行月唉声叹气,瞥了一眼坐在一边的君无欢道:“你是不知道,你不在身边就没人管得住这位了啊。”楚凌看了看君无欢,“他做了什么?”云行月张嘴就要告状,只听旁边君无欢轻咳了一声,再对上君无欢充满威胁地眼神,立刻识趣的闭了嘴。楚凌不解,“这是怎么了?”云行月连连摇头,“没、没什么,我就是说说而已。”这样说楚凌哪里还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回头瞥了一眼君无欢道:“你别说话,我问云公子呢。”君无欢有些无奈地轻叹了口气道:“真的没有什么事,行军打仗昼伏夜出都是常事,难道阿凌不是么?”楚凌微微挑眉,看向云行月,“云公子,是这样么?”

    云行月点了点头,干笑道:“是啊,他经常不好好休息,有时候熬一整夜都不合眼。不能因为他内力高强就这么耗着啊,毕竟他的身体……公主,你说是吧?”

    楚凌点点头,看着君无欢轻叹了口气道:“虽然是在军中,但也还是要尽量多休息。”

    君无欢笑道:“我知道,只是有时候实在没有法子。现在不是有阿凌来了么?我自然要轻松多了。”

    楚凌含笑点了点头,道:“好。”

    云行月出了大帐,慢悠悠的往自己住的地方走去。一进门却顿时愣住了,却见原本应该在大帐里陪着君无欢喝茶聊天的楚凌竟然先一步到了他的大帐之中。云行月不由后退了一步,轻咳一声道:“公主,您这是?”楚凌正色道:“方才在大帐里我没问,君无欢的身体到底怎么样了?”如果没什么问题,云行月不可能特意在她面前抱怨。云行月这种医术绝顶地神医,病看得多了有时候就不会将一些小毛病当回事。能让云行月担心的自然也就不会是什么小打小闹了。

    云行月轻叹了口气,走到楚凌对面坐了下来道:“凌姑娘可还记得,距离上次君无欢发病多久了?”

    楚凌垂眸,“快四年了。”

    云行月点头道:“是啊,快四年了。原本我爹的意思…能平安压制个三年就算是不错了。所以他才急着去找药,不过这几年调养的不错,而且君无欢的内力也着实是很深厚,所以一直都平安无数。”楚凌问道,“那么云公子的意思是,现在不平安了?”

    云行月点点头,“半个月前,君无欢的心口处开始不时刺痛。没有规律但是总的来说短则一天,多则三天,总是要痛一次。这是寒冰石开始失效,君无欢心口的旧伤开始反扑的预兆。”楚凌脸色微沉,问道:“云师叔那边有什么消息了么?”

    云行月道:“我爹在极西之地寻到了一味药材,但是…那药只能在年底才能采用。最重要的是,那边距离这里太远了,药就算快马加鞭送回来也该失效了。所以我爹希望你们年底的时候去一趟西边。”沉默了一下,云行月又不充了一句,“我爹说,他没有十足的把握。但是那是目前我们寻遍古往今来的医书典籍能找到的最好的法子了。如果治疗失败,君无欢…必死无疑。”

    楚凌一直很稳的手指微微一颤,问道:“如果…”

    云行月看了一眼她道:“君无欢拖不了了,如果不治就算我时时刻刻看着,下一次发病同样必死无疑。”

    楚凌问道:“你跟君无欢说过了么?”

    云行月点了点头,道:“说了,他说他心里有数。”

    楚凌点点头道:“我知道了,你准备吧,年底……”

    “十一月初必须出发。”云行月道。

    楚凌点头道:“我知道了,就照着准备吧。十月底就出发。”

    云行月看了看楚凌,见她一脸从容自若,这才点了点头。这世上如果说还有人能制得住君无欢的话,那也只有神佑公主了。只要神佑公主决定让君无欢去治病,君无欢早晚是要去的。楚凌有些担忧,蹙眉道:“云公子,在这之前……”

    云行月道:“公主放心,在这之前我会一直留在军中。而且君无欢叶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他不会掉以轻心的。”

    楚凌点头,“有劳云公子了。”

    云行月笑道:“就算君无欢讨人厌,我们毕竟也还是同出一门,难道还能见死不救?”

