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54、困守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拓跋赞一路追着萧艨而去,萧艨也不与他硬碰硬,几乎是两军略一交手就立刻下令全军撤退,丝毫也没有与采拓跋赞硬碰硬地打算。拓跋赞自然也不会与他客气,留下一部分兵马抵挡祝摇红和楚凌,剩余兵马全部都追着萧艨而去了。拓跋赞这一次终于将对楚凌的个人恩怨放在了这场战事的时候,可见吃一堑长一智还是有点道理的。

    只是拓跋赞不再缠着楚凌,楚凌却没有那么轻易放过他。拓跋赞大军一走,楚凌立刻带兵出关与祝摇红汇合,追着拓跋赞的大军而去了。

    至于之前将整个梁州搅得风风雨雨的黄翦,却几乎被人给忘记了。那一日拓跋赞到底还是没有让人远远地一箭射死黄翦,楚凌发现黄翦真的只是一个吃了熊心豹子胆的人并不是身后有什么神秘人物指使之后便将他丢给了下面的人。神佑军离开紫荆关的时候,黄翦已经人押解回了梁城,有神佑军的人在,想必黄翦这辈子也没什么机会搞事了。

    更何况,就算黄翦逃走了,只怕日子也未必就比做阶下囚好过。梁州一带但凡有些势力的悍匪和豪强这一次可算是被黄翦给坑惨了。除了那一战被杀的,侥幸逃走的也都开始夹起尾巴做人,再也不敢轻易招惹神佑军。但是如果黄翦自己跑出去,他们想要找他报仇还是没什么问题的。黄翦如果足够聪明的话也知道自己应该怎么选。

    梁州这边战事胶着的时候,远在宁州的君无欢却已经再一次跟拓跋胤交上手了。拓跋胤去年在沧云城受了重伤,肩骨再也无法痊愈,一条胳膊等于是废了。因此拓跋胤自然也明白扬长避短的重要性,几乎从不与君无欢正面交锋。两人各自只会麾下兵马,短短半月之间便交手三次各有胜负。一时间宁州大地也陷入了满天烽火之中。

    “公子。”明镜找到君无欢的时候,君无欢正站在山坡之上眺望远处的北晋大营。听到脚步声,回过头来目光落到了明镜手中的信函上,问道:“沧云城出事了?”

    明镜一怔,然后重重地点了点头,“素和明光率六万轻骑奔袭沧云城,现在只怕已经快到了。”他们收到的消息至少已经是三天前的了。即便是沧云城路远,素和明光带着大军远不及信使日夜兼程的快,这个时候也不会距离沧云城太远了。

    君无欢微微蹙眉,低头沉思起来。

    明镜犹豫了一下,道:“公子,沧云城不能丢。是否请神佑公主……”

    “不必。”君无欢沉声道。明镜皱眉道:“可是,我们现在赶回去已经来不及了啊。而且……”而且,有拓跋胤在他们也没有那么容易走脱,现在撤退之前的努力就等于白费了。君无欢随手将信函折了起来,淡然笑道:“你不必担心,我说不必是因为不用担心。”

    “城主早有防备?”明镜心中一喜。

    君无欢有些怅然地道:“去年已经有过了教训,难道这一次还要重蹈覆辙不成?”去年就因为沧云城兵力空虚险些就出了意外,君无欢出兵之前自然不会毫不考虑。“

    明镜道:“公子的意思是……”

    君无欢道:“阿凌得到这个消息,必然会派人拖延素和明光的脚步争取时间。你立刻传信给阿凌,让她不必着急,素和明光到不了沧云城。”

    明镜茫然地望着君无欢,君无欢道:“我有秦殊有约定,只要有貊族兵马靠近沧云城儿三百里内,他就必须出兵保护沧云城安危。”闻言,明镜终于松了口气道:“西秦有十万兵马停驻在边关,如果西秦摄政王得到消息就赶往沧云城,确实来得及拦下素和明光。就是……”西秦人到底是不是素和明光的对手,还值得商榷。西秦素来就不是善战的国家,而素和明光却又漠北狼主之称,自然不是什么易于之辈。

