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51、伏击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此时的楚凌正和段云一起站在不远处的山坡上围观这一场混战。曾经的名门子弟段云公子经过了十几年的乱世流离终于也磨炼成了一个面对战场也面不改色的人物。火光中,一个个人倒下代表着一个个生命的消逝。段云的神色却出奇的平静,他不由地响起了当年他刚刚离开家的时候的情形。

    那时候的段云是个实打实的公子哥儿,即便他并不纨绔甚至可以算很努力,但依然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公子哥儿。被抢劫,被欺骗,被迫跟着难民逃亡,甚至面临着生命危险。他也看到了天启人在貊族的铁骑下的挣扎求生地惨状。

    如果一开始段云离开家人地庇护只是为了姑母和两位表妹一时义愤,那么后来他就是真的为了所有天启百姓的遭遇而痛苦了。权贵们可以拖家带口的逃到安全的地方,但是绝大多数的寻常百姓却连逃都没有勇气逃,因为逃亡的路往往也代表着死亡。所以他彻底断绝了前往江南回家的年头,如果不能拯救天启,那么就与之共沉沦吧。

    如果是几年前段云绝不敢想象会有这样的一天。但是竟然真的让他等到了,所以即便他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段云对战场却也毫不畏惧,因为他早已经做好了准备。

    “你把紫荆关的兵马都抽空了,就不怕拓跋赞冲进来?”段云问道。

    楚凌笑道:“他要进来就进来呗,我们要守得又不是紫荆关一个地方。”

    段云微微点头道:“确实,紫荆关与梁州其实关系并不大。而且拓跋赞现在只怕也没有精力来找我们麻烦了。真正要提防的是素和明光。”提起素和明光,楚凌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道:“表哥,你对素和明光了解有多少?”他们得到的消息,素和明光一直驻扎在梁州边界上按兵不动,让人完全不明白他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如果说素和明光故意怠慢避战楚凌却也不会相信的,即便是呼阑部再厉害如此明目张胆的戏弄敷衍北晋人也太过分了。若真想要对付呼阑部,北晋人即便是现在腾不出手来,只要扶持几个与呼阑部有仇的部族,即便是不能让他们伤筋动骨只怕素和明光的麻烦也不小。

    段云低眉沉吟了片刻道:“非常难对付的一个人,素和明光二十出头就掌握了呼阑部的大权,当时呼阑部前任狼主刚死,呼阑部的处境十分艰难。素和金莲那时候也才是个刚刚十岁出头的孩子,素和明光以一己之力三次击败了想要趁机抢夺呼阑部地盘的人,不到十年时间,呼阑部在他手里就成为了能与勒叶部抗衡的塞外强族。而且…这个人的思路,有时候很诡异,总是喜欢出其不意。”

    楚凌点点头表示赞同,“这个看出来了,所以…表哥你觉得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段云沉吟了良久,这个问题他也一直都在想却没什么结果。因为他也不太明白,这个时候素和明光不帮着拓跋赞尽快攻占梁州,待在边界上按兵不动是想要干什么?

    “不会是想要掉头攻打润州吧?”段云皱眉道。

    楚凌摇摇头道:“应该不会,此时攻打润州有何意义?”即便是素和明光能够在段时间内打下润州,但随之而来就会面对信州,沧云城,从惠州掉头回来的冯铮,甚至是对岸的天启禁军。灵苍江润州段并不算什么天堑,水流也还算平稳。从前是天启禁军不敢渡江而不是真的不能渡江。一旦临江城告急,对面的天启禁军必然不可能坐视不理。到时候素和明光只会将自己陷入天启数十万大军的包围之中。

    段云点点头,“也对,但是如果他不打算进攻梁州又不打润州的话,他留在边界上做什么?总不会是想要……”段云突然一顿,楚凌也豁然抬起头眼眸。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丝凝重,“你的意思是,素和明光想要打沧云城?”

