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49、分兵!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素和明光绝对是个难缠的对手,这不仅是楚凌的看法同样也是君无欢的看法。从素和明光选择与拓跋梁联姻开始到如今,北晋的皇帝都换了议论了,身为失败者的拓跋梁连命都给丢了,而身为拓跋梁的妻舅的素和明光却几乎没有损失一兵一卒,不仅呼阑部在塞外的势力影响比一年前大了不少,就连如今在北晋素和氏的兄妹俩地位依然稳如磐石。

    甚至素和明光和勒叶部还不一样,勒叶部如今是不得不依附于百里轻鸿,而素和明光和百里轻鸿却是合作的关系。甚至,即便是那晚上素和金莲站在了百里轻鸿的那一边,如今上京皇城中拓跋罗一脉的人马依然与素和金莲保持着良好的关系。这对兄妹俩,哪一个都不是好对付的角色。

    去年素和明光与拓跋赞出兵沧云城,却并没有真的跟沧云城打起来。等到拓跋梁一死,素和明光立刻就转身回京了连跟君无欢照面都没有。如此一来,无论是君无欢还是楚凌,其实谁都不能完全摸清楚素和明光的实力。

    梁州边境附近的军营中,素和明光神态悠闲地躺在软榻中闭目养神。门外传来一阵急促地脚步声,素和明光懒洋洋地睁开眼睛毫无意外地看到了快步进来的拓跋赞。这军中除了拓跋赞也没有人敢不经过通报就冲进主帅的大营了。目光慢慢扫过拓跋赞身上,素和明光眼底闪过一丝轻谩。拓跋兴业名震天下,教出来的神佑公主同样也是惊才绝艳,可惜…这个小徒弟却着实是有些让人失望啊。

    “齐王殿下,随便闯入在下的营帐,是不是有些失礼了?”素和明光坐起身来淡定地道。

    拓跋赞沉声道:“素和明光,你是什么意思!”

    素和明光微微挑眉,“齐王的话,恕我不解。”

    拓跋赞怒道,“你将大军停在梁州边境迟迟不动,是什么意思?!你别忘了,我们奉命一个月内必须收复梁州!”素和明光笑道:“齐王,你我各自领兵并无主从之分,你若是觉得现在适合出兵,尽管带人走便是。与我何干?”拓跋赞怒极,“你就不怕本王参你个贻误军机之罪?”拓跋赞看着素和明光心中就忍不住怒意汹涌,去年出兵沧云城的时候素和明光就拖拖拉拉迟迟不肯开战,如今又是这样!他都怀疑素和明光其实跟天启人才是一伙的。

    素和明光笑道:“摄政王命你我各领一路兵马,齐王…我怎么打仗是我的事,只要我没打败仗,摄政王想必也不是不讲理的人。你急着找神佑公主麻烦,这是你的事情,凭什么要本王陪你一起去送死?”

    “本王是为了北晋!”拓跋赞咬牙道。

    素和明光嗤笑一声,“齐王自己明白就好。”在素和明光看来,拓跋赞就是个运气比被人好的蠢货罢了。先是被天上掉下来个馅饼砸中了,被拓跋兴业收尾弟子。后来被北晋先皇重用栽培,北晋先皇死得突然让他凭空见到了一股势力。之后背叛对他照拂有加的拓跋罗投靠拓跋梁,拓跋梁死了又回过头去找拓跋罗。拓跋罗念着如今北晋皇室血脉凋零不好再妄动干戈才没有找他麻烦,如今被派出来出征梁州,也不知道拓跋罗到底是想要重用他还是要让他去送死。

    拓跋赞自然将素和明光的轻谩看在眼中,他从小不受宠对外人的眼光有为敏感。眼底闪过一丝怒意,咬牙道:“既然素和狼主这么说,咱们便就此分兵!”