    楚凌也是莞尔一笑,只是笑容到底有些勉强。

    云行月看在眼里也不由得在心中轻叹了口气,这两口子都是人中龙凤,天之骄子,但是偏偏事情就是这么多,看着倒是比寻常百姓家的夫妇过的还要劳累百倍不止。

    楚凌回到大帐中的时候君无欢正坐在书案后面看书,听到脚步声抬起头来看向她含笑道:“回来了?”楚凌点点头,看着他的眼神有些飞迟疑,君无欢轻叹了口气放下了手中的书对楚凌伸出手,“阿凌,来。”

    楚凌走到他身边坐下,君无欢轻声道:“去找云行月了?”

    楚凌点了点头,君无欢含笑将她揽入怀中,将下巴枕着她的肩上轻声道:“不用担心,我心里有数不会有事的。”楚凌低头看着他道:“你什么事情都心里有数,但是……君无欢,你要是死了,别指望我会替你守寡。”

    君无欢无奈地笑道,“阿凌,你这样说也太无情了。”

    “你最好记着。”楚凌道。

    “好吧。”君无欢叹了口气道:“那我无论如何也得活着了。阿凌,你要相信我,我不是喜欢玩命的人,我若是想死,早八百年就死了也不会遇到你了。”楚凌看着他,“那么…十月底你启程去找云师叔?”

    君无欢点点头,“自然,别担心,好么?”

    楚凌打量着君无欢半晌,终于轻轻点了点头,“好。”

    “这就好。”君无欢笑道,“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干掉眼前的敌人。”

    “拓跋胤?”君无欢点头,“是,只要击败拓跋胤,短时间内北晋人不会再有力气反扑,我也有时间去找师叔。”

    楚凌点头道:“好,我跟你一起。”打败拓跋胤。

    与拓跋胤的下一次交锋来的很快,几天之后双方大军就再一次证明相逢,又是一场血战。跟拓跋胤在战场上相逢其实并不是一件特别愉快的事情,拓跋胤不是拓跋赞甚至不是任何一个将领。无论你什么阴谋诡计,他其实很少入套。

    如果阴谋诡计不管用,那么就只能正面硬抗了。凭得就是谁的士气更盛,谁的战力更强。

    楚凌不喜欢这种交战方式,因为伤亡实在是太重了。但是却不得不接受,因为拓跋胤同样也是一个身经百战的名将,想要套路他并不是一件容易地事情。

    这一次的交锋,双方都没有占到多少便宜,却都损伤不小,于是各自后退数里,暂时休战。

    回到军中,楚凌换下了一身染血的衣衫,对刚刚走进来地君无欢道:“祝摇红和萧艨已经快要到了。”君无欢点点头,问道:“阿凌是如何打算地。”

    楚凌走到桌边,看着桌上被做了无数各种各样记号的地图道:“让他们绕到从东南方向夹击?”

    君无欢思索着道:“十几万大军行动,不可能瞒得住拓跋胤。”

    “那就不瞒。”楚凌沉声道,“只看拓跋胤后面如何行事便是。”

    君无欢轻叹了口气,道:“刚刚收到两个消息,一个好一个坏,阿凌想先听哪一个?”

    楚凌微微挑眉,“坏消息是什么?”

    君无欢道:“北晋之前下了征兵令,已经召集了至少三十万大军。只怕用不了多久,这些兵马很快就能够上战场了。”北晋人尚武,因此新兵入营几乎用不了多少时间就可以上战场。

    楚凌皱了皱眉,问道:“那好消息呢?”

    君无欢笑道:“冯铮将军刚刚在惠州取得大捷,虽然只是第一仗,但是一开战就能大胜,对天启来说也算是一件好事。”楚凌点点头道:“确实是一件好事。”

    走到楚凌身边坐下,君无欢笑道:“我们目前最好的选择是在貊族新兵增援之前,击败拓跋胤。如此,才能震慑住貊族人,让他们不敢轻易再出兵,也让我们有一个喘息的时间。”

    楚凌微微侧首,有些好奇地道:“你竟然不打算一鼓作气攻下上京么??”

    君无欢有些无奈地笑道,“我确实希望能够如此,但是你我都知道这不现实。虽然我们筹谋多年,但是想要真正将貊族人赶出关外,只怕还要差一些。这几个月虽然连连获胜,但是沧云军的损失也不小。拿下宁州之后,沧云军必须原地休整。”

    楚凌点点头,她其实也是这么认为的,君无欢没有被胜利和仇恨冲昏头脑,这自然是很好。偌大的北方大地,想要一举收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有些疲惫地靠在君无欢肩头,楚凌微闭着眼睛养神,一边低声道:“那就看看……拓跋胤打算如何应对吧。”

    三日后,拓跋胤派了军中副将兵分两路,前往拦截萧艨和祝摇红。

    “启禀王爷,大事不好!”貊族军中,拓跋胤看着急匆匆而来的传信兵微微皱眉,沉声问道:“何事如此惊慌?”

