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57、高抬贵手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呜呜…救命啊……”

    “救救我们!”

    “拓跋赞!”楚凌脸色一沉,反手拿起马背上的一把弓,开弓搭箭,弓拉满了弦毫不留情地朝着拓跋赞射了过去。拓跋赞连忙挥刀一刀,将射向自己面门的箭拨开了,握刀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他却没有停留将刀架在了一个哭泣着的孩子脖子上,“师姐,退还是不退。”

    楚凌深吸了一口气,抬起手来沉声道:“全军后退十里!”

    “三十里!”拓跋赞立刻道。

    楚凌冷笑一声道:“别得寸进尺,就算退一百里,要杀你我也依然杀得了!”

    拓跋赞稍微犹豫了一下,终于道:“好,你先撤退!”

    楚凌握着缰绳,望着城楼上的青年。将刀架在女孩脖子上,眼眸通红杀气腾腾的青年早已经不是当初上京城里那个有些蠢萌又不得志的小师弟了。

    “拓跋赞,你若是出尔反尔,就算你躲到天涯海角,我也会取你项上人头。你最好相信…否则,你的父皇就是你的前车之鉴。”

    “果然是你!”拓跋赞咬牙道。

    楚凌笑道:“你不是早知道么?现在又这般义愤填膺仿佛你有多孝顺似的。”说罢,楚凌不再看拓跋赞,直接调转马头沉声道:“撤!”

    “是,公主!”萧艨等人虽然心有不甘,却也只得遵命行事。

    貊族人可以不拿天启人的命都命,他们却不能。

    城楼上,看着大军渐渐远去,拓跋赞暗暗松了口气。

    “王爷,天启人撤了。咱们……”旁边一个将领低声道,看向拓跋赞的目光却带了几分古怪。

    天启人说兵者诡道,但在貊族人眼中用平民要挟敌人依然是下乘的手段。他们可能会在胜利之后杀掉那些平民百姓抢掠他们的财物,但从貊族入关那天起,却很少有将领会拿天启百姓去威胁天启兵马。一是未必能奏效,二是此举有悖貊族人一直以来追求的尚武精神。

    越是有身份有声望的将领,越是不会这么做。

    但是他们却也不能怨怪齐王,因为他们也都清楚若是不这样做这小城只怕根本守不下去。今天的耻辱,在这个城中的每一个貊族将士都必须要承受。

    拓跋赞神色平静,沉声道:“整顿兵马,准备撤退!南军断后!”

    将领低声问道:“王爷准备撤往何处?”

    “宁州。”拓跋赞沉声道。

    “是。”将领拱手,转身快步而去。

    拓跋赞低头看着自己握刀的手,手中的刀身上依然还有血迹。旁边躺着一具刚刚被砍了头的妇人的尸体。血躺了一地,蔓延到了拓跋赞的脚边。他握刀的手突然抖了一下,也不知道是因为刚刚楚凌那一箭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拓跋赞皱了皱眉,转身离开。

    小城十里外的山坡上,上官允儒快步而来沉声道:“公主,貊族人准备撤退了。貊族骑兵当头,南军断后。”楚凌点了点头道:“知道了。”上官允儒年轻的脸上难得多了几分愤怒和不甘,“公主,难道就这么让他们跑了?”

    将北晋人逼入这座小城,他们同样牺牲了不少的将士,如今就这么将人放走了实在是让人心中难平。

    楚凌回头看了他一眼笑道:“放他们走?哪里那么容易?”

    闻言,上官允儒眼睛不由得一亮,“公主另有安排?”

