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60、战后!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等到楚凌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了,起身走出大帐,外面的大营中人来人往很是热闹非凡。

    “公主。”守在门口的两个女兵拱手,恭敬地道。

    楚凌微微点头,迟疑了一下方才问道:“可有看到长离公子?”少女笑道:“回公主,驸马出去的时候吩咐了,他去看看战场的善后事宜,公主若是醒来用了膳再过去。”楚凌点了点头,“知道了。”

    楚凌并没有去之前的战场,有君无欢在她也没有什么不放心的。稍微吃了一点东西便转身去了安置伤员的地方。除了阵亡的将士,受伤的将士也很多。其中有一部分只是轻伤,包扎伤口之后很快便能痊愈继续上阵杀敌。但是还有很大一部分受伤很重,甚至是生命垂危的,安置他们就需要花费不小的力气了。

    所幸这几年楚凌一直留心培养军医,还有肖嫣儿云行月这样的名医时不时指点,至少神佑军和靖北军在军医方便可以说是领先了如今所有的兵马的。之后靖北军与天启禁军合并,同样也没有放弃培养擅长外伤的大夫,如今军中的军医倒是不缺。

    楚凌过去的时候,整个营地里都弥漫着一股浓烈的草药味儿。许多伤得不是特别严重或者已经处理好了地士兵一群群席地而坐靠在一起说话休息。在往深处的地方,军医们却还帮着的。虽然战事已经过去了一天一夜了,但是伤员却依然还没有处理完。

    远远地就看到肖嫣儿正蹲在一口硕大地铁锅面前熬煮着什么,一边煮还一边高声吩咐身边的人,“好了好了!快拿走,受了伤的人每人喝一碗!”立刻有没有受伤的士兵提着大桶将药汁倒进桶里,然后抬着往伤病们聚集的地方而去了。

    “肖姑娘,这是什么药啊?”有人忍不住问道。

    肖嫣儿道:“伤药啊,外伤轻微没有包扎的都要喝,重伤更要喝!一人一碗别忘了!”

    “是!肖姑娘。”

    肖嫣儿腾出了大锅,又开始叫人加水继续煮药了。

    看到楚凌过来,肖嫣儿立刻对她笑道:“阿凌姐姐,你怎么来了?”站在半人高的大锅前,脸蛋被火烤的红扑扑的看上去格外可爱。

    楚凌看了看她,轻声道:“昨晚一夜没睡?”

    肖嫣儿嘿嘿笑了两声,飞快地摇头道:“我没事,不困呢。”

    “辛苦你了。”楚凌软声道。

    肖嫣儿道:“不辛苦,能帮上忙我很高兴啊。阿凌姐姐你放心,我们带的药材很够,这些士兵肯定不会有事的。雅朵姐姐来信说很快就会再派人送药材来的。”楚凌点了点头,“好。”

    拍拍肖嫣儿的肩膀,楚凌又在营中转了转。见大部分伤兵确实都安置的极好,只是难以避免的有一些实在伤得重的士兵到底还是没能来得及抢救死了不少。楚凌虽然有些黯然,却也知道并不是军医们不肯尽力,而是确实已经力有不逮了。

    楚凌走到军营一角的时候,看到一个看起来才十六七岁的小兵正蹲在角落里抹泪,脚步不由得一顿。那少年的一只胳膊被厚厚的白布缠着,白布依然被血浸透了可以看到一片殷红。以楚凌的眼力自然看得出来,他的伤就算好了,这条胳膊八成也是废了。

    “哭什么?”

    那少年一惊,连忙抬头就看到一个美丽的红衣女子站在自己跟前望着自己,脸色顿时红了起来。

    “我…我,公、公主……”虽然他只是一个小兵,却还是知道军中最漂亮的女子便是公主殿下。

    见他要起来,楚凌摆摆手示意他别动,蹲下来声看着他问道:“痛不痛?”

    少年飞快地摇头,迟疑了一下有点了点头。楚凌淡淡笑道:“你很勇敢,别怕…会好起来的。等伤好一些了,会有人送你们回江南,我会让人好好安置地。”她以为少年哭泣是因为手伤了以后生活难以着落。这确实是这个时代的将士们最经常遇到的困境。即便是上面的将领清廉,重伤退役之后的那一点点补偿也根本无法支撑起一个伤者以后的生活。更不用说,大多数的底层将士都是兵役从军的,事实上并没有多少补偿,便是战死抚恤也极少。

    闻言,少年眼睛立刻又红了起来。

    楚凌连忙道:“我说的是真的,你不相信我吗?”

