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48、援兵将至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黄翦一行人信心满满而来,最后却是铩羽而归。

    众人也不敢在梁城多做停留,离开了德裕楼就赶紧出城快马即便地远离了梁城。确定了楚凌并没有派兵马跟随拦截他们,众人方才松了口气。再看向黄翦的时候,众人眼中却多了几分怨气。特别是丢了一双眼睛的孙豹,被人搀扶着脸色有些苍白,声音却格外的冷厉,“姓黄的,你说十拿九稳我才跟你来的,现在你怎么说?”

    黄翦垂眸,淡淡道:“孙兄稍安勿躁,这事儿…虽然有些意外,但是你也不能怪我啊。”

    “不怪你?”孙豹怒道,“不怪你难道怪我?!”

    黄翦道:“这个…那神佑公主再怎么说也是一国公主,梁城如今是她的地盘,孙兄在别人的地盘上对她不敬。这个……”就差没说,谁让你眼睛没长好到处乱看的?不然怎么别人没事就你出事了?

    孙豹脸色铁青,想起自己从此再也无法看见了,心中更是恨意翻腾,“那个贱人!我不会放过她的!”

    旁边那中年书生不屑地瞥了瞥嘴,都这副模样了还逞口舌之快,这孙豹现在该想的不是如何报仇,而是如何保住自己的命。在座的可没有一个是善茬,孙豹变成了瞎子,还想保住自己的势力和性命么?其他人纷纷对视了几眼,都从对方眼底看到了几分意味深长。

    “黄兄,孙豹子的话倒也不是没有几分道理,先前咱们可是都听你了你的话才走这一趟的。若是这事儿不成…咱们就只好散了,依然各自回家做自己的营生了。”

    黄翦笑道:“各位息怒,恕我直言,我也没想到这个神佑公主竟然如此不识抬举。既然她看不上咱们兄弟,咱们也不必跟她客气了。”

    众人纷纷看向黄翦,“黄兄早有打算?”

    黄翦笑道:“这是自然。”

    “黄兄想要如何?”一人有些焦急地问道。

    黄翦微微眯眼,冷笑一声道:“既然神佑公主不肯合作,咱们就将她赶出梁州便是。这梁州,终究还是咱们的梁州,谁来了都不好使,无论是天启人还是貊族人!”

    “这话倒是不错。”众人纷纷应声道,虽然这些年梁州被貊族人通知,但是对他们这些拥有各自不弱势力的悍匪来说其实拘束并不大。梁州的山贼悍匪剿不完,灭了一茬很快就能又长出来一茬,最初的时候貊族人或许还想过剿灭,但是到了后来也就渐渐懒得管了。只要他们不劫掠貊族人和大的城池,貊族驻军几乎是不会管他们的。

    因此,说梁州除了几座大城以外的地方都是属于他们的,也并不为过。

    原本还想套个官儿当当,也从此洗去了山贼匪寇的身份,但是既然这个神佑公主不给面子,那边算了。他们自己占山为王,还自由一些呢。

    “黄兄的意思是,依然投靠貊族人?”

    黄翦笑道:“什么投靠貊族人?如今南军是百里驸马做主了。百里公子可是跟咱们一样的,以后…这北晋到底谁说了算还不好说呢。”

    “成,就听黄兄的!”

    “不错,那神佑公主不给咱们面子,咱们也要给她一点颜色看看。一介女流之辈,不在闺房里绣花,还真以为自己不得了了!”

    “这话在理,就得给她一点颜色看看。谁不知道她是看不起咱们兄弟?黄兄,你说怎么办吧。”

    “多谢各位信任,各位请放心,既然大家信任黄某,黄某自然不会让各位失望的。”

    目送一行人远去,旁边的山上才钻出了两个人来。黄靖轩嘴里叼着一根草根,皱眉道:“我真不懂公主在想什么,要是咱们这会儿一阵乱箭射出去,那些山贼还不死的干干净净的?”

    他旁边,上官允儒靠着树干懒洋洋地道:“你说的轻松,十几万南军,还有好几万的山贼悍匪,一下子群龙无首无人约束,梁州的百姓还活不活了?咱们一下子可灭不掉那么多人。更何况,这姓黄的大张旗鼓的说要投效公主共同驱逐貊族人,结果却有去无回。天下人怎么看公主?”