    君无欢淡然道:“我不需要秦殊打败素和明光,只要秦殊能撑到白醒回去就足够了。如果我们这里够快,甚至还赶得及回去与素和明光一战。”

    明镜这回才算是听明白了,公子不想让神佑公主直面素和明光。否则以如今的局势,即便是打败了拓跋胤,他们也应该一路朝东北方向挺进,而不是调转兵马回头再去管梁州和沧云城的事情。沧云军作为前锋,本身就是最艰难的战役和最厉害的敌人。后方的事情自然应该由后面的人来操心,否则两头都想要兼顾未免会大乱计划。

    但是,神佑公主如果与素和明光交手,确实是胜负难料。

    这自然不是公子愿意看到的。

    “公子,有南宫公子在,公主不会出什么事的。”明镜皱眉,有些不赞同地道。他自然明白君无欢将南宫御月扔给楚凌不是因为南宫御月太烦了,而是南宫御月很厉害。即便南宫御月如今脑子有些问题,但是他依然很厉害,而且他很听神佑公主的话。有这么一个高手在,无论神佑公主在什么地方都不会有危险的。

    “明镜。”君无欢转身看着明镜沉声道。

    “公子?”明镜恭声道。

    君无欢轻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道:“你该找一个姑娘,成个家了。”

    明镜有些茫然地看着他,不明白为什么公子会突然说起这种事情。

    君无欢道:“阿凌很厉害没错,我也从不愿意当她是娇弱的花儿将她护在怀中不让丝毫风雨吹打。但是…她还是我的妻子,是我…最重要的人。让她做她想要做的事情,甚至是偶尔冒冒险都没有问题。但…我不可能真的让她一次次去面对巨大的危险甚至是绝境。更不可能,将她的安危完全交给别人来负责。”

    明镜道:“我明白公子的意思,但是…沧云军如果从宁州转向,之前的牺牲难道都白费了么?公子要如何向沧云军将士和天下人交代?”

    君无欢笑道:“我何时说要沧云军转向回去了?”

    明镜一愣,“公子打算孤身回去?”

    君无欢道:“你说的没错,这确实是我自己的事。”

    “公子,我不是这个意思……”明镜连忙道。

    君无欢摆摆手道:“这不重要,你说的也没错。传信给阿凌,告诉她沧云城我自有安排,她只要专心对付拓跋赞就行了。另外,传令给韩天宁,三天之内拿下天水城。”

    “是,公子。”明镜拱手退下。

    君无欢回头看向远处的北晋大营微微蹙眉,“拓跋胤…可真是个难对付的角色啊。”之前几年沧云城与拓跋胤交手,大多是时候沧云城其实都是在守城而已。如今真正到了两军对阵的时候才能体会到拓跋胤的能力。拓跋胤年纪轻轻就能被誉为拓跋兴业之后北晋的第一名将并非毫无道理的。这半个月来,即便是君无欢也并没有在拓跋胤手中占到多少便宜。

    但是,这一战他必须赢,而且要尽快。

    这一次,可不能再让阿凌冒险了。君无欢心中暗道。

    楚凌收到君无欢的信函的时候,正与萧艨祝摇红一起将拓跋赞大军围困在了梁州东北方向的一座小城中。拓跋赞绝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他也将会面临着与当年的百里轻鸿相似的局面。他一路追着萧艨而去,却没想到萧艨根本就不是惧怕貊族铁骑而选择而退,萧艨根本就是有意引导他们一路追着往东北方而来。等到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萧艨突然强势回身反打。虽然两军交战互有死伤,却谁都没有占到多少便宜。而他们的后路却已经被楚凌和祝摇红切断了。

    这个地方地形很是奇特,东北方向通往宁州,却被萧艨堵在了关口上。东边是十万大山,绵延数百里渺无人烟。西边却是梁州最荒芜贫瘠的地方,真正的常年黄沙飞扬同样西域和关外的毕竟之路。后两者都不是北晋大军能够走的路。所以如今拓跋赞就只有两个选择,击败萧艨和楚凌,自然是想去哪儿去哪儿。在楚凌和祝摇红追上来之前,击溃萧艨从东北方向冲出去,进入宁州。但如此一来,进入宁州之后拓跋赞第一个要面对的就是君无欢和沧云军。只有越过了君无欢和沧云军,他才能与拓跋胤汇合。

    一时间,拓跋赞陷入了两难之地。

    楚凌看完君无欢派信使送来的信之后,不由得微微皱起了眉头。

    祝摇红坐在一边,见状不由问道:“公主怎么了?”

