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59、胜利!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拓跋胤带来的人很快便与拓跋赞麾下汇合一处,与北晋禁军绞杀在了一处。楚凌与拓跋胤却已经完全不管战场上的局势,完全将注意力放倒了对方身上。两人出手都毫不留情,拓跋胤即便是伤了一条胳膊,实力依然不弱。而大半年不见,拓跋胤发现楚凌的实力竟然又进步了不少。

    两人的打斗渐渐地偏离到了战场的边缘,楚凌也很快发现了拓跋胤的用意。对方显示是想要生擒了她。

    “沈王殿下,想要生擒我可没那么容易。”楚凌笑道,回身一刀劈向拓跋胤的另一边没受伤的肩膀。拓跋胤淡淡道:“不试试看怎么知道,神佑公主以身犯险,就不怕天启禁军撑不住么?”

    楚凌道:“沈王,我天启的将领并不是摆设,如果这样的仗都需要我亲自指挥,还要他们做什么?”

    拓跋胤不语,这样面对面强攻地战意确实是不需要主帅亲自指挥。身为主帅只需要稳定军心或者激励士气就足够了,因为已经完全用不到什么阴谋诡计了。

    到达战场之后,拓跋胤方才知道天启禁军的实力当真没有貊族人以为的那么弱。虽然天启兵马人数胜过貊族不少,但是战场上的天启将士的骁勇却并不输貊族人。一支军队,只要将士敢于拼死,那么这支兵马绝对是足以让人忌惮和敬畏的。

    拓跋胤不再多言,提剑攻向对面的楚凌。楚凌轻笑一声坦然迎战。

    祝摇红和萧艨就在不远处围观着两人的交锋以及整个战场。祝摇红皱了皱眉沉声道:“拓跋胤竟然会来的这么快。”

    萧艨有些疑惑,“拓跋胤带的人并不多。”看起来也不过两三万兵马,纵然北晋人战力惊人但是在天启禁军明显多于北晋人的情况下,加上拓跋胤的兵马其实他们也很难占到什么上方。

    祝摇红也有些不解,回头看向前方的战场,微微皱眉道:“貊族人想要做什么?”

    萧艨抬头望过去,果然看到貊族兵马正在朝着同一个方向移动。以拓跋赞麾下的貊族兵马为首,拓跋胤带来的的援兵为尾翼,正朝着东北方向移动。

    萧艨心中移动,道:“他们不是想要跟我们硬碰硬,他们想跑!”

    祝摇红也看出来了,两人对视一眼祝摇红问道:“怎么办?”

    萧艨沉声道,“拦下来!”

    这一次是这么多年以来天启朝廷对上貊族人最大的一场战事,绝对不能虎头蛇尾。只有天启禁军自己打出了一个漂亮的胜仗,才足以鼓励江南那些依然还在忐忑之中的天启人。这一点,是沧云城取得多少场胜利都办不到的。

    祝摇红点了点头,再一次传令全军。

    天启禁军一瞬间分为两路,从两侧朝着想要撤退的貊族兵马包抄了过去。

    混战依然还在继续。

    这一战一直从晚上打到了黎明,天色微白的时候战场上的厮杀声终于渐渐地低了下去。最后还是拓跋胤抛下了楚凌亲自带着貊族兵马杀出了一条血路,貊族兵马靠着轻骑兵的速度摆脱了天启禁军。但即便是如此,这一战依然死伤惨重。拓跋赞带着貊族兵马进入梁州的时候一共有六万貊族骑兵和十万貊南军。等到他们脱离战场的时候,加上拓跋胤带来接应的三万兵马,一共却只有不到四万的貊族轻骑和两万南军了。

    这一战,天启胜!