    素和明光淡定地道:“不送。”

    “哼!”拓跋赞匆匆而来,又夹带着怒气匆匆而去。

    “狼主。”等到拓跋赞离去,一个身形修长魁梧的男子走了进来,左臂当胸弯腰行礼。素和明光问道,“神佑公主现在在何处?”

    男子低声道:“神佑公主目前屯兵梁城。”

    素和明光微微挑眉,“二十多万大军,全部在梁城?”

    男子点头称是,素和明光靠这样一边引枕若有所思,“二十多万大军…全在梁城,不好办呐。”男子道:“如今梁州正热闹得很,前梁州知府黄翦纠集了二十多万南军和悍匪,似乎跟神佑公主闹得不太愉快。狼主,咱们是不是……”素和明光抬手阻止了他的话,摇摇头道:“二十多万?梁州残余的南军最多不过十万,这二十万只怕是吹嘘的吧。”

    “即便是十万,对天启人来说也是个大麻烦。”男子道。

    素和明光点点头道:“这倒是不错,那你说神佑公主为何不对他们动手?”

    “如果神佑公主与南军打起来了,咱们岂非坐收渔翁之利?”男子道,迟疑了一下又忍不住道:“但若是神佑公主不动他们,为何不先将其招安?一旦我们大军到达,若是被前后夹击岂非更加不妙?”

    素和明光摩挲着下巴道:“是啊,为什么呢?”

    “难道神佑公主还有什么底牌?沧云城主如今只怕被沈王缠住了,天启冯铮带兵去了惠州,信州和润州应当也掉不出兵马支援神佑公主才是。”男子不解地道。

    素和明光笑了笑,道:“你忘了,还有一个人。”

    “谁?”

    “秦殊。”素和明光道。

    “秦殊?”男子皱眉道:“西秦疲弱,秦殊早年不过是北晋质子,如今只怕自古尚且不暇,他肯带兵越境支援天启?”素和明光微微眯眼道:“秦殊能夺回西秦权势,全赖沧云城主鼎力相助。更何况,北晋与秦殊有辱国之恨,杀弟之仇,他为什么不肯?就算这些都不算,别人他不肯,支援神佑公主他一定肯的。”

    男子看了一眼自家狼主,脸上有几分不以为然。自家狼主看上了神佑公主自然觉得神佑公主千好万好,但是别人却未必这么认为。不对…狼主迟迟不肯发兵,该不会真的像北晋齐王说得那般,舍不得对神佑公主下手吧?

    看到属下诡异的脸色,素和明光微微扬眉,“怎么?”

    “没…”

    素和明光轻哼一声,道:“你们若是有阿萨伊三分聪明,我就不用这么费心呢。”

    男子干笑,“属下岂敢与公主相提并论。”

    素和明光漫不经心地道:“这世上绝大多数男人自然不肯为了女人付出一切,但是…如果是对自己有益的事情又可以讨好美人,没什么不做?这便是神佑公主的聪明之处,寻常女子总是期望男子是因为对自己的感情而主动付出的,神佑公主却从不肯以感情动人,而是清清楚楚的与你算清楚利益。如此一来…她自然不欠什么人情,一腔柔情无处表达,还尽受她的好处。这人…自然是越发对她念念难忘了。”

    男子道:“这岂不是……”

    素和明光扫了他一眼,冷笑道:“你想说什么?这世上有几个女人肯放弃这样的捷径不走而选择更难的路?”

    男子默然,不得不说神佑公主这样的女子即便是在呼阑部也是让人佩服甚至是仰望的存在。他确实不该对她怀有恶意地揣测,哪怕他们是敌人。

    “那…狼主,咱们接下来如何做?”