    沧云城在润州和梁州的边角上,素和明光确实可以从那里出发转向西南方攻打沧云城。而现在沧云城也确实没有什么兵马驻守,只是……段云皱眉道,“那岂不是与攻打润州没什么区别?”益阳市陷入敌军的包围中。

    楚凌摇头道:“不一样,你别忘了当年沧云城以一己之力力抗北晋大军十多年而不倒。一旦真的让素和明光占据了沧云城,就等于是在我们的背后楔入了一颗钉子。他随时可以出来作乱,我们却未必拿他有办法。另外…沧云城对于北地的人来说有不一样的意义,一旦沧云城被夺下,我方只怕会士气大损。”

    在天启朝廷完全不作为的十几年里,沧云城可以说是北地的天启百姓唯一的希望。即便是那个希望遥远到他们去不了,但只要在那里中还是有一缕希望的。这种感觉不仅仅存在北地的百姓中,甚至是远在江南的许多天启同样有这种感觉。

    段云眉头微皱,沉声问道:“那怎么办?咱们现在分不出兵力来阻拦素和明光了。”

    楚凌深吸了一口气道:“素和明光到底是什么打算还不好说,让人盯紧他…顺便,做最坏的打算吧。”目光慢慢投降山下的战场,沉声道:“至于这里,速战速决!”

    节奏明快地鼓声在山谷中咚咚地响起,没一下都仿佛是敲在了人的心上。

    山下的战况越发的激烈起来,黄翦见状心知不妙,一狠心放弃了还在困战中的兵马,带着人飞快地朝着外面冲去。这一幕,自然让居高临下的楚凌看了个清清楚楚。

    “公主,黄翦要跑。”旁边,冯思北皱眉道。

    楚凌对他笑了笑,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道:“去吧。”

    冯思北大喜,立刻拱手称是。一挥手带着身后的一对人马飞快的消失在了山林中。

    “黄翦狡诈多端,投靠他的那些悍匪中也有好几个高手。你让冯思北一个人去,行不行?”段云问道。楚凌笑道:“思北的实力绝对是足够了,年轻人还是要在战场上实打实的磨砺才能成才的。亏吃多了,自然就懂了。”段云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道:“我怎么觉得你从来没有过年轻人的时候?”

    楚凌扭头,眨巴了一下眼睛道:“表哥,你在说什么?我现在也还是很年轻啊。”

    段云无语地看着她,楚凌笑眯眯地道:“你知道…这世上有一种人,天生就比别人聪明啊。人们一般称之为天纵英才。”

    段云挑眉道:“你是想说,你就是这种人?”

    楚凌笑道:“难道我不是么?”

    “……”就算你真的,这样自己夸自己脸皮也太厚了一点。

    冯思北带着人一路追着黄剪逃走的方向而去,顺利地在黄剪等人将要冲出谷口之前将人拦了下来。眼看着就要逃出生天,横空里杀出一个年轻的小子拦住去路,黄剪自然是气急败坏。对身边的人怒吼道,“杀了他们,冲出去!”

    冯思北嗤笑一声,带着身边的人就冲了过去。

    跟着冯思北的人都是神佑军中的精锐,真正的神佑公主亲卫中的亲卫。自然也不会惧怕这些南军和山贼组成的乌合之众,一个个跑到比冯思北还快。

    一个中年男子迎上了冯思北,冯思北手中的剑干脆利落的一剑过去,直接将人从马背上挑落了下来。周围的人立刻都发现了这个年轻的小将不简单,当下几个人合围过来。冯思北仗剑在手,纵横来去颇有几分所向披靡之势。他一路上毫不动摇,直往黄剪的方向逼去。

    黄剪厉声道:“快!放箭!放箭!”

