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52、暴利!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楚凌再看到冯思北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了,楚凌正和段云正坐在城楼上下棋。

    饶有兴致地看着一只手拖着宛如一滩烂泥的黄剪,自己也显得十分狼狈的冯思北,楚凌笑道:“这是怎么了?路上被人打劫了?”

    冯思北用力将黄剪扔到了地上,拱手道:“公主,黄剪抓住了。”

    楚凌点点头笑道,“我知道,昨晚就听说了。我还以为你昨晚就该回来了,这是留下帮忙善后了?”闻言,冯思北的脸顿时黑了,狠狠地瞪了地上的黄剪一眼,拱手道:“回公主,路上被人拦截了。”

    押解黄剪回来的路上,他们被好几拨人拦截,险些就让黄剪给跑了。

    楚凌问道:“伤得怎么样?”

    冯思北愣了愣,混不在意地道:“轻伤,没事。”

    楚凌道:“一会儿让大夫看看,不可轻忽大意。”冯思北点头称是,“末将谢公主提醒。”楚凌含笑看着他道:“身先士卒是好事,但是战场上不是谁武功高强谁就一定能活到最后的。以黄剪的身手,就算是十个他加在一起也不是你的对手,但是他却能伤你,以后你可明白了?”

    冯思北有些黯然,“末将明白,多谢公主教诲。”他因为自己的实力高强,在战场上却是有些肆意。虽然还不到鲁莽的地步,但平时确实更喜欢单枪匹马的身先士卒。

    楚凌道:“有能力有勇气是好事,你也不必太过在意。以后注意一些就是了,若是因为我几句话反倒是折了锐气,倒是不美。”

    冯思北想明白了倒也不觉得不好意思了,当下坦然一笑道:“是,末将明白,请公主放心。”

    楚凌满意地点点头道:“很好,下去休息吧。别忘了让大夫看看。”

    “末将告退。”

    目送冯思北离去,段云方才开口道:“你知道冯思北会在黄剪手里吃亏?”

    楚凌笑道:“那倒是没有,我又不是算命的。只是…黄大人能将溃散的南军和粱州那么多山寨的悍匪捏在手心里,总是要有几分本事的,不能光凭一张嘴吧?不过…还是让我有些失望啊。”冯思北虽然迟了点小亏,但是也不算严重。至少她布置的后手就完全没有派上用场,完全都是靠冯思北自己就解决了。

    黄剪已经缓过气来了,他也不从地上起来直接坐在地上苦笑道:“让公主见笑了,公主手下的将领还是狠厉害的。若是我手里有一两个像方才那位小将军那样的高手,应当也不至落到如此地步。”

    楚凌笑道:“思北那样的年轻高手可不是哪儿都能有的,他是天启前殿前司都指挥使冯峥将军之子。年轻气盛,让黄大人见笑了。”

    黄剪轻哼一声道:“落到公主手里,黄某无话可说。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楚凌有些惊奇,“你不怕死么?”

    黄剪问道:“怕死有用么?公主肯放过我么?如果公主肯放过我,就算让我当场磕一百个响头痛哭流涕打滚求饶都没问题。”言下之意,无论如何你都不会放过我,那还有什么好怕的?

    楚凌忍不住在心中轻叹了口气,这个黄剪纵然在军事上稀松寻常,但是在某些方面也确实是个人才。这两年她也见过不少为虎作伥时嚣张得意,一朝失势就伏低做小痛哭流涕的人,像黄剪这样看得清楚明白的人倒是不算多见。

    “你说的不错,我确实不会放过你。”楚凌道,“至于为什么抓你回来…我只是有个问题想要请教。”

    黄剪道:“公主请说。”

    楚凌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应该不是真正的黄剪吧?”

    黄剪一愣,很快反应过来笑道:“竟然连这都瞒不过公主?不过公主说错了,我确实是黄剪,只不过…当初北晋朝廷调来梁州任知府的人并不叫黄剪而已。”

    楚凌挑眉,饶有兴致地问道:“哦?你是怎么做到的?”这可比直接杀了人冒名顶替要麻烦的多。毕竟这时代又没有照片,画像也未必就能画的十成十像。调值的地方又隔着千里之远,一时半会只要不遇着熟人还真不容易露馅。

    黄剪笑道:“很简单,我给了驻梁州貊族将军二十万两白银和三箱珠宝,他替我把人给做了。”

    楚凌道:“便是如此,朝廷的文书即便能假冒,但是吏部的存档却不能更改。知府品级不小,不可能一直不露馅吧?”

