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53、重要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我也一起去吧。”旁边段云开口道。

    冯思北一愣,有些迟疑地道:“段公子…就不必了吧,万一遇到什么危险……”段云是个读书人,武将世家出身的冯思北从小到大接触的都是跟他一样的练武之人。对于段云这样的柔弱的读书人还真不知道该怎么相处。更何况他还是公主殿下的亲表哥,万一出了什么事……

    段云岂会不明白冯思北在想什么,笑道:“冯将军不必担心,在下会顾全自己的。”冯思北道:“但是…咱们必然要一路兼程,只怕路上会累着了段公子。”

    段云含笑,“在下在塞外生活过数年,这些事情想必不会有问题的。”

    冯思北有些无奈地看向楚凌,楚凌打量着段云,“表哥,你确定么?”

    段云轻叹了口气道:“现在除了我还有谁能去?”

    冯思北的实力不俗,但是要对付素和明光这样的人却还是稍显稚嫩了一些。所以楚凌对他的要求也很简单,是要能够拖住素和明光的步伐,让她们这边有时间能腾出空闲即可。但即便是如此,楚凌其实也并没有多大的把握。如果段云能够一起去,机会自然是要大得多。

    楚凌沉默不语,就私心而言她自然并不希望段云跟着冯思北一起去。冯思北自顾尚且不暇,更不用说是照顾段云这样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了。但是她同样也明白,段云说得并没有错,如今的情况对他们并不利。如果有段云一起去会好许多。

    “公主。”段云站起身来,拱手道:“臣请与冯将军同行。”

    楚凌轻叹了口气,收回了落在段云身上的目光。微微点头道:“那就有劳表哥了。”

    段云挑眉一笑道:“公主尽管放心。”

    冯思北看了看两人,心知段云同去的决定已经无法改变,倒也没有在反驳。只是朝楚凌拱手,正色道:“公主请放心,只要我活着,定不会让段公子出事的。”楚凌见他认真的模样,有些无奈地笑了笑。伸手拍拍他的肩膀道:“自己保重。”

    两人齐齐朝楚凌拱手行礼,“公主也保重!”

    段云和冯思北并没有耽搁,很快便起身离开了。素和明光只带着貊族轻骑奔袭沧云城,即便是他们的位置占优,快马兼程也未必就能够十拿九稳的拦在素和明光的前头。所以时间上是半点都耽搁不得。

    两人的离开并没有影响到紫荆关的将士以及战事,甚至绝大多数人根本不知道军中少了冯思北二人以及一万神佑军。

    拓跋赞终于还是接受了麾下将领的意见,选择了以萧艨部为突破口准备朝北而去。毕竟往南的话他们你能够依靠的盟友只有素和明光,而拓跋赞无法相信素和明光,素和明光看起来也并没有打算与拓跋赞合作。

    一旦拓跋赞下定了决心,北晋兵马的行动力是十分惊人的。这次拓跋赞一共带了六万貊族将士,之前与祝摇红交锋虽然有所损伤但也依然有五万多的貊族精兵。留下了南军牵制祝摇红的紫荆关的楚凌,拓跋赞毫不犹豫地率领五万精兵扑向了正驻扎在他们东北方向的萧艨。

    果然如拓跋赞麾下的将领预料,萧艨虽然有近八万兵马却根本挡不住貊族五万兵马的进宫。刚一交锋萧艨就节节败退,让原本因为这些日子一直受挫而显得有些士气低迷的貊族骑兵顿时士气大盛,声势如虹。

    “笙笙!”紫荆关上,楚凌正在与众将领讨论战事,外面突然传来南宫御月欢快的声音。楚凌顿时有些头疼起来,抬手揉了揉眉心抬头看向先一步才出现在门口的傅冷:他怎么来了?

    傅冷也很是无奈,沉默地对楚凌拱了下手。

    说得好像他管得住公子似的,这世上除了长离公子和神佑公主,还有谁敢管他们公子?

    南宫御月踏入房中,也不看众人直直地朝着楚凌过去,“笙笙!”

    楚凌无奈,道:“你怎么来了?”

    南宫御月不高兴地道:“笙笙,你偷偷跑了都不告诉我一声!”楚凌道:“我没有偷跑,只是留在梁城安全一些。”南宫御月不以为然道:“我在哪儿都安全,有我在身边,笙笙也能安全。笙笙为什么不带着我一起来?”楚凌头痛地道:“我有正事,没空陪你玩儿。”

    南宫御月脸上满是不悦地瞪着楚凌,楚凌叹了口气道:“我现在有正事,你先跟傅冷出去,等我说完了再来找你。”

    南宫御月自然不肯,做到楚凌身边不远处站着,傅冷已经很周到的拖着一张椅子放到了他身后,南宫御月坐了下来,有些得意地挑眉看向楚凌。楚凌也不理他,扭头对众人道,“我们继续。”众将领自然都知道这位是什么人物,有这么一位大神杵着,议事的速度也变得飞快。不一会儿众人便起身告退了。

    等到众人退去,南宫御月才转起身来道:“笙笙,我没有打扰你。”

    “我知道。”楚凌无奈地道,“你在梁城好好待着就是了,跑到紫荆关来做什么?”