    只是此时南军早已经乱了阵型,黄剪周围除了护卫就是如没头的苍蝇一般四处乱撞的人,弓箭手就更没有多少了。即便是有人领命放箭,也是稀稀落落根本对冯思北造不成什么影响。

    见状,黄剪连忙调转马头想要换个方向走。冯思北野不着急,伸手取下自己挂在马背上的弓箭,开工搭箭就朝着黄剪的方向射去。

    一个路过他身边的青年提醒道,“小冯将军,公主要活口。”

    冯思北笑道:“知道。放心吧,射不死他。”

    羽箭破空而至,黄剪的马儿受到了惊吓开始疯狂地往前跑去,颠簸的坐在马背上的黄剪也险些脱了缰绳。黄剪无法,只得伏在马背上死死地抱住马脖子。冯思北在后面看得清楚,轻笑一声一提缰绳,马儿嘶鸣一声拔腿就朝着黄剪追了过去。

    冯思北的战马是一匹百里挑一的好马,即便是在这样算不上平坦敞阔的山谷中也是恍如平川。转眼间就追上了脱离了护卫保护的黄剪。

    黄剪自然不是冯思北的对手,不到三两招就跌下了马背,在地上翻滚了几卷北一把长剑顶住脖子。

    “饶…饶命!”黄剪连忙叫道,“少侠饶命!”

    冯思北冷笑,“什么少侠?你当爷是混江湖的么?”

    冯思北连忙改口道:“将军!将军,饶命啊。”冯思北的剑牢牢顶着他的脖子,冷声道:“起来,别耍花样。若不是公主说要活口,你以为你还能活到现在?”

    “是!是!”黄剪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无比乖顺识趣的模样几乎要让人以为他和之前在神佑公主面前侃侃而谈的不是同一个人了。见他如此配合,冯思北也不由放松了几分,同时对心中对黄剪也多了几分轻视。之前还以为这人有多厉害呢折腾出这么大的动静,没想到竟然是个胆小无能的怕死鬼。

    冯思北正要附身去抓黄剪,却听身后一阵冷风袭来。连忙侧身贴靠在马背上,两支羽箭擦着他的他头皮飞过。饶是冯思北这样的人,也不由得惊出了一身冷汗。他不等他反击,原本站在跟前乖顺无比的黄剪却突然暴起,手中一把利刃毫不犹豫地刺向冯思北的心窝。

    这一刀既狠又快还无比精准,直奔冯思北的心口而来。冯思北来不及多想,手中长剑往跟前一当,黄剪的刀被震得斜开了去。他也并不气馁,顺势就将刀刺向了冯思北的左肩。

    同时,不远处偷袭冯思北的弓箭手再一次出手。嗖嗖又是两箭,一箭射向了冯思北的身上,另一只箭却射向了冯思北座下的战马。冯思北提剑去挡射向自己的箭,左肩便被黄剪的匕首划过,带起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战马吃痛了一下,跳跃着带着冯思北就往前奔去,瞬间将黄剪抛在了后面。

    冯思北正当年轻气盛,骤然吃了这样一记闷亏哪里肯忍。当下在马背上一个挺身坐起,抓起马背后挂着的绳索一甩就将后面转身逃跑的黄剪给套了个正着。然后才抓起弓箭,蹭蹭两箭射出,解决掉了躲在暗处偷袭自己的人。

    “哟,冯兄这是挂彩了啊。”后面赶上来的恰好是个跟冯思北相熟的小将,见冯思北着这难得狼狈的模样不由调笑道。今天他们的伏击很成功,这一战打得并不算艰难,冯思北在军中年轻一辈中素有第一高手的称号,除了神佑公主几乎就没有服过谁。如今却被黄剪这么一个连二流都算不上的人弄伤了,可不是让人看笑话了么?

    冯思北轻哼一声道:“小伤。”

    那人笑道:“既然抓住黄剪了,冯兄先回去见公主复命吧。也看看伤,剩下的交给兄弟们。”说罢便转身迎上了扑过来的敌人,同时留下了一串爽朗的笑声。

    冯思北被黄剪弄得十分狼狈,自然也不会对他客气。当下拖着绳子一路拽着黄剪就往紫荆关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