    楚凌轻叹了口气道:“如果能将拓跋赞困死在城中自然是最好,不过…机会本来也不大。这样的情况,只是比我们预料之中发生的早了一些而已。我原本以为至少要等到……”

    “公主早就料到了?”上官允儒有些惊讶地道。

    楚凌笑道:“难道你觉得拓跋赞是个君子么?”拓跋赞那样的性子,逼急了什么事情做不出来。拿城中的天启百姓威胁楚凌,并非什么难以想象的事情。而且更可怕的是,即便是楚凌不上当,拓跋赞也不会放过那些天启百姓的。

    他跟所有的貊族人一样,从来没有将天启的人当成人看。或许拓跋罗会因为朝堂和政局的因素善待天启人,拓跋胤会因为灵犀公主以及他本身就不好恃强凌弱而不做的事情,拓跋兴业更不会做这种事,他是一个存粹的将领,只会考虑战场上的事情绝不会牵扯平民百姓,拓跋赞却没有什么顾虑。

    上官允儒只要知道拓跋赞不会跑掉就高兴了,连忙问道:“公主,我们接下来怎么做?”

    楚凌道:“萧艨和祝摇红已经去了,我们去截断他们的后路。”

    “后路?”上官允儒不解。

    楚凌道:“将南军和貊族人分开。”

    上官允儒认真地点了点头道:“属下明白了!”

    当拓跋赞带着貊族骑兵从城中冲出来的时候并没有遭到任何天启兵马的拦截。拓跋赞也不敢停留,立刻带着兵马朝着北方而去。但是在貊族骑兵之后,一支兵马却横空而出犹如一把利刃斩断了貊族骑兵与南军之间的连接。前面的貊族骑兵策马狂奔,很快便绝尘而去。本就是步行的南军却被因此而被打乱了阵脚。

    有貊族人在的时候南军还能勉强稳定,当貊族人不在了之后面对骁勇无比的神佑军,南军却顿时成了热锅上的蚂蚁到处乱转。

    其实以神佑军两万的兵力,想要碾压将近将近十万的南军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之前貊族人被天启兵马逼得只能拿无辜的妇孺做要挟的一幕对南军的影响太过深刻了。

    南军只是领着最低的粮饷,做着炮灰的活计在貊族人的统治下苟全性命的一群人。他们并没有为了北晋的天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觉悟。貊族人自己都逃走了,他们为什么还要拼命?

    若不是这次是为了逃命,往常哪一次不是他们这些人冲在最前面的?

    有了这样的想法,南军更是顿时兵败如山倒,纷纷朝着四周溃散而去。

    这一幕看在上官允儒眼里,更是觉得奇怪,“貊族人要这些南军,到底是来打仗的还是来添乱的?”

    “都不是,他们是用来挡刀的。”楚凌沉声道。貊族人本身并不希望南军太过强大,为我族类其心必异,数量庞大的南军一大强大起来,貊族人未必能控制得了。

    溃散逃走的大军并不是两万神佑军就能够拦得住的,所以楚凌也没有费心去拦截他们。不过当初润州南军溃兵祸害百姓被全军处决的事情早就已经传遍了各地南军,这些人计算溃逃了,想必也不敢再弄出去年在润州的时候那样的惨剧。

    “公主。”几个将领模样的人被押到了跟前,后膝弯被人一脚踹了顿时跪倒在了地上。

    明萱拱手道:“启禀公主,这个是南军统领,这几个都是南军的将领。”普通士兵逃了就逃了,但是南军的将士能抓的却都被他们抓住了。虽然难免有漏网之鱼,但南军统领却跑不了。因为一开始明萱就带着人盯上他了。

    楚凌点点头,扫了一眼跟在明萱身边的几个姑娘赞道:“做得很好,回去记你们一功。”

    几个姑娘不由大喜,又有些害羞,“都是咱们分内之事。”

    楚凌看向地上跪着的几个南军将领微微挑眉,被刀剑架着脖子的人立刻就恭恭敬敬地跪了起来,“公主明鉴!公主明鉴!”

    楚凌挑眉,“要本宫鉴什么啊?”

    一个将领道:“公主,这事都是拓跋赞做的,跟我们无关啊。”

    其他人纷纷点头,“正是,正是!求公主明鉴,我等都是天启人,绝不敢祸害天启百姓。我等愿意归顺公主,从此追随公主驱逐貊族人,复我天启河山!”

    楚凌听他说得义正辞严,觉得有趣不由轻笑了一声。

    那人以为楚凌接受了自己的投诚,更是大喜,连连叩首,“末将以后一定效忠公主,肝脑涂地绝无悔改!”

