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58、狭路相逢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拓跋赞的兵马在离开小城不到百里的地方还是被萧艨拦住了去路。天启禁军一撤离小城萧艨就马不停蹄地赶到了通往宁州的必经之路上设伏。后面又有祝摇红带着大军穷追不舍。拓跋赞根本没有时间考虑,深夜里,看着前方火光绵延旌旗飘动的地方,眼神渐渐变得黯然起来。一种无力的感觉在拓跋赞心中升起。

    他经常有这种感觉,他也知道自己的能力不足。但是他也真的拼了命的想要努力去做些什么,结果却总是不能尽如人意。

    作为儿子,他无法让父皇喜欢。作为弟子,他无法让师父满意。作为一军主帅,他无法带着将士取得胜利。甚至作为一个貊族人,就在不久前他在战场上拿弱质妇孺要挟敌人撤退。

    回顾自己的人生,拓跋赞觉得充满了无力和失败。现在他甚至无法确定拓跋胤到底会不会派兵来支援他们,他到底能不能将这几万兵马带到宁州。

    拓跋赞陷入了极度的消极情绪之中,但是别人却不会想这么多。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两军相遇,自然是狭路相逢…勇者胜!

    夜色中战鼓声和号角齐鸣,看到令旗的双方将士纷纷扑向了对面的敌人。

    一时间,夜幕中的荒野里满是血腥和厮杀。

    一个貊族士兵一刀斩杀了一个天启士兵,还没来得及回头背后冷风袭来,他猛地回身对上了一双充满仇恨的眼睛,同时天启士兵的刀也刺入了他的心口。

    另一边,两个天启士兵合力杀死了一个貊族士兵,其中一个天启禁军的手臂却被貊族人临死前的反扑砍断了。顿时倒在地上大声惨叫血流如勇。他的同伴想要将他拖到一边免得被混战的乱军踩到,却被身后扑过来的貊族人袭击,一头倒在了他的身上。

    举目四望,眼前仿佛都被染上了一层血色。

    萧艨提剑纵横于乱军之中,他的目标不是旁人正是前方不远处一个同样在大杀四方的貊族将领。肖嫣儿跟在他身边,往日里总是带着天真无忧笑容的小脸此时也是一片肃然。她手中握着一把短剑,仗着高明的轻功跟在萧艨身边帮他清除附近想要偷袭的漏网之鱼。偶尔也用一些毒药,所以与她照面的貊族人几乎没怎么动手就倒下了。但是她不能使用有大面积效果的毒药,因为这种无差别攻击的毒药同时也会让自己人倒下。

    在这样的战场上,倒下的人几乎就再也不会有机会站起来了。

    战场的另一头,一群少女正在被一群貊族人围攻。

    他们虽然都穿着最寻常的神佑军服饰,但过于纤细的身形依然能让人一眼看出性别的不同。

    只是在这样的可怕的战场上,却再也没有人哭泣颤抖了。她们每一个人都握紧了手中的兵器毫不退缩的与貊族人厮杀。因为她们再也不是在家中被父兄呵护的无知少女,她们都知道只有杀死敌人她们才能够活下去。

    “天启女人竟然也敢上战场?”一个貊族士兵有些意外地道。

    迎接他的是对面凌厉的一剑,“天启女人怎么了?照样将你们杀得落荒而逃!”这话显然是惹怒了这些貊族人,旁边几个貊族人都纷纷朝着少女扑了过来。以寡敌众,少女手中的剑无力的掉在了地上。她却并不退缩,咬牙抽出随手的匕首冲了上去。

    “好凶悍的妞儿!”

    少女终于被打倒在地上,在地上翻滚了一圈儿有些绝望地闭上了眼睛迎接凌空劈下的弯刀。

    噗通一声轻响传来,预料之中的痛处却并没有到来。

    少女有些疑惑地睁开眼睛,却见眼前蹲着一个人。那人飞快地抓住她的肩膀按了几下,“起来!”

    “公主?!”少女睁大了眼睛,挡在她跟前的正是正是一袭红衣的神佑公主。即便是在这样的夜色中,眼前的女子那一袭红衣依然如深夜的火焰一般耀眼夺目。

    楚凌站起身来,流月刀划出一道令人惊艳的弧度,却带走了周围几个貊族人的生命。

    她头也不回地对身后的少女道:“没事就起来!”同时抬脚勾起了落在脚边的一把剑抛了过去,少女从地上站起身来,反手接住了自己的剑。

    楚凌扫了一眼四周,指向一侧道:“那边,杀出去!”

    “是,公主!”少女全然忘记了方才面临死亡的情绪,跟在楚凌身边朝着她指明的方向杀了过去。沿途又有更多的人加入了她们,不多时这一片战场上有些涣散的兵力便渐渐拗成了一股,将貊族骑兵的阵势撕开了一条口子。

    这样的情形自然逃不过阵前将领的眼睛,貊族大军之中一个将领微微眯眼道:“那边,是谁?”