    迎着清晨的朝阳,楚凌漫步走在刚刚大战过后的战场上。

    她依然穿着昨晚的一身红衣,身上还有几处被兵器划开的口子,所幸没有受什么重伤。

    见到她走过来,坐在战场边上休息的将士们连忙想要起身见礼。楚凌摆摆手道:“都别动,好好休息吧。”

    经过了一整晚的激战,活下来的将士确实已经精疲力竭了。当下也顾不得许多,又重新靠了回去。

    楚凌打量着眼前一群狼藉无比的将士,虽然看上去十分狼狈,但是每个人的眉宇间却都染上了一层肃杀之气。昨晚可以说是与貊族人硬碰硬的正面打了一场,天启确实是胜了但是付出的代价却不可谓不大。若是论战损的话,天启只怕还要略多于貊族人。

    但是楚凌知道,这一次活下来的这些将士,他们都会成为天启禁军未来最锋利的矛和最坚强的基石。在他们心中,貊族人再也不是不可战胜的魔鬼,只是他们需要达到的敌人而已。

    目光慢慢落到了不远处一群坐在地上依偎在一起休息的女兵身上,楚凌的神色变得更加温和了一些。这些姑娘昨晚也战死了不少,但是活下来的还是要更多一些。此时她们同样也顾不得这是大庭广众之下,一个个都席地而坐靠在一起疲惫的睡着了。

    楚凌缓步走过去,一个看起来还不到双十的少女猛地睁开了眼睛。楚凌从她眼中看到了锐利无匹地锋芒和杀气。见是楚凌她楞了一下想要起身,楚凌蹲下声轻轻按住了她的肩膀摇了摇头。

    “公主?”

    楚凌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对她笑了笑问道:“有没有受伤?”

    少女连忙摇了摇头,低声道:“公主,我杀了三个貊族人。”

    楚凌笑道:“你做得很好。”

    少女脸上的笑容更甚,眼睛也更加明亮起来,倒是让楚凌仿佛看到了当初还在沧云城中的那些天真又热血的女子。只是如今,她们已经退去了原本的华服美饰换上了最普通的粗布衣衫,少女的婉约柔情也换成了如开刃的刀一般的锋芒毕露。

    少女点点头道:“我也觉得很好,以后我们会更加努力练武的!”在战场上,只有自身实力过人才会有更多活下去地机会。

    楚凌道:“好好休息。”

    “嗯。”少女点头,重新靠回身边的人身上,片刻后便陷入了沉睡。

    祝摇红从另一头走过来,楚凌也起身朝她走了过去。祝摇红脸色有些难看,道:“拓跋赞和拓跋胤都跑了。”

    楚凌倒是不甚在意,笑道:“拓跋胤亲自跑了这么远,若是真让咱们杀了拓跋赞,才是怪事了。”

    祝摇红轻啧了一声,有些惋惜地道:“若是能杀了拓跋赞……”在正面战场上杀掉貊族人一个亲王,不管这个亲王到底有多大的权势地位,地貊族人的士气也是一个致命的打击。可惜了……

    楚凌笑道:“昨晚已经算是一场大胜了,至于别的不必强求。”

    祝摇红想了想,也满意地点了点头。

    “伤亡怎么样?”楚凌问道。

    闻言,祝摇红脸色微沉,道:“昨晚战死的兵马足足有四万左右,还有三万多伤得也不轻。真正还能够上战场的除了神佑军和驻守梁州各地的,咱们还有十万兵马左右。”昨晚他们的伤亡绝不比貊族人少,但是他们确实已经尽力了。有些东西真的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够弥补的,甚至有可能永远都弥补不了。

    楚凌点了点头道:“所有战士的将士都让人记录在侧,好好安葬。受伤的将士也要安置妥当,全军休整,我们两日后出发。”

    祝摇红点头应是,问道:“公主,我们下一步继续北上去宁州么?当真不管沧云城?”

    楚凌沉默了片刻,道:“我想…我也应该相信君无欢一些。继续北上!”

    “是,公主。”

    偌大的战场血腥气满天,除了打扫战场的人,楚凌只得下令全军撤退数里方才扎营休整。即便是如此,空气里仿佛依然还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一般。

    “报!”傍晚时分远处一匹快马狂奔而至,马背上的人飞身下马单膝跪倒在站在大营外的楚凌跟前,“启禀公主,前方探子回报,今日午时拓跋胤率领的兵马在玉屏山附近遭到沧云军伏击,拓跋胤率军突围而去,损兵一万有余!”

    “哦?”楚凌有些惊讶,挥向了一下脑海中的地图问道:“沧云军怎么会在玉屏山?”