    楚凌将君无欢的意思说了一遍,祝摇红笑道:“既然公子早有安排,这不是很好么?公主还有什么担心的?”楚凌摇摇头道:“我觉得…君无欢只是不想让我去沧云城而已。”祝摇红挑眉道:“那也是公子担心公主啊,听说去年公主在沧云城险些出事儿,公子自然不愿意公主再去冒险。”

    楚凌有些无奈地笑道:“战场上,何处不冒险?”

    祝摇红道:“也不能这么说,公主在别处冒险和为了沧云城而冒险还是有些差别的。公主若是三翻四次因为沧云城而遇险,你让公子怎么想?而且,若不是素和明光的话,公子也未必会这般担心,一般人可不是公主的对手。”

    楚凌叹气道:“就是因为是素和明光…我才想不到,他还能有什么安排啊。”素和明光如果那么好被安排,她也就不用担心了。

    祝摇红道:“那公主的意思是?”

    楚凌垂眸思索了好一会儿,方才抬起头来笑道:“先收拾了拓跋赞再说吧。”

    “然后呢?”祝摇红笑道。

    楚凌微微勾唇一笑道:“既然他不愿意我去沧云城,不如…咱们就去宁州吧?”

    “去宁州?”祝摇红一愣,“公主怎么会想要去宁州的?”

    楚凌道:“沧云军与拓跋胤交手未必能占多少便宜,既然他说有安排,就算不能完全解决素和明光至少段时间是不会有问题的。我们去助他一臂之力,然后再商量沧云城的事情。反正…这里离宁州也不远不是么?”

    祝摇红点头道:“好像也没错。”就是总感觉这两个人不是在战场上打仗,而是在展示她们到底有多恩爱。这让如今孤家寡人的祝将军赶到了几分嫉妒。

    “那就这么办吧?”楚凌愉快地笑道。

    祝摇红挑眉道:“那个齐王可不像是会轻易妥协的,他要是死守着不肯出来,咱们难道要强攻?”

    拓跋赞能力如何暂且不说,但是性子祝摇红倒是看得出来有些别扭。他随时可能出尔反尔,但是也有可能因为赌着一口气,宁死也要撑到最后。

    楚凌摸着下巴思索着道:“都说貊族人不善守城,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祝摇红道,“沧云军能这么快攻下梁州,应该是真的吧?”沧云军当初攻打梁州的速度,用势如破竹来形容也毫不为过。几乎要让人怀疑貊族人到底是不是真的有传说中的那么厉害。

    楚凌道:“那就先试试,能够打下来最好,如果不行的话咱们再想别的法子。”

    祝摇红有些好奇,“公主打算用什么法子?”

    楚凌摇头道:“如果可以,我不想用别的法子。我们没有时间,而且…也未必会有什么好结果,能不用最好还是不用。”不等她说完祝摇红已经了然,跟着也微微变色,沉默了片刻方才道:“公主说得对。”

    那小城常驻人口还不到两万,却突然挤了将近十多万兵马进去。即便是貊族人打仗军粮准备的充足,困守在城中也也坚持不了多少时日。一旦将貊族人逼急了,会发生什么样的惨剧祝摇红不仅听说过,而且还见过。

    即便是已经在战场上滚过几个来回,祝摇红也还是忍不住轻轻打了个寒颤。

    “公主放心,五日之内一定拿下拓跋赞和北晋兵马。”祝摇红沉声道。

    貊族人的粮草最多也就能支撑五六天而已,所以这个时间线也是个极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