    站在南宫御月背后的傅冷代替他答道,“公主,我们公子答应了长离公子要保护公主的。”

    南宫御月连连点头,他并不在意他答应了君无欢什么,但是这样说能让他留在笙笙身边的话,他当然也不介意答应了。

    楚凌看向傅冷道:“我不需要人保护。”

    傅冷有些无奈的道:“公主,就让我们公子待在这里吧。公子不会捣乱的,而且我们还能帮上一些忙。”楚凌想起南宫御月那一大群白衣护卫。虽然现在没有了白塔供奉,但这些人依然跟着南宫御月而且完全是不愁吃穿拥堵地模样。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南宫御月自然都不会管这些的,显然都是傅冷的功劳。

    楚凌打量着傅冷若有所思,傅冷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公主?”

    楚凌微微挑眉道:“看傅公子的身手似乎也是师出名门?”

    傅冷摇摇头道:“没有,傅冷只是一介常人,承蒙公子看重找人教授了一些功夫罢了。”

    楚凌直接了当地道:“傅公子对上战场怎么看?”

    傅冷一愣,迟疑了一下才道:“公主和诸位将军都是难得一见的英雄豪杰,傅冷自然是佩服。”楚凌笑道:“傅公子明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些。”傅冷垂眸,道:“傅冷的职责是保护公子。纵马沙场纵然是热血男儿心之所向,但…却并非傅冷之志。”

    楚凌笑道:“那傅公子介不介意偶尔上个战场?”

    “公主的意思是……”

    楚凌道:“劳驾傅公子帮我个忙。”

    傅冷有些迟疑地扭头看向南宫御月,南宫御月并没有看他而是望着楚凌问道:“笙笙,你想要帮什么忙?我可以帮你啊,我比傅冷厉害。”楚凌无奈的道:“你别到处捣乱就是帮了我大忙了。傅公子,怎么样?”傅冷望着南宫御月问道:“公子,您觉得呢?”

    南宫御月满不在乎地道:“你想去就去呀,我又不需要你保护。”

    傅冷有些无奈地苦笑,虽然早就知道了但是听到自家公子这么说话还是感觉有些难过啊。

    “公主想要在下做什么请尽管吩咐,不过公子还请公主多照看一些。”傅冷道。虽然已南宫御月的实力寻常人绝对伤不了他,但如今南宫御月毕竟不必从前傅冷还是担心他中了别人的算计地。而且南宫御月根本听不进去任何人的话,与其让他到处乱跑他们疲于奔命的寻找,还不如让他留在神佑公主身边。至少神佑公主的话公子是要听的。

    楚凌点头道:“自然。”

    傅冷拱手道:“如此,公主请吩咐。”

    半个时辰后,傅冷将南宫御月留下独自离开了紫荆关。

    楚凌带着南宫御月站在城楼上,目送傅冷远去。

    南宫御月难得有些安静地站在南宫御月身边,沉默地望着傅冷离去的方向一言不发。楚凌看了看他,轻声问道:“怎么了?在想什么?”南宫御月问道:“傅冷什么时候回来?”楚凌笑道:“你方才怎么不问他?”南宫御月轻哼了一声,道:“我就随便问问。”

    楚凌轻叹了口气,伸手拍拍他的肩膀道:“关心傅冷的话要说出来,他一直跟着你,你这样他会伤心的。”

    南宫御月斜了她一眼,仿佛她说了什么奇怪的事情,“我为什么要关心他?他不是我的…属下么?”

    楚凌问道:“那他们又是你的什么人?”看向站在不远处的一对身着白衣的青年男女,平时他们并不经常出现在南宫御月面前,这会儿出现在这里显然是奉了傅冷的命令保护南宫御月的。南宫御月毫不犹豫地道:“我的奴仆。”楚凌微微挑眉道:“傅冷为什么不是你的奴仆?他跟他们有什么不一样么?”

    南宫御月皱眉,显然是在努力思索楚凌的问题。他并不知道傅冷跟那些人有什么不一样,只是下意识的将他们区分开了。好一会儿,南宫御月才皱着眉头道:“他比较厉害。”

    楚凌道:“如果傅冷再也不回来了呢?”