    有个人举目望去,有些诧异,“怎么有女人?”即便是在貊族,女人几乎也是不上战场的。

    将领道:“天启军中本就有一个女将。”只是这个女将的身份有些不太好说,他们这些从上京来的将领不比长期驻外的将领,自然是知道祝摇红的身份的。

    “不对,祝摇红在那边!”一个将领沉声,抬手指向另一边的战场,大军之后的旗帜中,一个硕大的祝字正猎猎飘扬。

    “那是…神佑公主?!”终于有人发现了正带着人马纵横在乱军之中的人。

    神佑公主这个名字立刻吸引了拓跋赞的注意,拓跋赞侧首望过去,果然看到乱军之中一身红衣的女子手持流月刀纵横来去所向披靡。看着这一幕,拓跋赞微微眯起了眼睛,眼底的感情却格外的复杂。

    曾经,他是真的将曲笙当成自己的师姐,甚至是当成比宫里那些兄弟姐妹更亲密的人的。曾经,曲笙为了救他而遇险失踪,他暗地里也是真情实感地哭过的。但是现在……

    她是天启公主。

    我是北晋齐王。

    曲笙,我们既然成了敌人,你就不能怪我了。

    拓跋赞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神箭手!”

    “是,王爷!”

    三名弓箭手应声而出。

    他们背后都背着一把长弓,这弓甚至比普通貊族的弓箭手用的弓还要打上两三号。箭囊里的箭并不多,只有五支。但是每一支都比普通的弓箭要长也要粗得多。只准备五支箭并非是因为此箭多么珍贵,而是即便是专门培训出来的射箭手,在这样的强弓之下,射完五支箭基本上也没有力气再射第六支了。而别的人,即便是同为弓箭手,也很难用这样的弓箭。

    拓跋赞一指前方,沉声道:“杀了神佑公主,赏万金!晋三等!”

    “是!王爷。”

    混战中,楚凌突然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第一声羽箭破空声出现的时候她就知道不好,身形飞快地向上一跃,正好踩在了射来的箭身上。本该一沾即走,楚凌却被那羽箭带出了几步远方才散开。羽箭射入了前方的山坡上,顿时山石崩裂,箭身直直没入了石缝里。

    楚凌心中不由得一惊,这一件如果被射中了。无论是射在哪儿她只怕都要当场被废了。

    目光射向前方北晋人的中军之处,隔得太远夜色中其实看不太清楚人。但是楚凌知道射羽箭是从那个地方射来的。

    楚凌沉声道:“秋容,你带队!东南方向与祝将军汇合,神佑军会在前方接应你们。”

    被点名的少女一惊,没想到公主竟然还记得自己的名字。当下应道,“是,公主!”说完才反应过来,“公主,你去哪儿?”

    楚凌看向中军帐中,沉声道高:“我去办点事!”

    “是,公主!”

    不等再多说什么,第二箭便朝着楚凌射了过来。同样夹着万钧之势凶狠异常。

    楚凌一把推开身边的少女,闪身避开。

    连续两箭都被避开,显然是惹怒了阵后的神箭手。同时三箭射向了楚凌,楚凌并不如何担心,扫了一眼四周身形一掠便朝着貊族兵马聚集的地方而去了。

    “王爷,怎么办?”

    拓跋赞听着穿梭在人群中的红衣女子咬牙道:“不用管,放箭!”也就是说,不必避讳不小心伤了自己人这种事。

    其实到了这种实力的神箭手,对付普通高手的话即便是在乱军之中也很少有射空地情况更不用说是射错了目标。但楚凌显然不是寻常人,不说如今楚凌的实力早已经可以跻身一流高手,便是当年楚凌才刚刚习武的时候因为知道自己实力不如人,便着力加倍苦练了身法和轻功。

    想要在乱军之中射中她着实不算一件容易的事情。

    楚凌单枪匹马冲入乱军之中,直接将一个马背上的貊族人拽了下来,飞身上马便朝着北晋中军主帅所在的地方冲了过去。看得远处的貊族将领纷纷睁大了眼睛,“这…她这是要做什么?”

    “好像是…想要冲过来?难不成她想要杀齐王殿下?简直是疯了!”有人忍不住道。

    心中只觉得神佑公主当真是异想天开,如果她是设法暗中潜入说不定还有几分机会,但是这样光明正大的正面冲撞还想要杀人?神佑公主当真以为她是能在千军万马中斩上将首级的绝世名将么?

    “放箭!”