    黄剪漫不经心地道:“我愿本也没打算做多久的知府啊。”

    楚凌思索了片刻,点点头道:“明白了,你拿二十万两和三箱珠宝买了知府的位置,赚了多少?”

    黄剪嘿嘿一笑,赞道:“公主果然聪慧过人,我本打算将梁州的府库给搬了。可惜沧云城主来的太急,混乱之中只来得及抢出了一部分。大约…有个二百万两吧?”

    楚凌赞道:“果然是暴利,如果我问这些钱在哪儿,你想必也不愿意不告诉我了?”

    黄剪笑道:“这些钱够买我的命么?”

    楚凌想了想,拍了拍手笑道:“来人,将他挂到城楼上,如果三个时辰内他没有被外面的貊族人射死,再放他下来。”

    “是,公主。”

    两个士兵走过来,抓起黄剪就往不远处的城墙边走去。

    黄剪走才有些急了,“神佑公主,你当真不想要那些钱?我只求活命,这买卖你不亏!”

    楚凌笑道:“如果你命够大的话,咱们再继续谈。”

    “这个黄剪…胆子够大的啊。”段云有些惊讶地道。楚凌笑道:“可不是么?我还以为他背后有什么人呢,原来只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段云道:“你别说,如果没有这场仗,说不定真能让他带着梁州府库的几百万两银子逃之夭夭了。”楚凌道:“到时候吃苦的还是梁州的老百姓,你以为梁州这些官员肯自己吃下这个亏么?这个亏空,要谁来填?”

    段云点了点头,“胆子不小,难怪敢纠集这么多人马逼你妥协。”

    “这世道啊,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楚凌把玩着手中棋子笑道。

    黄翦很快被人绑起来挂在了城楼上,这一幕自然也被飞快外面的北晋人飞快地报给了拓跋赞。拓跋赞昨天突然接到萧艨和祝摇红分兵来袭的消息,匆忙领兵与本以为较弱的祝摇红一路兵马打了一场,却不想他着急之下判断失误,祝摇红一方的兵马甚至还要强于萧艨的。拓跋赞一边要分兵关注紫荆关一边又要地方另一边的萧艨,十几万大军兵分三路,跟祝摇红一碰之下自然没有讨到多少好处,只得又匆匆退回了紫荆关前。

    刚回来连眼睛都还没有来得及合上,又收到了楚凌将黄翦挂在了城楼上的消息,若不是拓跋赞年纪尚轻,身强体壮,说不定就真的一口老血喷了出来了。

    虽然拓跋赞恨不得掐死黄翦,但是听到黄翦被人挂在了城楼上的消息的时候拓跋赞依然还是气得不轻。因为他心里清楚,黄翦落到了这个地步,代表着那些南军和悍匪只怕也撑不了什么气候了,另一方面,这也是楚凌对自己的挑衅。你看看你选择的合作对象是个什么东西?拓跋赞觉得自己的脸都有些隐隐作痛,仿佛被楚凌当场甩了一击耳光一般。

    看着拓跋赞气得脸色铁青的模样,座下的几个将领对视了一眼都有些担心齐王一时按耐不住又要冲出去挑衅神佑公主。

    虽然他们都是貊族人,也对北晋忠心耿耿甘愿肝脑涂地。却也不得不承认,即便是同出一门,齐王和神佑公主之间也是毫无可比性的。齐王对上神佑公主,只会给貊族丢脸越发衬得他们技不如人。

    所幸这一次拓跋赞并没有冲动,而是扫了一眼众人沉声问道,“各位将军有什么提议?”

    一个五十出头模样的武将站起身来,沉声道:“王爷,现在的情势对我们十分不利。”

    拓跋赞皱了皱眉,眼底闪过一丝不耐烦。他难道不知道现在的情势对他们不利?