    楚凌身体微微前倾,靠在马背上笑道:“肝脑涂地,绝无悔改?”

    “是!是!”

    楚凌点点头道:“行啊,我听说…拓跋赞派人向拓跋胤求援了?拓跋胤应该已经来接应了,马上就要到了吧。”

    “怎么会?拓跋梁三日前才发出求援信,最快也要明天……”

    楚凌挑眉道:“这么说,拓跋赞真的向拓跋胤求援了?”

    那人一愣,这才明白自己是被楚凌给诈了。有些沮丧地垮下了肩膀,可怜巴巴地望着楚凌,“公主……”

    楚凌扫了众人一眼,笑道:“诸位想要追随本宫,报效天启。本宫自然是欢迎之至的,机会嘛就在眼前。”

    “请…请公主吩咐。”几个人相互望了几眼,有人小心翼翼地道。

    楚凌笑道:“拦住拓跋胤,算你们一功。只要能拦住拓跋胤两天,本宫便算你们将功补过。只要没有做过什么天理难容的事情,都可以既往不咎。”

    “沈…沈王?”众人微微变色。

    明萱轻哼一声,傲然道:“怎么?公主给你们改过自新的机会,你们还敢不领情?”

    一直没有开口的南军统领苦笑道:“公主明鉴,沈王…是北晋有名的名将,咱们这点本事哪里是他的对手啊?”他要是有本事和拓跋胤抗衡,怎么可能还是追随拓跋赞出征的一个小小南军统领?

    楚凌问道:“连这都做不到,我要你们何用?”

    南军统领犹豫了一下,看看四周低声道:“请公主遣退左右,在下有消息禀告。”

    楚凌有些惊讶,明萱低声道,“公主,小心有诈。”

    楚凌思索了一下,还是轻笑一声对明萱打了个手势。明萱点了点头,警告地瞪了一眼那统领,对身边的人挥挥手,旁边的将士立刻拽起其他人退开了。楚凌跟前的地面上只留下了那南军统领一人。

    楚凌低头看着跪在地上的人道:“我劝你不要轻举妄动。”

    “不敢不敢。”南军统领赔笑道,“武安郡主…神佑公主是拓跋大将军高徒,在下也还是听说过一些的。”

    “你们是从北边来的?”楚凌问道。

    一般会称呼她为武安郡主,多半是从上京附近过来的。

    南军统领恭敬地点头道:“回公主,正是。我们原本是先皇…拓跋梁麾下驻守幽州的南军。”楚凌有些好奇,“拓跋梁死后你们不是归顺了百里轻鸿么?怎么会跑到梁州来?”

    南军统领苦笑,“我们这些人还不是上面说去哪儿就去哪儿。百里驸马命我们抽调二十万大军,跟随齐王和素和明光出征。”

    楚凌点点头,“你想说的消息是什么?”

    南军统领迟疑地看着楚凌,楚凌道:“你想要什么直接说罢,只要你的消息有价值而…你的要求又不过分的话。”

    南军统领道:“在下只有一个要求,请公主高抬贵手放我一马。在下以后定然退隐山林,绝不会再出现在公主面前。”楚凌打量着他若有所思。南军统领以为楚凌要拒绝他,顿时有些急了,“公主的行事作风在下也了解过一些。在下可以保证,绝对没有做过危害普通百姓的事情。”

    “哦?能到你这个位置,当真没有做过那些事情?”

    南军统领道:“在下的年纪,公主应当能看得出来。当年貊族入关的时候我才不过十来岁。我父亲是当年投降了貊族人的将领,因身份不高,也没什么本事,名声不显。我年长之后,便跟着父亲入了南军只求能庇护家人。我知道公主对南军没有好印象,但是…真的有许多人都是被逼无奈地。这世上…畜生确实不少,但是……大多数也还都是普通人。比起公主,我等或许当真算不得高义,但是我们大多数人也只是想要活一条命,想让家人有个安稳的家,有一口饭吃而已。”

    楚凌沉默不语。

    她当然知道南军将士大多数都是只想活命的寻常人,若当真各个都是禽兽不如的畜生,只怕天启人就是再多十倍都不够给人祸害的。只是一路走来,他们见过了太多的惨剧。所以对南军的震慑也是必要的。

    “只要你所说属实,我可以答应你。”楚凌道。

    南军统领松了口气道:“神佑公主言出如山,在下相信。”

    “现在可以说了么?”