    传信兵声音急促地道:“启禀王爷,穆勒将军与索云山大败!穆勒将军死战殉国!”

    闻言,拓跋胤猛然站起身来,“这不可能!”

    副将的能力他了解,就算是出了什么意外,也不可能到完全无法翻盘甚至自己战死的地步,“到底是怎么回事?”

    传信兵也是双目赤红,含恨道:“王爷,沧云城主在索云山!”

    “什么?”拓跋胤定了定神,一只手扶着桌面,结实的木桌瞬间裂开了一条缝,“君无欢!”传信兵点点头,道:“确实是沧云城主无疑。穆勒将军原本将祝摇红和萧艨两军割裂,单独围剿祝摇红部,却被突然回头的萧艨和横空里杀出的晏凤霄打了个措手不及。穆勒将军不敌晏凤霄,力战而死。”

    拓跋胤沉声道:“退下,中军聚将,召集众将即刻来见!”

    “是!”

    片刻后军中响起了鼓声,不一会儿一干将领鱼贯而入每个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显然是已经知道了副将战事的噩耗。

    大帐中一片寂静,众人都沉默地看着主位上的拓跋胤。拓跋胤也不跟众人多说,直接下令,“蒲叶龙,羧答!”

    两个将领应声而起,“末将在!”

    拓跋胤看了两人一眼,沉声道:“你二人各领轻骑一万,切断通往索云山的道理。本王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五日之内…一个人也不能从那里通过。”

    两个将领并不多问为什么,直接应声,“是,王爷!”说完两人也不多留,直接转身出了大帐。

    拓跋胤再一次看向众人,沉吟了片刻,“赤术,乌戈。你二人各带一万兵马,以及五万南军,守住前往梁州的道路。三日之内,若有一个天启人从那里通过,你们提头来见!”

    “是,王爷!”两个将领起身告退。

    拓跋胤的目光落到了拓跋赞身上,沉默了好一会儿方才沉声道:“阿赞。”

    拓跋赞站起身来,“四哥,我知道,你说。”

    拓跋胤道:“穆勒将军是我北晋勇士,去把他带回来。”

    拓跋赞一愣,“四哥,我可以跟你一起……”

    拓跋胤摇了摇头,道:“不必,你去将穆勒将军带回上京。”拓跋赞皱眉,不知怎么的心中隐隐有些不安。犹豫了一下,还是道:“四哥,虽然我之前败了,但是我不会给你拖后退的。我…我总归还是貊族人!”

    拓跋胤目光如刀锋一般在他身上扫过,“你竟然承认自己是貊族人,就听命行事!”

    “穆勒将军已经死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拓跋赞忍不住道。拓跋胤打断了他的话,“穆勒将军是北晋的英雄,就算他死了,你也要将他带回去。”

    对上拓跋胤冷漠地目光,拓跋赞渐渐地低下了头,良久方才沉声道:“是,四哥。”

    “你去吧。”拓跋胤淡淡道。

    看着拓跋赞走出去,大帐中剩下的将领才开口,“王爷,如今正是征战之极,王爷何必将齐王调走?”齐王就算是调兵遣将不行,但是却也是一员猛将。在战场上冲锋陷阵还是可以地。难道…王爷真的不信任齐王么?

    拓跋胤淡然道:“他在这里也帮不上多少忙,你可看出…晏凤霄想做什么?”

    那将领思索了一下,“沧云城主只怕是不耐烦与我们僵持,想要主动打破平衡。”穆勒将军战死,对貊族的影响确实是不小。对军中的士气更是个沉重的打击。再加上天启禁军与沧云军会师,原本因为兵力不济而放缓了脚步的沧云军立刻就会再一次重整旗鼓。宁州双方兵力的天平也会渐渐地开始倾斜。

    “过不了多久,王兄就能将新征的兵马送上战场,君无欢想要在这之前结束对峙。”拓跋胤沉声道。

    众将领默然,如今掣肘北晋和沧云军的原因都是一样的,就是兵力不济。沧云军是因为原本兵力就有限,而北晋却是因为需要兵力的地方太多了。如今战乱四起,需要兵马的并不是只有宁州这一个地方。

    一个将领看向拓跋胤,“王爷让人封锁了却通往索云山的路,是想要……”

    拓跋胤目光如刀,“现在…坐镇沧云军的是神佑公主吧?”