    “我以为公主不在乎这个。”黄靖轩道。

    上官允儒道:“公子自己自然不在乎,但是公主现在代表着的是整个天启朝廷和天启禁军。天启禁军言而无信设计谋杀黄翦,你觉得天下人会如何想?”

    黄靖轩摸着下巴喃喃道:“聪明人自然能看清楚谁对谁错。”

    “这世上,绝大多数都不是聪明人。”上官允儒道:“很多人只会以讹传讹,传得多了就算是假的也会变成真的,你难道还要一个一个的去解释?”黄靖轩耸耸肩道:“行吧,公主怎么说我们怎么办。”上官允儒笑道:“那就走吧,别废话了。”

    “走!”

    神佑公主拒绝黄翦投效的消息很快便在梁州传开了,但是对楚凌等人的影响却并不大。梁州的百姓大多都是知道那些跟着黄翦的人是个什么玩意儿的,即便是对南军,普通的梁州人也并不喜欢。

    毕竟在他们眼中,南军不过数貊族人的走狗和几个南军统领手中的爪牙而已。并未比那些山贼悍匪好好到哪儿去。神佑公主是代表着朝廷的,神佑公主拒绝他们就代表天启朝廷拒绝他们。这是一件好事,证明天启兵马跟那些人并不是一路地。

    因此,在城中驻守的将士倒是能够感觉到梁城不少百姓看他们的目光比先前的畏惧戒备要温和了许多。

    楚凌每日依然来往于梁城和城外的大营之中,梁城附近刚刚因为打过仗而显得有些凋敝的民生商业也渐渐地开始恢复了起来。但是梁州的文武官员逃走的差不多了,一时间人手便十分不够,楚凌只得从神佑军中调人前去暂时接手。这边是这几年楚凌训练神佑军的好处,神佑军如今将士三万人,将来除非出现战损也不会再扩充。但是跟寻常兵马不一样的是,神佑军将士至少有大半都是能够段文识字的。而其中更不乏学问不俗的人。如此一来,他们既可以上阵杀敌,别的职责他们同样也能够胜任。

    外人只知道神佑军是神佑公主亲卫,得公主看重自然待遇也高于旁人,却不知道他们无论是训练还是别的什么也同样比旁人辛苦。

    楚凌踏入军中,宽大的校场上将士正在训练。

    “阿凌姐姐!”肖嫣儿穿着一身浅蓝布衣,远远的看到楚凌便蹦了过来,“阿凌姐姐,你可算来了,我好多天没有看到你了。”

    楚凌微微挑眉笑道:“好多天没看到我,是因为什么?”肖姑娘这些日子,可当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就算是她想见人还要派人来请呢。

    肖嫣儿眨了眨眼睛,抬头看天低头看地就是不看楚凌,“啊?是因为什么啊。”

    楚凌轻笑一声,伸手捏了一把她的脸颊道:“你还好意思说,这些天你进过城去过府衙吗?就连萧艨进城的时间都比你多。”肖嫣儿连忙捂着腮帮子道:“阿凌姐姐,南宫御月在府衙里啊,我怎么敢进去?万一他一巴掌拍死我怎么办?”

    楚凌叹了口气,“姑娘长大了,知道要拱白菜了。”

    “什么白菜?”肖嫣儿不解地道。

    楚凌有些忧郁地摇摇头,问道:“萧艨呢,我找萧艨有事。”

    “萧艨在后面练剑!”肖嫣儿连忙道。

    楚凌斜睨了她一眼,“知道的这么清楚?说说看,你跟萧艨发展到哪一步了?”

    肖嫣儿呆了一下,顿时脸颊绯红。她怒瞪着楚凌,“阿凌姐姐!”

    楚凌有些好奇,“你这是…在不好意思?”

