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55、求亲?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被大军围困的小城中,拓跋赞站在城楼之上,望着远处旌旗飘摇的脸色阴沉。站在他身后的人同样一言不发,他们如今都已经明白自己被天启人引入了困局之中。天启人太过卑鄙,知道正面打不过他们便使出如此卑劣的手段,这小小的城池并不坚固,即便是他们硬要守城也收不了多久。

    拓跋赞突然开口问道:“当年…百里轻鸿是在什么地方被困地?”

    身后的将领一怔,虽然不明白拓跋赞问这个有何用意还是答道,“回王爷,是在燕州的临城。”

    “他守了多少天?”

    将领答道,“四十二天。”

    拓跋赞回头,望着身后的人问道,“你说,我们能守住四十二天么?”将领这才明白拓跋赞在想什么,却还是有些沉重地摇了摇头道:“回王爷,我们…恐怕做不到。”拓跋赞平静地道:“百里轻鸿能做到,我们去做不到么?”将领拱手道:“百里轻鸿确实是难得一见的将才,但…末将说我们守不住却不是因为我们不如百里轻鸿,而是…此地地形和如今的局势对我们都太过不利。”

    拓跋赞挑眉,“能比当年百里轻鸿被抛弃在临城更不利?”

    将领苦笑道:“王爷,当年百里轻鸿守城之前将城中百姓全部赶走,城中将士也并不多。但是我们…貊族精锐加上南军,眼下也还足足有十二万之余。城中还有近两万百姓。这小小的城池,根本容不下这么多人。”一个日常容纳还不到两万人的小城,突然挤进了十几万人,粮食从哪儿来,水源粮草从哪儿来?如果神佑公主不赶时间的话,就算是拖也能拖死他们。

    行军打仗从来都只会先兵马不够多,却不想有朝一日他们最大的困扰就是兵马太多了。

    拓跋赞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起来,这些浅显的道理他并非不明白,只是不想相信还存着几分期望罢了。

    “那你说,怎么办?”拓跋赞问道。

    将领道:“唯今之计,只怕只有向宁州的沈王殿下求援了。”沈王是离他们最近,也最有可能和能力支援他们的人了。拓跋赞皱着眉头思索着,如果可以他并不想向拓跋胤求援,但是……沉默了良久,才听到拓跋赞沉声道,“也只能如此了。”

    拓跋赞如何派人出城求援暂且不提,楚凌却没有打算给拓跋赞喘息的时间。大军与萧艨汇合之后,楚凌等人就立刻发动了一次试探性的攻城。貊族人能够入主中原将天启人打得仓皇难逃也确实是有些本事的,即便是比起守城他们更善于攻击,第一轮的试探天启禁军也依然没有占到多少便宜。萧艨虽然在乱军中斩杀了敌军的一名将领,北晋大军却依然纹丝不乱地撤回了城中。

    楚凌下令收兵回营整顿兵马明日再战。

    回到大营中,肖嫣儿搂着楚凌的胳膊撒娇。楚凌无语地将她推开,“你又做了什么?”

    肖嫣儿眨眨眼睛道:“好些日子没有见到阿凌姐姐了,想你了啊。”

    楚凌翻了个白眼,“别扯淡了,你有了萧艨还会想我?”肖嫣儿顿时羞红了脸,旁边的萧艨也难得有些不自在起来。看了看楚凌又看了看肖嫣儿,倒是没有反驳楚凌的话。楚凌有些惊讶地挑眉,萧艨的性格她是明白的,即便是他真的对肖嫣儿有意思,在他们还没有正式确定关系之前,他绝不会任由别人这样调侃的。他是男子无妨,肖嫣儿却是个姑娘家。总是这么被人调侃着,到底是不太好的。

    楚凌和祝摇红对视了一眼,祝摇红笑吟吟地看向萧艨道:“哟,萧统领这是准备什么时候请咱们和喜酒了?”

    “祝姐姐!”肖嫣儿忍不住叫道。

    萧艨看了看肖嫣儿,眼神温和却也沉稳。拱手道:“祝将军见笑了。”

    祝摇红轻笑一声,“那我可就等着了。”

    楚凌笑看着萧艨,“萧将军,可是有什么要跟我说的?”