    拓跋赞身边,羽箭三个神箭手齐齐放箭射向了楚凌。

    隔得太远,寻常的弓箭手尚且派不上什么用场,却也纷纷围住了拓跋赞跟前一旦神佑公主进入射程他们就会立刻毫不客气地开弓放箭。

    楚凌伏低身体趴在马背上躲过了擦着自己头皮飞过的羽箭,再一次侧身翻到了马儿的一侧,再次避开了迎面而来的羽箭。突然,马儿前蹄往地上一跪,楚凌立刻放开了缰绳飞身一跃掠向了前方再一次踢飞了一个人抢过战马便朝着前方冲去。

    饶是骁勇善战如这些貊族骑兵也被神佑公主这神来一笔给惊呆了。直到她冲出去数十丈远竟然也没有人反应过来去拦截她,转眼间楚凌已经冲到了距离拓跋赞不过几十丈的地方。她一路上都从貊族兵马中穿梭而过,速度又快时而策马狂奔,时而用轻功穿梭,甚至不介意抓来身边的貊族人挡箭。偌大的貊族大军竟然拦不住一个人。

    眼看着楚凌离他们越来越近,拓跋赞身边地将领急忙叫道,“快!快放箭!”

    楚凌看着迎面朝着自己而来的满天箭雨冷笑一声,一矮身消失在了乱军之中。等她在出现时已经到了两三丈外的另一个地方,手里还抓着一具尸体。她将尸体拎在手中横空往前一抛,尸体便成了替她挡箭的挡箭牌。楚凌在人群中一跃而起,袖中一把暗器射向了前方不远处的弓箭手。

    挡在拓跋赞跟前的弓箭手顿时一片大乱,到了如此近的距离无论是弓箭手还是那三名神箭手便也都派不上什么用场了。身边的人连忙拉住拓跋赞往后退去,拓跋赞却一咬牙挥开了拽着自己的人的手,策马迎上了楚凌。

    这边的动乱同样也引起了另一边天启禁军的注意,祝摇红发现楚凌竟然单枪匹马去闯北晋人中军主帅所在之地气得连连跺脚,连忙传令全军朝着楚凌等人所在的方向扑了过来。

    “师姐,好胆魄啊。”拓跋赞嘲讽地道。

    楚凌笑道:“小师弟谬赞了,师姐跟你打个招呼而已,那么认真做什么?”

    两人嘴上说得悠闲,手里却完全没有客气。

    拓跋赞自然不是楚凌的对手,不过一会儿工夫便开始节节后退显得有些招架不住了。楚凌手中的流月刀却越发的凌厉,连绵不断的挥向拓跋赞,逼得他几乎退无可退。

    主帅遇险,众人自然要来救。一时间北晋大军乱了大半。

    楚凌一掌将拓跋赞从马背上打落下来,拓跋赞落入乱军之中险些被人踩到。还不等他从地上约起,身后冷风袭来不用回头也知道是流月刀朝着自己挥了过来。拓跋赞咬牙翻身格挡,楚凌已经到了他跟前,“师弟,永别了。”

    拓跋赞的刀架住了流月刀,却被楚凌的刀压得动弹不得只能苦苦支持。

    拓跋赞咬牙道:“你真要杀我?”

    楚凌笑道:“你方才难道不是真的想要杀我?”方才那几箭拓跋赞可没有半点留情的意思。

    拓跋赞不语,楚凌道:“师弟,下辈子记着,小孩子不要跑到这么危险的地方来玩儿。”

    “我不是小孩子!”拓跋赞咬牙怒道。

    楚凌并不多话,流月刀往下一拉,朝着拓跋赞的脖子划了过去。

    “嗖!”

    背后一道尖锐的破空声传来,楚凌脸色微变连忙一个翻身躲开了去。拓跋赞也趁机一跃而起就想要逃走,楚凌却并不给他这个机会,袖中一道暗器射中了拓跋赞的膝盖同时流月刀再一次刺向拓跋赞的背心。

    “嗖!”

    楚凌再一次挥刀挡开了射向自己的羽箭,抬头向羽箭射来的方向望去。

    只见战场的边缘山坡上,不知何时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坐在马背上看着他们。夜色中,来人横刀立马,淡淡的月光洒在他坚毅的面容上,越发显得来人冷硬如铁。

    拓跋胤!

    拓跋赞见状也是大喜,忍不住失声叫道,“四哥!”

    远处马蹄声雷动,夜色中一股黑色的浪潮朝着这边涌了过来。

    楚凌看了一眼身后正在朝着自己这边杀过来的萧艨和祝摇红,微微侧首舌尖轻舔了一下唇边,无声地对拓跋胤笑道,“又见面了,沈王殿下。”拓跋胤并没有理会楚凌近似于挑衅的神态,提起手中长剑直指楚凌,神色冷肃。

    楚凌微微一笑,同样提起了手中流月刀作为回敬。

    下一刻,两人同时一跃而起扑向了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