    探子道:“回公主,是沧云城主亲自领兵在玉屏山伏击的。”

    玉屏山距离这里并不算远,楚凌心中明白君无欢只怕是担心自己,知道拓跋胤亲自带兵来支援拓跋胤,这才带兵赶来的。

    其实,有时候在正事上夫妻搭档确实会产生一些麻烦。不说夫妻如果感情出现问题对公事的影响,只说因为感情而影响对局势的判断就很让人困扰。

    如果今天楚凌和君无欢只是两个不熟悉的陌生的,君无欢得知拓跋胤率兵支援的第一时间就应该明白,拓跋胤带着三万兵马基本没有反败为胜的可能。所以拓跋胤真的只是来救人的。而即便是拓跋胤武功高强,楚凌身边有萧艨和祝摇红也不会差。所以君无欢应该做的是趁着拓跋胤不在强攻宁州而不是带兵南下。

    但是楚凌却也不能因此而责怪君无欢,因为如果将她换成君无欢,或许也会做出一样的选择。

    人,毕竟不是机器。

    并不是任何时候都能够从容过的做出最优抉择,哪怕他明知道。

    上一次楚凌险些就栽在了拓跋胤手中,也就难怪君无欢不放心了。

    傍晚的时候,楚凌在大营外等到了君无欢的身影。

    君无欢并没有带着兵马,只有他孤身一人策马而来。迎着将要落下的夕阳余晖,楚凌对着迎面策马而来的男子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

    君无欢策马走到楚凌跟前,对她伸出了手。楚凌抬手搭上他的掌心,轻轻一借力人就做到了君无欢的身前。

    君无欢一提缰绳,马儿载着两人迎着夕阳的方向奔去。

    “你怎么来了?”

    夕阳下,楚凌靠着身后的正低头吃草的马儿问道。

    君无欢含笑望着她,“许久未见,有些想念阿凌了。”

    楚凌挑眉道:“沧云城主这般,也算是因私废公吧?”

    据我能换想了想,点头道:“大概…算是吧。不过…为了阿凌,值得。”楚凌只觉得心中一片暖意腾起,心口仿佛有什么胀地快要跳出来了一般。轻轻将额头靠在他的肩膀上,楚凌道:“我没事,有萧艨和祝摇红在,拓跋胤现在也伤不了我了。”

    君无欢轻叹了口气,在她眉心若蜻蜓点水。微微停顿了一下,道:“我知道,我不放心。”我知道你不会有事,但是不亲眼看到你平安无事就是无法放心。

    楚凌轻叹了口气,罢了。

    两人走到一边的小山坡上坐了下来,远远的看着夕阳渐渐沉下山的另一边。淡淡的余晖洒在两人的身上,仿佛披上了一层温暖的外衣。

    楚凌靠在君无欢的肩膀上,微闭着眼眸闭目养神。这两天她几乎都没有怎么休息过,在加上昨晚一整夜的混战她着实是有些累了。但刚刚大战过后,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她身为主帅更不可能什么都不管撒手就去睡觉。这会儿靠在君无欢的身边,不知怎么的汹涌的睡意再也挡不住了一般的涌来。

    “困了?”君无欢伸手轻轻让她靠近自己怀中。

    楚凌有些迷糊地点了点头,“有点困了。”

    君无欢轻笑一声:“睡吧,回去的时候我再叫醒你。”

    楚凌勉强睁开困顿的眼神,“你不忙么…宁州、还有拓跋胤……”

    “北晋人刚刚一场大败,重整旗鼓总要一些时间的,而且有江济时他们呢。”君无欢道。

    楚凌还想要说什么,却被君无欢伸手捂住了嘴唇。

    “嘘,别说话,睡吧。”君无欢轻声道,“有我在,没事的。”

    “哦。”楚凌点点头,终于抵挡不住睡意慢慢闭上了眼睛。不一会儿就陷入了沉沉地梦境之中。君无欢低头看着她沉睡的容颜,不由露出了一个淡淡地微笑。轻轻拨开她脸上的发丝,柔声道:“阿凌,辛苦你了。”

    “咳咳。”君无欢突然脸色微变,闷咳了几声微微蹙眉。

    连忙低头看了一眼楚凌,发现她并没有醒来的迹象这才松了口气。抬手按住了自己的心口,轩朗的剑眉微微皱了起来。

    看来,需要叫师叔尽快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