    少年小声道:“我…我想杀貊族人,不想回去。”

    “……”楚凌默然,轻声道:“经过了昨天,你不怕吗?要是下一次在上战场,说不定你就回不来了啊。”

    少年道:“我想立战功,赶走那些貊族人。以后还能当个将军,让我爹娘享福。我娘说,以前我们家也在北地,家里还有好多田地,等把貊族人赶走了,我们就可以回家了。”楚凌轻叹了一声,拍拍他的肩膀道:“你很孝顺,是个好孩子。回去以后好好养伤,做别的事情也可以孝顺你爹娘,知道么?至于貊族人…就交给我们吧,我们会把他们都赶走的。”

    “嗯,我相信公主。”少年点头道。

    “你叫什么名字?”楚凌问道。

    少年有些羞涩地道:“我…我叫二蛋。”

    楚凌点头,“好,二蛋。好好照顾自己,谢谢你这么勇敢。”

    “嗯。”

    楚凌找了一圈儿,找到了正在忙碌的祝摇红。祝摇红见到她连忙迎过来,“公主。”楚凌点点头,问道:“怎么样了?”祝摇红道:“伤兵情绪都还算稳定,公主尽管放心。之前你吩咐我们注意的事情早就吩咐下去了。”

    祝摇红不是没有见过打仗和军中兵马,但是如神佑公主这么为战后的事情费心的主帅却几乎从未见过。不过,若是没有神佑公主这样的身份地位,只怕就是想要费心也没有什么用处罢了。

    楚凌道:“我也看了,都还不错。辛苦你们了。”

    祝摇红摇摇头,与楚凌并肩而行一边道:“这些士兵虽然捡回了一条命,但是有很多以后只怕都要残了。公主之前说要设法安置他们的事情,可有什么眉目了?”楚凌点点头道:“还没离京的时候就跟上官大人商量过了,毕竟去年…润州伤亡的兵马也不算少。”

    祝摇红有些兴趣,“愿闻其详。”

    楚凌轻叹了口气道:“这些伤病若是愿意归家的,自然是发放补偿和田地让他们自行回家,以后当地衙门每年也会拨出一部分银两作为抚恤发放给这些人,虽然不多总也算是个意思。至于无家可归或者不愿回家的,以伤势轻重程度可以安置在皇庄,各地作坊,或者一些力所能及的职位。若实在是伤得太重的,只能朝廷出钱养起来了。”

    祝摇红点点头,“公主想得很是周到。”

    楚凌道:“朝中官员以及富户家中都有不少产业,我想着若是要求官员按照品级提供一定数额的伤兵的安置名额,富户若是协助安置伤病,可以免除一定数额的税收,或许也可行?”

    祝摇红笑道:“只怕他们不肯尽心,将人随便找个地方塞了。”阳奉阴违的事情,她也见过不少。

    楚凌笑道:“我也只能提个建议,具体如何操作还要上官大人他们商量,自然不能随随便便就作罢了。”

    祝摇红点头道:“不管怎么说,公主肯为他们费这么多心思,总是他们的运气。”

    楚凌无奈苦笑,“我将这么多人带出来,结果却一个个缺胳膊断腿的回去,我倒是觉得遇到我是他们走了霉运。”

    祝摇红轻叹了口气,“有些事,总要有人做的。”

    两人走出安置伤兵的地方时,已经是中午了。刚出了营门就看到君无欢迎面走了过来。祝摇红含笑停下了脚步不再上前,楚凌含笑迎了上去,“怎么样了?”君无欢道:“战场打扫的差不多了。不过善后大约还要些时候。”这一战死的人太多了,只是打扫战场也需要不少功夫。但是这个天气,不打扫战场更不可行。眼看着天气要热起来了,若是不妥善处置,起了瘟疫就更麻烦了。

    楚凌点点头道:“后续事宜自然有人处置,我留下肖嫣儿盯着,咱们明日便启程吧。”

    君无欢微微挑眉,“只是休整两日,够么?”

    楚凌点头道:“萧艨和祝摇红带着兵马往后,我跟你先走。宁州那边有拓跋胤,到底还是不放心。”

    君无欢想了想,也点头同意了她的意见,“也好。”

    楚凌微微蹙眉,问道:“沧云城那边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数?冯思北可挡不住素和明光。”

    君无欢笑道,“你看现在沧云城也没有告急信,就知道无妨了啊。况且,就算素和明光真占了沧云城又如何?”楚凌斜了他一眼,“你说真的?”沧云军收了沧云城十几年,沧云城里还有许多百姓呢。若是将他们丢给了貊族人,沧云城主的名声可就要崩得一塌糊涂了。

    君无欢道:“大不了让百姓先撤出来,素和明光敢进去我就敢封锁整个沧云城,一年半载你说能不能饿死他?”