    萧艨起身,拱手道:“这场战事结束之后,末将想要向云先生提亲。还请公主和驸马…成全。”

    楚凌撑着下巴道:“你要向云师叔提亲,怎么还要我们成全了?嫣儿的婚事我们可做不了主啊。”肖嫣儿拉了拉楚凌的衣角,小声道:“阿凌姐姐,师父走的时候说,如果…听你和君师兄的,到时候再给他传个消息,他再赶回来。”

    楚凌没好气地瞥了她一眼,这丫头自从跟萧艨混在一起,就一点儿也不可爱了。三不五时的拆她的台!

    轻叹了口气,楚凌道:“好吧,萧将军的意思我明白了。不过嫣儿……”

    “我愿意的!”肖嫣儿飞快的道。

    “……”楚凌忍耐了一下,道:“我没问你愿不愿意。”

    肖嫣儿不解,“那你要问我什么?”

    楚凌撑着额头,有些痛苦地叹了口气道:“我什么都不想问了,行吧…既然你们俩都愿意,我自然也没什么好说的。萧艨的人品我也信得过。等到拿下拓跋赞这边,与君无欢汇合我便与他商量你们的婚事。”

    “多谢公主。”萧艨暗暗松了口气,虽然面上平静但是想必心里还是有些紧张的。见楚凌答应了,这才放下了心来,道:“末将这就去安排战事,务必在五日之内拿下此城!”

    说罢,便朝楚凌拱手要退出去,肖嫣儿自然也要跟上去,却被楚凌一把拉了回来。

    “阿凌姐姐,你做什么?”肖嫣儿在楚凌手里挣扎着,旁边祝摇红笑道:“看来,拓跋赞是不用咱们操心了,小将军这会儿士气正盛呢。”

    楚凌笑道:“这倒是,想要成家娶妻的男人总是要格外悍勇一些的。想必萧艨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侧首看向肖嫣儿问道:“之前在梁城不是还好好的么,怎么萧艨突然就要求亲了?”肖嫣儿上看下看左看右看,就是不肯与楚凌对视,“什么突然啊…就是、就是刚好合适了嘛。”

    楚凌冷笑道:“你信不信我问萧艨玩忽职守之罪?”

    肖嫣儿顿时急得跳脚,“他哪里玩忽职守了?”

    楚凌挑眉道:“我们这儿打着帐呢,他来跟我说要娶妻?在戏文里,这个叫什么来着?临阵收妻是吧?”

    祝摇红笑着掺和了一句,“临阵收妻,可是要斩首的啊。”

    “阿凌姐姐!我…我、我不嫁了还不成么!”肖嫣儿苦着小脸道。见她如此,楚凌也不逗她了。问道:“那你说说,萧艨怎么突然来说要求亲了?”

    肖嫣儿小声道:“那个…我、是我先去问他愿不愿娶我的,阿凌姐姐,你被罚他啊。”

    楚凌有些诧异,“你直接去问,他就答应了?”

    肖嫣儿点点头道:“是呀。”

    楚凌和祝摇红对视了一眼,都在对方眼中看了几分无语。

    这该说肖嫣儿胆子大还是萧艨太随便了?不过这两个人这几年也的关系也一直都很不错,如今能成了倒也算得上是水到渠成。楚凌自然是做不出棒打鸳鸯的事情,见肖嫣儿还眼巴巴地望着自己,这才伸手拍拍她的手背道:“行了,别担心,回头就跟你君师兄商量,顺便给云师叔传个信。话说,云师叔也该回来了吧?”

    肖嫣儿点点头道:“师父上次来信说已经有消息了,说不定就快要回来了。”

    “还是早点传信吧。”云师叔在外面到处奔走,信也不一定就能准时送到。说不定等他收到信都已经过去好些日子了。

    “不过……”楚凌思索了一下,还是看向肖嫣儿问道:“你跟云行月说明白了么?”这一年多云行月倒是不怎么缠着肖嫣儿了,但是能不能接受得了肖嫣儿马上要嫁给别的男人了却不太好说。肖嫣儿道:“去年在上京就说明白了呀。”从上京回来,云师兄就很少来找她了。肖嫣儿觉得云师兄应该已经想明白了,而且…从头到尾云师兄对她应当也没有男女之情,只是因为当年的事情愧疚罢了。

    如今肖嫣儿的记忆早就完全恢复了,即便是性子依然还有些天真但也不是真傻。自然也早就想明白了,当年的事情也不能说谁对谁错,只能说是阴差阳错罢了。

    楚凌点点头,道:“好,你心里有数就行了。去吧。”