    素和明光笑道:“自然是夺下梁城,将公主娶回去给你们做主母啊。”

    “……”

    四月中,北晋齐王领兵十八万直逼梁城而来。

    同时,神佑公主令萧艨驻守梁城,亲率三万神佑军精锐迎敌与距离梁城二百多里的紫荆关。匆忙行军的拓跋赞部遭遇深夜遭遇神佑军伏击,神佑军以区区三万兵马拓跋赞部前锋五万兵马交锋,打了拓跋赞一个措手不及。待到天明收兵,北晋损兵两万有余,神佑公主随后率兵退守紫荆关。

    第一仗就打得灰头土脸,拓跋赞看着眼前遥遥在望的紫荆关脸色铁青。

    “王爷。”一个貊族将领上前,拱手道:“王爷,前方二十里就是紫荆关。现在是神佑公主亲自守关,王爷…末将认为,咱们不必与神佑公主硬碰硬,不如绕道而行?”

    拓跋赞冷声道:“绕道?”

    将领道:“正是,昨晚一战可以看出,神佑军的战力已经不弱于我貊族精锐。紫荆关虽称不上险关,却也是易守难攻。我们在此耽搁损兵折将不如绕道而行。从东北方向绕过紫荆关,五日可达末陵。天启人吞并于梁城,末陵必定防守薄弱,待到攻下末陵以末陵为据点南下梁城。到时候可与素和狼主南北呼应,夺下梁城想必不是难事。”

    拓跋赞冷哼一声道:“你的意思是,我们打不过曲笙?”

    将领连忙道:“末将并无此意,只是兵贵神速如果我们在紫荆关耽搁的时间太长,只怕反而给了天启人布局的时间。”

    拓跋赞问道:“如果我们绕道,天启人追在背后又该如何?”

    将领道:“如果天启人出关追击,咱们自可回头迎敌。狭路相逢,貊族骑兵绝不输于人!”

    拓跋赞皱眉不语,将领有些担心,“还请王爷三思。”

    “拓跋赞不会绕道的。”紫荆关上,楚凌悠然地坐在城墙上,笑看着站在一边的出段云道。段云微微挑眉,“哦?公主这么肯定?如果他选择绕道,咱们可就麻烦了。”

    楚凌笑道:“如果换了别人再次守关,譬如说君无欢或者萧艨说不定他真的会选择绕道。”

    “什么意思?”段云不解,“他觉得自己能打赢你?”

    楚凌摇摇头道:“不,因为他想要杀了我啊。”

    段云觉得有些好笑,“看来你这位师弟脾气有些大啊,我记得…公主对他好像还有救命之恩啊。”楚凌不以为然,“我跟他还有杀父之仇呢,救命之恩算得了什么?”段云道:“他在跟你赌气?你不觉得这太草率了么?毕竟是堂堂一国王爷,如今又是一军主帅…他身边的将领应当会劝他吧?”

    楚凌道:“你觉得,有人教过他这些么?就看当初他对师父做的事情……”摇摇头,楚凌叹了口气道:“他看不明白,其实师父才是他最大的靠山,比他父皇还牢靠的靠山。他觉得师父偏心,就能与拓跋梁联手陷害他。他觉得跟着拓跋罗有志难伸,就能背叛他与拓跋梁合作。若不是南宫御月差点把拓跋氏杀了个干净,拓跋罗不好在这个时候对他出手,否则只怕这会儿他也没这么逍遥自在。”

    段云摇摇头,“拓跋罗敢让他领兵,也是心大。”

    楚凌笑道:“你忘了,他手里还有一支暗兵。若是将他留在上京,还不知道要赶出些什么事呢。拓跋罗将兵马一分为二,焉知不是用素和明光制衡他。”

    段云叹了口气,道:“我都不知道该说他运气好还是运气差了。”

    “还是运气好吧。”不是运气好,拓跋赞这样的在北晋朝堂上压根活不过半年。

    段云道:“那就看看吧,公主亲自镇守紫荆关,希望萧将军和祝姑娘那里能一切顺利。”

    楚凌笑道:“顺不顺利,要看黄翦想要干什么了。”

    楚凌和段云谈起黄翦的时候,黄翦等人也正在谋算着如何给她一记痛击。

    “神佑公主只带了三万神佑军驻守紫荆关?”黄翦微微眯眼,问道。

    夏七兴奋地道:“千真万确,天启禁军如今依然驻扎在梁城附近,并没有调动的迹象。”