    “啊,我想起来我晒在外面的药还没收,我先走了阿凌姐姐再会啊。”说完,肖嫣儿一阵风一般地跑走了。楚凌望着她飘走的背影,抬头望了一眼天空淡淡的暖阳,“如今这梁州的天气已经热到只用半个时辰就能把药晒干了?”这一大早的,肖嫣儿的药材晒了有半个时辰没有?如果真的有那药的话。

    她身后传来祝摇红的笑声,“公主既然知道,何必还要逗弄小姑娘呢。”楚凌转身看着走向自己的祝摇红摇头道:“她可不是小姑娘了。”真算年纪的话,肖嫣儿比她还要大好几岁。不过那小脸倒是真的粉嫩,再过个十年她说不定会羡慕肖嫣儿了。

    “你这些日子常在军中,怎么样?那两个……”

    祝摇红眼睛一转,笑道:“这个么…公主不如去问问看萧将军啊。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请咱们喝喜酒了。”楚凌挑眉,“这么说是有进展了?”也对,肖嫣儿可不是什么好脾气的,当年因为云行月脑子坏掉了不算。要是萧艨一点儿也不理睬她的话,她也不可能这么久还追着萧艨团团转还能这么自得其乐。

    “回头是该跟萧艨聊聊了。”

    祝摇红低声笑道:“还有郑将军和叶家姐姐,怎么样了?”

    “你连这个都知道?”楚凌惊讶地道。

    祝摇红道:“当年在红溪寨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不过他们也真能磨蹭的,说不得还要公主您这个做义妹的推一把。”

    楚凌对此很是赞同,她也没见过比郑洛和叶二娘更能磨叽的人了。这么多年了,这两个人要是按照正常的时时间来算,说不定再过两年孩子都该成婚了。这么想想,她这个做义妹的实在是太失职了。

    “公主一大早过来,不是专程问别人的感情的吧?”祝摇红问道。

    楚凌这才抛开了脑海中思索的事情,正色道:“确实有大事。”

    祝摇红神色也跟着严肃起来,微微思索了一下,“貊族援兵来了?”

    楚凌微微点头道:“素和明光和拓跋赞,领貊族骑兵十二万,南军二十万往梁城来了。”

    祝摇红皱眉道:“北晋哪儿来那么多兵马?”去年貊族人损失的兵马可不算少。如今还要拦截宁州的沧云军,还有润州信州惠州一线也不安生,貊族人从哪儿还能轻易抽调出十二万骑兵来攻打梁州?楚凌轻叹了口气道:“我们刚刚得到消息,拓跋罗将晋州以南所有的兵马全部给了拓跋赞和素和明光。十二万还是绰绰有余的。”

    祝摇红笑道:“看来北晋人是真急了,若是如此,晋州以南大片地方都无人驻守,如果这个时候有人在那一代起兵,拓跋罗要怎么办?”

    楚凌道:“北晋刚刚颁布了紧急征兵地诏令,不仅征召貊族人,连貊族与外族的混血也召。短短不过半月,已经征召了数十万兵马,这些貊族人少见训练就可以上战场。”

    祝摇红道:“这么算起来,都要占貊族青壮近半数了吧?若是再征…以后貊族人只怕吃不消。”

    楚凌摇头道:“你别忘了,貊族人跟中原人不一样。他们原本便是全民皆兵的民族,所以他们的兵马未必有我们以为的那么短缺。而且…如果真到了万不得已,我猜他们不介意向塞外部落借兵。素和明光不久还有几万兵马在关内么?”

    祝摇红微微蹙眉,“他们就不怕请神容易送神难?”

    楚凌叹气道:“所以说,万不得已…不到绝境拓跋罗想必也不会自找麻烦的。”

    祝摇红点点头道:“这么说,咱们确实是有一场硬仗要打了。素和狼主名震塞外,若是能够见识一下,也是幸事。”

    楚凌有些无奈地苦笑,“如果可惜选,我可不想跟素和明光交手。”

    祝摇红笑道:“我想起来了,公主在上京的时候跟素和明光交过手。话说回来,当初素和明光好像还向公主求亲来着?”

    楚凌无奈苦笑道:“不过是玩笑罢了,如何能当真?当时我与他不算交手,只是随意切磋了一下,都没尽全力。不过素和明光这个人…深不可测,若是跟他交手,千万不可轻敌。”

    听楚凌这么说,祝摇红自然也不会不重视,“公主放心,我知道了。”

    “咱们先去见萧将军吧。”楚凌道。

    “是,公主请。”