    点了点头,那南军统领沉声道:“拓跋罗派人去寻找拓跋兴业了。”

    楚凌心中一跳,“你怎么知道的?”

    “我们是不久前才从上京过来的,南军之中自然有一些特殊的消息渠道。先前天启兵马刚刚渡江的时候,拓跋罗就已经暗地里派人出关去寻找拓跋兴业了,只是一直都没有什么消息传来。但如今沧云军攻下梁州,公主兵困齐王的消息必然会传遍天下,到时候拓跋兴业未必不能听到消息。”

    虽然拓跋兴业因为心灰意冷而退隐,但是谁也不敢保证看到如今北晋的局面他会不再次出山。

    “如果只是这个消息的话,可买不了你的命。”楚凌挑眉道。总有一天可能会对上拓跋兴业的事情楚凌并非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她毕竟跟着拓跋兴业两年,在拓跋兴业心中比起战场上所谓貊族战神的名声他确实更看重武道的追求,但是这不代表貊族和北晋在拓跋兴业心中就毫无地位。

    说到底,拓跋兴业依然还是个貊族人。

    前世有一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音乐是没有国界的,但音乐家有。

    而现在这句话就应该改成,武功是没有国界,但是绝顶高手有。

    楚凌在心中早已经接受了终有一日会与自己的师父正面为敌的准备,所以这个消息在她这里确实是不算值钱。拓跋罗不是拓跋梁,跟拓跋兴业无冤无仇而且一向对拓跋兴业尊重有加。拓跋罗只怕一掌权就立刻派人去寻找拓跋兴业了。

    当然,私心里楚凌还是不希望拓跋兴业回来的。

    南军统领并不意外,如果神佑公主这么容易打动也就不是能够统领天启兵马的神佑公主了。定了定神,那人继续道:“还有一个消息,公主或许有兴趣。”楚凌点了点头,男子道:“昭国公主和拓跋罗联手了,想要对付百里轻鸿。”

    楚凌微微挑眉,这个消息倒是有点意思。不过楚凌有兴趣的不是这个消息本身,而是这人知道这消息的渠道。

    “拓跋明珠疯了么?一旦百里轻鸿不在了,拓跋罗转手就能吞了她和小皇帝。”拓跋明珠难不成以为她儿子能当上皇帝是因为她的功劳和身份?若不是有百里轻鸿手中的南军和勒叶呼阑两部支持逼迫拓跋罗让步,只怕拓跋罗这个身体残疾的人登基的可能性都比一个襁褓中的婴儿高。就算拓跋罗不行,拓跋胤可还好好的呢。貊族崇尚勇士,以拓跋胤的实力和声望,有拓跋罗支持想要登基也不是难事。

    拓跋罗顾全大局忍一时之气,可不代表他真的会忠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婴儿。

    南军统领道:“这个在下就不知道了,只知道如今昭国公主似乎恨百里轻鸿入骨。但是她自己并没有能力……”楚凌一顿,立刻想起来了。百里轻鸿可是亲手杀了拓跋梁的,在加上之前的那些事情,拓跋明珠不恨才怪。拓跋明珠从来不是一个冷静理智的女人,即便是她畏惧百里轻鸿,只怕也忍不住心中的滔天恨意。

    因爱生恨的女人,是很恐怖的。

    楚凌问道:“拓跋明珠和拓跋罗准备做什么?”

    南军统领干笑了一声,没有说话。楚凌了然,这种事情他如果能知道,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了。思索了片刻,楚凌点点头道:“罢了,只要我查证你所说属实,你就可以走了。”

    那男子大喜,连连道谢。楚凌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你清楚我说的是什么?”

    男子连忙道:“公主明鉴,在下所言句句属实。在下绝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在下…自问还是个人。”

    楚凌点点头轻叹道,“可惜,这世上总有那么多不是人的东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