    肖嫣儿见她当真无心追究萧艨的事情,这才放下新来。欢喜地道:“我去帮忙!”一溜烟地就跑了出去,留下大帐中的两个人面面相觑。

    好一会儿祝摇红的笑声才在大帐中响起,“难得嫣儿这个年纪还能如此无忧无虑。到底是一桩喜事,我也赶紧去整顿兵马加紧攻城吧。别耽误了新人的婚事。”

    楚凌无奈的瞥了她一眼道:“萧艨脸皮薄,你可被总是调侃他们。”

    祝摇红连连应是,只是脸上的笑容确实遮也遮不住。

    这样的世道,有一桩喜事总是会让人觉得心情愉悦的。

    不知萧艨是不是真的急着成亲,第二天的攻城萧艨麾下兵马也仿佛一夜之间都打了鸡血一般,十分凶悍骁勇,差点就让守城的拓跋赞麾下大军招架不住了。北晋兵马最后有些狼狈地退入了城中,只是到底是十几万人守一个小城,想要靠强攻就打乱北晋人的阵脚攻入城中也不是一件易事。

    楚凌和祝摇红策马站在后面压阵,看着前方不远处缓缓闭上的城门,以及战场上没能退回城中正在与天启禁军厮杀的貊族人沉默不语。

    好一会儿,祝摇红方才轻叹了口气道:“若是十年前,我定然不会相信有朝一日我们会这样围着貊族人打,还仿佛占尽了上方。”

    楚凌笑道:“有什么不能相信的?十年风水轮流转,如今不是正转到我们这边了么?”

    祝摇红侧首打量了楚凌一会儿,方才笑道:“公主说的不错。天将神佑公主于世,不正是天命归了天启么?”

    楚凌作势抖了抖,无奈的道:“你再这么吹捧下去,我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祝摇红不由失笑,四周听到笑声的人们纷纷回头看向两人。马背上两个风格完全不一样的绝色女子并骑而立,竟让人有些舍不得移开眼睛。

    楚凌察觉到有一股锋利的视线锁定在了自己身后,回头朝着目光的来处望去。正好与站在前方城楼上的拓跋赞四目相对。两人皆是一怔,楚凌对着拓跋赞微微挑眉,唇边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拓跋赞脸色微沉,目光静静地盯着楚凌。

    楚凌莞尔一笑,对他勾了勾手指做了一个挑衅的动作。拓跋赞目光又是一凛,却并没有直接冲下来和楚凌一决胜负,甚至脸上都没有多少怒意,而是直接转身消失在了城头上。

    楚凌愣了愣,也不由得笑出声来。

    祝摇红将这一幕看在眼里,道:“拓跋罗让拓跋赞领兵,是不是太过冒险了。还是说…拓跋罗有什么阴谋?”

    楚凌摇头道:“能安排布置的,我们也都安排好了。如果拓跋罗还有什么阴谋先前我们不知道,现在也不知道。那就先等着吧,至少目前…拓跋赞是在我们的包围之中。”祝摇红笑道:“这倒也没错,现在最重要的事情还是拿下这里,拿下拓跋赞。”

    楚凌轻声道:“拓跋罗用拓跋赞或许也是无奈之举,这几年北晋将领的折损不小,真正身份和能力都能够担得起一军主帅的人并不多。”这个身份,指的不只是身份高低,还有身份合不合适。比如说,有可能与百里轻鸿有关系或者是原本终于拓跋梁的将领,就都是身份不合适的。

    如此一来,拓跋罗能选的人确实是不多了。

    拓跋赞或许还太过年轻,能力信心都有不足。但是拓跋罗了解他,如今应当也有足够的信心能够掌控他了。

    祝摇红叹气道:“没想到,貊族人终究还是变成跟当年的天启朝廷一些样。”以横刀立马纵横沙场为傲的貊族人,终究还是渐渐地变成了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人。如此一来,貊族人和当初的天启人又有什么区别呢?

    楚凌笑道:“这世上,没有万世不灭之基业,更不会有永远不变的人。环境对人的改变比任何东西都要可怕。”

    貊族人早就已经不是当年在白山黑水冰山雪海中求生的悍勇民族了。

    至少,貊族的权贵已经不是了。

    得到的太多,想要的就会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