    黄翦飞快地摩挲着手指,眼底满是兴奋地光芒,“神佑公主…未免太狂妄了一些!真以为一次伏击得手,就真能凭一己之力抗住貊族大军了?”坐在下首的中年书生皱眉道:“神佑军的实力咱们谁也没有摸清楚过,是不是再看看?”去年的润州之战他们远在梁州知道的本就不清楚,更何况天启各军混杂,神佑军,禁军,靖北军,谁都分不清楚谁。所以,神佑军实力到底如何,他们还真不清楚。

    夏七皱眉,有些不以为然,“难不成你以为,神佑军三万兵马真能胜过十几万北晋兵马?别说是神佑军便是沧云军只怕也未必能行!”为了攻打梁城,君无欢可是几乎将整个沧云城倾巢而出了。

    中年男子道:“你我都明白的道理,神佑公主难道不明白?”

    “女人么,头发长见识短。”一个男人笑道。

    其他人也觉得很有道理,“打了几场胜仗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到底是个娘们。”

    “有道理。”

    黄翦笑道:“各位不必着急,就算北晋人不够,不是还有咱们么?我已经派人前往齐王军中传信,只要齐王那边给了消息咱们便动手,到时候里应外合,害怕拿不下区区一个紫荆关?”

    夏七笑道:“大人言之有理!”

    众人纷纷附和,谈笑间话题也渐渐变得粗鄙起来。

    “神佑公主麾下那群娘们各个长得如花似玉,到时候全部抓来,充作压寨夫人岂不美哉?”

    “那些女人可是个个都能拿到杀人的,你也不怕半夜脑袋就和身体分家了?”有人笑骂道。

    “这话说的,咱们自有无数手段料理他们。”那人笑道,“特别是那个姓祝的女人,年纪虽然大了一些,但是看起来,倒是仅比神佑公主略逊几分?”

    黄翦也兴致勃勃地笑道:“各位,你们恐怕还不知道那姓祝的女人是谁,这位的来历可也了不得,谁若是能拿下她……”

    众人纷纷询问,黄翦悠悠道:“这位啊…可是当初北晋先皇身边的宠妃瑶妃娘娘。听说是沧云城放在拓跋梁身边的探子,可就是她,一刀下去便将拓跋梁弄的瘫痪不起了。”

    闻言,众人不由得抽了口冷气。这也太厉害了一些…实在不是什么人都能消受得起的啊。

    “黄大人的消息可当真是灵通。”

    黄翦笑道:“在下在上京确实有几分消息渠道,否则哪儿能这么快搭上齐王的线啊。”

    “咱们还要仰仗黄大人。”

    “好说,好说。”

    “大人!”一个灰衣男子从外面匆匆进来,跪倒在大堂中封上了一封信。黄翦一看来人顿时大喜,“齐王回信了?快!呈上来给我看看。”

    接过了信函,黄翦一目十行地扫过,脸上不由的闪过一丝喜色。

    “黄大人,如何了?”

    黄翦略带几分得意地笑道:“齐王已经答应了,只要咱们助他攻下紫荆关,就亲自为各位请功。荣华富贵,绝不会亏待各位的。”

    众人闻言都是大喜,“那感情好,齐王可有什么计划?”

    黄大人挥挥手让那灰衣男子退下,笑看着众人道:“各位都有心报效朝廷,齐王也很是高兴。齐王这两日试探准备试探进攻紫荆关,一来试试神佑公主的深浅,二来也是为我等引开神佑公主和天启人的注意。咱们这么办……”大堂里,一群人围在桌边听着黄翦如此这般地吩咐。山寨对面的山林中,黄靖轩眯眼看着从对面山中腾起的寥寥青烟,翻身从树上落了下来。

    “副将。”

    黄靖轩一挥手道:“传信给祝将军,黄翦的人要行动了。”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