    众人心中都是一凛,只听拓跋胤道:“总要告诉沧云城主,我貊族的将军不是那么好杀的!”

    君无欢,你会后悔的。

    在貊族人打败于索云山的消息传来之前,楚凌就已经做好了准备。一旦北晋大军惨白,拓跋胤必然会勃然大怒。到时候与拓跋胤相隔不远的沧云军必然会成为拓跋胤发泄怒火的对象。

    但是,拓跋胤的报复来的比想象中更快也更决绝。一瞬间貊族人加上所属南军几乎是倾巢而出,夹带着怒火扑向了不过几十里外地沧云军驻地。

    饶是沧云军同样是精锐中的精锐,也难以抵挡貊族人宛如疯了一样的攻击。

    “公主!”韩天宁满身伤痕匆匆而来,沉声道:“公主,貊族人简直疯了!”

    楚凌坐在马背上注视着眼前的战场,沉声道:“看来,穆勒库叶死了。”

    韩天宁皱眉,“死了一个副将,就让拓跋胤如此发疯?”

    楚凌摇头道:“穆勒不仅是一个副将而已,他曾经是拓跋兴业的副将。如果不是跟随拓跋胤出征的话,他是有资格独自作为一军主帅领军的。而且…他当年貊族入关,论功排名,他也是排名前十,被大业帝封为毅勇侯。”

    “拓跋胤想要为穆勒报仇?”韩天宁问道。

    楚凌点点头道:“他必须为穆勒报仇,否则…貊族将士的士气将会一蹶不起。穆勒是…目前为止,战死的貊族最高的将领了。”一旦消息传开,对貊族将士的冲击可能比战死了一个宗室王爷更加严重。

    韩天宁点点头,问道:“公主,咱们现在怎么办?”

    楚凌垂眸思索了片刻,沉声道:“传令三军,暂避锋芒!沈淮、江济时,各领兵马从左右突围。”

    韩天宁有些不赞同,“公主,此时撤退只怕会被黏上。我们还有一战之力。”

    楚凌看着他道,“放心,拓跋胤不会追他们。我们确实有一战之力,一战之后呢?貊族刚刚又数十万兵马入伍,此时只怕已经整顿停当。不出一个月必然会开赴宁州。到时候…如何抵挡?”

    韩天宁沉默不语。

    楚凌轻叹了口气,伸手拍拍韩天宁的肩膀道:“不用担心,君无欢很快就会回来的。”

    韩天宁沉声道:“末将请求追随公主同行。”

    楚凌偏着头打量着他,微微挑眉道:“哦?你不怕么?可能会死的啊。”

    韩天宁笑道:“末将既然上了战场,马革裹尸是幸事。”

    楚凌挑眉一笑,“不怕死就跟着来吧。”

    仇恨的怒火宛如一把利剑在战场上绽放,拓跋胤被君无欢称为最被低估了的名将,终于在这一刻绽放了他应有的锋芒。

    沧云城将领对上满身杀气的北晋沈王,在没有君无欢坐镇地情况下败得一塌涂地。

    正午,宁水城,沈淮败!

    傍晚,渔阳关,江济时再败!

    拓跋胤一路所向披靡,直扑大军后方楚凌所在之处。

    “将军!神佑公主传令,全军撤退!”

    江济时和沈淮对视一眼,心中还有着难以言喻的惊悸。这些年,其实他们都没有如何真正将北晋沈王放在眼里,拓跋胤很厉害,但是也仅此而已。因为这么多年与沧云军交战之中,拓跋胤占到便宜的时候并不算多。但是这一次……

    “公主怎么说?”

    来人手中出现了一块令牌,沉声道:“军令不可抗!公主传令,江、沈两位将军,各率兵马从左右撤退。三日之内,必须到达密令所示之地!违令者斩!”说罢,从袖中取出两颗色泽不同的密封蜡丸递给令人。

    两人伸手接过,对视了一眼终于还是沉声道:“末将遵命!”

    来人朝两人一拱手,转身上马飞驰而去。

    江沈二人看着对方片刻,江济时有些担心地道:“公主让我们撤退,万一公主那里……”这北晋沈王明摆着就是冲着公主去的,他们这会儿若是撤了,公主那里只怕是凶多吉少。

    沈淮长叹了口气,苦笑一声道:“济时兄,军令不可违。这位公主殿下…沈某算是服了。”以目前貊族人的气焰,他们确实不宜与之正面抗衡,但是……

    “希望不会有事吧。”

    “希望城主赶快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