    “他敢!”南宫御月眼神一冷,竟让楚凌看出了几分原本的南宫御月的阴鸷和倨傲。楚凌道:“我让他去办的事情你也听到了,如果他出了什么危险不能回来了呢?”南宫御月沉默不语,过了好一会儿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默默转身走了。

    楚凌有些好笑地看着他分明心事重重的背影,快步赶了上去。南宫御月难得在楚凌还在他身边的时候忽略了楚凌,依然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楚凌问道:“想什么呢?”南宫御月抬起头来,眼神有些阴鸷地道:“谁敢杀他,我就杀了谁替他报仇!”

    “为什么?”

    南宫御月道:“傅冷是我的人,只有我能杀。”

    楚凌叹了口气道:“这个时候,你要做的不是等他被人杀了在去杀人替他报仇啊。”

    南宫御月不解,“那我该做什么?”

    楚凌道:“你可以跟我说,不许他去。或者跟他一起去帮他一起办事。”

    南宫御月有些不太高兴地哼哼了两声道:“不要,我要保护笙笙。”

    楚凌道:“我不会有事,但是傅冷可不一定会没事。”

    南宫御月有些烦躁起来,眉宇间是显见的焦躁,“我要保护笙笙!”语气中满是固执和烦躁。

    楚凌轻声道:“南宫御月,你已经不是六七岁的小孩子了。所以…如果有什么是你觉得重要的,就要好好保护。你现在已经有能力保护任何你想要保护的人了。想要有人陪着你的话,就不能什么都不做,只等着别人来迁就你。”

    南宫御月有些委屈地道:“我想要笙笙陪着我。”

    楚凌笑道:“是吗?你真的想要我一直陪着你么?”

    南宫御月眨了下眼睛,“笙笙会一直陪着我么?”

    “不会。”楚凌坚定且利落地答道。

    “为什么?你要陪君无欢?”

    楚凌笑道:“是啊,我要陪着君无欢,不会永远陪着你的。南宫,好好想想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想要什么。抓住你真正想要的东西,如果还没有的话,就努力的去找让你觉得喜欢的东西,总是会找到的,在我身边浪费时间,没有任何意义。你明白么?”

    南宫御月有些茫然地看着她。

    楚凌沉声道:“我在这里很安全,不会有什么事。但是,傅冷可能很快就会死了。不过你也不用担心,白塔的人对你忠心耿耿的很多,就算傅冷死了,很快也会有人顶替他的位置的。”

    南宫御月思索了一会儿,“笙笙,我困了我要睡觉。”

    楚凌只是淡淡一笑,仿佛之前她跟南宫御月什么都没有说一般。含笑点头道:“好,你去休息吧。”

    南宫御月挥挥手,飘飘荡荡地走了。

    楚凌独自一人站在城楼上望着远处的北晋兵马大营出神,不知过了多久上官允儒快步走了过来,低声禀告道:“公主,南宫公子走了。”

    楚凌并不觉得意外,只是微微点头问道:“带了多少人?”

    上官允儒道:“白塔的人都带走了,奉公主之命,安排了两个神佑军的人跟随在侧。”

    “那就好。”楚凌点点头道:“以南宫御月的实力,有人看着出不了问题。而且以他的速度,想必很快就能追上傅冷。”

    上官允儒有些不解地道:“公主,南宫御月武功高强,有他在身边也是一件好事。长离公子让他来想必也是这个原因,公主为何要将他调走?”楚凌摇摇头笑道:“我这里不需要他保护,而且…他也该多想想自己的事情了。人总不能一直逃避下去。”

    “属下不解。”上官允儒道。

    楚凌道:“南宫御月虽然失去了一些记忆,但是他并没有傻。以他的脑子就算是没有记忆也该回复正常了。”

    上官允儒皱眉道:“他故意装傻?”

    楚凌摇头道:“是他不肯清醒过来。”

    “傅冷对他有这么重要?”上官允儒有些不信。

    楚凌笑道:“有的人一辈子得到的东西太少了,所以每一点都弥足珍贵。至于傅冷对南宫御月来说到底有多看重,那是他的事情。至少,他现在已经做出了选择,不是么?”

    上官允儒虽然还是觉得不太明白,但是看公主无意多说的模样还是点了点头不再多问。

    楚凌在心中轻叹了口气,对南宫御月来说是什么样的感情都无所谓了。亲情,友情,师兄弟,甚至是爱情,对南宫御月来说都没有什么意义。他能分辨出谁对他来说重要谁不重要就足够了,因为别的他未必分得清楚,分清楚了也未必会承认。

    当然了,最重要的是…有了南宫御月和傅冷,事情就好办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