    “全部撤离?”楚凌惊讶,君无欢抬手把玩着她的发带笑道:“只是这么一说,最好的计划自然还是沧云城安然无恙。你放心,沧云城易守难攻,没那么容易被破。”楚凌叹了口气,点点头道:“好吧,你心里有数就行。”

    君无欢道:“剩下的事情我处理,明天一早启程阿凌回去再休息一会儿吧。”

    楚凌无奈,“我不是身体虚弱的病秧子,哪里需要那么多辛苦。行了,走吧。走之前能处理多少处理多少,也免得后面萧艨他们麻烦。”

    两人携手而去,走在后面的祝摇红叹了口气无奈地对跟在身后的明萱道:“每次看到这两个人,就感觉自己孤家寡人格外的凄凉。”

    明萱笑道:“祝将军也赶紧寻一个如意郎君不久可以与公主和城主一般了?”

    祝摇红含笑摇摇头,“罢了,年纪大了折腾不动了。咱们也走吧。”

    第二天一早,楚凌和君无欢便带着人离开了大营快马往宁州的方向而去。之前沧云军刚刚在前方伏击了貊族人,君无欢虽然独自来见楚凌沧云军却并没有撤回,而是原地驻扎等待着君无欢回来。一行人一路快马加鞭,傍晚的时候就与大军汇合了。之后方才浩浩荡荡地往宁州方向而去。

    另一边,拓跋胤率领三万兵马驰援拓跋赞,最后带回来的兵马却也并不比去的时候多了多少。唯一让人欣慰的是,军中的几个将领都性命无虞。千军易得一将难求,貊族的中高层将领都是当年经历过貊族入关的战事的,都是身经百战的老将,若是一战全部折损了自然要倍感心疼。

    但是这一役的惨败,依然让貊族上下赶到胆战心惊。

    “去年平京城下折损四万,这一次又折损六七万,还有之前梁州和润州…我貊族到底还有多少兵马经得起这样的折损?”一个将领忍不住沉声问道。其他人不由默然。这两年貊族兵马折损的情况实在是让人触目惊心。别处一些小打小闹地暂且不算,就只算今年开年到现在,各处兵马折损也已经超过十五万了。貊族并非天启,有用之不竭的人口。这样下去,貊族即便是战场上不败也要因为兵力不济给拖垮了。

    一个年轻一些的将领忍不住道:“天启人无耻,仗着人多与我们拼杀。他们死的人只会比我们更多!”并不是他们打不过天启人,而是天启人兵马比他们多许多。南军根本就不顶事,每次一打起硬仗来就溃败。

    拓跋胤抬眼看了他一眼,沉声道:“这一次…与神佑公主交手的结果,各位心里还没有成算么?”

    坐在下首的拓跋赞抬眼看了一眼拓跋胤,嘴唇动了动却没有说话。

    拓跋胤冷声道:“这次天启人确实折损的比我们更多,但是也绝没有你们想象中的多。特别是…神佑军,与貊族精兵正面遭遇,几乎已经能够达到一换一的伤亡了。确实,天启人仗着人多打胜仗,但是…事实是他们人就是比我们多,这是我们无法改变的事实!本王希望各位看到的是,天启兵马的实力正在一步一步往上升。今天他们或许要三打一,明天就可能二打一,后天说不定就能一打一。到了那个时候,我们要如何应付?”

    扫了一眼众人,拓跋胤继续道,“各位莫要以为本王危言耸听,别忘了沧云军和神佑军就在那里摆着。他们…也是天启人。”

    大帐中一阵沉默,好一会儿才听到一个将领沉声道:“王爷,好几次南军一上战场就溃败,莫说是助力根本就是添乱。以末将之见…须挑选南军中有能力者加以提拔,南军战力也要跟上来。”

    有人不同意,“若是他们战场反水如何是好?”天启人到底是不可信。

    “该反水什么时候都会反水。”那将领沉声道,“可以考虑无法回归天启的那些人,这些人没有退路落到神佑公主手中必然是死路一条。只要王爷肯提拔他们,他们定然会为我北晋效死。”

    “如此一来,北地的天启人只怕会对我们更有敌意啊。”

    “事到如今,还能有什么法子?”

    拓跋胤垂眸思索着,好一会儿方才抬眼问众人,“各位如何看?”

    大帐里一片寂静,不知过了多久方才有人应道,“可以一试。”

    “附议。”

    “那便试一试!若是这些人当真不老实,便是失去这些南军,也要断尾!”

    拓跋胤沉吟了片刻,道:“本王会禀告摄政王与朝中官员商议。各位加紧准备,沧云军想必不会久等,下一轮交战不会轻松的。”

    “是,王爷!”众人齐声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