    那将领继续道:“为今之计,一、请王爷传信与素和狼主,请他领兵相助,合兵一处此处困局立时可解。”

    拓跋赞皱了皱眉问道:“还有呢?”

    将领道:“二、便是硬碰硬。以我军的实力,若是与天启人正面抗衡,中原有句话说…狭路相逢勇者胜,我军未必不能战上风。”拓跋赞垂眸思索着,好一会儿方才道:“将军是说…死战?”武将道:“我貊族从区区塞外微寒部族,到如今定鼎中原,每一次胜利都是从死战中而来。如今,自然也也是。如此局面,天启人诡计多端又站着地利。我军除了死战撕开一跳口子,别无他法。”

    另一个将领站起身来,皱眉道:“话虽如此,但那些南军不过滥竽充数。我们纵然能击败一路兵马,随之而来的另外两路又该如何应付?以我之见,还是应当请素和狼主相助。素和明光如今既然奉命率军共抗天启,阵前避战是何道理?”

    “未必,天启人多年不曾用兵,只要有一次巨大的伤亡和惨败,就足以击溃他们这一年树立起来的信心和士气。”

    其他人也纷纷开口,意见不合的两方甚至开始争执起来。

    拓跋赞沉默地听着他们的争执,许久方才淡淡开口道:“够了,素和明光咱们只怕是指望不上了。”

    大帐中一片宁静,“王爷,这是为何?”

    拓跋赞沉声道:“刚刚收到消息,素和明光昨天黄昏时,已经率军出发,方向…与咱们相反,往西南去了。”紫荆关在梁州的东北方向。

    众人都是一愣,不由面面相觑,“西南?素和明光这是要做什么?”

    “难道要袭击沧云城?”

    “启禀公主!”紫荆关上,一匹快马飞快地冲入。马上的骑士不等马儿停下就直接从马背上一跃而下匆匆踏上了紫荆关。

    “启禀公主,前方探子回报,素和明光率领五万轻骑,快马加鞭朝沧云城而去了。”

    房间里,正在和众人议事的楚凌神色微变却并未太过激动。房间里的众人却都是一惊,纷纷看向座上的神佑公主。楚凌面色如常,扫了众人一眼淡淡道:“事情就是这样,都去办事吧。”上官允儒忍不住问道:“公主,沧云城……”楚凌摆手道:“不用担心,我自有安排。眼下最重要的事情便是…紫荆关外的拓跋赞,如此绝佳的机会…但是如果被对方抓住机会反打,各位想一想咱们之后将要面对的是什么。”

    众人默然。

    确实,如今这样好的机会如果还让拓跋赞部反败为胜,那么天启禁军的军心只怕会从此一溃千里。

    貊族人带给天启人的阴影实在是太过严重了,如今天启禁军需要一场场的胜利重新树立信心,让他们明白貊族人并非不可战胜的。如果在这种情况下经历一场惨败……

    “是,公主!”众人立刻起身,齐声道。

    “去吧,冯思北留下。”楚凌沉声道。

    “末将告退。”

    众人纷纷退下,房间里只剩下了冯思北楚凌和段云三人。冯思北看看楚凌又看看段云有些疑惑地道:“公主,有什么吩咐?”

    楚凌问道:“冯思北,若是让你带兵拦住素和明光,你能挡几日?”

    冯思北略一思索,道:“末将没有与素和明光交过手,但是…尽我所能,守到不能守!”

    楚凌微微挑眉道:“什么叫做不能守?”

    冯思北道:“战死了,自然就不能守了。”

    楚凌叹气道:“我不是让你去送死的。”

    冯思北笑道:“尽我所能,活到不能活的时候,守到不能守的时候。”

    楚凌问道:“怕不怕?”

    冯思北摇头,“不怕。”

    “好。”楚凌点了点头道:“沧云城留守的兵马不过一万,我现在要你率领一万神佑军前往与他们汇合。记住,我不要你战胜素和明光,也不要你守住什么地方,只要拖住素和明光的脚步,以及…活下来。”

    冯思北郑重地点头道:“是,公主!保证完成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